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个庄子上,紧邻着两家子:卖油郎李大和他老婆贤惠,书贩子王二和他老婆惠贤。李大和王二老实巴交的,像一胎养的兄弟,贤惠和惠贤脾气爽快,两人比姐妹还亲三分。李大手指缝大,存不住水,当天得的钱当天花完。贤惠嫂想啦:做小本生意的,平时不卡着点,碰上艰难要打饥荒呐。哪怕夫是摇钱树,也得妻是聚宝盆。她每天从李大油篓子里吊一勺油贮起来,"年积一坛油,三年牵头牛",小日子过得香甜。

王二是个嘴子朝下的倒漏斗,进口小、出口大。惠贤嫂望见李大日子过得不错,心里奇怪,问贤惠嫂了,贤惠嫂一五一十地把底抖给了她。惠贤嫂想:"这有啥难办?"就动手也干起来了,每天从王二书担子上抽本皇历本子,摆起来了。年积一筐书,三年塞满橱。

这天子,王二失脚落水,一担子书都喂鱼了,回家发愁呐。惠贤嫂把橱子门一开,乐滋滋的对王二说啦:"亏我平日长心眼,积下了满满一橱子书,拿去卖了打盅子酒赶寒气。”

王二一看,把大腿一拍:"哎呀,过时的皇历本子,谁要哇?”

文章来源:郑州礼仪公司 郑州庆典公司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