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读书报》2011年11月2日的“文化周刊”刊有程巍先生的长文《鸦片走私与英国的“黄金时代”》。其中说:

中国历史教科书为彰显林则徐的果敢而称“收缴”鸦片,而为对华开战摇旗呐喊的英国人为指控林则徐“无理”也如是说。其实并非“收缴”,而是承诺由中国政府出资收购洋商所有库存鸦片,并集中销毁。由于有比正常价格更高的补偿的承诺,鸦片贩子交出所有库存鸦片。

程巍先生上述言论如果属实,这个问题就非常严重了:

第一,我国的历史教科书,只为“彰显林则徐的果敢”,居然篡改重大历史事件的真相,欺骗了无数学生,而且至今没有检讨,没有更正,这还了得!

第二,福州、陕西蒲城、新疆伊犁等三个林则徐纪念馆,广东虎门“鸦片战争纪念馆”,均以林则徐收缴和销毁鸦片的爱国之举为主要内容,如果当年林则徐是“收购”而不是“收缴”了英商的鸦片,这些展出也都篡改了历史真相,理应关闭,而没有资格称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第三,近百年来,我国历史学者的相关著作,百分之百地认可林则徐在虎门收缴鸦片之说,从未见过林则徐“收购”鸦片之说,难道百年来相关的历史学者都弄错了不成?台湾的历史教科书上对此事是怎么写的,不得而知,但笔者有一套台湾“三军大学”1972年出版的《中国历代战争史》,其中的第十七册第四十五页写道:“英国商人向中国输入鸦片毒品,中国禁之,英商乃进行密售。道光十九年清以林则徐驻广东查禁之,没收英领事义律所缴出之鸦片二万二百八十三箱而毁之。”所谓没收,与“收缴”是同一个意思,这是常识。美国费正清先生编著的《剑桥中国晚清史》中写道:“1839年3月18日,他(引者注:指林则徐)采取的第一个步骤是通知行商,要他们三日内说服外商向中国政府交出鸦片存货,并具结答应永远不再经营洋药。否则,两个行商将被正法,余者将统统丧失其财产”。该书说英商交出的鸦片共20283箱(《剑桥中国晚清史》上卷第203至20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