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叔


天弟弟打来电话,告知五叔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5月27号在革命圣地延安去世。享年82岁。自此,父亲那一辈的兄弟姐妹们都陆陆续续地都回归到生他们养他们的黄土地永远与天地一体。

五叔是黄土地上的一位平凡的农民。他一生默默无闻地在农村里,早出晚归地种地劳作,直到年迈实在是干不动了才到了堂弟家生活。生前没有任何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他生前走得最远的地方就是河南省。那还是1948年西北解放军反攻时,他被乡政府派去为解放军运输物品、抬担架。如同在家里种地一样,他再担架队里也是默默无闻地跟着大伙做好每一天的活路。这点深得领导称赞。本来到了河南省地还要他继续跟随部队,政府考虑到老区还要生产支援战争就让他们这些陕北的汉子回去了。唯一的报酬就是在西安开庆功会时,因他担架抬的好,得到了不少伤员的表扬,故上级奖给他一个当时算稀罕的白色洋瓷缸子,上面印有蓝色的usa三个字母,一看就是解放军的战利品。这个珍贵的洋瓷缸子,五叔哪能舍得用?一直珍藏着呢,也就是过年呀、来客人呀什么的才拿出来用用。伤员到了我插队那时光有幸目睹这个洋瓷缸子的风采。不料就这样一个洋瓷缸子,只因上面印有usa,结果被某知青举报到公社,称五叔藏有美国鬼子的东西是想变天。公社来人一查一看就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更明白五叔连汉字都不认识那还认得USA是个啥意思呢所以没有为难五叔。只是要五叔“弄点油漆把美国鬼子给涂了。”一场风波过去了。五叔呢遵循公社的指教,还真弄点白饮料把USA给盖住了。以后五叔也不再像当宝贝对待洋瓷缸子了,谁想咋接用就咋接用。几个堂弟们你也用我也用很快缸子就用漏了,五叔就把它扔了。我还把它捡了回来找到那个告密的知青,说你看五叔把“罪证”给破坏了,你是不是赶快到公社去告发?如果你怕晚上去遇到狼,我陪你去!人家那粉脸烧的一会红一会白一会又成了绛紫色,小嘴撅得老高,只说了一句话“我以后不搭理你了!”果然人家以后不搭理我了就是到了现在进了北京城,30多年以后我又见到人家,人家见了我脸一板硬是不跟我说一句话。

当年大锅饭时五叔家人多劳力少,五婶又长期患病,五叔家的光景过的那叫难。往往是等不到新粮下来,家里就揭不开锅了。只好等着公社下拨的救济粮,要不然五叔就三番五次找到队干低声下气的求从队里的战备粮中借点。等新粮下来再还。结果人家分了新粮是往家里扛,五叔则是往队里战备粮库送。如此一来新分的粮食不够只好再借形成了恶性循环那日子过的是一年不如一年。

当年在农村,我们老太太主家时,眼见五叔的光景难,常说“咋接也得帮衬一把,不能叫你五叔饿坏了嘛。”但俗话说救急不救贫,老太太只能设法相帮。记得那个时候我们一早出工,早饭是专有人从各家取了送到地头。老太太就给我们的饭多装几个窝头多盛点稀饭菜汤,取饭的人有的时候不愿意因为他的饭挑子重他费劲,还数落我们老太太“那些娃娃吃不了这么多,你给他们拿这么多做啥。”老太太也不搭理他只管往挑子上搁。结果就是到了地头我们肯定吃不完。就按照老太太事先的吩咐叫一声“五叔“,早就在一旁期盼的五叔则“吃嘛”,就过来吃。

那年五婶生堂弟,奶奶过来找到我们老太太,说五叔家连块包裹婴儿的布料都没有。老太太闻听马上翻箱倒柜找,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家也没有多余的布料。但老太太还是找到了过去我们穿过的旧军服、旧军棉被,虽然旧但不破,老太太也不知从哪来的那么大的劲,几下子给撕开了然后整理成包裹送到五叔家。当然如今堂弟是不记得这些事了。

2000年父亲去世后,按照民俗,五叔带着我们到野外去“请三代”。请回来后我们这些孝子贤孙们毕恭毕敬地把“三代”供奉在父亲的灵柩前磕头礼拜后,在一旁的五叔突然也下跪礼拜。我赶快制止说五叔别这样,你给我父亲下跪,我们哪能承受得起呢。五叔略带悲音说怎么不行?这是我哥呢。我给死去的我哥磕个头那是正当的嘛。接着五叔的声音就哽咽了起来“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小时候我哥领着我们去要饭,财主家的狗追着我们咬,我小跑不动落到了后面,那狗马上就扑到了我的头上,我哥回头看见立马跑了回来一把把我揽在了怀里护着我,结果恶狗把他的背上、腿上咬了好几口。”说着说着五叔就放声痛哭。到这时我才得知父亲背上腿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了。

我最后一次见五叔是2012年的11月。我祭奠了父母亲合葬墓后,到延安五叔的居所去看望了他老人家。并在老人家居所跟前合影留念。

五叔,走好!远在他乡的侄儿在这里向您致哀!以后我再到延安,一定会去拜祭您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