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初期“无为金丹道”暴乱始末

htwandcsh 收藏 1 539
导读:1951年8月,山东省“无为金丹道”头子王仲笃自封“天皇”发动了一场震惊全国的反革命暴乱。这次暴乱波及七八个县,祸及几十个村庄,匪徒们杀人、抢劫、奸淫,无恶不作,给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暴乱发生后,解放军迅速出动3个团的兵力,在当地公安干警和民兵的协助下,很快平息了这场披着宗教外衣企图颠覆人民政权的反革命暴乱。 撒大谎造谣惑众,愚道徒奉为“神明” 王仲笃,山东博兴县兴福区汾王村人,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地主家庭。父亲叫王延湖,原先是个中医,后来借行医之便组织发展了一个叫“圣贤道”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1年8月,山东省“无为金丹道”头子王仲笃自封“天皇”发动了一场震惊全国的反革命暴乱。这次暴乱波及七八个县,祸及几十个村庄,匪徒们杀人、抢劫、奸淫,无恶不作,给当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了严重损失。暴乱发生后,解放军迅速出动3个团的兵力,在当地公安干警和民兵的协助下,很快平息了这场披着宗教外衣企图颠覆人民政权的反革命暴乱。

撒大谎造谣惑众,愚道徒奉为“神明”

王仲笃,山东博兴县兴福区汾王村人,出身于一个富裕的地主家庭。父亲叫王延湖,原先是个中医,后来借行医之便组织发展了一个叫“圣贤道”的道会组织,成为一个颇有势力的会门头头。王仲笃自幼好逸恶劳,只念过2年书就宁死不读书了,此后务过农经过商,但均因嫌苦嫌累而作罢。王仲笃虽说是个花花少爷,但为人有心计,很会笼络人心,脑袋瓜子灵活。他东奔西走了几年,发现像他父亲那样传道收徒,才能发挥自己的“才华”,于是承袭了父亲的衣钵,干起了传道收徒的勾当。他凭借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四处游说,广收门徒,逐渐成为“圣贤道”最有势力的人物。

1944年初,王仲笃把“圣贤道”改为“无为金丹道”,并自称法号“无为胜有为”。王仲笃宣扬日本侵略中国是天意,认为战争中生灵涂炭也是命该如此。他大肆造谣恫吓群众,说共产党现在掌权了,紧接着是千年不遇的“末劫年”。末劫年一到,人们将要死去大半,那时候,社会要出现房无人住,衣无人穿,地无人种,饭无人吃的现象,整个世界将呈现很长时间的混沌黑暗的状态。他又从自然天象上造谣,说未来的“红阳劫”定会实现,劫过后将出现“白阳劫”,这时会出现天换地换,与现在完全两个世界。他还不遗余力地宣称,他曾请过上下八仙,都说世人要临近“末劫年”,人们都要经受大劫难,要想求得解脱,只有入道方能幸免。这些恐怖离奇的内容,使很多愚昧群众内心惶恐不安,纷纷加入道会以求解脱,不少人对他大加吹捧,奉为“神明”。

为了进一步欺骗群众,他竟自称是古代仓颉转世,他对道徒说,别看现在“无为金丹道”叫“无为”,将来末劫年一到,“无为”就可变“有为”了。王仲笃还胡说其父的师傅吴帮固是姜子牙转世,声称其如何如何法力无边,还说他到处寻找活佛,最后在高青县找到了一个地主高殿生,称高为周公下凡。高殿生不能左右形势和群众,便说真的弥勒佛是自己的长工唐坤侯,说唐是文王下凡。从此,高对唐顶礼膜拜,五体投地,扬言将来万教归一时,天下就是他们的了。

为了建立“天国”进行反革命暴乱,王仲笃还笼络了一批文人学士,帮着抄写和整理宣传材料。参加这项活动的人有十几个,重要的有王仲华、魏云田、高寅东、周汉志、朱凤岐等人。王仲笃如此一搞,在道徒中名声大振。许多人认为他识字不多,竟能上识天文,下知地理,还能造字,不是道仙又是什么?他的“御”用文人王登荣就是被迷惑较深的一个。这位饱读诗书身为小学教师的老先生,终日用蝇头小楷抄写那乌七八糟的材料,死心塌地为其效劳出力。

为了要挟道徒使他们俯首帖耳任他摆布,王仲笃还制定了一套带有恐吓性的法规。他在上香之后,总要念念有词,告诫道徒:凡道中之事,不许泄露,将来有马同骑,有难同受,有福同享,有衣同穿,有饭同吃;否则,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因此,许多道徒欲罢不能,难以退出,只好跟随他走上反革命暴乱之路。

设九坛为害四方,封“诸臣”密谋登基

为了实现他的“天皇”野心,王仲笃挖空心思,运用各种手段,扩大其反革命党羽。除在当地几十个村子发展一批批爪牙外,还派得力干将到外地活动。

王仲笃根据道徒的分布情况,确定了9个分坛。他的父亲王延湖是总坛主,名为巽风会坛主。分坛有金斗、五挂、九峰、双喜、八德、五凤、青云、瑞瑶、金山等9个,分坛主均是当地道会头目。根据会规,一旦总坛主有事,分坛主必须马上派人联系,效忠效力。这些做法在发展道会势力,巩固王仲笃在道会中的权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王仲笃的信徒们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按照王的旨意,四处奔走,拉帮结伙,秘密进行反革命活动。如王仲笃的心腹陈新堂,原是国民党某部的一个营长,入道后成为王的得力助手,陈新堂经常持枪在博兴、桓台边境活动。1951年春,陈新堂在张店与索镇之间,打昏了桓台县公安局的一名干警,抢去了匣子枪和自行车。

为了扩大“无为金丹道”的影响,王仲笃还积极与其他反动会门联系。如新安的“九宫道”、青州的“一贯道”、桓台的“华龙会”、淄川的“铁板会”、徐州的“白阳道”等,都和“无为金丹道”有密切的关系。

1951年夏天,“无为金丹道”势力越来越大,王仲笃认为做皇帝的时机已到,便大言不惭地在道徒中宣称,自己是“十八子”,是上天派下来的当然统帅。他狂妄地说,自己是打天下坐天下的人,等换了天下,自己就坐第一把交椅,称“天皇”,是自然的总司令。这一招没有在道徒中引起异议,王仲笃的胆子更大了,便着手筹备发动暴乱和登“天皇”宝座。

他首先分封百官,封他左右心腹之人为军政大臣,封刘金亭为总指挥,陈新堂为参谋长,王成五为行政院长,王成善为财政部长,等等,他还让这些“大臣”们向他宣誓效忠,统统听他的号令。

王仲笃集中了道徒中的一些巧匠,为他精心绣制了一面金线黄龙旗,作为他称皇时的国旗,也作为向解放军进攻的军旗。关于称皇时的服装问题,他让这些女道徒参照旧戏剧服装制作了一套套黄袍,他自己、各位部长、各路指挥每人一套。他梦想有朝一日自己黄袍加身,成为执掌江山面南而坐的皇帝。至于“天皇”的皇宫,王仲笃的想法更是令人发笑。他宣称,不用道徒为此操心,更不必大兴土木,现成的宫殿有的是。他说,只要大家一条心好好干,就能把共产党推翻,到那时北京、沈阳、长春等大城市控制在自己手里,旧有的宫殿就可任意挑选,愿意把宫殿设在哪里都行,所以完全用不着大搞建筑工程。

王仲笃一伙经过一番潜心策划,认为发动武装暴乱的时机到了。

武装暴乱惊全国,军民合力灭叛匪

1951年8月初,王仲笃以博兴县的汾王村和傅园村为基地,联络了利津、桓台、淄川、高青等县的一批道徒,组成了所谓的“中华人民革命建国义勇军”,发动了震惊全国的反革命武装暴乱。

匪徒首先在傅园村集结,然后兵分两路开始行动。南路的匪徒由王仲笃亲自指挥,有匪徒100多人。他们从傅园村出发,直奔临淄县北境。在大柳树屯,匪徒们砸开了供销门市部,把店里的雨衣、胶鞋、手电筒、副食品抢劫一空。据事后俘虏交待,这些东西是他们进行反革命活动的必需品。大柳树屯抢劫之后,这伙匪徒又窜到大夫店、房家庄,在房家庄内奸的配合下,匪徒们竟残忍地将不肯跟随他们的一名小学教师和一名村干部杀害。

北路的匪军一共有兵力近百人,这伙匪徒从傅园村出发,第一站到了驸马村。该村公安员杨延先是一个潜藏的反革命分子,早就和王仲笃拉上关系而被任命为大队长。杨见匪徒已到,马上把枪交出,在他的指挥下,村内几个叛乱分子立即把村长抓起来,用砖活活砸死,然后扔进井内。这伙匪徒在驸马村闹腾了半夜,又去兴和益乡公所,欲杀害乡干部和夺取枪支弹药,幸亏乡公所同志有所防范,他们的阴谋才没有得逞。匪徒们离开兴和益后,又窜到利城区的刘耿村。王仲笃的表弟韩秃子公开响应,并引路包围了村民兵队部。守夜的两名民兵寡不敌众,只能看着这伙匪徒把七八枝大枪抢走。匪徒们在村中折腾了一番,在村小学后墙上张贴了反动标语,看看天将拂晓,才匆忙打了两枪,撤出了刘耿村,欲与王仲笃的匪军会合。

事后,匪徒们在供词中写道:“原拟南北两股集结以后,北上赶往辛安农场。通过此地内线,再缴下该单位的几条枪,然后进城。入城后首先进攻公安局,夺取枪弹,即动手劫狱,劫走王之父王延湖和心腹王登荣等人。”只因天色已亮,没有实施。

事发之前,中共博兴县委曾专门召开了各区委书记会议,布置防特防盗的夏防工作。兴福区委书记陈树榛会后还没来得及与区长研究如何落实,王仲笃就开始行动了。兴福区委和区政府一面调集各村民兵追剿匪徒,一面派人速报县委,要求火速增援。县委主要负责同志得知情况,认为事态相当严重,马上将消息转告了山东省军区,山东省军区又马上报告了中央军委,中央军委立即命令就近的山东省惠民、德州、潍坊军分区各派一个团的兵力日夜兼程赶往博兴剿匪,同时命令山东省附近的其他部队进入战备状态。当天下午,惠民军分区陈司令员受山东省军区委派,在博兴县兴福区成立了临时剿匪指挥部,陈司令员任指挥,博兴县长马怡亭任副指挥,成员包括博兴县公安局长赵子安及陈树榛等人。

不久,解放军三个团的兵力准时到达指定地点兴福区,并将匪徒们藏身的大片的青纱帐包围起来,向敌人发起了强大的政治和军事攻势。匪徒们一看是解放军正规部队,再也无心恋战了。他们一个个心慌意乱,不少人脱掉衣服,扔出枪支子弹,只穿短裤逃出青纱帐。战斗仅仅几个小时就结束了。从俘虏口中得知,俘虏中没有王仲笃,王仲笃在附近驸马村有个干姐姐,他可能带领一部分人投奔她去了。获得这一线索后,指挥部立即派部队缉拿王仲笃。在驸马村经过一番激烈枪战,王仲笃终于束手就擒。王仲笃在押期间,经过多次审讯,才将部分未落网的同伙供出来。公安部门根据他提供的线索,将匪徒一一缉拿归案。

博兴县政法机关根据“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政策,对在押的150多名反革命分子分别进行了处理,先后数次召开公判大会,将王仲笃、王延湖父子等29名骨干分子处以死刑,判处无期和有期徒刑的有80余人,其余胁从者被释放回家监督劳动,以观后效。

至此,这个反动透顶、愚不可及的“无为金丹道”反革命组织终于灰飞烟灭。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