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是一个古老而又悲壮的职业

很想飞 收藏 0 96

在部队我们训练的队形、动作非常优美,而我们枪口喷泄出的却是密集的死亡。

所有成员都要在口令鞭策下浓缩成一个长着18只手的士兵,才能在战场上有所作为。一个单独的人在生命意义上可能非常伟大,但是在一场战争面前没有价值,起码是没有人力价值。“是”是军队的最高口令。这意味着你必须放弃你的自由,自愿投入那近乎极端的集中统一。否则,你将失败,你将被剔除。集中程度越高的军队越有战斗力。然而,把所有人浓缩成一个人,这个过程犹如一只炼丹炉,痛苦而灿烂。我们的思维如同弹道那样弯曲并且直指敌方要害,而肉体像弹丸那样整齐地排列着而且完全束缚在无形的弹药箱中。我们常年保持在待击状态,就好像挽弓满月却引而不发。就好像导弹倒计时至“零秒”却不升空,就好像眼睛瞄准靶心食指勾住扳机却不扣动...一天天,一年年,待击状态也许持续你的终生;而你在任何一秒里还不能失误。这状态是一支武装力量的理想状态。

我们曾被训练到这种境界,但是,同许多和平年代的军人一样。我也没有打过任何一仗,这情况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讲,是幸事。但对于一个军人未讲,只能说是不完整。因为我们无数次设计过一个作品但从来不允许他实现:我们无数次模拟战争却是为了没有战争。这是和平时代军人的命运。

军队里最大的战斗力产生于班长阵亡之后,所有卓越的指挥员,性格中都有着赤裸裸的、班长似的光彩,并且照亮他的下属,犹如一位彻底的军人尊重战壕。所有的军人都具备礁石的气势,酒哗哗扑上去,消失了,他们确可以凝定不动,这不是嗜酒,这是一种超越了死亡的境界。

纪念八一建军节!!!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