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用人有个非常重要的标准,即既要是人才又要是奴才,两者缺一是不用的。 戴笠可以说是个典型的这样的人物,他的奴性超过了所有国民党的官僚和新贵,他的才干则比任何一个国民党的官僚或新贵都不逊色。戴笠不但办事干净利索,思考周全,尽量避免给蒋介石带来政治上的麻烦,而且能处处秉承蒋介石的意旨,体念蒋介石的苦心,故两人的协调到了相当默契的地步。

戴笠是蒋介石麾下特务中,能坐上第一把交椅的第一人。他天生是当特务的材料:冷酷、心黑、冷静、灵活应变。他不是行刑的刽子手,但是死在他手下的人数却车载斗量。包括坐国民党第二把交椅的汪精卫、人称斧头帮帮主的王亚樵、民主斗士杨杏佛、《申报》老板史量才在内的知名人士等,最终都在他的下令后命丧黄泉。无论是投毒、爆炸、车祸、枪击,还是刀砍、斧劈、色诱、利逼,他精通任何杀人术和收买之计,最终都能将对手引入自己布下的天罗地网中,送佛上西天。但是面对蒋介石,他却始终战战兢兢,不敢逾矩。虽然掌管着成千上万的下属,但他却始终把自己看做是“一人之下”。尽管他的势力已经大到可以直接和美国接触,就连美国总统罗斯福来访的时候,还提出过要见一见他。可是在蒋介石面前,他永远是一个学生,是一个奴才,是一条走狗。他丝毫不敢生半点外心,始终如同狗一样趴在地上,感激涕零地舔着蒋介石丢给他的残羹冷饭。

戴笠之所以对蒋介石如此驯服,除了对蒋介石的个人崇拜之外,还有对蒋介石提拔他的感激。他年轻时代是一个小混混,曾和蒋介石在上海交易所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想尽办法考入黄埔军校,接近蒋介石,成为他的学生,并开始了情报收集工作。正是蒋介石的看重,让他得以出人头地,在乡里扬眉吐气。而蒋介石之所以重用戴笠,除了他有特工才能之外,更重要的是戴笠身上的奴性是最强的。他从不想着篡权,也从不敢欺瞒蒋介石,真正和他心意相通,成为最死忠的部下。蒋介石发展了这样一批“人才加奴才”的嫡系:陈立夫、陈果夫兄弟、陈诚、胡宗南、戴笠等。他们也成为蒋介石最信任的“自家人”。

以上为转载,似乎这位网友地戴笠的能力挺赞赏的。而那些人才加奴才的貌似不少都没好下场,戴笠据说是蒋光头派人暗中做手脚搞死,陈立夫兄弟最后据说是流落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