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件难忘的事

红心献给党 收藏 24 5171
导读:过去的都已成为了历史,我害怕衰老,怕的并不是衰老本身,事实上,我也并不惧怕死亡。我害怕遗忘:遗忘掉过去的精彩瞬间,遗忘掉曾经的从戎岁月——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军中故事。 从2011年12月到现在的2013年6月,我已经退伍整整一年半,退伍——待业——工作,转眼间我已经上班大半年了。虽说偶尔锻炼,却始终找不回曾经的激情。努力回忆这军营里的“一、二、三、四”,歇斯底里地寻找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日子,却换回了一份黯然,看着早已发胖的身材,我明白,我已经离曾经魂牵梦萦的地方越来越远。 我,红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过去的都已成为了历史,我害怕衰老,怕的并不是衰老本身,事实上,我也并不惧怕死亡。我害怕遗忘:遗忘掉过去的精彩瞬间,遗忘掉曾经的从戎岁月——三天三夜也讲不完的军中故事。

从2011年12月到现在的2013年6月,我已经退伍整整一年半,退伍——待业——工作,转眼间我已经上班大半年了。虽说偶尔锻炼,却始终找不回曾经的激情。努力回忆这军营里的“一、二、三、四”,歇斯底里地寻找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日子,却换回了一份黯然,看着早已发胖的身材,我明白,我已经离曾经魂牵梦萦的地方越来越远。

我,红心,现在是铁路上的一名青工,正从事着调车工作,由于在部队的军事化管理,所以对这个半军事化管理的工作尤其热爱。工作单位离家有几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只有大休班的时候,才会马不停蹄地杀回内江的家里。这次又轮到了一个大休班,我回了家。进入我布满灰尘的房间,手便情不自禁地摸向了同样不满灰尘的家什——我在部队的那些东西。照片、奖章、水壶、背包、戈壁滩捡到的一些好看的石头,还有厚厚的一摞笔记本:有我学习坦克乘员的一些笔记、有摘抄的条令条例、有我当班长时的班务会记录、有我的读书笔记、甚至还有一页页我无聊时写下的前女友的名字。我抚摸着它们,就像抚摸着我逝去的青春和灵魂,两片薄如蝉翼的东西从班务会记录本里掉了出来。我俯身捡起它们,自己却像触电一般愣在了那里。

那是两片干枯的树叶——一片是依旧带着绿色、又绝对失去了水分的白杨树叶,另一片则是曾经缠绕在军需仓库门口的一种不知名藤蔓的众多红叶中的一片。

我,也在那一刹那想起了2011年的10月,我们一队四班的卫生区。

一场秋雨、夜来大风,当日气温骤降,还没来得及换上冬装的我们穿着春秋常服冻得瑟瑟发抖。吃过午饭,我说:“今天有点冷啊,走,去卫生区活动活动,早点干完早点回来午休(打扫卫生是习惯、也可以说是任务)。”当我带着扛着扫把撮箕垃圾桶的十一号人来到卫生区时,我傻眼了:这简直就是一条用树叶铺满的大路,或许在平时我还会文邹邹地说上一句“一场秋雨一场寒,夜来风雨花落知多少”,但是现在的情况我确实说不出来,因为,那是我们班的卫生区。白杨树叶厚厚地盖了两三层,还由于下过雨的缘故而紧紧贴在了水泥地上,用来灌溉的水泥小渠里也满是树叶,最要命的,则是军需仓库旁的树坑,暗红色藤蔓掉落的红叶几乎将其填满了,而且还混入了棕色的湿泥。

这时候,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行将毕业的学兵们开始“皮”了起来,虽说他们知道这活肯定是跑不了的:“唉哟,我的班长哎,这可不是要了我的老命哎。”“班长,你想整死我,就干脆给我颗子弹吧,我自己钻树林子里去图个痛快了。”后面那句话是最瘦的一个四川兵说的。

我把袖子一撸,从一个兵手上接过了一把大扫把:“得了吧,就你那骨头架子,值一颗7.62?再说了,我也得有那个权力嘛。这树叶也不是我弄出来的,不干完谁也炮不了,开工吧,早点干完早点休息。”

随着柳树枝条的扫把在水泥地上划拉出擦擦的声响,我们的汗水也慢慢地侵湿了衣服,微寒的天气下,每个人头上都浮起了一层雾气,就像是成仙了一般。一片片带着水的树叶被弄进了撮箕,被装进了那个蓝色的大垃圾桶。为了提高效率,又狠狠地跺上几脚,以便于再铺上几层,就这样,装了五大桶,却还没清理到一半。一阵风吹过,高大的白杨树一阵摇动,随着哗哗的声响,又一批树叶像伞兵似的“降落”了。“哎呀,班长啊,不行啊,一边扫一边在掉啊!”说话的是一个黑龙江的兵,他捏着一片正好掉落在他头上的一片微黄的白杨树叶。“那你就把矮一点的树叶摇下来吧,别爬高了啊,注意安全。”他一个愣神,就蹭蹭爬上了最近的一棵白杨树,卖力地摇晃着,恨不得把所有的都摇下来,那样子,就像是一个发情的大公猩猩。可这哪里够啊?就他站的这棵白杨树少说也有三十多米呢。

隔壁班,也就是五班的卫生区,传来了五班学兵的大吼:“副政委好!”我们抬头间,他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副政委好!”他摆摆手,抬头看了看树杈子上的那个兵,然后嘿嘿一笑走了,末了留下一句:“注意安全。”想必他当大头兵的时候也没有少干过这种事吧,我想。

一会儿,隔壁班传来的“啪啪”的敲击声,我勒个去,五班正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筒子敲着上面的枝杈——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旗杆!正准备叫个兵跑去活动室拿旗杆呢,好歹咱们队也有三根呢,抬头就看见三班长老关一脸“贱兮兮”的笑容,原来剩下的两根让一班和三班给“无耻”地占用了,不厚道啊不厚道,犊子啊。三根旗杆,八个班轮着用,也一直干到了下午操课。

晚饭过后,又干了足足半个小时,一个山东兵不幸中招(记不清楚了,可能是那个山东兵)——一脚踩进了满是红叶的稀泥里,终于,这一片并不算太长的卫生区终于被我们收拾得像点样子了(注意,是像点样子了,因为树叶还在落)。我捡起两片刚落下的叶子,冲洗干净后擦干,夹进了随手抓的一个笔记本里,我希望在记忆里留下点什么,因为,那是西北特有的,也是我们在部队特有的。

而这,也成为了“一件难忘的事”(很不幸,我差点将其忘记了,若不是捡拾的两片叶子,我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想起,或许,是我重回部队的那一天吧)。

红心献给党

2013-6-1凌晨0:5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白杨树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心工作照


本文内容于 2013/6/1 17:34:23 被四目未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当过兵的,永远最难忘的都是当年的那些峥嵘岁月!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