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红霞“色诱官员”背后的职场x控制

导语

近日,轰动一时的雷政富不雅视频案有了下文,21名重庆党政干部受处分,雷政富涉嫌受贿被提起公诉,埋下“仙人跳”陷阱的肖烨、赵红霞涉嫌敲诈勒索案也将择日审理。

与此同时,多家媒体披露了“仙人跳”事件全过程。故事很精彩,也让民众对官场部分丑恶现象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而主谋肖烨利用赵红霞等“色诱官员”所反映出的职场“X控制”,同样也是值得注意的现象

赵红霞“色诱官员”背后的职场x控制

并不高明的“仙人跳”

雷政富中的“仙人跳”可谓“简单粗暴”

当雷政富不雅视频在网上首次泄露出来后,不少人猜测,拍摄录像的一定是很高明的犯罪团伙。因为作为重庆北碚区区长,雷政富的职务级别既高,手头又掌握实权,人们认为拍摄者若不是用了非常高明的手段,搞到这种视频很不容易。于是有人猜测,雷政富可能没满足勒索者的条件,于是勒索者有意将视频传到网上,作为报复。

然而,从各家的媒体的报道来看,肖烨及其手下并不是什么高明的犯罪团伙,既没有什么特别先进的设备,也没有什么专门的人才。只不过胆子够大,准备够充分,捉奸戏码演的像那么一回事而已。同时,雷政富“非常不谨慎”,对这简单粗暴的仙人跳毫无防备,这才使得桃色陷阱轻易获得了成功。但是,即便肖烨已经掌握了对雷政富如此不利的视频,他向雷政富释放的威胁仍然很欠缺,当雷政富主动向上级坦白后,专案组很快就掌握了案情,要不是王立军有意压下案子,2009年肖烨等人就面临敲诈勒索的重罪。去年底,又由于分赃不均,对不雅视频档案管理不善的肖烨被手下许社卿出卖,视频被许社卿“傻傻”地捅给了反腐记者朱瑞峰,结果在网上曝光后,雷政富等干部“倒了大霉”,肖烨、许社卿以及赵红霞、谭琳玲等诈骗实施人员也迅速被警方控制起来。

事实上,肖烨早有诈骗勒索前科,多次被警方逮捕过。

这场并不高明的敲诈案,被骗最深、所获利益最少的或是赵红霞

而如果说,肖烨在这起敲诈勒索案件中有什么“高明”之处的话,恐怕就在于对涉案女孩的控制。赵红霞,据其称在某次过生日的时候,与肖烨等人喝酒,醉了后“肖烨强行与我发生X关系”。此后肖烨给了其5000元,赵红霞便颇为感动地与之确立了“恋爱关系”,并加入了肖烨的永煌公司,她不知道的是永煌公司已有多个女子与肖烨有“恋爱关系”。此后,肖烨向赵红霞“陈述企业经营困难”,于是赵红霞为了“公司服装销售业绩”,便出卖自己身体,配合肖烨等人对各个党政干部玩起了“仙人跳”,但赵红霞却自陈到最后都不知道拍摄不雅视频、捉奸的目的就是敲诈勒索,还以为目的是提高公司业绩。肖烨向雷政富敲诈了300万,赵红霞只拿到4万元的“服装销售业绩提成”。

相比之下,赵红霞可谓是案件中被骗得最深,所获也最少的角色。那到底是什么让赵红霞走上色诱官员的道路?

职场X控制”屡见不鲜

肖烨控制色诱女孩的方法:“迷奸”、“洗脑”、“威胁”

虽然肖烨的服装公司并不是什么正经公司,但赵红霞、谭琳玲等参与色诱官员的女孩无疑都算得上永煌公司的职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算不上敲诈勒索官员的实施者,因为她们只是肖烨等人进行敲诈勒索的工具。赵红霞不知道不雅视频拿来做什么,也不直接参与敲诈的分钱。她领到的只是与她“付出”不成比例的“服装销售业绩提成”。这种状况,可以说是在职场上已经被“X控制”,由老板来决定她们下一次权色交易的对象。

赵红霞“色诱官员”背后的职场x控制

居中者为肖烨


这种X控制,是通过几种方式实现的。首先是迷奸,肖烨通过和女孩子喝酒,在酒里面下药与女孩子发生X关系,据说包括赵红霞在内的多名公司女孩都是这种方式被肖烨强行迷奸,然后哄骗女孩们当他的女朋友,“谈心吹牛谈人生谈未来,把自己包装成有钱单身的老板,让女孩崇拜他”,之后向女孩们陈述企业经营艰难,承诺赚了钱给提成,并与之结婚,以此让女孩选择心甘情愿地“付出”。

然后是洗脑。赵红霞称,她去肖烨公司不久后的一个周末,肖烨在办公室向其播放一段视频,肖烨的手下严鹏也在场。视频内容为一男一女的X爱视频,严鹏称视频中女子是其妻子,拍摄X爱视频后现在有自己的实业,“有车有房,过得很好”,并称肖烨也不在乎自己的女朋友这样。而肖烨也明确称,“作为他的女朋友更应该帮他,为了我和她的将来也应该这么做”。正是在这种洗脑下,赵红霞才愿意用自己的身体色诱官员。

而如果不接受这种洗脑,拒绝这种要求,那么肖烨会换上一副暴力威胁的脸孔。据谭琳玲供述,肖烨向其展示X爱视频时,她开始并未答应且打算离开,肖烨得知后大怒,“称以前杀过人,要杀我全家”,肖烨的这个说法当场得到许社卿、郑某梅等附和,“吓得我不敢走”,谭琳玲最终留在公司并答应肖烨要求。

宋山木案、黄波案:“职场X控制”危害巨大

职场“X控制”可以说是职场X侵害的一种,特点是让受害人精神上被控制,使其愿意与施暴者或其他人发生X行为。实行“X控制”的方法往往不同于传统X侵害的殴打等暴力手段,而是采取威胁、恐吓等胁迫手段,或酒、药物等方式。更高级的,则会采取一些类似邪教仪式的精神控制办法。

赵红霞“色诱官员”背后的职场x控制

宋山木案轰动一时


在轰动一时的宋山木强奸案中,宋山木利用企业文化、制度和总裁权力、权威来驯服员工,以一套严格、军事化的管理制度,加上物质刺激和控制,在精神和肉体上对女员工实行双重奴役,建立了一个“帝王+后妃”的管理模式。与之类似,同样轰动一时的黄波案中,“危险的职业规划导师”黄波善于精神控制,以教学为名,对学员实行“心理治疗”,实则X侵害,他曾有知名语录为“我命令你在90秒中之内把衣服脱光,这是对你行动力的考验!”。

“尽管这两个案件因媒体曝光受到了很大关注,但以类似这种方式进行企业管理和职业培训的小企业、小机构仍然不在少数,是孕育各种“X侵害”乃至“X控制”的温床。

“三重弱势”的打工妹,更易被“职场X控制”

为何“沉默的受害者”不愿报案?

被X侵害的孩子被心理学家称为“没有嘴巴的孩子”。大人平时对X三缄其口,孩子在羞耻感和恐惧之下,反而会掩饰自己受的伤害。即便对于成年女子,这种情况也非常普遍,出于各种原因不愿把遭遇X侵害说出去。有资料称,“在X侵害案中受害人往往存在着‘沉默的强奸反映’现象,据估计每10个真正被强奸的人中只有一个报告警方”。

而赵红霞这样的打工妹属于“三重弱势”

对于赵红霞这样的人来说,遭到“职场X控制”固然有自己轻信谎言、不自爱的原因,但事实上的弱势地位使她们往往难以摆脱这种控制——来自农村、打工妹、年轻未婚妇女,不管哪一种身份都处于弱势、往往是被欺负和欺骗的对象,当独自在外打工时,就容易遭遇各种不幸。

然而法律对她们的保护并不充分

就在几年前,媒体上曾报道过这么一则法治新闻——

“诸城姑娘小牟来青岛打工,不想落入老乡的圈套,被逼着干起了皮肉生意。几个月后,小牟摇身一变,从受害人变为老乡的同伙,和人演起双簧,向与自己发生关系的嫖客敲诈30万元。昨天,记者从法院获悉,小牟的同伙因为逼她卖淫,构成强迫卖淫罪,而小牟被指控参与敲诈勒索的罪名同样成立。因小牟未成年,落网后又积极协助公安部门抓获其他嫌疑人,才免予刑事处罚。”

一个未成年少女,被胁迫卖淫几个已经够惨了,却还要因被迫参与的敲诈成为胁从犯并罪名成立,这无论如何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不管是立法还是司法,我们对弱势女X遭遇可能的X侵害的保护,还远远不够。

结语

在许多人视赵红霞为“反腐英雄”时,有人发出“不要盲目同情赵红霞 她也是诈骗分子”的论调。然而仔细看她“参与诈骗”的过程,人们很难不对她抱以同情。作为“失语阶层”的赵红霞的遭遇,比起当下备受瞩目的中小学中的“师源X侵害”,同样值得关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