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家来看看最近火的不行的美国抗日神剧是怎么拍出来的

taxjq 收藏 0 20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Dragon Seed》讲述的是中国民众如何积极抗战

影片《Dragon Seed》根据美国作家赛珍珠同名小说改编。小说描述了居住在南京城西郊外的农民林谭一家1937到1941年间的曲折经历,呈现的是中国普通百姓在日军南京大屠杀后的生存状态——1937年之前,林谭一家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1937年后,日军入侵,烧杀抢掠、国破家亡,绝望者与日本人狼狈为奸,不屈者冒死起来抵抗……影片内容,虽大致不出小说所描述的这一范畴,但侧重点有所不同,尤其着力于演绎中国普通民众坚决抗日的热情。

网友大呼该电影为“抗日神剧”,并非无因:其一,该影片由美国人来正面讲述中国抗战,此类题材,在近数十年来的好莱坞电影中相当少见;其二,该剧主要演员全部是美国人,但在台词、布景、化妆方面力求“中国化”,《义勇军进行曲》更在片中反复出现;其三,该剧主演凯瑟琳·赫本是好莱坞巨星,曾四夺奥斯卡,其他主演,如莱昂纳尔·巴里摩尔、阿基姆·坦米罗夫等,也都成名已久。

据查尔斯·海曼《凯瑟琳·赫本的一生》一书披露,该影片“成本三百万美元,涉及的建筑工程是整个米高梅公司历史上规模最浩大宏伟的。他们在离洛杉矶三十六英里的圣费尔南多山谷里的卡拉巴萨斯,建立起方圆一百二十英亩的农庄。五十英亩山坡都变成梯田;十二英寸的管道铺了一英里多长,以便用五百万加仑的水把这地区淹掉,他们建起了水稻田,用大麦代表稻米;十座农村房屋在艺术指导赛德里克·吉本顿的监督下兴建了起来”——少见的中国抗战题材,加上大牌演员与大手笔制作,无疑会让看惯了国产“抗日神剧”的网友有莫大的新鲜感

该电影其实是美国官方宣传机构控制下的产物

虽然与国内泛滥成灾的“抗日神剧”大相径庭,但《Dragon Seed》并不是一部拥有独立立场的电影。它实际上受控于当时美国政府最重要的官方宣传机构“战时信息办公室”。现在我们看到的《Dragon Seed》,既不符合米高梅公司最初的拍摄设想,也不符合原著作者赛珍珠的本意。

电影的主旨不符合米高梅公司的原意

在米高梅公司拍摄《Dragon Seed》的整个过程中,“战时信息办公室”对之实施了严格的监督。赛珍珠的同名小说1942年在美国出版后,读者反映热烈,评论界也赞誉有加,《时代周刊》认为它“生动感人”,称其为“第一部直露地描写中国沦陷区人民抵抗日军的小说”。米高梅公司看好其改编电影的前景,以10.5万美元高价买下小说改编权,又斥巨资300万美元打造场景、服装、道具,并组建以凯瑟琳·赫本为首的明星阵容。但就在同年,罗斯福总统下令创建了“战时信息办公室(OWI)”,该办公室的部分职责,是将好莱坞的电影产品塑造为有效的宣传手段,为美国的战争服务,确保电影传达的是爱国和支持战争的信息。“战时信息办公室(OWI)”可以对电影内容的增补或者删减提出建议,并拥有拒绝向一些影片颁发放映许可证的权力。罗斯福看不上同时期德、英等国取消民众电影业、改由政府主持只生产军事影片的做法,而认为“最有效的宣传是通过娱乐的方式”,所以,《Dragon Seed》诞生于一家民营娱乐公司,同时又深受政府宣传部门的“指导”。

在“战时信息办公室”介入干预之前,米高梅公司剧本的主旨是“关注中国农村普通百姓在日本侵略者统治下的生活状况”,这一定位与原著是契合的,赛珍珠小说中希望表达的,正是普通中国民众在日军统治下的选择,既呈现反抗,也呈现合作,尤其关注反抗与合作之间的矛盾冲突。但“战时信息办公室”认为,这个剧本“不能真正反映中国普通百姓的生活状况”,要求将这部电影变成“一次促进战争胜利的黄金机遇”,并明确要求:“如果能够突出中国人的抵抗,淡化故事的其它方面,将是一部很不错的电影”。最终,按照“战时信息办公室”的要求,米高梅将剧本的主旨修改为“讲述中国人民英勇抵抗入侵日军的故事”。

电影的主旨也不符合小说作者赛珍珠的原意

赛珍珠小说《Dragon Seed》的本意,正如该书译者王家棫1945年所说的那样:“此书所写,乃是敌军侵华,首都沦陷前后,一个农家的际遇,以及他们如何在那大变动时期的狂风骇浪中挣扎求生。”换言之,“求生”是该书的第一主旨,而非“抗日”。

但电影既然受“战时信息办公室”的“指导”,赛珍珠原作的主旨自然会被抛弃。最典型者,莫若对“焦土抗战”的不同描述。在电影中,“焦土抗战”被赋予一种完全正义的地位,在一番艰难的说服工作后,村民们最终以一种舍小家保大家的牺牲精神,点燃了自己的庄稼和房屋,在村民们焚烧家园的一片熊熊火光中,全民团结抗战图存的壮观场面被传递给了美国观众,电影也走向了高潮。但在小说中,赛珍珠通过表现学生们在抗日宣传行动上的失败,将“焦土抗战”定性为不切实际的幻想,批评那些学生高喊“焦土抗战”的空洞口号,其实脱离了群众和现实。

这种对原著意见的颠覆,赢得了“战时信息办公室”的高度评价,认为该电影“记录了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团结一致共同抗击法西斯势力的真实情况”,“中国人民正在有组织地有计划地进行大规模的抗战。”但同时也收获了评论界的恶评,被视作“一部糟糕得难以想象的电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Dragon Seed》剧照。片中主演全部是美国好莱坞知名演员,唯有几个“日本鬼子”由中国演员饰演

两个值得一提的细节

有两个与该电影有关、且能观照时代特征的细节,很值得一说:

国、共双方都力图对电影施加有利于自己的影响

潘·伯尔曼是《Dragon Seed》一片的制片人。据查尔斯·海曼《凯瑟琳·赫本的一生》一书披露,“国民党人和共产党人都对潘·伯尔曼施加巨大压力,要他在所有反抗日本人的场景中使用他们的军服帽徽领章等。伯尔曼对这两方面都甚讨厌,因此在军装上没有任何明确的标记。”

考虑到宋美龄1943年曾特意到好莱坞演讲,而国民政府也一直在关注好莱坞所筹拍的中国题材电影如《孙中山传》、《蒋委员长传》、《蒋夫人传》、《中国上空》等等,国民党方面希望对《Dragon Seed》一片施加影响,并不奇怪,而且也有渠道可以做到——“战时信息办公室”下属的电影局评论员波内斯曾提到:“米高梅公司应战时信息办公室的要求,与中国政府派来洛杉矶的代表密切合作……”,该“代表”,大约正是国民政府方面的人。至于延安方面,考虑到此一时期正致力于通过斯诺、白修德等左翼文化人士改变自身在美国的形象,其欲对《Dragon Seed》一片施加影响也在情理之中(事实上,下文即将谈到,重庆《新华日报》曾特意刊文指出电影所用《义勇军进行曲》的作曲者聂耳,正是一位共产党员),但究竟采取何种影响途径,就笔者所见史料而言,则未可知。

米高梅公司没忘记向已经亡故的聂耳支付500美元版权费

许多网友惊讶地发现,《Dragon Seed》中多次使用了聂耳的《义勇军进行曲》。其实影片中使用的,是美国黑人歌手保罗·罗伯逊改编后的英文版本。罗伯逊通过美国华侨获悉聂耳此曲,1941年,将英文版《义勇军进行曲》改名为《起来》,并灌制了一张同名唱片。稍后米高梅公司拍摄《Dragon Seed》时,很自然地使用了罗伯逊改编的版本。

但米高梅并没有忘记歌曲的原作者聂耳。1944年,米高梅公司特地拨出500美元版权费,因聂耳已经去世,故委托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国际宣传处代为寻访聂耳的合法继承人收领。国宣处最终于1945年1月23日将此款交到了聂耳生母彭氏手中。1月27日,重庆《新华日报》特意刊文报道此事,并特别写明聂耳乃是中共党员。有意思的是,1月30日,左翼音乐人田汉获知米高梅向聂耳支付版权费后,致信《贵州日报》,声明自己乃是《义勇军进行曲》的词作者,以前不曾署名是“因故不便”,此次,“非欲与聂母争此五百元美金,但事关著作权,未便沉默。”至于最后结果如何,笔者所见史料有限,尚无了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黑人歌手保罗·罗伯逊灌制的《起来》唱片封面


本文内容于 2013/5/28 11:16:11 被taxjq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