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八事变,南京邦联和东北自治邦的统治者们,把卖国,推皮球表现的淋漓尽致。结果呢,东北沦陷,张学良国王流亡北中华诸邦。

在事变当天,还没有一个东北军将校是积极抵抗日军的,他们都很好的服从了蒋介石、张学良的不抵抗政策。荣臻这个人,是当时沈阳的最高领导,他原本可以选择抵抗,但是他怕丢官,或者怕死,坚决执行不抵抗命令,执行完以后联系北平看戏的张学良,请张学良做下一步指示。张学良肯定了荣臻的不抵抗,告诉他继续执行不抵抗。这就是东北的军官,服从命令是天职,爱国是副职。如果是我党的虎狼之师,直接就开打了,还管他什么卖国的命令?什么样的军人会愚忠,会成为上级的奴隶,也就是南京邦联。

张学良得到消息后召集北平要人,顾维钧、章士钊、胡适等,他首先来了一盆冷水,说东北不怕抵抗,但是要全国抗战,日本在朝鲜,日本可大量增兵,东北军自己是对付不了的。南京不抗战,我就服从南京,绝不吃亏。

东北是张学良的邦,无论东北能不能打过日本,日本已经来侵略了,张学良还有必要探讨该不该抵抗吗?看看吧,他东北遭到侵略,他不去组织东北军自卫反击,却要绑架全国帮他反击,他才反击。你自己的利益,你要别人替你保护?你自己的责任,你要别人替你负担?你的财富怎么不分给全国人民点呢?

张学良真的是恬不知耻,日军在东北才一万人,他却怕的不得了,竟然想到日本全国增兵的问题。早知今日,你当初为什么不做好准备?十几万主力忙着在关内打内战,东北空虚自己不清楚?为什么不加强东北兵力,制定对日作战计划?日本人作战可是蓄谋已久的,张学良和日本人简直不知道差了多少。一龙一猪。

别怪阎锡山在日本卵翼下从大连回到山西了,你张学良可以为利益打内战,阎锡山凭什么不可以为利益投靠日本人?九一八,别怪阎锡山无情了。在民国历史上,有好几个人物是被逼上歧途的,溥仪,大家知道怎么回事,汪精卫,如果不是蒋介石独裁,汪精卫至于投敌?

东北北漂请愿,张学良以极其无耻的狡辩反驳了。张学良说东北是我老家,我想抵抗,但是我不想牺牲东北军民的性命,成全我自己民族英雄的大名。怎么样,无懈可击吧,张学良不抵抗是不想东北军民当炮灰,为东北人着想,你们还想说什么?张学良又说,学生想参军报国的,可以入东北军,想提供对日解决方案的,可以提建议。怎么样?无懈可击吧?学生你们不是说我不抵抗吗?那我让你们参军,让你们提计划,你们来和我一起死吧。学生真能参军吗?学生会打仗吗?学生还真没法指责张学良了,自己不参军,似乎就没资格说张学良是罪人了。这皮球推的,真高,张学良既为自己涂脂抹粉,又绝了学生的口。

顾维钧这些精英,都在幻想国联解决。东北军中除了于学忠建议用三个团生命抵抗一下外,没有什么人主张消极抵抗,哪怕是表示一下的抵抗。张学良不久又告诉于学忠,东北军撤退了,没法实行抵抗了。就这点积极的因子,还没了。

邦联的统治者们,你们都是纸做的骨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