[原创]倉颉創字无意贬低女性---浅析 “女”部文字的字义

颉强 收藏 0 224

倉颉創立中国文字体系,这一点是研究中国文字学基础。离开了这一点也就误入文字学的歧途,文字学永远成为虚幻的,众说纷纭的文字体系。本文将基于倉颉創字的思路,以“女”部作为字根始发点,“女”部文字含有贬义的根源。

倉颉創立了中国的文字体系是黄帝时期,大约在近4700年左右。史前的结绳、八卦、陶符、契刻等,均不能称为文字。也就是史前的文化如“结绳”的概念,也是源于文字的传承,使得我们知道“结绳”的含义,所以,史前的事件和文化,我们通过文字追溯到文字的起源。創字者对万物的意识也是借助文字表达了他的思维逻辑。

考古发掘了距今三千多年的殷商甲骨文,我们通过分析现在也只能理解1000字左右,其字义是否准确,还是一个未知数。倉颉創立文字的时候就已经建立了成熟和严密的文字体系。倉颉創字的原理是象形文字,从万物的本象,形成創字者的意象,通过复杂的想象和抽象,創立了表意字形,这种思维逻辑通过字形“象”的演变而外化。这就是象形文字。我研究文字的字义,也就是研究倉颉創立的文字的字形与这种“象”的思维演变的关系,解读文字的字义,这个字义是接近于文字的本义。

倉颉創字通过字形,成命百物。包括定义人类的概念和“人”字蕴含的字义。倉颉創字表述倉颉的宇宙观、世界观、自然观和人生观。“大”字表示自然,自然的极限为“天”,“人”是“大”和“天”字的构字元素,指“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是可以克服“天”性和本能动物。倉颉創字是基于确定了人性的基础上創立了文字体系,基点也就是“人”,成命万物,也就是成命“人与万物”的思维逻辑关系,这就是倉颉創字本义的研究和探索的思路。

倉颉創立表述万物的文字,也是对倉颉所处的时代的历史、文化和万物的表述。解读字义也就必须符合倉颉时期的历史、文化等发展状态。文明也就是人性和兽性之争,倉颉創字是基于人性的基础上創立文字,目的是启发人类思考的文明产物。如倉:人启,指启发人类思维的意思。颉:吉页。页:面部一下,开篇之作。颉:吉利开篇之作。倉颉創立文字实际上已经注入了中国人的道德行为准则,也就是弘扬人性,抗击兽性。

倉颉創立了文字不仅记载了倉颉所处的黄帝时期的历史和文化,实际上倉颉創造了人类的行为标准,創造了人类的定义,創造人类意识中的自然万物。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也就构成了人类的历史。倉颉創字是中国人以人类的标准和意识,形成了人类社会,創造了人类的历史。倉颉創字是人类历史的原点,倉颉没有創字之前,人类的历史只是自然史的一部分,因为没有人类和自然的定义的文字。

众多文字学者认为“女”部文字多含有贬义。以“女”字作为始发点,研究倉颉創字下对“女”的字义分析,也就是“女”文字,含有贬义的缘由。

一、甲骨文的“女”与“母”字形类似于“虫”

甲骨文中的“女”与“母”字类似一个“虫”字。实际上,古代“女”字也是指“虫”字。《诗经。北魏。硕鼠》中,“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女”通“汝”,指硕鼠。硕鼠喻指为贪婪的统治者,剥削阶级。硕鼠本义指農业的动物灾害,“虫”指动物总称,也有指硕鼠的含义。

倉颉創字是基于人性的基础上,創立了文字体系。“倉”是启蒙人类心智的文明产物,倉颉不可能創立一个“女”字贬低女性。这不符合倉颉創字的思维逻辑。古代的“女”字,正确的字义应该与“虫”字相同。

有学者解读甲骨文“女”字:是一个跽坐的形象。《说文解字》中对“跽”的解释为:跽,长跪也。这里需要说明几点,一、倉颉創字的是象形的原理,象形的概念并不是图画文字,也不是直观的形象文字,而是“象”的思维演变的过程。许慎并没有真正解读倉颉創字的原理。二、许慎并没有见到甲骨文,所以许慎解读的字义,肯定不是文字的本义。文字的本义必须回到倉颉創字的原点。许慎并不具备这样的思维。三、许慎是所处的汉代,汉代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时代,也就是“三重四德”,女性地位极低的时代。许慎在这样的时代中,为了解读经书,书写的《说文》,决定了没有一个字是正确解读的。《说文》“女 nv3 婦人也。象形。王育說。凡女之屬皆从女”。也只能是许慎的解读,“女”通“虫”是笔者的解读。

与“女”字相承的“母”字,“母”字也通“虫”。古代有个俗语“母大虫”,甲骨文的“母”是“虫”字中间加了两点。大肉指豬肉,“大”的字义指豬,“虫”是动物的总称,倉颉創字时,也是指“豬”,公母指动物的性别,并不是指人的性别。母大虫指繁殖能力特强的老母猪而已。

甲骨文“母”“女”字形与“虫”字一致,字义解读也就可以理解了。“毒”:“青”字头,下面一个“母”字,其“毒”含有“母”,恶毒、歹毒等含有极其憎恨的贬义。

中国文字称为“鸟虫”书,鸟:禽类总称,也指阳性,虫:嘼类总称,也指阴性。中国文字是含有阴阳关系創立的文字体系,也是从动物身上得到的創字灵感。象形的主体就是我们熟知的“豬”。

红山文化中出土一个玉器,“豬”的背上站着一只“鸟”。这个玉器本身也表示了一个“易”字。红山文化早于倉颉創字时期,倉颉可以沿承以往的人类思维。后人沿袭了倉颉創字思维。

倉颉創字无意贬低女性---浅析 “女”部文字的字义

倉颉創字无意贬低女性---浅析 “女”部文字的字义

研究文字可以参考殷商时期出土甲骨文,但是解读字义时,必须回归到倉颉創字时期可能感知到的历史和文化状态。这一点似乎得到了实物的映证。


二、“女”部文字中对“豬”的行为表述

倉颉創字是依据是“家”。“家”:宀豕,豕者为豬。“家”的字义为活着的豬。“冢”:冖豕,指死了的豬。“字”:宀子,宀:“家”字首,子:延续、派生、延伸、后裔之意。“字”是“家”的延续和派生,“子”是“豕”思维演变的结果。“象”字中含有“豕”,象形文字也就是仿豕学創立的文字体系。

“女”“母”“虫”都归类于“家”字中“豕”的演变的“它”。“它”:宀匕,宀:家字首,匕:和“豕”一样可以斩杀的动物。象形文字的主体是“家、豕、豬”。

女部文字如“婦”:婦:女帚,“女”通“虫”,“帚”与“帝”字比对,“彐”通“彑”,分析字义,“帚”:把豬头画在“巾”帛上面。“巾帼”特指女性,后人解读“婦”:手持笤帚的女性形象,笤帚地位喻指女性的地位,这是奴隶社会的产物。倉颉創字时期是以“巾帼”喻指女性的地位。“妇”是“婦”,糸帛--“巾”是女性的特定标志,黄帝的“帝”也含有“巾”,“巾”在倉颉創字中起到重要作用。

如“好”:女子,“女”是“虫”,子:延续和延伸,后裔。幼小的动物是“好”的。“虫”含有“豬”。成年的“豬”人们难以对付,最早的养殖业,也就是捕捉幼豬,豢养称为畜牧业。黄帝戰蚩尤中蚩尤实为野猪群落,形成了严重的动物灾害。这也是为数不多的女部文字含有褒义,而非贬义的解读。

如“妻”:《说文》“妻:婦與夫齊者也。从女从屮从又。又,持事,妻職也。”,显然是错误的解读,“妻”字上部:与“肀”和“聿”相同,“肀”并不是“又”,而是“巾”字平放。与“事”相近。“女”仍是“虫”和“豬”。“妻”:一方面养猪,一方面生养“孩”子,“亥”也是指豬的意思。

如“奴”:《说文》“奴、婢,皆古之辠人也。《周禮》曰:“其奴,男子入于辠隸,女子入于舂藁。”。如“嫨”简化为“奴”。“又”实际上是“肀”字的变体。如“叒”:三个“屮”字组成,“奴”:虫书的含义,蚕虫结茧为“奴”。“虫”处于“灾難”时期为“奴”。“女”指“虫”泛指动物,后人逐步引入人的行为,男子也称为“奴”。

总之,女部文字常常含有贬低女性的含义,这是社会演变为奴隶社会人类的意识形态的演变,而且自从商周注重文献的时期,已经没有人真正理解倉颉創字的原理,解读文字本义的方式和方法。解读文字成思想意识形态演变的印记,真正解读字义,一定要以倉颉創字时期的真实含义的表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