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的战略智慧

四渡赤水出奇兵、金沙巧渡甩白军、三大战役定乾坤,只要是共产党员,无人不知。一提起这些,每个共产党员的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因为它们浸透着中国共产党和革命军队的智慧。孰不知,这只是我们党和军队战役层面的小智慧,更值得骄傲的应该是事关党的前途、国家危亡和民族命运的战略大智慧!

一、武装暴动。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一直走的是和平发展的道路。组织开展的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可谓轰轰烈烈,有声有色。国共合作,北伐战争,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党的领导人陈独秀,沉醉于和平发展和温柔革命的单相思之中,没有想过建立自己的独立武装。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蒋介石悍然发动反革命政变,开始了血腥清洗,共产党猝不及防,面临灭顶之灾。在这紧要关头,以李维汉、瞿秋白、毛泽东为首的革命先驱,组织召开了“八七”会议,做出了开展武装暴动和土地革命的英明决策。随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百色起义爆发。以井冈山为首的革命根据地,纷纷建立。从此,共产党走上了与国民党武装抗争的道路。事实证明,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

二、红军长征。一九三四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国共产党和红军面临着向何处去的问题。中央的决策是战略转移,长征至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的大西北去。可以说红军长征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被迫行动。但对外政治宣传是“北上抗日”。当时的国内形势是,东北全境被日本占领,建立了伪“满洲国”。日本军国主义觊觎华北,蠢蠢欲动。平津告急!华北告急!蒋介石的小九九是“攘外必先安内”,实行的是不抵抗政策。全国人民的共同呼声是抵抗外侮、驱除日寇。“北上抗日”顺应了民心所向,增加了长征胜利的筹码。相当于俩小孩打架,本来我就打不过你了,我说我不和你打了,我要去打欺负我们的大人去也!“北上抗日”虽不合情理,体现的却是我们党的智慧。

三、西安事变。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西安事变爆发。蒋介石被张学良、杨虎成扣押。张、杨铁了心要抗日,同情共产党,邀请共产党参与处理。当时说蒋介石是人民的公敌,那是政治术语。要说蒋是共产党的死敌可一点没有错。置蒋于死地,最起码让他下台,估计是当时绝大多数共产党人的一致想法。事实上,国民党内部那些有野心的,也希望借机取而代之。共产党没有小肚鸡肠,从民族大义的立场出发,全力促成了事变的和平解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平心而论,在共产党力量还非常薄弱的当时,蒋介石在中国的影响力无人能敌。穷凶极恶的日寇步步紧逼,民族的危亡势如累卵。没有蒋介石这样的领袖领导抗战,整个中国将陷入一片混乱。可以说,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挽救的是中华民族。当然,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挽救了我们共产党自己。

四、游击战争。抗日战争初期,国民党数百万军队一直在正面战场抵抗着日寇,虽战绩不可恭维,却终究在抵抗着。刚改编的八路军、新四军总共只有三万多人。蒋介石出于昭然若揭的私心,也是再三命令八路军、新四军直接开赴前线与日军死磕。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制定战略方针是:避其锋芒,到敌后建立根据地,开展游击战。游击战虽艰苦却实在,打得过就打你一下,打不过就跑,绝不和你死拼。时间一长,我们没有被消灭,还发展壮大了。到一九四零年,我军已有四十余万作战部队。以至于蒋介石急眼了,指责共产党是“游而不击”。为了平息不利言论,一九四零年,彭德怀副总司令亲自指挥了“百团大战”。事实上,百团大战仍然过早暴露了我军实力。可以说,没有游击战争,到抗战结束我党不可能一百二十余万革命武装力量!如果没有这点革命的本钱,等蒋介石翻脸的时候,那就只有任其宰割的份了。

五、重庆谈判。抗战胜利后,中国向何处去?是摆在国共两党面前的首要问题。蒋介石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去不去重庆?当时我们党内有强烈的反对意见,如果蒋介石背信弃义,将毛泽东扣押不放怎么办?毛泽东高瞻远瞩,如果拒绝去重庆,蒋介石发动内战的理由就会充分,内战的全部责任将由共产党背上。共产党最终能够战胜国民党建立新中国,其制胜法宝就是民心所向。为了揭穿蒋介石那点阴谋,毛泽东毅然成行。纵观谈判过程,蒋介石毫无建立联合政府的诚意。后来,有人说,蒋介石哪里是叫毛泽东去谈判?完全是想拖延时间做好内战的准备。我要说,蒋介石没有准备好,我们共产党也总得准备准备呀!

六、抢占东北。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苏联对日宣战。盘踞在东北的日本关东军和伪满政权土崩瓦解。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发布诏书宣告投降。广袤富饶的东北出现了政权真空。中共中央迅速作出抢占东北的战略决策。这时候,我们的敌后抗日根据地离东北最近的只有百余公里。而国民党的军队还远在数千公里外的四川、云南呢!共产党的十万部队和两万干部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东北。多多少少从扭扭捏捏的苏军手中获取了重要的受降战略物质。更重要的是抢占了进入东北的先机。尽管随后赶到的“国军”由于实力优势把我们挤出了沈阳、长春等大城市,甚至在内战全面爆发后一度把解放军逼到了松花江以北,但终究还是站稳了脚跟。随后通过几轮攻势,到一九四八年年中,解放军控制了除长春、沈阳、锦州之外的大片地区。东北野战军也发展壮大到百余万人。国民党到死也不明白,自己的军队越打越少,靠抓壮丁补充咋就那么费劲呢?它不知道,解放军在控制的广大农村进行了土改,喜气洋洋的农民分到了梦寐以求的土地。这时候,政治宣传的作用可就大了:地是分给我们了,如果不把国民党彻底打败,他们会回来又收回去的!那咋办呢?踊跃参军呗!抢占东北的成功,为与国民党大决战的第一战役——辽沈战役的胜利,乃至全国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七、挺进中原。经过一年多的解放战争,到一九四七年七月,解放军不争一城一地的得失,通过大量的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可以说是越打越有信心了。但总体实力对比,解放军仍然处于劣势。“国军”气势汹汹,步步紧逼,解放军被挤压在黄河以北的狭窄地区,回旋的余地太小,而且,在供应方面,解放区也已不堪重负。虽然条件并不十分成熟,中共中央还是作出了挺进中原实行战略反攻的英明决策。刘(伯承)邓(小平)大军从中路强渡黄河,先出鲁西南再千里跃进大别山。陈(赓)谢(富治)大军从晋西南强渡黄河进入豫西。陈(毅)粟(裕)大军从苏北鲁南打入豫皖边区。三路大军成品字形杀向中原大地,直接威胁武汉、南京。蒋介石慌了神,从西北进攻延安的部队抽调力量加以应对,大大缓解西北战场的压力。蒋介石对山东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由于受到牵制而被瓦解。挺进中原受到的损失是很大的,刘邓大军到达大别山时,由十二万多人变成五万多人。但从战略意义上说,把战火烧到“国统区”,拉开对国民党反动派战略反攻的序幕,大大加快了彻底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历史进程!

八、抗美援朝。抗日战争时期,朝鲜被日本占领。一九四五年八月,苏联对日宣战后,攻入东北,不久日本投降。按照盟国协定,朝鲜半岛的北纬38度线以北地区为苏联受降区,北纬38度线以南地区为美国受降区。这样,北边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南边就成了大韩民国。辽沈战役结束以及解放战争胜利后,经过战争洗礼的近十万朝鲜籍和朝鲜族解放军官兵陆续回到了朝鲜。眼看着中国统一了,朝鲜领袖金日成也跃跃欲试,准备武力统一全朝鲜。一九五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金日成在斯大林的默许下,没有征得中国的同意而突然发动了向南方的进攻。由于事发突然和实力悬殊,在短短的两个月内朝鲜人民军就将人数不多的美韩军队几乎赶下大海!九月十五,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拦腰切断人民军的后路。随后,人民军全线溃退。至十月,战火已烧到中朝边境。金日成向毛泽东求救。尚在襁褓中的新中国敢不敢出兵需要胆魄,以什么名义出兵?出兵后如何打?需要的是智慧。在苏联出尔反尔拒绝出动空军掩护和武器支援的情况下,中共中央毅然决定出兵朝鲜!解放军先后有近三百万成建制的军队被派往朝鲜战场,但名称上却被叫做“中国人民志愿军”。如果不是“志愿军”,那就是国家行为,美国和所谓的联合国军队就随时可能发动对中国的全面战争!彼此心照不宣,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大智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