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洋强国战略的三大挑战

剑舞大地 收藏 0 206
导读:21世纪以来,中国与海洋的关系日益密切。其间不仅有远洋运输能力的发展、海洋科技的突破等喜人成就,更有中国作为东亚大国所承担的对海洋和平、合作、环保等方面越来越多的责任。几十年的发展集聚了中国作为海洋大国迈向未来的力量。然而,在实现海洋强国的道路上,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既成地缘战略框架待突破   众所周知,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海权强国。秉承马汉的海权思想,美国的海权战略一直以强大的、执行攻势战略的海空力量为先导,以遍及世界各海洋战略要地的海空军基地为支撑,稳固地建立起覆盖全球的海洋霸权。

21世纪以来,中国与海洋的关系日益密切。其间不仅有远洋运输能力的发展、海洋科技的突破等喜人成就,更有中国作为东亚大国所承担的对海洋和平、合作、环保等方面越来越多的责任。几十年的发展集聚了中国作为海洋大国迈向未来的力量。然而,在实现海洋强国的道路上,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既成地缘战略框架待突破

众所周知,美国是当今世界第一海权强国。秉承马汉的海权思想,美国的海权战略一直以强大的、执行攻势战略的海空力量为先导,以遍及世界各海洋战略要地的海空军基地为支撑,稳固地建立起覆盖全球的海洋霸权。西太平洋(601099,股吧)是美国海洋霸权的重心之地。自冷战之初,美国即已开始经营这一地区。多年来,美国通过它在关岛、冲绳等地的驻军,与日本结成的军事同盟关系,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开展的军事交流与合作项目,与印度和澳大利亚达成的相关海洋战略合作意向,建立起了一个足以掌控西太平洋地区的地缘战略架构。中国海上运输线的安全、海空力量的发展、近海安全战略的实现均处在美国西太平洋海洋霸权之下。如何面对美国及其盟友既已形成的地缘战略框架,成为中国海洋强国战略面临的第一挑战。

域外强国引亚太海洋国家内部纷争

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总量的大爆发为中国与周边国家发展全方位的经济合作奠定了基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以及中日韩货币合作为亚太地区人民创造出新的憧憬。然而,2009年奥巴马政府“重返”东南亚的政策迅速将中菲越、中日、中韩、日韩等国关系拉入谷底。海洋主权与权益争端再度成为域外强国对亚太国家“分而治之”的有力工具。西太平洋地区再度出现海权争议,呈现各国彼此矛盾、冲突,却争相与域外强国合作的场景。海洋权益之争直接冲击了中国多年经营的周边环境,间接遏制了中国与周边国家经济、金融合作的势头。如何应对维护海洋权益与周边国家关系二者不可兼得的矛盾,成为当前和未来直接影响中国海洋强国战略的第二大挑战。

探索新型海洋战略告别传统“攫取”模式

现代科学认为,海洋是孕育一切生命的母体,人类未来的生存寄希望于海洋中丰富的资源及其为人类提供的适合生存的自然环境。然而,源于19世纪且仍然风行于今的海洋强国所塑造的一贯信念,仅仅探讨了如何从海洋中攫取更多利于自身发展的财富和资源的策略,并没有对如何保护海洋,将海洋建设成人类共同的家园而不是争霸场所等问题做出回答。美国对全球海洋战略要地的军事控制、俄罗斯等国开发北冰洋的排他性政策、日本不思悔改的捕鲸政策、菲律宾和越南为了海洋经济利益而大肆扩张军备的政策等海洋战略实践无一例外地证实了保护海洋的紧迫性与无奈。随着世界气候的恶化,世界各国的确有关心生态环境的团体涌现出来,并制定了相关政策。可惜的是,这些新生的思想和力量还没有撼动世界各国为了国家利益而争夺海洋控制权与海洋资源的政策惯性。这也是中国海洋强国战略面临的第三大挑战。

中国是一个后起的海洋大国。作为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的海洋强国之路当然不会重蹈世界金融资本操弄下传统海洋战略的覆辙,更不会以牺牲海洋为代价谋求自身利益。然而,创造一种新型的海洋战略并影响周边国家乃至世界其他国家的海洋政策,对刚刚起步的中国来说并非易事。经济是政治的基础,当代中国正处于经济社会发展升级转型的过程中,拥有积淀了几十年的量变基础。但是我们也不得不面对中国海洋战略上表现出来的海洋科技创新度和产业化与世界最高水平的现实差距,以及中国海洋经济重沿海、轻远洋、区域同质化等问题。相关问题昭示出我国海洋经济在短时期内仍然难以与周边国家开展结构性经济合作的态势,也难以解决域外强国因此而对我们“分而治之”的战略难题。

中国的海洋强国战略重要的不在于选择谁作为对手、如何战胜对手,而在于自我经济社会的结构性升华及其带来的社会文化的新生,中国经济对周边国家的牵引与吸引力将成倍上升。新的周边关系的建立以及中国基于和平、发展、合作而推动的海洋强国的战略效应也必定不会仅仅局限于中国,而会成为奉献给未来西太平洋地区甚至全球海洋健康发展的真正馈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