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女孩淋湿书记专车被铐 官方:不知其未成年

八一军刀 收藏 34 7600
导读:赫章县公安局5月27日晚间通报:近日,网友反映“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书记袁泽宏粗暴执法,派出所所长将13岁未成年戴手铐游街示众”一事,目前县公安局纪委、督察已经介入调查,调查情况将及时公布。图为事发现场。   星岛环球网消息:网曝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日前发生“13岁女孩戴手铐游街事件”。记者采访了解到,27日下午,赫章县调查组进驻可乐乡,对事件展开调查。目前,可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派出所干警陈松被停职接受调查。   《四川日报》报道,5月27日报道 近日,有网友报料称,因为13岁女孩不慎将可乐倒

13岁女孩淋湿书记专车被铐 官方:不知其未成年

赫章县公安局5月27日晚间通报:近日,网友反映“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书记袁泽宏粗暴执法,派出所所长将13岁未成年戴手铐游街示众”一事,目前县公安局纪委、督察已经介入调查,调查情况将及时公布。图为事发现场。

星岛环球网消息:网曝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日前发生“13岁女孩戴手铐游街事件”。记者采访了解到,27日下午,赫章县调查组进驻可乐乡,对事件展开调查。目前,可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派出所干警陈松被停职接受调查。

《四川日报》报道,5月27日报道 近日,有网友报料称,因为13岁女孩不慎将可乐倒在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政府的车上,该乡乡党委书记袁泽泓便带领派出所工作人员将女孩用手铐铐住,并当街游行20余分钟。今天下午,袁泽泓告诉记者,事发当天,副乡长带队上街整治沿街摆摊,与女孩及家人发生纠纷,派出所赶到后,因女孩个头较大,派出所工作人员不知其未成年,于是用手铐把她铐住带上警车。袁泽泓称,所谓游行,系杜撰。

昨日,有网友发表博文称,今年4月6日,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领导因一未成年女孩饶瑶(13岁)不慎倒水淋到乡政府的车上而发生口角纠纷,该乡的副乡长下车后与该成年女孩对骂而抓打,与此同时,副乡长叫来该乡党委书记袁泽宏。博文称,袁泽宏带领该乡的30余名工作人员,以及该乡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殴打女孩的婶婶,并用手铐将未成年女铐住,街头街尾来回游行长达20余分钟。

今天下午6时许,记者电话联系上可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袁泽泓称,事发当天并非4月6号,而是今年3月30日,派出所将女孩用手铐铐住确有其事,但并未游行,而派出所工作人员铐住女孩,是由于女孩个头较大,工作人员当时不知道她还未成年;拷她的原因,也不是网传的“不慎将水倒在车上”那么简单。

袁泽泓称,对此事已经做出详细书面汇报材料,他将该汇报材料传至记者电子邮箱。

记者在这份书面说明上看到,今年3月30日,时逢赶场天,工作队在乡长金奇的带领下,沿街整治摊位和环境卫生,逐户对街面的摊点打招呼。

汇报材料称,当天,饶富贵(饶瑶的父亲)家摊点的伞架超过规划线很多,工作队要求把伞撤掉遭拒绝。随后,金奇乡长安排同行的副乡长王梅等两名女同志录像取证。在两人上车准备回到乡政府时,饶富贵之女饶瑶端了一盆脏水往车上泼,由于车窗未关,王梅全身被淋湿,下车找女孩理论。随后,饶瑶及其姐姐、婶婶三人当街对王梅进行踢打。

汇报材料称:由于当天是赶场天,街面上行人很多,一时间场面混乱,为了控制局面,乡长金奇电话通知派出所和乡党委书记袁泽泓到现场参与处理。派出所的同志赶到现场后,饶瑶被带上警车,其婶婶倒在地上大喊“乡政府打死人了,派出所打死人了”。

袁泽泓告诉记者,事发后,由于饶家两个女孩都是未成年人,派出所进行了批评教育,其父母也同意公开赔礼道歉。

对于网帖中“游行”一说,袁泽泓表示否认。他说,派出所工作人员用手铐铐住女孩后,便带上警车,带回派出所了。而对于当时选择用手铐,袁泽泓告诉记者,是因为该女孩个头较大,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她是未成年人。

中共可乐乡委员会 可乐乡人民政府

关于可乐乡开展“多彩贵州文明行动”农贸市场整治过程中暴力抗法情况汇报

2013年3月30日11时至13时,可乐乡城管综合执法队在可乐街上开展“多彩贵州文明行动”农贸市场综合整治过程中,群众暴力抗法,几名群众辱骂城管综合执法队干部并打伤了一名副乡长。现将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一、案情经过

可乐乡是赫章县的西部片区中心,全乡近40000人,集镇人口8000多,每逢赶集天加上威宁、云南及周边乡镇赶集人数多达30000余人,进出中巴车18辆、面包车80余辆,街上住户私家车近100辆。由于可乐是文保区及老区所在地,街面建筑横七竖八,杂乱无章,占道经营、撑棚架伞、乱停乱放特别严重,街道脏乱差问题突出,堵车现象普遍存在。

可乐乡历届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整脏治乱工作,2010年在猪市老包修建了农贸市场,全乡干部职工整顿两个多月但因群众抵触情绪太大而夭折。2012年4月赶集天,市委领导从可乐路过,乡主要领导和整脏治乱的分管领导受到了红色预警,市县整治办将可乐乡列为重点督查乡镇之一。要彻底解决可乐乡脏乱差问题,乡党委政府下决心向社会融资150万元重新选址修建了农贸市场。

可乐乡农贸市场于2013年1月建成并试运营。试运营期间,乡直机关100多干部走访街上住户,发布并张贴公告30余份,悬挂宣传条幅20余幅,出动宣传车200余次,下发宣传单2000余份。按照市县文明办的要求,坚决取缔马路市场,严禁公路两侧摆摊设点、撑棚架伞,蔬菜水果一律进农贸市场进行交易。在有效的政策宣传下,大部分群众积极支持和拥护,但有少部分沿街住户因涉及个人利益,给党委政府出难题、找茬子,并到处宣传,乱发帖子:“政府逼迫搬迁农贸市场是替少数人谋利益,政府为少数人服务……等等”。鉴此,乡党委政府多次研究,决定将农贸市场收回管理,并抽调10名干部组成城管综合执法工作队,负责街面和农贸市场整治工作。

3月30日,时逢赶场天,工作队在乡长金奇的带领下,象前几场一样沿街整治摊位和环境卫生,逐户对街面的摊点打招呼。当行至饶富贵家门口时,其二嫂就破口大骂,她的伞架超过规划线很多,工作队要求她把伞撤掉遭到她拒绝后,金奇就带头,工作队员们也跟着下车去做思想工作,此时她骂得更凶,金奇乡长要求工作队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安排副乡长王梅、赵薇两名女同志录像取证。两名女同志实在听不下去,金奇就安排她们先行回乡政府。她们两个坐上车走的时候,饶富贵之女饶瑶就端了一盆脏水往车上泼,由于车窗未关,王梅全身被淋湿后气愤不过,就下车找饶瑶理论,在理论过程中,饶瑶一记耳光打在王梅脸上,随后其姐姐也扑上来打王梅,同时,陈子菊(饶瑶之婶婶)等就上来拉扯,有的妇女扯住她的头发往地上撞,还有的乱踢乱抓乱扯,导致王梅双手被抓破流血不止,颈部、腿部等多处软组织受伤。当天是赶场天,街面上行人很多,场面很混乱,为了控制局面,乡长金奇电话通知派出所和乡党委书记袁泽泓到现场参与处理。

派出所的同志赶到现场后,饶瑶被带上警车,并询问还有那些参与打骂人,金奇指认陈子菊参与,陈当时就跑,派出所、乡干部就拦住她,陈就趁机倒在地上,并高声呼喊:“乡政府打死人了,派出所打死人了”,饶家一批人围住袁泽泓、金奇,并破口大骂。为了控制住局面,袁泽泓立即通知乡卫生院将王梅、陈子菊送到医院检查,要求围观的群众立即疏散,场面得以控制。

二、产生暴力对抗的原因分析

可乐乡政府修建农贸市场,得到广大群众的积极拥护。为了抓好农贸市场的管理,政府多次发布公告,乡村干部职工一百多人上街逐户做过思想工作,群众都知道市场由政府进行经营管理、蔬菜水果必须进入农贸市场交易、不允许公路两侧撑棚架伞等。出现本次事件的原因:一是有组织预谋。市场搬迁,必然影响少数群众(饶氏家族门面收入)的利益,政府宣传发动之初,饶家就组织召开了秘密会议,布局如何与党委政府对抗。为此,乡主要领导夜访了村头寨老,征求同意比较有威望的原可乐村老支书饶芝贤的意见,但以饶富贵、饶再富为首的暗中策划,要与可乐乡党委政府对抗到底。二是打击报复。饶富贵在街上经营一黑网吧,2012年群众反映至市长信箱强烈要求取缔,县工商、文广和可乐乡依法取缔后,一致怀恨在心,找机会打击报复。三是有保护伞。在取缔黑网吧时就谣言,“早上拿走下午就取回来,上面有的是人”。2013年又悄悄将黑网吧开起,周边群众怨声载道。发生殴打干部后乡党委政府对其社会关系进行了调查,并请有关人员打过招呼但无济于事,要坚决与党委政府对抗到底。

三、处理意见及建议

事件发生后,乡党委书记及时先后向安玲副县长、甘红梅部长、江耀波书记、孙逊县长和县公安局汇报,都要求“冷处理”。为了妥善解决问题,乡召开了党政联席会议,并请甘红梅部长给王梅副乡长做思想工作,饶富贵也同意公开赔礼道歉并负责医疗费用,并要求对其孩子进行批评教育(通过公安机关调查,其女均未满十四岁)。但饶富贵至今不兑现承诺,反而不依不饶,公开扬言“饶家要捐款100万元,请有关媒体将此事炒作,坚决把书记乡长拿下等”。近期,又在赫章贴吧等多处乱发帖,公开污蔑、诽谤乡党委书记、派出所等,颠倒黑白,扰乱社会秩序。

打人者猖獗!被打者委屈!和谐社会,干部也有尊严。该事件造成了极坏影响,严重制约了可乐乡各项工作的推进,少部分群众动不动就用上网发帖、上访要和政府对抗。建议:

一是请县委政府明确公安机关严查,是否属于地方黑恶势力,是否有保护伞?并对殴打副乡长王梅一案进行调查处理。

二是请公安机关(网监部门)严查乱发帖污蔑、侮辱乡政府、派出所及干部的情况,并按照有关法律法规从重追究责任。

中共可乐乡委员会 可乐乡人民政府

2013年5月27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早上一看新闻就知道是炒作的手段。

不慎将水倒车上?有这可能吗,明显应该是受大人的唆使,而大人也明白小孩未成年干什么事都可以不受处罚,至于游行,简直是把别人当傻子,偏偏网上这傻子还挺多,就只会喷,没点思考的能力。

现在官方的消息也出了,估计也有点水分,两方一应正,也就是违规占道经营,大人指示小孩倒水,乡长觉得大庭广众之下毫无颜面,通知派出所抓人而已。总体来看,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派出所干警陈松两人都还算冤,毕竟是正常执法被干扰。

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农村基层公务人员难当的原因。

在这件事情上,我选择相信乡政府的解释:因为本人亲眼见过多次农村妇女撒泼耍赖的场景,基本上这这种女人得到的家教就是,只要对方碰到你一下,你就往地上躺,然后大喊“杀人啦!打死人啦!”之类的口号。另外,本人非常怀疑发帖人的目的,如果日期真的被证伪,那发帖人涉嫌造谣。美分们勿喷,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我只是在据实以说。农村对这种女人的行为有一个形象的描述:“泼妇骂街”。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