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居心险恶者,才会要拜登道歉

只有居心险恶者,才会要拜登道歉

对于现任美国副总统拜登,两三年前,还没啥印象,直到2011年他访华期间,放着东道主备下的山珍海味不吃,却跑到北京一家街边小吃店里,吃了碗不到10元的炸酱面,才在那段时间注意到了他。当时,他吃的那碗面,曾在舆论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一度弄得咱国内官员灰头土脸、颜面扫地。为了挽回拜登吃面带来的恶劣影响,主流媒体上曾以长篇大论,对他这位资产阶级政客“作秀”的虚伪言行予以揭露和痛击。显然,拜登这个年已七旬的老头儿,曾令咱某些国人很不舒服,因而也失去了荣升咱“中国人民老朋友”的机会。

自从吃面风波之后,拜登便从国人眼界里消失了些时日,虽依旧以副总统的高位,在美国政坛上没少上蹿下跳,但到底因他上面有个奥巴马压着,份量不够,功力一般,始终难以跳进咱国人的视野。倒是最近几天,久违了的拜登,才又一跃而为国人眼中的明星,成为近几日倍受网络舆论聚集的热点。

这次,拜登能再度名扬中华,倒不是靠的什么面,而是凭借他在一所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说。按说,象他这样的欧美政客,演讲那是家常便饭,所讲所说,无非是些老生常谈之类的东西,是很难受到新闻界青睐的。就算拜登使出浑身节数,磨破了嘴皮,都讲出“花”来了,也顶多在他家乡获得些轰动效应,绝难入得了咱举世最神奇土地的法眼。

偏偏拜登他讲到了咱们,而他面对的听众当中,偏有不少咱们的留学生,这才有了对咱有所触动的可能。拜登在大谈特谈其它内容时,咱学生尽可以昏昏欲睡,可一听到他提起了中国,身为炎黄子孙,自然而然的要精神一振,继而关切的竖起耳朵,要听听他到底能吐出什么高见。

其实,不用听,也能觉出这老家伙可能要讲出些不好听的话。一方面是因西方国家的政客,因意识形态与历史传统的不同,常常以些根深蒂固的偏见看待咱;另一方面,也是因咱国人近些年实在不争气所致,成天拿些假冒伪劣招摇过市,虽祸害的多是自己人,可毕竟严重败坏了世人面前的形象,脸都要丢没了,人家又怎可能有啥好话呢。

果不其然,拜登不提中国则罢,一提便是些让咱国人倍感刺耳的言词。什么说咱缺少“开放和公平的法律体系、充满活力的风险资本市场以及创新思维”,这已经刺破了咱国人的脸皮。好在刺的不深,不算很疼,咱还能忍受。不想,这老不死的,居然还不知进退,竟丧心病狂、变本加厉的刺向了咱最难受的痛处,非议咱什么“不能另类思考”等等。尤其那句 “不能自由呼吸”,委实难听之极,简直把咱最奉若至宝的脸面,都给刺掉得荡然无存了。

不过,幸亏拜登这篇“歪理邪说”,是在美国一个大学发表的,台面不高,听的人也不多,影响应该有限得很。即使在美国,估计也难吸引来多少关注的目光,更不要说万里之外的中国了。那咱们本可以装聋作哑,全然视拜登那篇言论是“狗放屁”,任你狂吠不休,我自巍然不动,就气死你这条老狗。

不料,却偏蹦出个不知轻重、不识好歹的张天璞,愣摆出一副义愤填膺、忍无可忍的架式,对拜登穷追猛打了起来,要这胆敢对中华大国“大不敬”的老匹夫做出正式道歉。他如此冒似义正辞严的举动,看似英雄壮举,实则使咱深受其害。他要求致歉的“炮弹”,虽表面上瞄向了拜登,可一炮打出,非但没打着拜老头丝毫,反倒打到了大洋彼岸的中国。咱国内主流媒体一见,不由大喜过望,这年头儿,咱家里,竟还有这样敢向老美兴师问罪的好汉,事迹难得啊,得要着重报道啊。

也不晓得,主流媒体的编辑们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在报道张天璞壮举的同时,把拜登讲话中有关咱中国的内容,都给转载了过来。顿时在网络上,激起滔天的声浪,只可惜,浪头所拍的对象,不是拜登,竟是张天璞。

也不能怪网友们好赖不分,胳膊肘子硬往外拐,着实是拜登那几句质疑中国的喀儿,太有蛊惑力了,一入国人的耳中,便立时惹来了强烈共鸣。大家近乎异口同声的反映是,这老拜根本没说瞎话啊,他说的字字都是咱中国的客观现实啊。咱国家可不是不能自由呼吸吗,漫天的“雾魂”,随处可见,害得人出去时,还得戴上口罩,可当下这小小的口罩,也得要“实名”购买了。连为了吸口空气,买个口罩,还得要如此之多的限制,这自由未免也太欠缺了点吧。至于其他领域,无法“自由呼吸”的现象,也比比皆是、不胜枚举啊。

你张天璞。未免太不地道了,在美国上着大学,享受着人家的自由教育,呼吸着人家的新鲜空气,承受了人家如此大的恩惠,竟还盛气凌人的数落着人家的副总统,纯是一只喂不饱的“白眼狼”啊。你算那根大葱啊,也就老美惯着你,你才敢猪鼻子插葱的对副元首吆五喝六、吹胡瞪眼,若换了国内,小民要敢如此造次,一个小科长就能把你收拾得俯首帖耳。老美副总统就因为几句实话,就把你这伟大的爱国者给得罪了,还不依不饶的要人家道什么“歉”。老美的“歉”,是那么好要的吗。你小子八成忘了吧,当年咱大使馆被美国炸了,都没给咱一个郑重其事的“歉”。现在,人家说点真话,既没“人身攻击”你,也没搞什么种族歧视,你凭啥要人家“歉”啊,该不是想成名想疯了吧。既然你如此热爱祖国,连别人说它半字都不让,那为何还赖在美国不走呢,赶紧回来呀,跟咱草民一道安享“自由呼吸”的幸福生活啊。

张天璞此番所谓的挺身而出,稍稍往深处一想,就颇觉几分诧异。显而易见,假如没有张天璞的拍案而起,那拜登哪怕扯破嗓子,他那番话,也决难传到咱国内,即使从小道消息传来了,也难有眼下动静之万一。借主流媒体再多的胆子,也万万不敢刊载一个洋人对咱出言不逊的逆耳之言。

可姓张这小子,一咋呼不要紧,一下子,就把老拜的说词,给捅了过来,方才出现在了咱各大门户网站的重要版面上,也才造成了如此华夏热议的巨大反响。拜登的“不能自由呼吸说”,也才能在远隔万里的异国特色土地上,收到如此举国喝彩、掌声如潮的效果。

不难想见,此番奇效,肯定远远超出了拜登的想象,他可能做梦也梦不到,他两三句的“脱口而出”,竟在他所谈的中国,掀起如此大的热浪。能有如此鬼斧神工之效,拜登必须要感谢一个人,他就是张天璞。惹没张天璞在拜登吐完口水后恰到好处的声讨,老拜的唾沫费尽了,也甭想有今日震撼九州之声势。

越想越如此,真是啊,拜登的臭嘴,再怎么臭不可闻,台下的你,不听就是了,或者干脆把耳朵塞上,就当成是放狗屁,干嘛要放如此煞有介事的炮呢。这一打炮,没打着人家,却把人家的“屁”,给打到了咱这一亩三分地上,愣弄出个万里飘香的“满堂彩”。

这张天璞可说是帮了拜登一个大忙啊,看他这一连串的表演,与导致的结果,分明是小骂帮大忙啊。要这么看,他可算是拜登这回演说的“托儿”啊,如此一想,不禁有些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这么说来,张天璞之流,冠冕堂皇的要拜登道个什么“歉”,实属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可是心怀叵测啊。若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或许也只有居心险恶者,才会要拜登道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