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军人事处长吴鸢:我所知道的张灵甫

近日看到铁血网有人为张灵甫翻案,声称此人功绩在粟裕之上,今天找到了张灵甫昔日同事的一篇回忆文章,大家看看,被国粉捧在神坛上的张灵甫究竟有什么功绩。

张灵甫是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于1947年5月中旬在山东孟良固战役中被华东人民解放军击毙。这个被称为蒋介石的御林军的覆灭,当时震动中外。60年代,取名《红日》的小说和改编为同名的电影,曾畅销映国内,轰动一时,就是以孟良尚战役为背景的。笔者与张灵甫共事多年,对剧中人物张灵甫和其中有关的情节,感到基本上写的是真人真事。

张灵甫,原名钟麟,字灵甫,1900年出生在陕西鄂县(现改称户县,因鄂系古国名,鄂字生僻,故改)。1924年他在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的影响下,去广东,考人黄埔军校四期,在填籍贯时,写的是陕西长安。(因为长安是为人所熟悉的故都),与陕西同乡胡琏(国民党十八军军长,后去台)同是四期中较为著名的人物。他在黄埔军校四期毕业后,分发在第一军第二师见习。

1928年秋,北伐已经完成,第一军在徐州改编为师,军长刘峙改任师长,张被编在第一师第三旅第六团一营二连任连长,后升任第五团营长,与当时任该团中校团附(即后来改称的副团长)的王耀武同事,这是他后来投奔王耀武的原因。

1934年,胡宗南接任第一师后仍将师扩编为军,张升任团长。1935年红军北上到达陕北时,第一军便跟踪尾随与红军对垒。第一军的眷属都住在西安,张妻带着孩子(不满3岁)和其他军官眷属住在一起。他在前线忽然得知妻有外遇的消息,就借春节假期来到西安,挚妻儿返回户县省亲。除夕之夜,命妻子到后院菜地割韭菜做饺子,正当其妻弯腰割韭菜时,他掏出手枪,从背后将妻击毙(据说这次事件是张的同事杨团长开玩笑酿成的。这位团长到西安探亲,回到部队后与张闲话中谈到西安家属情况时,说是看到张妻与一男性逛马路,张本性多疑而残忍,就信以为真致酿成人命)。事后,岳家觉得女儿无端被杀,心所不甘,乃迭向第一军军部、西北“剿总”陕西高等法院等有关机关控诉,结果杳无讯息。适张学良夫人于凤至往陕,岳家辗转托人向于申诉,于问张学良此事为什么不理?张答,中央军的事,他不能管,也管不了。后来于便将此事告诉宋美龄,宋又转告蒋介石,于是蒋下令将张灵甫押解南京交军法会审,结果被判刑10年。

抗日战争爆发,国民党政府下令,凡所有在服刑中的官兵,一律调服军役,戴罪立功(另保留原来军衔)。张被释放出狱后,觉得无颜再回第一军,那时王耀武是第五十一师师长,张觉得过去与王有过一段共事的关系,便去投奔王耀武。王觉得他在任营长时,表现不错并是个血性汉子,便收留了他,但一时没有实职,暂委以上校师附闲职,从此张钟麟改用了张灵甫这个名字在此安身。当第五十一师调到淞沪参加抗战后,扩编为两旅四团制,张被正式委为第一五三旅三0五团团长(旅长为李天霞,黄埔三期)。1939年秋,七十四军在江西德安乌石门张孤山一带与日军作战时,张的腿部负伤,后虽在桂林治愈,但走路仍不大方便,行动得使用手杖,因此就有了“张拐子”的绰号。1939年夏,李天霞调任第四十师师长时,他便升任一五三旅旅长。王耀武升任第七十四军军长后,在调整各师人事中,调张灵甫任第五十八师副师长。第二次长沙会战中,第七十四军由赣西调到长沙外围参战,部队在行军途中,因情报不确,被由岳阳南下的日军冲成两段,军、师失去联络,第五十八师师长廖龄奇,竟将部队撤到株洲,并抢得车皮,勒令车站将全师输送到后方衡阳集结。会战结束后,在南岳召开的师长以上的军事会议上,蒋介石痛恨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的虚报战绩,而迁怒于廖龄奇,以连坐法判处廖死刑,做了薛岳的替死鬼。吓得到会者人人自危。廖龄奇被处决后,张灵甫便升为师长。

1944年,蒋介石在陆军大学成立甲、乙两级将官班轮训将级军官。甲级为中将级,乙级为少将级。时张灵甫任第七十四军副军长(少将级),经张的请求,获得蒋介石亲自批准其进人甲级将官班受训,他是这个班惟一的少将级,张对此引以自豪。学习归来,抗战已经胜利,第七十四军调到南京担任省都卫戍工作。蒋介石采纳参谋总长陈诚的建议,取消军的番号,军改称整编师、师改成整编旅,但部队兵员并未裁减。从此,第七十四军就改称为整编第七十四师了。经王耀武的安排,把原军长施中诚调任第二十集团军副总司令,由张灵甫任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邱维达、蔡仁杰任副师长。当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部驻扎在南京孝陵卫时,蒋介石曾亲至师部和部队驻地视察。可见蒋对张爱护之深。

1946年, 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以山东、陕西为两翼对解放区采取钳形攻势, 意图消灭共产党军队主力于黄河北岸。不料事与愿违,当一些杂牌部队先后被歼殆尽后,

乃不得不使用号称精锐的嫡系部队。同年8月,就抽调拱卫南京镇江一带的整七十四师沿着古运河向苏北进发了。在八年抗战中壮大起来的整编第七十四师曾和日军硬打硬拼过几次,取得较好的成绩,同时在整编后又装备了崭新的美式武器,战斗力更加强大了,因此在官兵中普遍地都产生了骄傲自满情绪,认为解放军还能比日本鬼子更凶吗?于是部队就放心大胆地挥戈北上。华东人民解放军遵循毛主席“战争的目的不在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要消灭蒋介石的有生力量”的战略指示,先后放弃了大片苏北解放区,连山东重镇临沂也不战而退。在这倦的情况下,整编第七十师在占领了淮阴、涟水等大片城镇后,蒋介石命令整七十四师担任正面,整二十五师(黄百韬)在左,整八十三师(李天霞)在右,三路人马浩浩荡荡地向北齐头推进,企图与在蒙阴的新五军邱清泉、新泰的整十八师胡琏两部南北会合,寻求与解放军一决雌雄。

当整七十师向蒙阴前进中,还配属了整六十四师和整八十二师两个炮兵营,拥有极为强大的火力。1947年5月10日,整七十师急进到达坦埠附近时,与解放军主力部队遭遇了,在陈毅、许世友的亲自指挥下,狠狠地给了整七十四师当头一棒。张灵甫知道碰上了劲敌,而自己的部队又过分突出,形势很为不利,连忙打算后撤。但后撤到哪里去呢?目标有二:一是垛庄,在四山环抱中;一是孟良固,一片丘陵,有高地和许多石洞。张灵甫的智囊李运良(辽宁人,既非黄埔又非陆大出身的东北军人,以善观风色、口齿伶俐为张灵甫所信任),坚决主张退守孟良崮,认为有险可守,不像垛庄容易四面受敌。但李没有考虑到孟良崮是个无草无水光秃秃的穷山;更没有认识到现在的人民解放军,已不是以前“小米加步枪”的时代,而是拥有强大炮兵群的精锐部队了。于是乎整七十四师就决定退守孟良崮。其3个旅部署是这样的:整五十一、整五十七两旅在山下,整五十八旅在山上,形成犄角之势。当时,还与左右两翼友军(整二十五、整八十三两师)相距均不过公里,且有通讯联系,认为战事蛮有把握。

战争开始后,解放军首先攻占整二十五、整七十四两师接合部的阵地黄顶山,迫使黄百韬师后撤,于是整七十四师又形成突出了。一夜之间,解放军像汹涌的怒涛一般,把整七十四师淹没在重重的包围之中,炽盛的炮火,强大的攻势,使整七十四师的防线逐步缩小。张灵甫见形势不妙,只有急电南京、徐州求援。此时天气炎热,酷暑逼人,困守在穷山孟良崮的官兵,无粮无水,饥渴难熬,实在难以支持。蒋介石便一面派出大批空军投送粮水、弹药(可是这些物资,因整七十四师阵地面积小,绝大部分都补充了解放军);一面电令整二十五、整八十三两师迅速驰援靠拢,同时复电张灵甫固守待援。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还认为是与解放军决战的良机哩。

当鏖战进行了两天两夜,山下阵地相继丢失,包围圈愈缩愈小时, 整五十七旅旅长陈嘘云赶上山来, 到指挥部汇报战况,认为四面被围,据守山岗只有死路一条;建议目前惟一生路, 是集中现有兵力组织突围。但张灵甫听后,默不作声(因张是瘸腿, 行走不便,对突围心存疑虑。副师长蔡仁杰和参谋长魏振城也都相对无言,对集中兵力突围的建议无法作出决定。此时,原在山下作战的士兵,纷纷退上山来。解放军运用炮兵火力向山上密集射击,把石头打得一块块地凌空飞起。陈嘘云和五十八旅旅长卢醒相继受伤;副旅长明灿在巡视阵地时阵亡;张灵甫等人则躲在山洞内大骂友军见死不救。事实上所谓的友军只有整编八十三师来了一个突击连,他们带着报话机来与整七十四师取得了联系。这个连边打边走,走到哪里,便向师长李天霞报告他们的位置,李天霞即据此向南京、徐州报告整个部队到达位置,其实是按兵不动。战斗进行到第三天,这个无粮无水又无援军的整七十四师,再也经不起解放军的凌厉攻势而全部瓦解了。师长张灵甫、副师长蔡仁杰、整五十八旅旅长卢醒、副参谋长刘立梓全都战死在石洞内;整五十一旅旅长陈传钧、整五十七旅旅长陈嘘云因前已受伤在洞外被俘。1947年5月16日——孟良固战役就此结束。

国民党的王牌军整七十四师全部被歼的消息,像迅雷般传遍中外。在解放区的《新华日报》、《大众日报》发了号外,各地都举行祝捷大会。在南京的蒋介石气得捶胸顿足,撤换了一批高级指挥官如徐州绥署主任薛岳、一兵团司令官汤恩伯,整编第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调南京听候处理。同时电令王耀武查询有无逃到济南的人员。当时,王耀武得到整编第七十四师全师覆灭的消息后,真是张皇失措,悲痛万分, 苦心孤诣、经营10年培育起来的政治资本,从此一旦化为乌有。王在接到蒋介石的电报后,连忙召集几个重要幕僚商议善后办法。决定第一步要求迅速重新成立整编第七十四师, 并保举邱维达任师长,调第二绥靖区副参谋长罗幸理(曾充第七十四军第五十八师参谋长)为整五十八旅旅长,原整五十一旅副旅长王梦庚升任旅长。其间, 因陈诚只准成立整五十一、整五十八两个旅, 要将整五十七旅番号拿走。为了争取三旅九团原建制,特派人事处长吴鸢去南京向侍从室主任(改称军务局)俞济时求援。后来,经俞济时从中斡旋,由王耀武从已经装备好的山东地方部队中拨一个旅南调, 给以整五十七旅番号了事。第二步,对蒋介石查询整七十四师有无人员逃到济南一节,决定伪造张灵甫的遗书两封,一封是由张写给王耀武的, 表明一死以报党国和对校长的忠诚一封是给他妻子王玉玲的,要求她善于抚养刚出生的孩子。信是由第二绥靖区司令部译电科科长李啸梓(与张灵甫同乡)模仿张灵甫的笔迹代写而成,信的内容和词句,是经过再三斟酌决定的。这两封信写好后, 派人乘飞机送到南京, 谎称是张灵甫在战局危急时亲笔写好交随从副官化装送出的。蒋介石见信后,大为赞赏, 当即命令军务局拟了一道通令,要求各部队学习张灵甫“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英雄精神。随着英国政府赠送国民党两艘巡洋舰,蒋介石把一艘命名为“重庆号”,为纪念在重庆作为陪都抗战八年的功劳;一艘命名为“灵甫号”就是纪念张灵甫“舍生取义”之死的。当举行命名典礼时,还邀请张灵甫妻子王玉玲参加。这种弄虚作假是国民党集团内部惯用的欺骗手法。

新成立的整七十四师,不久奉命恢复原建制改为七十四军。由邱维达任军长,以在临沂的新兵团(每旅一团)为基础,拨补新兵,成立了整五十一、整五十八两个旅。另由山东调来的山东警备第二旅杜鼎部改为整五十七旅,集中在安徽滁县整训。为纪念在孟良崮战役中死亡的将士,在南京玄武湖建立了一座阵亡将士纪念碑, 还开了追悼会。开会时, 蒋介石派了一位中将视察官代表蒋致祭,算是这次败仗的收场吧。

人死了, 才能盖棺论定。张灵甫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蒋介石说他是“英雄”,王耀武也认为他是富有秦陇高原风土味的“血性汉子”。事实上他当一个营、团级军官是可以的,要当军、师长则是难以胜任的。李天霞平时说他是张飞,有勇无谋。他平日不务实际,专好附庸风雅,喜骑马,练字,收买古董字画。室内悬挂成吉思汗、拿破仑等人的画像,俨然摆出一副儒将的风度。他有一把瓦壶,据说是明朝杨椒山用过的,他常以之炫示于人。1938年冬在长沙时曾宴请田汉,当时田汉为他写过一篇以德安作战为题材的活报剧,搬上舞台。在作战紧要关头,拿不出办法,有时只晓得“冲”。充分表现出“一介武夫”的样子。而且偏信巧言令色之人,退守孟良崮,就是听信李运良建议的结果。

张灵甫是个登徒子,曾先后结过4次婚。原籍早婚的那个女人始终住在乡下,一生不见天日;第二个是被他打死的;第三个是陕西高翰林的孙女,是一个略有旧文化知识的封建式妇女,由于相貌平常,不受宠爱,生了一女,没有随军行动。第四个是1945年冬,他从陆大受训回到部队驻在长沙,当时的职务是七十四军副军长,经友人李某的介绍,与王玉玲相识,以王氏年轻貌美和张的金钱地位,使两人的婚事很快就谈妥了。当七十四军到达南京,张就任整编七十四师师长后,两人去上海举行了结婚仪式。不久高氏闻讯,匆匆从西安赶来交涉,经过几轮谈判,最后始由张给予一笔可观的赡养费,让高氏回陕隐居。

这位王夫人美丽多姿,不甘寂寞,艳史遍传,如“灵甫号”的舰长就是她的情人之一。后来去台转美,入了美国籍,在美国泛美航空公司当了空中小姐多年。有友人自美国来,说她虽年逾半百,风韵不减当年,依然还是很活跃,张灵甫若九泉有知,不知作何感想。(王鳌整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monqmc

张瘸子就是在国军中,那点所谓的抗战功绩都排不上号!一个顶天了到44年才干到师长的人,有什么丰功伟绩?

一切都是吹牛吹出来的……!

要说抗日的功劳,一直是他老上级的王耀武比他强不知道多少倍!

怎么不见吹捧王耀武?还有薛岳的三次长沙会战?

还有当年死守藤县的川军的王铭章师长!

所以国军吹捧张灵甫是他反共有功,74师跟解放军打还是有几次硬仗的!

至于我们作为大陆的中国人要是也傻了吧唧的学国军来吹捧这个家伙!基本就是脑袋进水了……!


现在世风如此,说不定过几年都有人为黄世仁立传了!!!什么世道!

2楼冬蛇

吹捧张灵甫,仅仅就是因为他死了。他要是活着被俘,进了战犯管理所,他就没有人吹捧了。比如杜聿明就没有人吹捧。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