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银行抢钱:拿破仑战功赫赫的背后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2645

法兰西银行抢钱:拿破仑战功赫赫的背后

摘自《世界金融五百年》


法国人很幸运,在国家动荡不安之际,碰到一个救世主——“战神”拿破仑。1793年6月,罗伯斯庇尔当政时,德国皇帝弗朗茨二世与普鲁士、英国、萨丁、荷兰和西班牙组成第一次反法联盟要将法国革命扑灭。当时,法国贵族残余势力引入反法联盟的英国和西班牙军队,使地中海重要港口城市土伦被英国和西班牙军队占领。整个法国震动了。同年10月,23岁的拿破仑少校发动土伦战役,率军攻下土伦,扭转了局势。第二年,他便被破格升为准将。


法国大革命后,法军开始从雇佣军转变为为国而战的公民军队。所有公民都有参军保卫国家的义务,所有的资源,包括武器装备与粮食都要优先考虑军队。所有工业生产都围绕着军队,其中军备生产由政府来组织。在这种体制下,法国军队一度达到65万人之众。但混乱的金融体系,无法保证一个健康的经济来维持如此庞大的军队。保卫法国革命成果的战争没过几年就变成拿破仑的掠夺与侵略的战争。


拿破仑凭借战功一路荣升。1796年,拿破仑担任统帅进攻意大利与奥地利军队。法军在意大利无恶不作,他们屠杀平民,强奸妇女,肆意抢劫。掠夺意大利金币则让法国人获取了巨大的战争红利。意大利人始终无法忘怀拿破仑的暴行,甚至是200多年后的今天都是如此。2004年,米兰一位官员就曾向法庭起诉拿破仑犯有战争罪。有趣的是,拿破仑是科西嘉人,而科西嘉岛是法国于1769年从意大利人手中抢来的。拿破仑的母语是意大利语,法语一直到老都说得不太地道。法国政府的财政亏空已经让人们的信心大为动摇。如果不是拿破仑军队不断取得胜利,获取赔款和抢掠战利品来填补空虚的国库,法国革命政府可能早就崩溃了。


1799年11月9日,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夺取法国政权。拿破仑政权面对的首要困扰就是一贫如洗的国库。为了高效征税和发行国债,1800年2月13日,在金融家佩雷高、库尔托等人的建议下,拿破仑改组贴现银行,创建法兰西银行。


正是在佩雷高等金融家的支持下,拿破仑才得以成功发动政变,篡取政权。法兰西银行38名重要股东有20名是金融家,这些人同时又充任拿破仑政权内部的高级官员。银行由政府和私人分别投资500万法郎和2500万法郎,其中拿破仑私人投资3万法郎。1803年,法兰西银行陆续兼并了法国最大的几家发行纸币的银行,并垄断了巴黎地区的纸币发行权。与金融家控制的英格兰银行不同的是,法国政府一开始就对法兰西银行拥有极强的控制权,可以直接任命独揽大权的银行行长。


依靠法兰西银行,拿破仑政府的税收从1804年的5亿多法郎激升到1812年的8亿多法郎,而路易十六时代的政府税收才不过3亿法郎而已。但在当时,法国信用体系仍然千疮百孔,无法像英国那样能够轻易地大举外债,拯救法国的唯一办法只有战争。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据说拿破仑在进攻俄国之前曾说过:“这也会有利于我国财政。难道不是通过战争我才恢复了财政的吗?古罗马不正是这样获得了世界财富的吗?”


拿破仑采用以战养战的方针,以损害他国利益为代价来为法国谋取利益。拥有400万居民的西沙尔平共和国每年向法军交付3300万法郎,并为法军提供总值为1。6亿法郎的军需品。西沙尔平共和国是拿破仑在意大利北部伦巴底地区建立的傀儡国。该地是文艺复兴发源地,也是意大利最为发达的地区。在法国的蹂躏下,伦巴底的经济几近瘫痪。


威斯特伐利亚是拿破仑的弟弟热罗姆统治下的德国小邦国。当地年财政收入只有3400万法郎,为了给拿破仑凑钱,不得不变卖国家资产,还要向金融家举债2亿法郎。原本一度繁荣的威斯特伐利亚成为一片废墟。


经历同样遭遇的还有西班牙。1809年,西班牙总共提供3。5亿法郎,并且每月还要提供2400万~3000万法郎的军费。由此,西班牙债务由1808年的960万法郎增至1813年的8700万法郎。为了给法国人钱,西班牙居然向法国借债1。26亿法郎。换句话说,法国人凭空变成了西班牙人的债主。


法国从普鲁士和奥地利榨取的油水最多。每年有10亿法郎的税收源源不断地流向法国。除了用作军费外,拿破仑还拿这些战争红利买国债与法兰西银行股份来控制纸币发行,稳定货币信用体系。1811年以后,这些钱还用来发放贷款以促进法国的经济发展。


在拿破仑时代,法国摆脱了大革命所带来的经济萧条,财政收支保持盈余。从1799年到1814年有价值7。55亿法郎的金银流入法国,有充裕储备作抵押的纸币开始大量流通。法兰西银行纸币发行量从1806年的6300万法郎增加到1812年的1。11亿法郎。纸币的流通速度也在加快。纸币交易量从1809~1812年的4亿~5亿法郎提高到1810年的7。47亿法郎。


正是由于法兰西银行的建立和拿破仑的战争,法国拥有了健全的货币信用制度。几十年后,法兰西银行垄断了全法国的纸币发行权,逐渐成为整个法国金融体系的核心机构——现代中央银行。马克思曾经说过,1871年巴黎公社失败的直接原因就在于没有控制法兰西银行。可见,谁掌握了法兰西银行,谁就掌握了法国经济,也就掌握了法国的国家机器。


与法国不同的是,英国人凭借更为得力的信用体系来举借外债,全力支持英国及其盟国的对法战争。俄国卢布在莱比锡只按其票面价值的60%来兑换,俄国在荷兰欠债就高达1。32亿荷兰盾。英国不得不在1805年4月作出承诺,俄罗斯每出10万士兵攻击拿破仑就资助125万英镑。奥地利年度赤字上亿奥地利盾(18~20世纪初的奥地利货币单位)。政府债务在1798年是5。72亿奥地利盾。英国又得给奥地利补助金,还保证其在伦敦向私人金融家借款。如果没有英国的金融力量,反法联盟各国很难发动对拿破仑的战争。那么,鹿死谁手,就未为可知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