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拜鬼拜到海外 更不忘老朋友

立石000206 收藏 1 308
导读:美国重返亚太,日本极力配合,充当着急先锋的角色,利用自身雄厚的经济军事实力以及政治影响力,在东南亚上蹿下跳,试图联手美国构筑围堵中国的包围圈。众所周知,南中国海至印度洋航线是世界上最为繁忙的航线,对中国重要对日本更为重要,中国要破局日本要设局楔钉子,战略目的不同,明争暗斗不可避免。 日本《产经新闻》5月8日报道称,日本政府7日透露,在本月即将首次举行的日本与越南海洋安保会议上,日方将建议越南政府把海上警察从人民军中分离出来,以便实现日本海上巡逻船对越出口,强化日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密合作,以

美国重返亚太,日本极力配合,充当着急先锋的角色,利用自身雄厚的经济军事实力以及政治影响力,在东南亚上蹿下跳,试图联手美国构筑围堵中国的包围圈。众所周知,南中国海至印度洋航线是世界上最为繁忙的航线,对中国重要对日本更为重要,中国要破局日本要设局楔钉子,战略目的不同,明争暗斗不可避免。

日本《产经新闻》5月8日报道称,日本政府7日透露,在本月即将首次举行的日本与越南海洋安保会议上,日方将建议越南政府把海上警察从人民军中分离出来,以便实现日本海上巡逻船对越出口,强化日越两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密合作,以对抗中国日益增加的南海维权行动。日本《产经新闻》认为,日本向其他国家提供政府机构改编建议实属罕见。

据悉,此次是日本和越南首次举行海洋安保会议,日方将派出外务省、防卫省以及日海保厅的相关负责人参加会议。届时日方将就越南、菲律宾等国同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争端、海盗问题以及海上救援活动等,同越方交换意见。越南方面此前曾以“加强在南海的巡逻警戒同时有效打击海盗”为由向日方提出,希望日方援助10艘旧巡逻船的要求。作为战略性援助的一部分,日方正在考虑越方的要求。不过,越南海上警察部队隶属于越南军队,而日本ODA大纲则规定,援助对象不能为军事组织。对此,日本外务省相关人士提出,如果要改变无法进行ODA援助”的现状,越方必须改编海上警察部队,使其脱离与军队的关系。越南政府目前正在考虑,以菲律宾海岸警备队以及日海保厅的组织构成为参考,进行越南海洋警察部队的改编工作。

日本外务大臣22日与到访的菲律宾外长举行了会谈,确认了日本将加速制定向菲律宾海岸警卫队提供巡逻艇的计划。安倍上任后,向菲律宾派出调查团进行调研,了解菲方装备需求,日本向菲律宾提供巡逻艇将以政府开发援助的日元贷款方式进行。

《朝日新闻》分析称,菲律宾、越南担心在南海与中国发生对立,日本担心因为钓鱼岛问题与中国在东海发生对立,因此,日越菲一直认为,应在海洋安保方面紧密合作。

政府援助贷款本是用于受援国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却变相用于军事目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抱团扼制中国,制造麻烦,利用越南、菲律宾的地理位置,构筑第一层次的南海围堵,羁绊中国向南中国海纵深发展,与美国的新加坡海军基地构成三角态势,遥相呼应,互为支援。

缅甸是中国西进战略的桥头堡,发展中缅战略伙伴关系符合中缅两国人民的利益,对于破解马六甲困局至关重要。由于军人政府的原因,长期受到西方国家的制裁,经济发展缓慢,边境地区动荡不安,缅甸政府出于自身发展的考量,除继续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关系之外努力发展与西方国家的关系。努力没有白费,欧盟首先解除了除武器之外的所有禁运,美国主动邀请缅甸总统吴登盛访美,商谈共同关心的问题。缅甸不想过度依赖中国,美国试图利用缅甸制衡中国,继续打压缅甸军人政府已经不合时宜,加强美缅双方的军事合作关系,有利于美国影响缅甸军方,藉以影响缅甸政局发展。美国通过与缅甸建立军事合作关系,扩大在缅甸的影响力,制衡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进而制衡中国在东南亚地区力量、削弱中国对缅甸影响的战略意图,将动摇和影响中国与缅甸政府业已建立的良好合作关系,将间接影响中国西南边疆的国土安全和能源供应通道的安全,战略意义巨大。同时,由于缅甸所处的重要战略位置,美缅关系的发展不得不考虑到地缘因素,中缅、缅印、美缅、美印几对主要关系无不围绕着缅甸这个地缘战略因素而展开,并受到来自相关方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中美缅、中印缅、美印缅等战略三角关系的发展必须考量亚洲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因素,努力实现各方双赢的新局面。鉴于此,军事评论家马鼎盛指出,中缅两国长期友好,缅甸总统吴登盛以及身后的军人集团处于国家利益发展多方位外交在情理之中,合作共赢乐意相见,但不能据此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这考验着吴登盛的执政能力。如果有不愉快的事情出现,在谈判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可以考虑支持缅甸边境部族武装制衡缅甸中央政府。

吴登盛5月17日—23日访问美国,安倍晋三就于5月24日带着大礼包开始对缅甸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也是自1977年以来,日本首相第一次访问缅甸,与刚刚回国的缅甸总统吴登盛会晤。日本朝野认为今年1月份麻生太郎副相刚刚访问过缅甸,没有必要此时访问,但安倍执意要去,这个去安倍晋三是带着感情去的,不单单是经济问题,曾经有人问日本右翼分子,什么是右翼?答,是感情问题,没有感情何谈民族主义。回答可谓精辟,安倍晋三的感情一是与缅甸的老朋友叙旧,二是祭拜丧生在缅甸日军将士的孤魂野鬼。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给被侵略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中国人民这样认为,一些殖民地国家并不这样认为,不过是赶走了一个主子,又换了一个主子而已,反而促进了民族独立,当时缅甸的情况基本符合这一事实。缅甸独立之父昂山早年投身反抗英国殖民者的斗争,不断寻求外国支持,不惜与日本侵略者合作,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下组建了民族独立军,协同日军作战,赶走了英国殖民军,打败了中国远征军,对中国远征军手段残忍,百端凌辱战俘,1500名远征军伤员,不愿受被俘虏之辱,慨然于1942年5月21日凌晨集体引火自焚,含恨而终。由于昂山效忠日本,战功卓著,被授予大佐军衔。1943年3月,昂山被日军提升为少将——“昂山将军”头衔由此得名。1943年3月11日,应日本政府的邀请,昂山与巴莫、登貌、德钦妙一道访问日本。1943年3月22日昂山赴东京拜见日本天皇,被日本天皇授予三级日升勋章。1943年8月1日,被日军占领的缅甸组成以巴莫为首的傀儡政府,昂山出任傀儡政府国防部长。1944年,日本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时日无多。1944年8月4日至7日,看穿形式的昂山将军在勃固市模范营与缅共代表德钦索、德钦丹东、德钦巴罕会谈,决定成立反法西斯同盟,并秘密联络了在印度的英国当局寻求支持。8月23日召集举行了反法西斯同盟成立大会。1945年3月27日,在英国的支持下,昂山所领导的武装突然倒戈向日军发动袭击,昂山任前线指挥部总指挥。

在日本统治缅甸期间,为缅甸培训了一大批伪军军官,组建了缅甸伪军,无形中为缅甸培育了军事力量,为之后的民族独立积下了本钱,虽然最终倒戈反日,却并没有忘记日本的栽培之功,日本也明白大势已去,倒戈在情理之中,独立后缅甸军政界一直与日本保持不错的关系。昂山遇刺,昂山之女昂山素季当时只有两岁,后来成长为主张民主化的反对派,几次被军政府软禁,却又安然获释,此中与日本政界通过老朋友斡旋有关,即便在西方世界长期制裁缅甸期间,日本政府或多或少不间断地给予援助,始终保持着不错的关系,没有这层关系做为侵略者的日军阵亡将士墓地绝对不会出现在缅甸的土地上,即使存在了也不会允许侵略者的后人拜祭。安倍晋三24日抵达缅甸,25日上午还祭拜了仰光市远郊一处由日本人修建的二战阵亡日军墓,下午与日本人民的老朋友昂山将军之女昂山素季会谈,称“我们愿举官民之力,支持正在推进民主化的缅甸的国家建设”,26日与缅甸总统吴登盛会谈,安倍晋三表示,“日本愿举官民之力为缅甸改革提供协助,使两国关系实现飞跃式发展”。

安倍此次访问缅甸被日本媒体称为“顶级推销员”。据了解,为了解决缅甸严重电力短缺问题,日本将制定2030年之前在缅甸全境推进电力开发的基本计划。日本将免除缅甸拖欠的2000亿日元债务,同时宣布提供约1000亿日元的政府开发援助。去年4月吴登盛访问日本时,双方已就放弃总额约5000亿日元日本对缅债权中的约3000亿达成一致。这样缅甸欠日本的5000亿日元逾期债务将被全部免除。 今年1月,日本副总理大臣兼财政大臣麻生太郎重启了500亿日元的日元贷款。此次,包括无偿资金援助在内,将增加400亿—500亿日元贷款。 今年3月,日本政府向缅甸赠款2.15亿美元,主要用于缅甸部分少数民族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社会公益事业和人道主义援助项目,同时向缅甸提供日本政府开发援助贷款5.37亿美元,主要用于仰光迪洛瓦经济特区开发和电力发展项目。

安倍此次访问还带领40多名商社、金融机构及机电企业高管,官民互动,究竟意欲何为。一是叙叙旧,缅甸的独立日本是有贡献的,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愿继续为大东亚共荣做一份贡献,互惠互利。二是为美国的亚太战略充当马前卒,制衡中国。

说安倍晋三是右翼分子也罢,拜祭孤魂野鬼也罢,做为一国丞相顶着压力祭拜为国家战死的将士难能可贵,对我们来说是侵略者,对日本来说是英雄,理应受到祭拜。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战死的不少,战败了来不及安葬有情可原,大反攻时战胜了对于战死的将士都做了妥善的安葬,不知何因为国捐躯的远征军墓碑大多被缅甸人捣毁了,为什么做为侵略者的日军的墓碑保存完好,为什么抗击侵略者的墓碑却大多损毁了,不外乎日本人出钱雇人看护,我们的的没人理会。日本政要出国了不忘拜祭阵亡将士墓,我们的政要去缅甸的不少,也没见哪一位拜祭过为民族解放事业捐躯的将士,让死在异国他乡的将士安息,当我们大骂日本人拜鬼时,也不问问我们是这么做的。也许认为国民党将士不值得拜祭,其实大谬,为了民族解放事业牺牲的将士都是民族英雄,不能以党派论荣辱,这一点我们就得向日本学习,为什么日本能够在战后迅速崛起,与日本民族孜孜以求之的全民民族精神分不开,我们的当政者可以拿大把大把的钱去援助一些毫无回报的无赖国家,拿少许一点钱安置战死在异国他乡的民族英雄的举措都没有,善待死者更是为了激励生者,是凝聚民族精神的根本所在,道理再明显不过。也许我说这些可能会引起骂声一片,但不得不说。

中国仍然是陆上大国,距离海洋大国还有一段距离,建立有中国主导的东海、南海航行自由不可或缺,朝鲜、巴基斯坦、缅甸三个战略支点最为重要,此前日本密使与金正恩密谋了什么不得而知,鉴于中国与巴基斯坦的铁杆关系估计日本插不上手,日本高调介入缅甸必有深意,恰恰缅甸的地理位置优于朝鲜、巴基斯坦,是经略中东、非洲的最佳通道,更是破解马六甲困局的首选,再结合日本与越南、菲律宾的勾结,战略意图再明显不过,首先制肘南海门户,再制肘通往大洋的桥头堡,关键时候联合美国、印度完成封锁不无可能,当然了,仅只是猜测,但愿向好的方面发展,互惠共赢。

附 中国远征军 六十年迟归路 转自网络

《看历史》 文│孙春龙

2011年9月13日,19具在缅甸寻获的中国远征军阵亡官兵遗骸,在口岸边防武警的军礼中,回到祖国。这是中国军人海外遗骸的开始。回望缅甸,还有约八万亡灵期待这一时刻的到来。


中国远征军阵亡官兵遗骸归来的这一刻,虽然晚了半个多世纪,虽然还没有上升为国家仪式,虽然还有一些小的瑕疵,但毕竟,这是中国军人海外遗骸回归的开始。

在迎接忠魂回国的现场,一位名叫吴缘的中年男子抱着叔叔吴其璋的遗像来到现场。吴其璋,中国驻印军独立步兵一团少校连长,战死于密支那,尸骨无还。吴缘说,他期待着叔叔的遗骸也能早日回家。

回望缅甸,还有约八万亡灵期待这一时刻的到来。


■ 被毁掉的墓地

第一次寻访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墓地,是在2008年4月,那时我刚刚开始采访流落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幸存老兵,许多老兵向我提起那些兄弟们的墓地时,都一脸茫然。

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清明节,我早早地去集市上买了一束菊花,在密支那云南同乡会会长李心远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叫三英里的地方。

“这里就是。”李心远指着眼前一块荒地告诉我。荒地蒿草丛生,旁边住着一户人家。

“这里?”我有些疑惑,没有墓碑,总该有个土堆呀;没有土堆,荒草总该有人清理吧!

在后来的介绍中,我才得知,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墓地尽数被毁。密支那的华侨艾元昌说,他亲眼看到这些墓地被毁掉,“骨头扔得到处都是。”

同样在西保,墓地附近的住户隆冬也亲眼看到墓地被毁时的情况,“骨头被挖出来丢掉了。”那时户隆冬只有5岁,根据年龄估算,墓地被毁掉大概是在1957年左右。

而这并不是中国远征军墓地的第一次劫难。八莫的华侨赵田福说,远征军阵亡将士在八莫的墓地被毁掉后,当地华侨将遗骨收起来,重新安葬在八莫往北两英里的地方,并修了一个纪念碑,“后来排华事件发生后,这个纪念碑又被毁掉了。”

今年3月,我们在八莫找到了这个只剩下半块的纪念碑。扒开荒草,隐约可以分辨出墓碑上的字“八师抗日阵亡将士公墓”,还原被毁掉的部分,应该是“新三十八师抗日阵亡将士公墓”。

台湾的资料记载,孙立人得知新38师在缅甸的墓地被毁掉后,仰天长叹,每年清明节,他都会到后山上给这些缅甸的孤魂野鬼烧纸纪念。


■ “那是中国人的灵魂没有得到安息”

在密支那,至少有三个驻印军的墓地,分别是第14师、新30师、第50师。

我第一次去的密支那三英里的墓地,就是新30师阵亡将士的墓地,这里有很大一部分被密支那第二中学占据,校园的门卫同样说,以前建学校时,发现很多尸骨。今年3月,我再一次去这里时发现,原先荒芜的那片空地,已盖起了新房子,主人说,在挖地基时,就挖出了许多尸骨。今年9月份迎接回国的19具遗骸,就有10具是在这里找到的。

密支那的另一个墓地位于恩仁区第五组,这里的住户多比由说,“下雨的时候,这里经常能听到打仗的声音,能听到很多人在喊,还有枪炮的声音。”多比由的多个邻居,也都提到同样的说法,“那是你们中国人,他们的灵魂没有得到安息,你们应该把他们迁走安葬,或者请和尚为他们念经。”

那是一场发生在雨季的战争。

有很多年长的华侨,还清楚地记得第50师阵亡将士纪念碑上师长潘裕昆的题词:壮气冠河山,青史长留忠勇迹;英魂昭日月,黄土难埋敌忾心。

第50师的墓地所在地,现在已经是密支那第二小学,校长是一个缅族中年妇女,名叫海开努,她告诉我,她是1990年到这个学校,盖一个小房子时,发现了很多的尸骨,后来学校的学生就经常因各种意外受伤,北面的高埂上,经常会有汽车翻下来,她认为是惊动了亡灵,就请和尚来念经,之后就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了。

密支那的老兵李光钿就居住在第二小学旁边,几年前在后院里种菜时,就挖出过骨头和子弹。

自从在院子里挖出过骨头后,李光钿把菜园子改成了花园,种了满园的玫瑰,五颜六色。


■“二战时,中国胜利了,但在战后,日本是胜利国”

在缅甸,和毁掉的中国远征军墓地形成对比的是,日本人在这里修建了无数的纪念碑和慰灵塔。

密支那有一个著名的“招魂之碑”,修建于一个卧佛寺里。这个寺庙由日本人捐建,在缅甸这个佛教国家,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招魂之碑”碑文上说,在密支那,3400名士兵像樱花凋落那样英勇地战死了,水上源藏少将自杀,他的名字将永远活在历史之中,“战争虽然失败了,我们将永远铭记日本军人为国家所作出的牺牲……”

而“招魂之碑”上使用的石头总数正好3400块,与日军在密支那阵亡人数相同。

这种“煞费苦心”的纪念,在缅甸还有很多。在实皆省的自敢山上,在日本人捐建的一个佛像手中,端着一个牌位,我用长焦拉近了看,上面竟然写着“独立辎重兵第二联队战殁者之灵”。而在另一个巨大的佛塔底部,密密麻麻地刻着每一个阵亡者的名字。

在自敢山上,我们还发现一个碑,上面写着“台湾同胞战殁英灵纪念碑”。二战时,时被日本殖民的台湾,有许多人从军。看着这个碑,我们内心五味杂陈。

在密支那的一个十字路口,有一个日本人修建的慰灵塔,塔顶上的钟表是来自日本的西铁城。

居住在十字路口东南角的华侨陈国胜说,大约二十年前,有几个日本和尚找到他的母亲,说是准备在路口修建一个塔,但他们家门口三棵高大的椰子树挡了风水,希望能砍掉,作为交换,对方给了一台照相机和一台录音机。没想到,等修好后,才发现是一个慰灵塔,“母亲至今还很内疚。”

慰灵塔修好后,陈国胜每年都会看到有大批的日本人来这里鞠躬。后来,他又重新在家门口种了三棵树。

看着日本人一批一批地在家门口祭祀亡灵,陈国胜心里时常会有些酸酸的味道。这种酸酸的味道,在我们重返缅甸的过程中,不时会涌上心头。

在仰光,专门有一个日本人墓地,里面修建了无数的纪念碑,其中在骑兵第55联队的纪念碑旁边,立了一个小的马魂碑。为死去的战马立碑,在自敢山上也有,有一个碑文里,有纪念763匹军马的字样。

其实在仰光的日本人墓地,更让我感到酸酸的是,这里不时会看到背着双肩包的日本青年,一脸虔诚。

“二战时,中国胜利了,但在战后,日本是胜利国。”居住在密支那的老兵杨子臣多次对我感叹。

杨子臣近年来一直牵头呼吁重修中国远征军墓地,但一直没有结果。今年3月27日,杨子臣最终抱憾而去。


■ 铭记每一个为国死去的人

今年2月,我和戈叔亚、邓康延、常博、高飞、黄睿等再次前往缅甸,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田野调查,这也是我第10次前往缅甸了。

我们第一站到达仰光郊外的盟军墓地,这座墓地由英联邦战争墓地委员会管理。在其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英国国家一级财政拨款机构,其宗旨是“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应该被用真名和墓碑或纪念碑铭记”。

这座墓地的负责人奥斯卡见到我们一行,非常惊讶地上前询问:“你们是韩国人?日本人?”当得知我们来自中国时,他又问:“中国台湾?”确认是来自中国大陆后,他又问:“是来缅甸旅游的,还是中国石油的投资人?或者来缅甸做宝石、木材生意?”

“我们是来缅甸寻找老兵的。”

“真的吗?”奥斯卡惊讶地说,“中国人来这里寻找老兵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你们比较健忘?”

那一刻,我们每一个人都感觉无地自容。

根据网站介绍,英联邦战争墓地委员会创建于1917年,是应英国贵族费边•韦尔倡议成立的非政府组织。它管理2500座墓地,其中葬有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170万英联邦战士。该机构总部的信息服务部门有三十多名员工,专门维护档案资料,向咨询的公众提供信息。2010年,委员会回复了2.6万封问询信件、邮件和电话,约两百万人访问其官网。

其中仰光的这个墓地有6347座墓穴,“有英国本土,澳大利亚、印度、刚果等9个派兵到缅甸作战的英联邦军队。”

英国前首相安东尼•艾登的儿子西门•艾登就是在缅甸战场上牺牲的一名空军,也安葬在这个墓地。奥斯卡带我们来到他的墓碑前,让人惊讶的是,从墓碑上,根本看不出这是一位首相的儿子。奥斯卡解释说,“在战场上,每一个士兵,都是为了他的国家和人民在战斗,他们的牺牲都是平等的。”

正在向我们讲解时,奥斯卡突然激动地说,“你们知道吗?这里还安葬了很多来自中国的士兵。”随后他带我们一一寻找那些标注着“China”的墓碑,总共找到了三十多个,“你看,他们都死于1944年的春天。你们知道吗?安葬在这个墓地的士兵,每年都会有大量的来自他们国家的人或者他们的亲人来看望,但是这些中国士兵,从来没有人来看过,或者你们不知道他们安葬在这里?”

奥斯卡说,他还知道有五个来自中国云南的挑夫也安葬在这里,“他们牺牲的时候,表现了和军人一样的英勇,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他们的家人,甚至没有办法知道他们的名字,只能把他们安葬在这里,给他们军人一样的尊敬。”

在奥斯卡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了这些无名英雄的墓碑,在本应刻着姓名的地方,写着一句:KNOWN UNTO GOD(他的一切上帝知道)。


■ 中国军人海外遗骸回国行动终于开始

今年2月的缅甸之行,我们的重点是对缅甸的幸存老兵和墓地情况做一次全面的普查,除过对幸存老兵进行经济上的帮助之外,还希望能搞清楚当地墓地的情况,以便为将来的重建以及迎接遗骸回国做一些准备。

从缅甸回到云南后,云南省委统战部部长黄毅约见我们,了解此次考察情况。当我们提出应该尽快迎接中国远征军遗骸回国时,黄毅部长立马拍板,今年就做。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太多的外交和政治因素,在分析了缅甸的现实情况后,我们建议,应该先由民间组织试探性地牵头来做,官方在背后给予强力支持。这一建议也得到采纳。

半年之后的9月13日,由云南省侨联、云南省黄埔同学会主办的“忠魂归国”活动终于启动,六十多年前阵亡在缅甸的19具中国远征军将士遗骸,分别从云南的瑞丽和腾冲口岸回国。19具遗骸分别寻获于密支那的原30师墓地和西保的原50师墓地。

参与遗骸寻找的一位华侨说,在密支那的原30师墓地寻找遗骸时,还发现了一个军用水壶,水壶里面还有半壶的水。

迎接海外遗骸回国,这对大陆还是第一次,加之政治和历史的原因,这个活动在策划初期就有很多争论。比如在讨论遗骸回国时应该覆盖什么旗帜时,就有很多种说法。最终二战史研究专家章东磐等人力争,盖上当年的新一军军旗,这也成为这个活动的一个亮点。

虽然还有很多的不如意,但毕竟,这是中国军人海外遗骸回国的开始。


■ “我们不害怕死亡,害怕的是遗忘”

在接幸存老兵以及遗骸回家的过程上,不时会有人告诉我,这是国家应该去做的事。针对这样的质疑,我都会解释,这是国家和公众都应该去做的事,谁都不能缺席。

在缅甸,考察了众多日本人修建的纪念碑之后发现,这些碑更多的,是来自民间人士的捐建,有退伍老兵组织、企业以及个人等,虽然其中也能找到一些官方给予强力支持的痕迹,此外仰光的盟军墓地,虽然其管理机构英联邦战争墓地委员会是政府拨款,但其却是一个非政府组织。

“老兵回家”活动虽然也是一个草根的公益活动,但一直都有官方的支持。三年多来,我们帮助三十多位流落缅甸、云南等地的老兵找一失散约七十年的亲人,并寻找资助接他们回家探亲。我和多位朋友已于近日申请成立基金会,我们的基金会有一个设想,就是建立一个无名抗战英雄墓地,寻找散落在全国以及海外的无名抗战英雄遗骸,将他们归葬,每一个遗骸都有一个墓碑,虽然一时无法确定他们的姓名、找到他们的家人,但我们会留取DNA样本以及寻获地的详细资料,为找到他们的亲人留下一丝机会。这些都离不开官方的支持。

在看过缅甸的日本人墓地和盟军墓地之后,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在对待英雄的理念上,还有很多差距,我们对个体和生命的尊重,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向曾经的敌人或者盟友学习。

在缅甸,被毁掉的,不仅仅是中国远征军的墓地,还有对这段历史的记忆。生活在曼德勒的老兵张富鳞曾跟随部队败走野人山,想起那些死在原始森林中的早已化作泥土的数万名兄弟,他常常老泪纵横,“我们不害怕死亡,害怕的是遗忘。”


本文内容于 2013/5/28 23:00:23 被立石000206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