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最残酷的五次战役 第三阶段我军突围

102102春生 收藏 6 13513
导读:最残酷的五次战役第三阶段我军突围 1,我们八十一师,一夜冲进敌人内部约10多公里,向后撤时,由37线撤到38线,撤了五个昼夜,敌人的炮弹打了我们五个昼夜,才摆脱了敌人炮火的追击。 2,我们突围的经过,当时天气阴沉沉的,白天看不到太阳,夜间看不到星星,我们在山沟里也不知道那是东西南北,也不知道是向回撤,四周到处都是枪炮声,只知道前面的人怎么领,我们后面怎么走。出了这个山沟,进了那个山沟,翻过这个山坡,上了那个山坡,顾不得渴和饿,饿极了从死人身上寻找点吃的,渴急了咽点口水甚至口水都没有。嘴唇暴皮

最残酷的五次战役第三阶段我军突围

1,我们八十一师,一夜冲进敌人内部约10多公里,向后撤时,由37线撤到38线,撤了五个昼夜,敌人的炮弹打了我们五个昼夜,才摆脱了敌人炮火的追击。

2,我们突围的经过,当时天气阴沉沉的,白天看不到太阳,夜间看不到星星,我们在山沟里也不知道那是东西南北,也不知道是向回撤,四周到处都是枪炮声,只知道前面的人怎么领,我们后面怎么走。出了这个山沟,进了那个山沟,翻过这个山坡,上了那个山坡,顾不得渴和饿,饿极了从死人身上寻找点吃的,渴急了咽点口水甚至口水都没有。嘴唇暴皮了,早晨用大叶树叶子上的露水擦擦嘴,或是用舌头舔舔树叶子上的露水,几天也没有大小便。战士累了休息10分钟也得挖掩体。我在第二次战役缴获的美式小铁锹在五次战役中发挥了作用,铁锹长5 0厘米,锹头是活的可以折成90度,用螺栓一固定,又当斧头又当镐头,见了树根一抛两段,见了石头一抛一片火星;不卷刃。顺着山坡连扒带刨2-5分钟可以挖个简易的掩体。它救了我的命,我想把这把铁锹带回国做留念,可惜51年8月我出院时忘在朝鲜阳德的中国志愿军医院了。

3、傍晚兄弟单位一位重伤员一只胳膊、一条腿都被打断了,失血过多两个士兵用担架抬着,抬担架的人夜间在山沟里走路路不平,只顾看脚底下的路面,伤员的胳膊只有一块皮连在身上,不小心胳膊丢了。一位战士知道后对排长说,伤员的胳膊丢了,另个战士说,我刚才看到还没有丢。排长着急了,对抬担架的战士说,回去找!结果派两个战士回去找,以后听说去找的人没有回来,被敌人俘虏了。我越走越感觉到不对头,为什么上级传达不准丢掉一个伤员。

4、情况越来越紧急,左右前后全是枪炮声。敌人的炮弹加磷弹在我们前后左右到处爆炸;磷弹打在山上,像炼钢炉一槽沸腾的钢水倒在山上,顺着山往下流,流到哪里燃烧到哪里,只有切断空气才能灭火。那时,一面倒 学习苏联,我军士兵穿的衣服 全是学习苏联红军穿的半开口的套头衣服,结果衣服燃烧后脱不下了,所以很多战士被活活的烧死;1952年之后都改成全开口的衣服了

注明:有些磷火暂时被炮弹翻起来的土遮盖看不到,战士们到哪里一动土照样燃烧,烧伤了很多士兵。

情况越来越紧急,我看到兄弟单位一位瘸腿的伤员在后面喊,连长我负伤走不动了,连长说,你后边慢慢走吧。看样子谁都顾不得谁了。敌人用炮弹打我们更厉害了,走了三个昼夜,我估计我们可能快到南朝鲜的铁源附近,才知到我们是后撤。

5、我军报话机被敌人的电子干扰失去了通信联系

我看到兄弟单位的指挥官,向他的领导用报话机联系时,呼叫,黄河、黄河,我是长江,我是长江,请回答,请回答。报话机里,嘎啦、嘎啦的响,敌人电子干扰声震耳朵,根本听不着对方的声音,失去指挥。

6、在关键时刻上级号召步兵打坦克。

我们向后腿的第四天到了铁源附近受阻,上级号召步兵,打阻拦我军后退的敌人坦克,立即宣布,打坏一辆坦克一等战功,打坏两辆坦克特等战功。有无后座力炮的单位,用无后座力炮打,没有无后座力炮的单位,用‘莫洛托夫式’手雷打,或者把几个手留弹绑在一起,偷偷的接近敌人坦克,塞在坦克的旅带里,炸断坦克的旅带。最后终于打开个突破口,我们想方设法的突出敌人的包围圈,回到38线以北。经过激烈的战斗敌人的弹药、汽油、物资补给跟不上不追了,我军又组织力量反击。

7、我也遇过几次险情。

(1),我的棉大衣领子被敌人的炮弹打去三分之一。

后撤时我们连没有多少人了,和兄弟单位在一起走,几个钟头后,看到部队前面停下挖掩体,我们也立即挖,一位新兵孔兆贤,这里挖几下看看天,想,炮弹要落到这里怎么办,那里挖几下看看地,地硬又刨不动,始终找不着合适的地方,慢慢腾腾这里挖一下,那里挖一下耽误了时间。等我挖好了掩体在掩体傍边蹲着休息时,他才开始挖。突然连着多发炮弹打过来了,炮弹爆炸后产生的冲击波,将炮弹皮从我扒掉棉花的大衣的领子上削过去了,又把我推倒掩体里,5-6分钟后听到像远处有人喊,小尹、小尹,我从掩体里爬起来,被炮弹震的两只耳朵嗡嗡的,别人说话都听不清了,原来是卫生员崔克登在我的掩体傍边喊我。站起来一看,我的大衣领,被炮弹皮削掉三分之一,那位叫孔兆贤的新战士牺牲了。

(2),我捡了一个钢盔,救了我的命。

第三天,我们顺着山沟继续走,前面是一条没有水的河套交叉处,我军的几十具烈士遗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有的没腿、有的没头、有的肠子流到外面,盖着一层被炮弹爆炸后濺起来的土。我知道这里又是个封锁区,其中一个肚子流出肠子的烈士还睁着眼,身上、脸面一层土,仰在土坎上,他的钢盔脱落在脑袋后面,我已看钢盔上有个USA,知道他也是捡的。八斤重的钢盔很笨重,我从来不愿意捡也不愿戴。看到现场太悲惨,太危险,我拣起他的钢盔扣在我的头上就往前跑,跑出十多米,敌人几十发炮弹又打过来了,我感觉,像大锤一样的东西,砸在我戴钢盔的头上把我砸倒。接着敌人的炮弹在我前后左右响起来了,炮弹翻起的土把我的大腿压住,我拔出腿滚到一个炮弹坑里隐蔽,敌人的炮火一停,我捡起钢盔扣在头上就跑。跑出100多米去,我趴下喘喘气,爬起来又继续向前跑,离开了封锁区。这时,周围除了与我同时入朝的,车喜言、崔克登之外,多部分是兄弟单位的士兵,再没有认识的人了。我的衣服被炮弹皮打破多处;全身是土。我右脚穿的鞋,感觉里面有水,低头一看黄色的解放鞋变成红的,这才意识到,我负伤了,立即腿发软走不动了。我想,走不动也要走,爬也要爬回去,坚决不当俘虏。卫生员崔克登拿出战前带的救急包,给我把腿上的伤口包好。我又看看,八斤重灰色的钢盔,被炮弹皮打得凹进去一块,漏出白色钢铁。当时想,因为笨重我从来不愿戴钢盔,今天我戴了10分钟,它救了我的命,我对这个钢盔说,要没有你这个钢盔,我也就完了。

(3),最后我的毛毯被敌机打了32个洞。

向后撤的第五天,我的伤口化脓了,腿肿得很粗,实在走不动了。敌人的炮弹不打我们了,敌人的飞机又开始了。上午8点左右,有很多轻伤员,有的用布带吊着胳膊,有的一瘸一拐,向包扎所方向走去,治疗、换药。我是其中的一个。我走到路边的两棵大树底下,看到有三个伤员坐在那里休息。我也到那里卸装休息。我在二次战役缴获的美国大兵薄驼绒毛毯,一叠二,二叠四,四叠八,八叠16折挂在肩上,到了树底下往那里一放,我坐在上面休息了。不足5分钟,两架敌机在我们上空转了一圈,在离我30度的角度上飞机对向我,机头向上一台,我知道飞机是在减低速度,要向我们射击。我对他们三个人大声喊,不好躲开!!!。5-6秒钟的时间,他们还没有反映过来,我连滚带爬出去几十米,第一架飞机向树底下打了两发火箭炮,第二架飞机扫了两梭子机枪。转一圈,照个相飞走了。我回去一看,树底下三个人,两死一个二次负伤,把我在树底下坐的那个毛毯,打了一个抢眼。以后我俩一起到了包扎所;包扎好后,又把我们转到阳德医院。我到了阳德医院,看到毛毯上面一颗子弹眼,打开以后,毛毯有30多个眼。我这个战利品彻底报废了。

我军约6月6日左右全部撤回,五次战役结束

4,接着就是一个月的秋季反击战,

也叫秋季攻势。(这一段我住进朝鲜阳德医院没有参加)概况是这样的。

51年6月至8月,我军以退改为攻‘联军’由37线把我军追过38线,敌、我双方都劳累不堪,‘联军’后防空虚物资跟不上,怕死不敢再追了。我军立即把各单位在教导队保存的干部调回部队,又迅速补上新兵,或是两个班合并一个班,两个连合并一个连,把打乱了的班、排、连,又重新组织起来,趁敌人还没有准备好之前,我军开始反击。51年6月19日又把67、68军急速调入朝鲜参加反击战。接着9月7日又把36、37军,也调入朝鲜;加强了反击力量。把38线以北,被敌人占领的土地基本上夺回来。结果东线是山区,我军越过38线,占领了南朝鲜一部分土地。西线是平原,美军空中优势我军进攻困难,‘联军’越过38线,占领了一块北朝鲜土地。中线,南朝鲜军队越38线,占领了北朝鲜金华地区一块纵深约15公里,面积约160平方公里的土地。改变了由原来地球纬度38线为界线的南北分界线,开始了阵地战。

5,我进了阳德医院的所见所闻

(1),伤员打护士的故事。

51年6月15日,我们那些腿受伤拄着拐棍的,胳膊受伤用绷带吊着的,轻伤员,早晨出了防空洞溜一溜,两架敌机来了,被保护医院的37高炮,把青天打成白云,飞机逃跑了。我们回来吃过早饭以后躺在铺上等待着医生查房换药。我们10几个轻伤员,都亲眼看到自己身边的同志在战场上死了很多,自己侥幸的还活着,感觉自己在前线打仗没死、有功、骄傲。虽然互相都不相识。但是都很同情。

上午8点多钟,一位20多岁的女护士端着盘子来给伤员换药。。护士用半尺长的大镊子,夹着棉花球给一位被炮弹皮打了大腿根的战士擦伤口。擦着,擦着生殖器勃起,傍边的伤员一看她,她的脸红了,护士对伤员严肃的说:你不要脸! 叭,一镊子打在他的生殖器上。伤员啊的一声,捂着生殖器连哭带叫的嚎起来了。这10多名轻伤员看到不干了,认为我们是死里逃生的人,你欺负我们不行,拿着拐棍朝着护士过来,吓的护士跑了,后面就追。若,工作人员不拦住就打上了,以后院部道歉才结束。

(2),那里都有伪君子。

第二天,医院又来一批轻伤员,其中一个与我们住在一起,他的身体瘦瘦的,声称他是920部队的排长,他说:别人都死了他一个人打退敌人两次冲锋,而后自己负伤。我们竖起大拇指,称他是英雄。不多时间,医生来给他换药。医生一看,他的大腿有两个抢眼,一进一出,是被子弹打穿的。医生用探条,穿进纱布擦伤口,探条通不进去,医生想子弹不会拐弯,这是为什么原因,她把两个伤口之间的皮肤向上一提,探条捅过去了。医生立即知道这是自伤,当天下午把它带走了。

(3),伤员对五次战役的议论

我们为什么被包围?

我们突围出来后,我住在阳德医院养伤,有很多人传说:‘ 920部队(听说是12军),让他们打阻击,防止中线‘联军’的坦克、自动火炮到东线过来增援,结果,中线的‘联军’大批坦克开过来了,920部队抵抗不住或是不敢抵抗,副军长下令后撤,所以把我们的进口封住被包围起来了。还听说,920部队的随军医院都被敌人抄了。有的战士还看到过被敌人捉到的女护士,美军逼迫她们往山上扛炮弹。还有的说:战后,920部队拉到阳德的固山整顿去了,把副军长撤掉了。这是真的吗?因为上级没有传达到现在也是个谜,直到现在也没有证实我也搭着问号。可是我看到09年9月的电视军事节目,美军怎样对待我军的女战俘画面。我联想到,我军在前方打仗的部队里没有女兵,那就是12军医院的女医生、女护士,说明了当时的传说有真实性。

6,小结:五次战役我军是在38线以南,接近37线的华川、春川、源泉一带打的仗。最后我们撤了五天才撤到38线附近。这是我在27军第一次遇到的失败战役。原因:我军过分的估计了我军的近战威力,忽略了美军的科技本事,打到最后我军的士兵还不知道,美军在我军万米的高空,有一架能指挥炮的矫正机。使我军士兵靠不到敌人跟前,发挥不到威力而失败。

我军在朝鲜全部被敌人俘虏的人数国家承认达到13万多人。有90%都是这五次战役第三阶段被敌人包围后五天内造成的。

在38线以南打仗的士兵,死、伤人员,投敌人员,没有人证明全属于失踪。

我经历的 八个月朝鲜的进攻战说完了,下面我再说两年的坑道阵地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楼hsj626

“我军在朝鲜全部被敌人俘虏的人数国家承认达到13万多人。有90%都是这五次战役第三阶段被敌人包围后五天内造成的。”——这是百分之百写错了,不知道是楼主笔误这是故意的,我军是指什么?如果是中朝联军被俘虏13万人基本上是对的,如果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就说错了,只被俘2万多人,而俘虏联合国军大概也不会低于13万人,也大部分是南朝鲜人人。楼主不要忽优大家了。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