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那车,那人[中崋鐡血军团]

潜艇伏击 收藏 20 1186
导读:那年顶替了叔叔的位置进入了粮站搬运队后赶上镇政府与交警车管所合办了一个驾驶证G证和E证的培训班,费用并不贵,G证的学费大约是800元吧,E证是450元吧。那时摩托车刚刚兴起,很多人都在赶趟考摩托证,我也决定考一本。在该培训部当教练的有位咱同村的老魏,“当搬运工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你要考E证,E证是赚到钱的人考来买摩托车的,你又没有赚大钱还想买摩托车啊?不如趁这个机会培训一个G证,以后不当搬运工了还可以去给人雇当个农用车的驾驶员,如果以后有钱买摩托车了还不如去买一台农用车跑运输,也是一个饭碗,正好我

那年顶替了叔叔的位置进入了粮站搬运队后赶上镇政府与交警车管所合办了一个驾驶证G证和E证的培训班,费用并不贵,G证的学费大约是800元吧,E证是450元吧。那时摩托车刚刚兴起,很多人都在赶趟考摩托证,我也决定考一本。在该培训部当教练的有位咱同村的老魏,“当搬运工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你要考E证,E证是赚到钱的人考来买摩托车的,你又没有赚大钱还想买摩托车啊?不如趁这个机会培训一个G证,以后不当搬运工了还可以去给人雇当个农用车的驾驶员,如果以后有钱买摩托车了还不如去买一台农用车跑运输,也是一个饭碗,正好我在当教练我会尽量的帮你考过。”一次村里聊天的时候老魏这样对我说,想想也是,于是我报了名进行了培训。负责我们这个培训班的交警教官是一个同情生计的教官,他的道理是:“考摩托驾照的都是纨绔子弟,考证是用来玩的,而你们考G证是为了生计,能过的我会尽量让你们考过,尽量不补考!”,一个月后我如愿拿到了G证。

不久,漳泉铁路开工,铁路经过我们村,泉州的火车站就建在离我村不远的邻村村址上,家里来了一群铁路的建设者租住了下来,因为咱家也曾是铁路家庭,对这些“铁路兄弟单位”的建设者总是感到亲切很谈得来,所以他们的一些活也会照顾咱去干,慢慢的咱也成了这个铁路工程队的“小包工头”了。谢天谢地,总算是有机会脱离苦海了,我很快我就辞去了粮站搬运队的工作专心的跟着铁路工程队包点小活,这本G证有时也当成C或B证用一下偷偷的开一下工地上的车,借着这段时间锻炼,自己的驾驶技术也有了一个不错的进步。

镇上的第二期G证开始了,村里的二位发小也报了名,也是经过一个月的培训,某天他们也要考试了。其中一位发小对自己的驾驶技术没有把握,为了能“先考后练”不用再补考,他俩一起来央求我帮忙他考一下 —— 这也是我平生的第一次当了一回“枪手”。

那时考G证是上午考倒杆下午考路面,考倒杆的时候是交警考官坐在一台警车上看着参考人员倒,两位发小的倒杆都很顺利的过关了。路面的时候交警考官就坐在副驾座上,轮到我考的时候,我按照交警考官的要求做完了规定的操作后要下车的时候,考官说:“诶,你怎么看起来很面熟啊?”我说,“是么?有么?可能是在考场有见过吧?”,“不对,你不会是上一期的吧?来,过来一下,把你的胸卡给我看看。” —— 露馅了!我替的这位发小被刷了下来。“这么严啊?”,令一位发小紧张了。但紧张归紧张,很快也就轮到他了,他急急忙忙的脱下拖鞋上了驾驶台,考官还是按照规定让他走完了考试的路程,又是下车前考官叫住了他:“你的理论合格了么?”,“……”,“你知道交规里开车不能光脚么?”,“……”—— 这位发小也被刷了下来!三个人此时的心情更多的是沮丧,“你看,都是你,怎么会被交警认出是上期的呢?”,“都是你们俩,知道不能光脚开车也不提醒我一下。” …… 但埋怨归埋怨,还是要考虑准备每人再交200元钱补考了。

三头像是斗败的公鸡一起上了回家的班车,我抢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老老实实地听着他俩站着的相互争吵,我开始有点走神。忽然听到了后面的争吵声,我掉头一看,这俩发小与两位年龄相仿的乘客开始动手了,驾驶员害怕车内的设施被损坏赶紧靠边停车开门,我们迅速的从车上打到了车下,那俩哥们很快被我们哥仨打的落荒而逃,班车看着我们在车下动手,走了,看着离家还有不到五公里的路程,又是前不着站后不着镇的,我们只能步行回家了。这一路,我们哥仨开始由刚才的沮丧变成了亢奋的打架过程回忆叙述了。

隔天晚上,他俩去村里教练老魏家交补考的教练费回来,“怎么样?交过了吧?”,“唉,老魏说我们昨天打架的两人是当地的混混,听说到哪里查到我们是培训农业车的学员,带着人到教练场来找了,老魏叫我们还是自己去租车练。”,“……”这俩哥们考驾照的经历真算得上是一波三折,我们仨人只能又挤在院子里的那张石凳上相互盘算着怎么去租车来练了。“有了,我有一位同年兵的战友,他和他哥哥那天开着一辆车来铁路工地送沙子,要不我们一起去问问?”…… 经过了一番的讨价还价,战友的这位哥哥还是很乐意的把他的这台车租给了我的两位发小。第二天,我们都起了大早开始练车了,而我,自然的成了他们两位的教练了。几轮下来大家坐下来开始总结练车的经验,“诶,一天要一百多块钱的租金。”,“是啊,真的太贵了,练个二三天等于又是一本证的钱了,谁受得了啊!”,“诶,不如这样啊,你们工地上不是有载沙子么?一车可以卖一百多,而本钱也才几十块,你不是技术还行么?我们拉沙的时候你来开,空车去沙场的时候,我们俩轮流练车,这样我们一天也能赚个一两百块租车的钱,弄不好还能多赚点饭前呢!”,这一建议得到了仨哥们的一直赞同,我们迅速的掏出身上的钱凑齐了运沙的本钱,开始了“边练车边赚钱”的创意练车了。

一车,二车,到下午的时候都拉了二三车了,这俩哥们也是兴高采烈的,我们哥仨一路谈笑风生 …… 这一车,到了车上坡的时候,车从无力到一下熄火了。好在这位哥们以前学过修车多少懂得一些机械的常识,他开始像一位“修车师傅”一样的检查起车况了 …… 他扭开了水箱,“嗤 ——”,好在我们都躲得快,但整个驾驶室还是很快的笼罩在了一片的雾霾之中,“是没水了。”他俩很快找来了破桶加满了水,车再次行进了,车在不断的加水中艰难的走完了这一趟运沙里程,又在我们的不断加水中把车送到了车主手中,我们心存侥幸的回到了各自的家里,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车主就急匆匆的赶到我家里:“你们怎么回事啊?车搞成这样也不说啊,你们自己去看看!”,“……”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只能乖乖的叫上俩发小随车主去看车。实际的勘察结果比我们昨天理解的还要糟,除了水箱没有一滴水,发动机的机体也被活塞拉杆顶破了一个洞! —— 这下麻烦了,看来不赔是不可能的了!这简直就是一次多灾多难的学车旅程!哥仨不得不再次的躲在一边找原因和相互埋怨了,“好了,先叫车主把车拖到修理厂检查一下,估一下价再说了!”,经我们哥四个的不断与修理厂砍价哀求,贰仟多的维修款还是免不了的。但,依据修理厂的分析,我们两方开始了索赔的谈判。

“修理厂说是水箱破漏水,才会引起缺机油,没机油了才会烧了轴瓦,活塞杆才会脱落顶破机体的。”,“你们不是说会开车么?出车本来就是要检查水和机油的啊!而且我是租给你们练车,又没有允许你们去拉沙。”,“……”,“……”几个小时的谈判没有结果,这车也一直停在修理厂几天了,这一天,我们再次相约坐下来谈修车的费用分摊问题。“要不这样吧,这车你们买去,我便宜转让给你们。”,“你买的是多少钱啊?”,“我买的也是二手车,是我表亲的,他卖给我的时候也是便宜的,我再便宜卖给你们。”,经过又一番的讨价还价,再经过我们哥仨的内部协商,因为我小有“小资”,而且又会独立的开车,这车归我买,他俩哥们则每人筹够大半的修车款帮我修车。但,我只能先付给车主商定车款的一半,其余的等我赚到钱了再慢慢的归还。就这样,我们一致拟定了一份购车的协约,付了应付的钱款,我开始着手维修我的这台平生的第一台车了。

这算是因祸得福吧?这车跟着我拉活,虽然也有磕磕碰碰的小事情,但我还是从中有了一份固定的收入了,这样,我和这车相安无事的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正在暗喜“福之祸之所至”之时,我忽然收到了一封转来的法院的传票:这车因拖欠养路费被起诉了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