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郎中假药案,判十年冤不冤

江湖郎中假药案,判十年冤不冤

浙江省金华市一名江湖郎中倪海清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据称,他救治了数百晚期癌症病人。2009年,他成立了海清民间草药研究所,之后获得了肿瘤内服中草药片剂国家发明专利。2011年10月17日,他被逮捕,理由是:在明知未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的情况下,生产名为“海清中草药肿瘤研究所研究成果”的药品,并向上门求医的患者销售。4月8日,在经历了漫长的煎熬之后,倪海清等来了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倪海清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中国经济周刊5月21日)

《中国经济周刊》这篇《男子用秘方救治数百癌症病人,因未经审批获刑》的报道一出,很多人为倪海清鸣不平,有的认为不为罪,有的认为判太重。其实,在法律意义上,根据药品管理法,生产药品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获得《药品生产许可证》才能成为药品生产企业;二是药品生产企业在取得药品批准文号后,方可生产该药品。如果没有满足这两个条件,其出售的所谓“药品”在法律上就是“非药品”,而药品管理法明确把“以非药品冒充药品”的行为认定为“生产、销售假药”。因此,就连倪海清自己也承认的,“在法律意义上,这的确是假药。”

正是因为药品对安全性有着极高的要求,国家才对药品进行如此严格的监管。事实上,非法制药致人死亡的事故也在各地时有发生。正是在这个背景下, 2011年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对生产、销售假药罪作出了修改,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删去,侵犯的犯罪客体从“人的身体健康权利”变成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制度”,该罪因此从结果犯变成了行为犯,即只要实施了该行为,即使没有严重危害健康也构成犯罪。

这就类似于一个医者医术再高,没有执业医生资格,也将涉嫌非法行医;一个法律工作者法律水平再高,没有通过司法考试,也断难担任律师。可见,倪海清确实违反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制度”,对其认定生产、销售假药罪于法有据。

如果事实仅限于此,也许判其十年确实太重。可是,在2012年5月,金华日报的另一篇报道中:倪海清招聘了一名中医肿瘤科的接待咨询人员,要求对方只接收生命进入倒计时、医院不接收的肿瘤患者;在对外宣传时称,他的药能减轻患者的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公诉人问:“去年3月、4月是否有患者家属前来投诉,说服药后没有效果?”倪海清称,来闹事的都是无赖。公诉人问:“你曾和陆东明(金华协和门诊部院长)说,卖药的钱收了上千万元?”倪海清称,妻子负责收钱、记账,他不清楚到底卖了多少钱。(金华日报5月25日)

如果以上事实都被法院认定,那么虽然倪海清并没有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但也明显具备诈骗情节,受害群体庞大,且至少有部分患者认为药并无效果,这已经构成了“其他严重情节的”,对其进行10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并无不妥。而《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对于以上情节却只字不提,不得不说正是如此片面报道,造成了倪海清被“冤枉”的假象。

当片面报道来袭,法院应该怎么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主动接受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对于社会关注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通过新闻发布会、记者招待会、新闻通稿、法院公报、互联网站等形式向新闻媒体及时发布相关信息。”

浙江金华江湖郎中假药案,在去年就已经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当地法院本应在作出判决的第一时间以合适的形式向社会作出释法明理工作。惟其如此,才能防止媒体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仅凭当事人的一方说法就作出相关报道。而片面报道则可能给公众带来误解,甚至对司法产生质疑。

笔者建议,当地法院应当亡羊补牢,及时将案件相关细节予以公开,还公众一个全面案情。同时,各地法院也应该引以为戒,再遇到类似社会舆论广泛关注的案件时,应当主动发声,让司法更加公开、透明、公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