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作义守涿州

阳光照耀五月 收藏 0 788
导读:1927年9月,国民革命军的北伐又一次的拉开序幕,6个军的重兵分数路向奉系军阀直压过去。张作霖措手不及,急调守涿州城的张作相的精锐之师火速驰援前线,留下一座正等待着王以哲的部队前来接防的空城。而涿州正是连结奉军南北通道的战略枢纽要地,张作霖能派自己的嫡系张作相防守,也可见他对涿州的重视程度了。 当时,作为国民革命军第4师的师长傅作义,正在蔚县一带担任警戒任务,得到这一情报之后,便马上作出反应,决定出其不意地抢占涿州城,以断奉军后路,从而帮助国民革命军达到全歼奉军的目的。于是,他率部从荒无人烟的

1927年9月,国民革命军的北伐又一次的拉开序幕,6个军的重兵分数路向奉系军阀直压过去。张作霖措手不及,急调守涿州城的张作相的精锐之师火速驰援前线,留下一座正等待着王以哲的部队前来接防的空城。而涿州正是连结奉军南北通道的战略枢纽要地,张作霖能派自己的嫡系张作相防守,也可见他对涿州的重视程度了。

当时,作为国民革命军第4师的师长傅作义,正在蔚县一带担任警戒任务,得到这一情报之后,便马上作出反应,决定出其不意地抢占涿州城,以断奉军后路,从而帮助国民革命军达到全歼奉军的目的。于是,他率部从荒无人烟的九宫口一带插进,翻山越岭,急行军6天,直逼到了涿州城下,奉军尚没有觉察,因为他们所走之路,穷山恶水,几乎没有人出入,所以,奉军没有在这一带布下一兵一卒。就在先头部队从北门进入城内的同时,恰好奉军王以哲的接防部队也正好从南门进入,两军在城中南北大街上突然相遇,因为奉军毫无防备,很快,傅军便夺下涿州。

傅作义虽然出其不意地打了个漂亮战,但是,正面战场上的数路国民革命军竟然悉数被奉军击败,就连北伐总指挥引信都被活捉。这一下好了,傅作义占据的涿州城,很快便成了深入奉军腹地数百里的一座孤城,想退出来已没有了任何可能,死守涿州,还可能会有一线生机。

奉军在正面战场上得手以后,立马调集大军把涿州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张某某亲自坐飞机在上空指挥,甚至连当时最先进的武器坦克车都用上了,结果,一连攻了数日,损伤惨重,就是无法登上城头一步。后来,张某某终于看透了玄机,原来城内有两座辽代佛塔,一座是城南高44米的智度寺塔,一座是城北高56米的云居寺塔,塔上有窗,竟然成了傅军的天然瞭望指挥塔,奉军在旷野布阵,一兵一卒的调动,都被塔上的守军看的一清二楚。这傅作义本来就善于守城,有了这双眼睛,守起涿州城来,更是得心应手,如虎添翼。

于是,奉军调来一门重型加农炮,决定敲掉傅军的眼睛,第一炮,击云居寺塔顶;第二炮,击中塔身没爆;关键是瞄准智度塔的第三炮,竟然在炮膛中爆炸,当场炸死两个炮手。迷信的奉军以为这是炮击佛塔而遭的天谴,再也不敢对双塔发炮。就这样,这两塔一直因为奉军的迷信,而幸运地成为着傅军的眼睛。尽管张某某又组织了几次大规模的攻城,但主动权都掌握傅作义的手中。双塔虽小,但却决定着攻与守的成败。一个小小的涿州城,就这样在傅作义的指挥之下,在奉军的心腹之地,坚守了近一百天之久,这期间,傅作义“守城将军”的大名早传遍了全国,为他日后的崛起和登上历史舞台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最后,在城中弹尽粮绝之后,国民革命政府出面与张某某谈判,并达成投降协议,傅作义才举着白旗率众从涿州城中走出……2001年维修智度塔时发现了这颗还没有爆炸的还在塔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