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邻国的真实地位:看了令人惊讶!

炎之战龙 收藏 1 1256

一对在俄罗斯农村养猪场工作的夫妇。丈夫是49岁的中国人。他们有两儿两女

据壹读iRead特约作者宋涛报道,在哪国有钱,在哪国有地位?华人群体在邻国过得好不好,口碑待遇如何,得先看“关系”。在巴基斯坦、朝鲜,华人就很吃香。

几乎所有巴基斯坦人都会用汉语说“你好”。在首都伊斯兰堡的安检站,遇到中国人直接放行。“如果有人要侵犯中国人,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边防军战士阿朴杜萨曼说。他所在的巴基斯坦边防军第75营,负责护送在巴国边境地区工作的中资机构工作人员,长达10年。《人民日报》报道说,这支部队负责护送的区域接近阿富汗,去年发生474次袭击。由于巴军“全天候盟友”般的保护,死亡名单上很少有中国人。

而在朝鲜的中国人,他们与朝鲜人一样同样享受11年免费义务教育、免费医疗、免费住房……还不用纳税。他们还有些“特权”,比如可以拥有调频收音机,只要不当着朝鲜人的面就行。他们也不用参加朝鲜人必须参加的会议。

靠在中朝之间的小规模倒买倒卖,在朝华人还能成为朝鲜少见的“有产阶级”。不过,据辽宁省丹东市华侨联合会统计,截至2009年,在朝鲜华人仅剩5000人,大多数人都已回国定居,因为“蓬勃发展的中国诱惑力实在太大”。

在朝鲜的另一侧韩国,华人的地位就不同了。韩国曾被称为“世界上唯一华人无法发展的国家”,因为在中韩建交之前,在韩华人要面对以下这些歧视——同等工作华人工资降低1/3;住宅不能超过200坪(约600平米);被禁止从事多种职业,于是许多华人只能开餐馆,卖炸酱面。“炸酱面”一度成为在韩华人代名词。

中韩1992年建交之后,韩国对华侨的限制逐渐松动。韩国法务部统计,2009年在韩的中国籍人数超过40万。

在另一些国家,比如俄罗斯、蒙古,他们面对华人时的情绪就更复杂一些。

俄罗斯最担忧的是,中国人来得太多了。俄罗斯移民局2012年统计数据显示,每年入境的中国公民数量能达40万人左右。中国劳工赢得好评的同时,也引发了一部分俄罗斯人的担忧,曾有俄罗斯媒体设想,“有朝一日一觉醒来,远东已不再是俄国的远东了”。

蒙古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排华运动,目前在蒙古工作的华人超过万人,以参与建筑业为主,而定居在这里的中国人2300余人,仅占蒙古国人口1%,按照旅蒙古国华侨协会会长白双占的说法,“圈子很小,不是沾亲就是带故。”他们多居住在乌兰巴托市中心,一个名叫“一百户”的建材一条街周边,做边贸、建材生意,或经营餐馆,不缺钱。

在蒙古华校当教师的张晓凤说,她不愿进出高级区,因为不想太过招惹别人的眼光,“富有的华侨在局势不稳定时有可能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所以,在不同的邻居眼中,有地位的华人不一定有钱,有钱的华人不一定有地位。

华人都在邻国做什么生意?

那么,去邻国淘金,能做哪些生意?

去蒙古国买矿,在缅甸柬埔寨做玉石生意,都是带有强烈地域色彩的买卖。常见的还有垦荒。俄罗斯地广人稀,来这里的华人,靠垦荒发家的不在少数。2006年的一篇报道说,除了北部地区,中国菜农的身影几乎遍布整个俄罗斯。

有报道评价认为,“中国菜农丰富了俄罗斯人的菜篮子”。华人大规模在俄屯田种植蔬菜之前,当地的茴香和韭菜都是论根卖的蔬菜调味品。包一顿茴香馅的饺子,在2000年前期,甚至要比吃熊掌还贵。

还有更有心的人。2007年秋收时,9名中国农民开着3台收割机进入蒙古国,进行跨国收割作业。一趟下来就挣了大概10万人民币。

其实,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比如哈萨克斯坦这样的国家,有一个行业也是华人极为活跃的—收破烂。

当然收的并不是普通的破烂,而是前苏联解体后丢弃的各种废钢,大部分都是飞机弹射器、坦克轮子等等。《财经时报》报道了这样一个故事:阿拉山口有一家三兄弟,凑了几十万元专门从事废钢买卖,3年时间身家暴涨到4000万。

当然,是生意就会有风险。

也有华人公司在中亚国家“收破烂”,收到倒闭。前述报道说,一家公司收了一架废直升飞机,以为成分是铝。交完钱一看,是合金铝的,国内没人愿意收。这家公司一下资金周转不灵垮掉了。有人后来在口岸仓库亲眼见了这架直升机,拆得只剩骨架,一旁还拴着狼狗。

面对恶意,需要忍耐

很多时候,外国人对待华人的态度,不单单是彼此不了解,也会有“恶意”。

还是说收破烂,一些华人公司也精挑细选。后来,又发现新情况:对方会把不值钱的锌渗到铝里。

上面说到的在俄罗斯屯田的华人,也有不少苦恼;在当地承租土地,与俄方集体农庄或地方政府签协议后,俄政府出现反复或者毁约的事情时有发生。《青年参考》报道说,一些其他势力的俄罗斯人经常到农场找麻烦,甚至会直接把农民撵走。

在蒙古,华人公司时常被指责雇佣了超额的中国劳工,但华人投资者也有难言之隐:许多本地工人懒惰、酗酒。一位中资企业负责人说,普遍规律是,一旦发工资,蒙古工人们至少三天不来上班,直到把工资花完。

另一种投资陷阱,也常常令华人在蒙古上当受骗。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一些蒙古人会虚报煤矿、金矿产量,或者干脆虚构一个矿,造出一整套认证文件,引诱华人投资者投资。

而说起朝鲜的“招商引资”,延边大学教授、朝鲜经济专家林今淑曾撰文披露,1990年代初期,中国从事边境贸易的一些公司,也由于朝方不守信用,无法偿还银行借款而倒闭。

即使对资金额度门槛很低的边境贸易,也会有难以控制的风险:比如货车在通关口岸停上半个月不放过关,而眼前从邻国通关进入中国的货车,一辆接一辆。

在口岸,这叫被“压车”。霍尔果斯口岸边检站服务网提供的信息证实,在通关历史上,出现过中方车辆无故被哈方禁止入境,长时间压车的现象。“这一切,都是通过中哈双方边检会谈会晤及时有效得以解决的。”

在口岸控制进口速度,进而平衡贸易逆差,以往是西方国家之间常见的“游戏”。现在,华人在与邻国做生意时,也要开始学会忍耐同样的“游戏”。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