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的头一个十年,两个年轻人的故事!

qingli12 收藏 1 201

这是两个年轻人的故事,20世纪的头一个十年之末,两个青年人,一个去了北京城,一个来到上海滩,虽然他们表面都还算是激进,但在骨子里有谁不愿过安稳的生活。北漂青年来到北京,并没有随他的激进同乡同学们一样,有远赴法国寻求革命真知的打算,而是在他的老师,也是未来岳父的安排下进入北大,一边拿每月17元的图书管理员薪水,二来利用闲暇时间,在校当上一名偷听生。按照北京的生活标准,衣食住行四大要件,衣,当时1银圆可以买10尺棉布,食,当时1银圆可以买30斤上等大米;或者8斤猪肉;住,住在一个叫做三眼井的地方,与其余6人合租,略显窘迫,行,出门主要靠的是11路,但要是偶尔打个人力车的,也可以负担。总体来推算,他的月工资是可以负担在京的日常生活所需,而且还能略有盈余。


至于海漂青年,生活就更不错了。他受大老板委托在上交所经营股票与期货,手下有本家侄子做经理人,有办事处及若干,而自己只需在宁波乡下老家遥控而已,只是时不时须在沪粤两地奔走,沟通联络。他的月入就更多了,那个时期股票,期货行情持续走高,生意差的时候,一天也能赚取佣金三十元以上,生意鼎盛的时候,可以达二千余元。


如果日子就按这条轨道走下去,可以想见,北漂青年慢慢的会在岳父的潜心安排下,或是由北大临时工转正,或是在某一时刻成为北大正式生,毕业后不难谋到一份教书匠的生活。当时一个普通中学教师的也在月入百元左右,他可以体面的和女朋友小慧结婚,老丈人再赞助一点,那么就可以在北京四环以内买下一套不错的四合小院,然后再生下长子小英,那真就是吉祥快乐的一家了。而海漂青年就更不好说了,以他当时的资金规模来看,由高级白领上升为金领大班,只不过是早晚的事,而且他的长子已经入读沪上名校,家乡有大妻,沪上还有小妾,日脚过得不要太滋润。


天不遂人愿,生活和这两个青年开了一场大大的玩笑。先是由于工作上的不愉快(北漂青年的职位低微,大多数来阅览,有名的新文化运动的头面人物,如傅斯年、罗家伦等等都不愿听这个热情的湖南青年说南方话),伤了自尊的北漂青年因此辞了临时工的工作,于是日子也就回复到为人代洗衣物,一个铜子一件的困窘地步,随着冬天的来临,日子愈发难过。


同样,海漂青年也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中,遭遇重大损失。他名下的资产迅速缩水。由全盛期在上交所拥有五个经理人牌号,同时在宁波证交所有一个用两个儿子命名的经纬帐号,沦落到反而在沪甬两地各欠下近8千元的债务,也是一个冬天,就读名校的长子像爸爸讨要15元的校服费,当爸爸的却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只能在日记中写下,留债后人,问心有愧,教育无费,难辞其责,这样的悲伤心语独白。


两个男人来到了各自人生的拐点,有什么样的路能给他们走呢,或者趁着那时菜刀还不用实名购买,二位各买一把,然后报复这个世态炎凉的民国社会,一个血溅京师警察厅,一个大闹租界万博会,为自己讨个公道,为后世留一段佳话。可他们没有,他们很理智,于是一个去南湖开会,一个去广东投军,他们做出了各自人生的重要抉择,而中国号列车的命运随着他们,也在十字路口拐弯,下一站,天王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