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泽东大陆搞“一五”计划,蒋介石台湾就搞“一四计划”

军长008 收藏 0 445
导读:在蒋介石积极备战的同时,美国“驻华大使”蓝钦又来“总统府”催事了,主要是查问美援运用计划的问题。   所谓美援运用计划,实际上就是1953年初蒋介石提出的四年经济建设计划。它的出炉,实际上是为配合美援而产生的。   1949年“国民政府”在大陆播迁期间,对在台各公营生产督导出现不少疏隔,因此设立台湾区生产事业管理委员会。当时“行政院”对到台美援物资运用也不易取得联系,便由“中美”双方美援机构驻台人员会同“省政府”组织台湾省美援联合委员会。1951年春,鉴于财经业务复杂纷繁,“中央”与地方之间



毛泽东建设新中国以“一五”计划起步,托起中国梦。在毛一五计划开始后,蒋介石在台湾实施“经济发展四年计划”,“一四”计划成效显著后再实行“二四”、“三四”……毛泽东和蒋介石在两岸分别进行“×五”、“×四”建设,轰轰烈烈,一浪接着一浪经久不息,推动进中华女儿追赶世界强国步伐,可谓人类国家分离史上之建设奇观。陈冠任新作《蒋介石在台湾》第二部“岛内建设和新风暴”(东方出版社2013年5月版)对蒋介石此举第一次对外进行披露,摘录如下:


在蒋介石积极备战的同时,美国“驻华大使”蓝钦又来“总统府”催事了,主要是查问美援运用计划的问题。

所谓美援运用计划,实际上就是1953年初蒋介石提出的四年经济建设计划。它的出炉,实际上是为配合美援而产生的。

1949年“国民政府”在大陆播迁期间,对在台各公营生产督导出现不少疏隔,因此设立台湾区生产事业管理委员会。当时“行政院”对到台美援物资运用也不易取得联系,便由“中美”双方美援机构驻台人员会同“省政府”组织台湾省美援联合委员会。1951年春,鉴于财经业务复杂纷繁,“中央”与地方之间,机关与机关之间,都须有更密切配合,同时美国对台湾的援助转趋积极,彼此联系亟需加强,于是“行政院”设置财政经济小组委员会,以总揽各项工作,下设若干担任设计审议联系工作附属小组。另外,为安定金融及外汇管理,“行政院”曾颁布新金融措施办法,并设置各项外汇及进出口贸易审议小组。为增加渔业生产,鼓励侨胞回台湾投资,协助民营工业等,也单独订定办法,分别设置审议机构。这一类审议联系机构,或为适应特殊情势,或为加强国际合作,或为推行新定政策,均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也存在不少问题。

这主要是美国人认为美援运用没有效率主要是与“中华民国”政府的各项政策、执行单位很有关系,所以蓝钦、施干克等人代表美方向时任“省主席”吴国桢说:“提出计划后,才可以支援。”

吴国桢则夸下海口说:“只要连续三年有充分美援,台湾经济就可以自给自足。”

接着,找到蒋介石汇报说:“美方正式要一个美援运用计划。”

蒋介石问清怎么回事后,答复说:“由院长陈辞修先生请‘中央’各首长研办此事。”

陈诚与严家淦等人会商,建议草拟一个四年计划和一个任务来配合美援运用。一个任务是商讨一切有效措施,控制通货膨胀;此计划由各个部门的审议机构分别制定,由“省府主席”吴国桢和财政部长严家淦为共同召集人。

此时中共和毛泽东正在大张旗鼓地推行以实现国家工业化为目标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蒋介石获悉这个情况后,要求吴国桢和严家淦制定的这个计划也要配合美援来加强台湾的经济建设,以台湾工业化为目标,于是名字就叫做台湾经济建设四年计划。虽然计划尚未制定出来,但被蒋介石列为“四十二年度军政工作重点”,并与“完成反攻大陆的准备事项”并列且位于其前。

就这样,台湾经济建设四年计划成为了台湾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

1953年3月1日,蒋介石在革命实践研究院总理纪念周上对这个四年计划进行了解释,指出:“关于建设台湾的事项:刚才我们检讨去年的施政情形,有许多工作,都是与建设台湾有关的,不过我以为今年度建设方面最要注意最要努力的,就是二个项目:一是积极进行耕者有其田的工作;二是实行经济四年计划的工作;必须共同一致,迈向这自给自足的目标,并且要本着以农业培养工业,以工业发展农业的方针,研究订定台湾工业化的具体计划,按步推行。在这个计划里,应该注意调查并开发动力,及原料资源,配合经济援助,鼓励侨资回国。台湾“省政府”本年度拟具了一个自给自足的四年计划,就是以工业化为中心,希望四年以后,经济上完全达到自给自足的地步。”

虽然这个四年发展计划与大陆正火热展开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有些相似,但蒋介石还是肯定地说:“这一计划是极有意义的,要定为中央与地方各级政府,共同一致、努力以赴的中心工作。我们固然希望外援的协助,但不能长期依赖外援,一切事业,都要由我们自己来奠基;一切问题,都要由我们自己来解决,务望本着这种观点,作自力更生的努力。”

蒋介石在台湾实行第一个四年计划工作时,没有贯之以“第一”、“第二”字样,但第一个四年计划完成后其后续的经济建设计划也相继贯上“第二”、“第三”……等序次,与大陆的第二、第三个五年计划相“媲美”。这是后话。

然而,由于吴国桢闹辞职以及任显群等人垮台,这个四年计划虽被蒋介石看得很重,却一直停留在纸面上。没有正式的运用计划,美援也就慎之又慎。这次蓝钦等人催促,蒋介石立即派王世杰去联系陈诚。陈诚问严家淦,严家淦说要问台湾省政府,再问俞鸿钧,而他一问三不知。

事后查实,这个四年计划,当时决定由各部门审议机构分别制定,有的部门已按计划在推进,进度不一,有的根本没动手。负责工业方面的生产管理委员会召集人尹仲容报告俞鸿钧说:“中国农村复兴联合委员会之工作,数年来对于农业建设成就卓著,但与政府有关的农林渔牧水利等主管机关,尚缺乏组织上的联络。他们的四年计划没有完成,便是明证。”

其实,农复会委员沈宗瀚已命植物生产组技正(系职务)张宪秋停止农复会的工作,全时间筹划草拟农业四年计划。

吴国桢卸任时,曾断言“台省财政三个月垮台”,这让俞鸿钧一直很不爽。日益加重的粮荒似乎证实了这种威胁,他决心要大刀阔斧“用猛剂而治沉疴”,即把吴国桢时代的根基都拔掉,重整财政。他虽在大陆当过财政次长,但只会官术而无实际才干,诸人对他都了如指掌,所以选举中央委员时时都不投他的票。现在志大才疏的他想治吴国桢遗留下的“沉疴”,可怎么下手呢?在他束手无策时,负责工业的尹仲容这个对农复会的告状启发了他。

既然“缺乏组织上的联络”,那就从组织上下手。俞鸿钧决定从加强组织机构入手,把吴国桢时代众多的审议机构集中起来,统一事权,从而达到统一、集中大权的目的,然后报告陈诚说:“四年计划尚在谋划之中,有待于设专责机构,作全盘性设计推行。”

陈诚希望计划早日完成,早点运来美援纾困,表示同意,并且问:“蓝钦大使催促‘总统’要配套计划,务必尽快落实,专责机构你准备如何设计?”

俞鸿钧说,“我建议这个专责机构为中央成立的一个协调和计划单位,隶属行政院,统一全台湾的经济事权归于之。”

他接着补充说:“此举为彻底解决中央与地方财经机构异常庞杂、架床叠屋、政出多门的弊害。”

因为新机构隶属“行政院”而不是台湾省,陈诚表示同意,并且建议他说,“经济要安定,也要发展,就叫经济安定委员会吧。”

随后,俞鸿钧按照与陈诚商定的办法,拟定一个所谓改革财经方案,直接去士林官邸找蒋介石汇报。

俞鸿钧报告蒋介石说:““经过土改和工商企业的初步改革,工农业生产获得迅速恢复,并达到战前最高水平。然而,工农业基础仍比较薄弱,经济上无法脱离对美国的依赖。为了迅速有效提高工农业生产能力,使物资供应充裕,增加出口减少进口,提高经济的自给自足能力,今年又要推出四年经济建设计划,就有必须要对政府机构进行统一。”

蒋介石肯定地说:“虽然吴国桢离职了,四年计划不能人亡政息。”

“眼前现状是政出多门。”俞鸿钧继续说,“这一类审议联系机构问题确实不少。”

“你说说。”蒋介石鼓励他。

“由于内外情况和形势变化,以及各审议联系机构组织上的缺陷,有待调整改进的地方太多。”俞鸿钧说,“比如,一、若干审议联系机构的职类任务,没有明确规定;二、若干审议联系机构,与原有行政或业务主管机关职权,不无重复抵触;三、审议联系机构过多,往往同一业务,不免由好几个单位审议,以致发生手续周折、系统欠明确现象;四、若干已失去时间性的审议单位,没有及时撤销;五、若干审议联系机构参加人员过多,影响工作效能;六、各项财经审议联系机构多处于被动地位,缺乏主动策划及事后考核精神,单位虽多,而联系不足。又如这次政府为加强配合美援运用,发展经济建设,订定台湾经济建设四年计划,若干部门已按照计划分别推行,但也有不少没有动手。”

对于这些情况,其实蒋介石也略知一二,便说道:“那你说怎么处理为好?”

“有鉴于此,”俞鸿钧说,“须作全盘性之设计,设置专责机关。为此,应依据简化组织、集中事权、分明责任的原则,将‘行政院’及台湾‘省政府’各项财经审议联系机构加以调度调整。”

蒋介石认为有道理,决定由“行政院”和台湾“省政府”制定出一个机构调整方案,此项工作由俞鸿钧负责。

6月2日,“行政院”和台湾省地方财经首长集会,商讨统一财政机构。有关主管一再会商后,确定为《调整各项财政经济审议机构实施办法》。随后,俞鸿钧呈奉“行政院”核定。

根据这项实施办法,原二十多个审议机构和其他一些经济机构进行整合。“行政院”原经济小组委员会改组为经济安定委员会,为“行政院”与台湾“省政府”有关财政经济政策及其重要措施的综合设计审议与联系机构,隶属“行政院”之下,原来诸如工业、农业等各审议小组归集于其下。此外,“行政院”授权台湾“省政府”另设一个外汇贸易审议小组,办理一般进口贸易及外汇管理业务。

6月25日,“行政院”讨论《经济安定委员会组织规程草案案》。会上,陈诚说:“本案系根据上次院会决定而拟订,目的在配合美援,本会由原有四十几个单位合并而成,在权责上较为简单明了,但不能说已臻理想。”最后会议决议:“修正通过,由院于本年7月1日公布实施。”

7月1日,经济安定委员会对外宣布正式成立。

陈诚下令由台湾“省主席”俞鸿钧兼任该会主任委员,令严家淦、张兹闿、贺衷寒、郭寄峤、周至柔和农复会主任委员蒋梦麟、“省府”财政厅长徐柏园、“中央信托局”局长尹仲容、美援运用委员会秘书长王蓬等人兼任委员,委员还包括美驻台大使馆与安全分署高级财经官员。经济安定委员会主要目的为协调“政府”与美援政策、 财源,发展台湾经济,下设四组一会及秘书处。秘书处置执行秘书一人,由钱昌祚担任。

次日下午三时,经济安定委员会召开第一次委员会议。会前,陈诚发表讲话,说:“今日得参加本会的成立会,使我充满了希望和信心,凭着诸位的智慧和能力与服务精神,必能使本会圆满达成任务。”

接着,他又说:“财经问题为一切问题的中心环节,把握着这个中心环节,其他问题均可迎刃而解。”

最后他表示:“本会虽是一个设计生意联系的的机构,但各位委员先生都是执行部门的负责人,所以在实质上,本会工作实已融合设计、审议、执行于一体,今后无论‘中央’与地方,财政、经济各部门,‘我国政府’与在台美方负责人士,大家荟萃一堂,必能密切配合,相辅相成,以图达成发展安定经济的目的。只要能发挥主动负责与合作的精神,必可克服困难,复兴‘国家’,并进而有所贡献于自由世界。”

就这样,经济安定委员组建起来了。

7月15日,台湾“省政府”外汇贸易审议小组正式成立,委员十一人,徐柏园为召集人。该小组下设三个初审小组:一为进口外汇初审小组,召集人陈汉平;一为普通汇往外国汇款初审小组,召集人为刁培然;一为特案初审小组,召集人为杨清。

7月30日,俞鸿钧提出经济安定大纲,作为今后稳定经济的具体方针。

这个机构组建以及大纲出台后,台湾经济四年计划的制定进程便加快了,并且获得了统一的设计。该计划工业部分的发展原则是:一、采取重点主义,同时保持适度平衡;二、增产指标以岛内外市场为标准;三、充分利用现有设备、自产原料;四、扩充生产与改进生产并重,提高生产效率及产品质量;五、发展重点是矿业、制造业、电力、交通运输;六、着重投资少,见效快,产品适销的纺织、食品加工、人造纤维等轻工业的发展。农业部分的发展原则是:一、充分供应军民粮食,安定粮价;二、发展新兴产品,增加出口,减少进口;三、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四、提高农业对经济之贡献,以农业培养工业。整个四年计划的目标是:力争实现农业生产年均增加48%,工业生产年均增加11.1%,交通运输年均增加7.2%。为此,四年计划配合美援总投资为77.99亿万元新台币,其中农业23.58亿万元,工业45.18亿万元,交通运输9.23亿万元。

这个计划完成后获得了蒋介石的赞许和大力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后来这个四年计划执行得比较顺利。四年期间,农业年均增产62%,工业年均增长117%,均超过计划指标,交通运输方面也基本上按计划完成,初步稳定了台湾经济的基础。此后,台湾当局继续推行经济建设四年计划,确定一定时期内的发展目标,在政策、投资各方面保证目标的实现,先后实施“二四”、“三四”……计划,形成了计划指导下的市场经济发展模式。而在大陆,毛泽东的“×五”计划延续至今已经达到“十二五”计划。


摘自《蒋介石在台湾》第二部“岛内建设和新风暴”,东方出版社2013年5月版,陈冠任著,49.80元。

(转载不得遗漏书名、出版社和作者)



《蒋介石在台湾》第二部由亚马逊首发http://t.cn/zHPRp7F(第一部)http://t.cn/zYp8li4

揭秘:毛泽东大陆搞“一五”计划,蒋介石台湾就搞“一四计划”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