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年至1920年,大约有5万俄国人涌入哈尔滨,1922年黑龙江省的俄国居民达到了20万人。1932年伪满洲国建立,客居中国东北地区的俄国居民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俄奸也由此产生。沦为俄奸的主要是以下几类俄侨居民:一是原俄国军人,二是出于对新生苏维埃政权不满和恐惧而逃离苏联的居民,三是遭受新生苏维埃政权镇压的宗教界人士,四是原在中东铁路及其附属企业和护路队效力的俄国居民及其子女。

这些人跟日本人勾结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第一,希望改变自身艰难窘迫的生活处境。仅1931年就有8000名俄侨失业,其中纯粹以乞讨为生的达 600人。第二,指望日本人能帮助他们推翻苏维埃政权,恢复俄国君主政体。第三,日本人对他们进行欺骗,鼓吹在伪满境内各民族“共存共荣”,一律平等。第四,张作霖势力覆亡之后,在哈尔滨及附近地区出现的混乱局面和盗匪活动,也成为困扰俄侨的重要因素。

日本侵略者对待俄侨的策略是“以俄制俄”。在哈尔滨,日本人一手策划成立了“满洲国俄国侨民事务局”,该局的活动经费主要来自日本驻哈尔滨军事使团的拨款。另一个效力于日满当局的俄侨组织是俄罗斯法西斯党,该党以推翻苏维埃政权、建立法西斯专政为己任,同样从日本人那里获取经费援助。此外,还有协和会俄侨分会,1954年溥仪曾在其供词中称协和会是“日寇奴役统治人民的第二架主要工具”。一些客居中国的俄神职人员也为日本人效力。

俄奸替日本人效力、效命的第一项活动,是积极从事反苏反共亲日宣传。例如,俄罗斯法西斯党印制并广为散发的传单公开号召推翻苏联政权。1937年该党的一份传单呼吁“与共产主义政权进行斗争”。俄罗斯法西斯党领袖罗扎耶夫斯基后来在其1945年8月22日写给斯大林的忏悔信中也承认“我们不得不赞美德国人和日本人”。俄奸们还渗透到苏联境内开展宣传活动。俄奸效力于日本人的第二项活动,是帮助日本人控制、盘剥伪满境内的俄侨。借助于“满洲国俄国侨民事务局”,日满统治者对于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俄侨的详细情况,如姓名、性别、年龄,有何专业技能和特长,何时抵达伪满等掌握得清清楚楚。俄奸们协助日满当局推行各项政策,比如,提出让俄侨放弃“复活节互访和节日聚餐”,呼吁把购置圣诞节礼物的钱省下来捐献给军队;而俄侨妇女则被要求“在家中始终保持对满洲国的国民敬畏感”,节约国家资源,一年两次往前线邮寄礼物,给医院病人缝补内衣等。俄奸们还勾结日本人谋害俄侨同胞,1933年年轻的钢琴家、犹太人西门?卡斯帕遇害就是一个典型事例。俄奸效力于日本人的第三项活动,是参加伪满军队,充任伪满警察。1936年,伪满哈尔滨警察厅根据日本特务机关的命令成立了征兵处,强行征召俄侨加入以伪满洲国治安部名义成立的白俄部队。这支部队的队部设在哈尔滨市南岗区邮政街,部队长为日本人浅野,所以又被称为“浅野部队”,后移至吉林德惠第二松花江,又被称为“第二松花江部队”。这些部队还受日本情报机关的调遣,针对苏联从事各种破坏活动,有时直接被调用参加边境地区的战斗。俄奸效力于日本人的第四项活动,是渗透到苏联境内从事反动宣传、暗杀、破坏、收集情报等活动。比如,1939年7月一批日本间谍在偷越国境时就被苏边防部队擒获,他们的任务是对苏军第一独立红旗集团军司令员施泰恩实施恐怖活动,并组织颠覆军列等。

然而,日本主子却对俄奸们始终存在猜忌、戒备和监视。比如,暗中检查俄侨们的信件,并窃听他们的电话。1945年初,日本法西斯侵略者败象尽显,俄奸们的末日也来临了,一批重要俄奸,比如谢苗诺夫、罗扎耶夫斯基、巴克舍耶夫、弗拉西耶夫斯基等人曾试图逃命,不过,最终都被逮捕。

俄奸的下场可归纳为如下几种:第一种是在渗透苏联境内过程中,被苏联边防军当场击毙。第二种是在执行日本情报机关授予他们的任务过程中,被苏联边防军逮捕而长期监禁。第三种是死于日本主子之手。比如,1940年1月日本人逮捕了俄侨中24名所谓的“苏联间谍”,审讯后立刻枪决。第四种是被苏联红军押解到苏联境内经审判后枪决,罗扎耶夫斯基本人就是如此下场。第五种则是被押解到苏联境内长期监禁。

俄罗斯历史学博士 .希萨穆季诺夫在发表于俄罗斯《远东问题》2011年第 6期上的《俄罗斯古老信徒派教徒(由于17世纪俄罗斯东正教会分裂而产生的,不服从旧教——笔者注)在中国》一文中描述了曾经被迫跟日本人有过合作的俄罗斯古老信徒派教徒们被押解到苏联境内的有关情况:“1945年,俄罗斯古老信徒派教徒们在中国的生活画上了一个句号。苏联红军在哈尔滨掌握了伪满洲国俄国侨民事务局的档案文件,那些在不同程度上跟日本人有过联系的人被逐一揪出。除了几个老头儿之外,几乎所有的男性古老信徒派教徒都被逮捕并被押解到苏联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