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里芬难题与市场泡沫膨胀

谁是谁非任评说


1960年,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在其《黄金与美元危机——自由兑换的未来》一书中提出“由于美元与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虽然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但是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这一内在矛盾称为“特里芬难题(TriffinDilemma)”,到今日的发展则变成了美元要使得他的债务的贬值和解决其印钞不通胀问题,就是要让美元大量外流到世界,但是美国为了政府继续发行债务要求保持美元的信誉和振兴制造业同时也要求美元是顺差,这也是一对新的矛盾,这样的矛盾存在是导致本次危机的根源之一。


对于这样的矛盾,为什么能够维持美国的运转?其实这个问题是可以不矛盾的,其前提就是市场的规模要不断的膨胀,膨胀的市场会需要和消耗更多的美元,膨胀的市场也需要更多的商品。这样一来你可以同时向这个市场销售商品,同时你也可以向这个市场倾销货币,只有市场的规模不断的扩大,特里芬的难题就可以不存在了,对于这个逻辑世界是心照不宣的,因此维持这个特里芬难题不造成危机,就是要让市场不断的膨胀,这个膨胀是不惜造成泡沫的,因为这个膨胀的泡沫的埋单者不是美国,原因就是美国的产业产能和销售在泡沫当中是得利的,而美国印钞的美元能够在泡沫发酵的时候总是最先的货币始作俑者,总是可以在他人之前换取资源,这些印钞得到了资源,印钞也是得利的,因此在这样的双重泡沫之下,美国是双重得利的,因此美国需要的就是不断的催生泡沫让市场不断的膨胀,以泡沫的膨胀解决特里芬难题,以此来度过危机。


这个特里芬难题是上世纪60年代提出来的,但这个问题历史就存在,但是他们不说,一个国家要维持世界的资本霸权,需要的就是金融和制造业的共同霸权,国家金融化以后制造业的外迁造成国家空心化,最后导致国家衰落的事情迟早就发生了,在不能维持货币和商品的双输出的特里芬难题之下,一定是要制造业的衰落,因为金融赚钱容易,国内的资本会自行选择的。当年荷兰就是这样的情况,阿姆斯特丹聚集着全球当时的金融家和财富,但是荷兰被英国打败了,英国就开始对于这样的问题的思考,重商主义就是这样的产生的,重商主义特别注意贵金属的流入,在金本位时代贵金属的持有是维持货币强势的关键,贵金属流入但以贵金属为本位的纸币因为信誉良好而流出,这里如果没有纸币的衍生,贵金属本身并不直接会如资本那样创造价值,这个理论就不成立了,在有了信用货币以后,贵金属的作用就不存在了,重商主义是强调货币和商品的双输出的。英国就是这样维持着霸权的,英国在当年英镑是世界霸主的时候就是要这样推动世界的发展,西方历史上就是以市场的膨胀来解决特里芬难题的。


英国当初的做法就是不断的开辟世界的市场,强迫更多的国家使用英国的货币——英镑。英国在当年形成了全球的日不落帝国,算上殖民地大约有现在世界最大的国家俄罗斯的两倍大,殖民地也在不断的发展,殖民地的市场也在扩大,但仅仅殖民地的市场是不足的,因此英国还不断的在全球推行贸易自由化和金融一体化,方式有引诱也有战争,包括与中国的鸦片战争背后就是这样的逻辑,英国人把鸦片战争叫做通商战争,他们要求中国开放通商口岸,要求中国的白银与英镑结成了固定汇率制,也就是所谓的海关两,一英镑等于三两白银,为了贸易的平衡他们要在中国销售鸦片,这些行为总体上也可以理解为把商品卖给中国取得顺差,同时武力下让一向不承认纸币只认贵金属的中国接受英镑,把英镑货币也输出到中国。在同样的问题上英国对待日本则是另外的态度,主要是利诱,给日本在亚洲扩张的支持,日本的所谓的不平等条约能够废除的背后,是英国在金融上取得了更大的利益!当初不平等条约下的协定关税被废除了,换取的是贸易自由和结盟,换取日本给英国在东亚打代理人战争,替英国制约中国和俄国在东方的崛起,更重要的是日本也要服务于英国的膨胀,英国废除协定关税,变成了日本与英国贸易的更自由,这样的贸易更自由反而有利于英国,原因就是日元已经彻底的向英国缴枪,在金本位为全球主流,银本位为日本历史源流的情况下,日本建立央行发行日元,却是以英镑为储备,把日本在甲午战争得到的巨额白银赔款,按照英镑与中国结算,得到的英镑存储于英国央行来发行日元,日本经济扩张货币需求加大,必然要储备更多的英镑,在制度上达到了英镑势力向日本的输出。最后不光是英国的殖民地也不光是日本和中国的东亚,俄罗斯、美国等世界主要国家都纳入了英镑和英国商品的体系,英镑和英国货再也没有扩张的空间了,巨大的危机就来了,世界重组就发生了。


英国的衰落在于英国输出商品同时输出货币的难题无法解决,因为膨胀是有限的,德国等国的崛起和美国的孤立主义,英国再度扩张的步伐被打断了,1929到1933的危机就是英国衰落和美国崛起的转折,而在此之前,不光是英国的商品输出的问题,英国的货币的输出也出现了问题,美国利用一战的各国债主地位,利用战争赔款问题发行了道威斯债券和杨格债券给战败的德国,用于德国振兴经济和偿还战争赔款,这两个天量的债券使得美元走向了世界金融舞台,美元的出场是要挤占英镑的原有份额的,这两种美元的债券是全球发行的,英法等国的资本也大量认购的,债券的负担也是造成他们后来对于德国的绥靖的原因之一,这是华尔街的影响力在全球崛起关键的一步。


二战后美国取代英国,美元的霸权同样是要面临特里芬难题的问题,美国解决这个问题成为全球霸权一样是市场的扩大膨胀。这个膨胀的过程英国的解体首先给美国释放了空间,英国原来可不是现在的英伦三岛,而是3000多万平方公里的日不落帝国,以前这些殖民地地区的市场美国是无法进入的,但殖民地独立以后,就都纳入美元的大市场了,是美元的天下,这些英国殖民地独立的国家很多还成为了美国的附庸,美国的霸权就是继承英国的遗产发展起来的。


而美国成为全球独大的超级大国,市场的扩张达到饱和的时候,特里芬问题就出现了,这也是在敌对阵营的不断攻击下出现的,在上世纪特里芬难题提出来以后,美国并没有立即出现制造业的空心化,在石油危机中美国又度过难关,美国的度过难关则与美国的冷战胜利苏联解体所分不开的。苏联的解体给了美元扩张的空间,苏联的解体也给世界扩张了市场,原来的市场在继续的膨胀,美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因此取得了全球的超级霸权。


不要忽视科技带来的新市场新泡沫,互联网就是新的泡沫,美国的资本社会能够如此持久,也与20世纪的科技发展有关,在此之前市场的膨胀主要是要依靠不断的拓展疆域来完成的,在地球的全图绘出,地理大发现的机会没有以后,很多人是在预测西方的资本模式要进入垂死阶段的,但西方的资本社会依然坚强,资本霸权依然存在,这里的差别就是忽视了科技的发展,在科技大发展的基础上,人类有了飞机、有了汽车、还有了空调、电视、微波炉等,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进入了工业化生活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之下,大量新的市场创造了出来,大量的新产品是其他地方所没有和不能生产的,这个扩张维持了西方资本社会的发达。


在技术革命以后,随着半导体技术和计算机技术的成熟,网络也出现了,整个世界在面临特里芬难题的时候又出现了信息革命,人类进入到信息社会,信息爆炸等也提供了爆炸的市场,网络市场,虚拟空间的概念在以前是没有的,现在网络上虚拟的货币已经在交易了,网络等新的技术革命拓展了西方市场的空间,维持了西方货币与商品的双输出,这输出里面已经更多的变成了网络虚拟的商品了,各种网络服务、信息服务成为维持美国产业的支柱。


在当今世界金融衍生品泛滥,08年的危机被说成了金融衍生品的危机,但金融衍生品的泡沫看似是金融泡沫,实际上也是信息泡沫和科技泡沫共同的结晶,因为没有技术和信息网络支持,无比复杂的金融衍生品是难以构建的,这些金融衍生品都是金融电子化和信息化的产物,他们都是存在于电子设备和信息体系中的数据,在没有电子条件在纸面人工的情况下,金融交易的频繁程度是严重受限的,想一下在当年的交易所要依赖经纪人喊叫来交易之时,交易的速度能够有多快?在纸质媒介下你开票的时间又要多少?没有了电子计算机,金融衍生品的价格手算是根本算不及的!所有这些都是信息革命的结果,现在西方的系统各种金融产品的交易已经大量是计算机依据数学模型的自动交易了,在计算机强大的计算能力下每秒钟都可以交易成千上万次!这样的交易速度和计算能力,才是能够有金融衍生品泡沫的前提,这金融衍生品市场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它也成为一种信息产品、金融产品,达到商品与货币的双输出。


所以美国在不断的制造泡沫,先是半导体泡沫然后是网络的泡沫,后来是金融衍生品泡沫,这些泡沫是支持美国在全球经济霸权地位的保障,一旦没有了泡沫,没有了市场的膨胀,美国的问题立即随之而来,美国的传统制造业已经外移,美国人消费的财富来源在哪里?仅仅输出货币是难以为继的,输出商品又没有产业,特里芬难题就要出现了,这就是霸权的崩溃,想一下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的石油危机,当时就是特里芬难题最困扰美国的时期,当时的石油价格飞涨很多倍给美国怎样的压力,现在美国多轮的量化宽松,印钞的规模远远超过越战,一旦这个过程出现逆转,美国真正的危机就要发生了。


现在美国与欧洲、日本都是债务缠身,要让自己的债务贬值同时不发生通胀,只有有人倒下才可以,或者要印钞的钞票都买到东西!这东西在哪里呢?我们放眼全球可以看到,唯一能够与他们天量印钞相比配的可以购买的东西就是中国的核心资产,中国的核心国有企业,其他资产都是有主儿的,不会卖的,现在印钞这样多谁都知道拿着大量的货币不是好事,这些货币存银行都不安全因为银行会破产,买国债安全一些所以国债的收益率还赶不上银行利息,西方货币的利息不断创造历史新低。此时只要中国的企业卖,就必定是贱卖,因为不论你要多高的价格,人家是印钞来买没有多少成本的,而付给你的钞票就要成为你通胀的来源了!中国一直通胀压力很大,号称中国的货币发行了世界的一半,但这发行的货币又有多少是我们主动发行的?央行发行的货币超过80%是被外汇占款被动发行的,新增的货币更是外汇占款发行为主,我们最不缺的就是美元,为什么我们要买资产?国家不卖他们就要让你私有化,私有了以后私人会卖的,让中国私有化实际上已经成为了西方度过危机的希望,就如当年俄罗斯的私有化,俄罗斯的富豪不是什么俄罗斯的官商,而是犹太人。因此此时的关键是要保护中国的核心资产不要换取了泡沫,我们应当对外开放,但是这个开放是要有条件有前提的,不是无原则的放弃国家金融主权。在金融领域无条件无原则的对外门户洞开,不叫改革开放而是改旗易帜,是缴械投降的邪路。


综上所述,为了特里芬难题,维持霸权就是要不断的让市场膨胀,从网络泡沫、金融衍生品泡沫走到08年就是不断泡沫的过程,如果是膨胀不能继续,危机就接踵而来,危机过后市场重组,释放了空间以后再膨胀,而08年的危机就是这些膨胀到头以后的结果,中国的崛起也得益于世界市场的膨胀,中国也占用了世界市场膨胀所带来的好处,这也是中国能够快速崛起的保障。现在中国的崛起需求和美国的产业崛起需求和欧洲的经济需求共同竞争不足的空间,债务危机下世界还有紧缩让市场空间萎缩的要求,世界面临了巨大的压力,要重新取得这个膨胀的空间,是需要有人倒下来释放的!美国的强大是经过一次和二次两回世界大战取得的,美元的霸权应当会在危机当中削弱但不会如此简单的倒下,因此如果不是中国倒下崛起终止,就是需要欧元倒下释放这个美元的空间了,现在世界的博弈是谁倒下的殊死博弈。


所以特里芬难题一直存在,西方却故意掩盖了其中的问题不进行讨论,我们要认识到问题的严重,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混乱必须稳定,要认识到没有联合他人的可能,联吴抗曹的结果就是蜀国先灭。世界的资源和空间有限,中国崛起占有了,就要有人释放,因此战争的压力会增加,和平崛起的前提是经济建设让中国不倒下,同时国防建设让中国有足够的能力让倒下的人遵守规则愿赌服输,因此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是同等重要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