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籍女士征婚遇骗子:不爱美人贪钱财

漂泊诗人 收藏 0 190
导读:加籍女士征婚遇骗子:不爱美人贪钱财 文 / 深蓝 漂泊诗人 李菊(化名)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大气,高学历。她生于1966年,原籍云南昆明市人,10年前移民加拿大,现居温哥华,拥有加拿大国籍。 她2007年离异。身在异国他乡,又带着个十几岁的男孩,李菊倍感孤独和劳累。几年来,李菊在温哥华当地先后结识多位中外男性,因种种原因未能成姻缘。和许多海外华人一样,李菊倾向于找中国人。可是身在海外,只有选择方便易聊的婚恋网站。2008年夏,李菊在闻名交友网站世纪佳缘注册为会

加籍女士征婚遇骗子:不爱美人贪钱财



文 / 深蓝 漂泊诗人




李菊(化名)长得漂亮,性格开朗大气,高学历。她生于1966年,原籍云南昆明市人,10年前移民加拿大,现居温哥华,拥有加拿大国籍。

她2007年离异。身在异国他乡,又带着个十几岁的男孩,李菊倍感孤独和劳累。几年来,李菊在温哥华当地先后结识多位中外男性,因种种原因未能成姻缘。和许多海外华人一样,李菊倾向于找中国人。可是身在海外,只有选择方便易聊的婚恋网站。2008年夏,李菊在闻名交友网站世纪佳缘注册为会员。

2009年底,李菊在“世纪佳缘”收到号码4766987男会员赵某的信。对方称家住河北省承德市鹰手营矿区,44岁,属猴。他父母双亡,现离异无孩,无房。现在他在当地一家私企当司机,吃住在单位。赵某说,他对李菊非常有好感,希望进一步交往。

按说像赵某这么差的条件,向国内女性示爱,也十有八九遭拒绝。赵某想找个加拿大籍华人,岂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网络就这么奇巧,李菊条件优越(加拿大看病住院、小孩上学都不用自掏腰包),所以她对男方几乎没什么要求,只要男方将儿子视为己有就行。她的考虑是:如果找个在国内有好工作的男性,对方不一定舍得放弃工作;找个有父母的,对方兴许放不下家人;找个有钱的,对方忙于生意,出国两头跑也累。她的想法很简单,要求不高。在加拿大时间长了,她认为简单就是幸福。赵某无钱,但无负担,正是李菊想找的类型。

按理说赵某该安心跟李菊好好相处才对,但事实并非如此。所谓女性天生谨慎,在和赵某交往的过程中,李菊算是小心翼翼了。两人通过网络和电话交往了两年,每当李菊问他,他都斩钉截铁地表示:愿放弃国内的一切,来加拿大陪她到地老天荒。

2012年春,李菊计划回国看望父母,顺便相亲。这年2月初,她带着儿子踏上飞往中国的班机。行前,双方约定在北京见面。下飞机后,李菊在一家宾馆住下,次日便和赵某见了面。此后3天,双方多次会面,李菊认可了赵某。许是出国梦能实现了,赵某对李菊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多次表示:愿随李菊去加拿大。之后李菊提出随赵某去承德看看,赵某称北方气候寒冷,怕冻着李菊的儿子。又说他什么亲人也没有,李菊母子去了只能住宾馆为由婉拒。

于是两人商量:李菊先去昆明,赵某回户籍所在地开婚姻证明,和雇佣他的老板说清楚,让老板另请司机;然后赵某带着行李去昆明找李菊,和她办理婚姻登记,并在昆明申请移民。

此后,双方每天电话联系。10天后,李菊给赵某汇去2000元人民币,让他买飞机票。过了一个星期,赵某仍没来昆明。李菊给他打电话,他说自己年轻时不懂事犯过案子,烧了人家的汽车、打架等。怕出国有问题,他到公安部门查询,并洗清犯罪记录,打点工作人员花了3万元,把她汇的2000元也花光了。李菊虽感觉有些不对,但仍给他买了机票。赵某来到了昆明,李菊到昆明机场出口接他。当她看到赵某只背了个旅行包,跟上街买东西没什么两样,李菊虽有不爽,但因她从小受的教育不同,她想谈的成谈不成,都不能坏心眼对人。

好心的李菊把赵某带到娘家住下,赵某说他患有高血压和肝炎。李菊并没嫌弃,仍把赵某当家人,带他去医院检查,给他买药并安慰他。她想只要赵某对她儿子好,就算会传染给她,不能过性生活也认了。按理说即使赵某当时存了骗李菊的心,也得感动停止其行骗行为。

随后的日子里,赵某不停对李菊甜言蜜语,使出感情进攻,使得李菊感动给他买衣物、戒指等贵重物品。就这样,她把亲戚还她的3万五千元花光了,存折上的一万余元用完了,她还在赵某的农行户头上存了七千元。李菊对赵某没一点防备,她回国后,前夫一次性付清孩子到18岁的抚养费共7万,李菊把钱放在她卧室的抽屉里,根本没想到准“丈夫”会偷她的钱。

赵某原以为领了结婚证就可以和她一起去加拿大,李菊告诉他,移民加拿大比去美国都难。首先,移民局要看双方8个月的通话记录、信件来往、账户来往等,从各方面考察是否双方是否真夫妻。听说一时走不成,赵某的情绪马上一落千丈。2月29日李菊便要回加拿大,提出26日去承德住两天,看看赵某的家。赵某也说他想顺便回趟承德处理私事。临走前,赵某偷偷把李菊的电脑、手机,还有许多值钱的物品装进自己的包里。就这样,赵某利用李菊的善良,注意力放在孩子上的特点,又骗了她4万多元。出发那天,赵某和李菊的父母、弟弟等谎称,他一星期后就回昆明。李菊陪准“丈夫”回承德后,也是与儿子住宾馆。两天后,李菊回了加拿大,到机场才发现,8000加元、1000多元人民币不见了。加拿大警方经过三个小时的录相察看,没有人接近她。北京首都机场派出所也锁定安检录相,李菊的包里没有钱。李菊仔细回忆,她装钱的小包没离开过她,最后动过她包的是赵某。李菊要离开承德的宾馆时,赵某说帮她重新收拾一下,把钱和执照放在最下面,化妆品放在最上面。赵某打开包后,李菊的儿子在卫生间叫她,她就去忙孩子的事了。她和儿子回来后,赵某已把她的包拉紧,对人一向不存恶意的她根本没往被偷方面去想。

李菊拨打准“丈夫”的手机,赵某承认了。2011年5月1日,李菊安排好孩子请好假,从温哥华至西雅图到日本再到北京,多次转机来到承德。她想给赵某一次机会,但对方没一点诚意。在承德休养山庄,赵某吃她的花她的,并监视她的行动(怕她报警)。他白天来晚上走,不告诉她他住哪里。每天他都骗她,“明天把钱给你拿来,带你去我的家。”第二天他又找借口搪塞。他经常把她带到僻静的地方恐吓,扬言把她装进麻袋,装上大石头沉到武烈河里,还说“挖信坑把你埋了。”李菊多次报警,警方介入后,赵某手持带刀的钳子逼她离婚,而且不能有经济纠葛。

李菊起诉离婚后,法院工作人员劝她,“赶紧和这种人离婚要紧,不要顾你的钱了。”离婚后,李女仍受到赵某的威胁,赵某也不肯还钱。无奈,李菊走进承德市双桥区刑警队报警。之后李菊回加拿大也一直追问案情,警方多次回复立不了案。此时的赵某也多次打电话和QQ留言,威胁李菊和她在昆明的父母。

歹人为何如此猖狂,李菊从警方的答复就知一二:“你这算什么,比你大的案子还没破呢?下次多长点心眼儿。”李菊又找到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使馆工作人员打越洋电话给承德警方,此事才得以立案。不久,李菊收到被偷的8000加元。而她被骗的4万多元钱财,警方表示因钱财使用发生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继期间,无法追回。李菊惊愕:两人才结婚28天,赵某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钱财据为己有,为什么不能定为诈骗和盗窃?她又追讨了半年,警方回复,经调解赵某同意归还3万元。

此时,在李菊看来,她所受的伤害已不能用金钱来抚平,不予同意。2012年夏,李菊向承德市双桥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向赵某索赔10余万元,并请求法院追究赵某的刑事责任。日前,此案尚在双桥区法院合议中。无论结果如何,此事告诫寻找配偶的男女:网恋有特殊性,即使双方办理了结婚证,也要充分了解对方。在此之前,要保管好自己的贵重物品。

经过这次“婚恋”,李菊称对在国内寻找配偶不再抱希望。同时,她对赵某万分不解:自己和他相比,条件不知比他好多少倍,她又对他那么好,他为什么做出鸡鸣狗盗之举。此案折射出我国现行法律存在漏洞,即:夫妻间发生的盗窃是否应定罪?同时也给现在时兴的网婚以警钟,找配偶得当心,小心被骗色财两空。



加籍女士征婚遇骗子:不爱美人贪钱财

[图片摘自网络,与本文无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