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狗日的战争》

小建bj 收藏 8 27746
导读:本书原名《无家》,此为《无家》十周年全新修订版。 天快亮了。老旦披着脏破的军大衣,坐在一摞弹药箱上。洋火有点潮,划断了好几根才点起烟锅。热浓的烟像温过的酒,在僵麻的身体里绕了七八圈,从鼻孔只出来一缕,淹在喷出的白气里。 他站起来,走向就要开始的黎明。战场在沉睡,大地上流动着什么。他揉了揉眼,猜那只是眼中的游丝,或是夜里的游魂。深吸两口气,空气冰冷,没有昨天那股死人味儿了。战场成了坟场,随处的尸体只要不被野狗吃掉,会冻过这个冬天。风掠过密密麻麻的铁丝网,悬挂的罐头盒叮当撞着;积雪压断树枝,像鬼

本书原名《无家》,此为《无家》十周年全新修订版。

天快亮了。老旦披着脏破的军大衣,坐在一摞弹药箱上。洋火有点潮,划断了好几根才点起烟锅。热浓的烟像温过的酒,在僵麻的身体里绕了七八圈,从鼻孔只出来一缕,淹在喷出的白气里。

他站起来,走向就要开始的黎明。战场在沉睡,大地上流动着什么。他揉了揉眼,猜那只是眼中的游丝,或是夜里的游魂。深吸两口气,空气冰冷,没有昨天那股死人味儿了。战场成了坟场,随处的尸体只要不被野狗吃掉,会冻过这个冬天。风掠过密密麻麻的铁丝网,悬挂的罐头盒叮当撞着;积雪压断树枝,像鬼在嘎嘎磨牙;小火堆在坦克和汽车下烘着,潮湿的木炭冷不丁发出爆燃;有牛皮鞋踩在松软的雪上——一只脚声音浅浅的,那定是包了铁皮的拐杖,这只脚可能被地雷炸飞了,可能被步枪打断了,也可能是……冻掉了。

老旦知道,国军七八十万部队全集结在这方圆二百里内,要和共军老账新账一起算。前几仗下来,千百个村子打成了土堆瓦片,百姓麻雀一样散了。漫山遍野的部队行进有序,人走人道,车行车路,驴马走着串儿,从头到脚都换了美国造,机枪火箭筒一捆捆堆在车上,巨大的坦克排着队轰隆驶过,这些大屎壳郎占了最宽的路,弄得弟兄们牙酸尿急。轰炸机群沉甸甸地掠过山峰,震得大地都要碎了。这么多兄弟部队在一起,这么多好武器,这么足的精神头,管他什么仗,谁经得起这么一打?昨天团里的瘸子少校说,虽然共军把第七军团打了个稀巴烂,却仍比这边少二十多万人。共军的一支主力部队已经领教了18军兄弟的厉害,扔下战壕和不少装备,连夜从南坪集跑了。

可这些竟和老旦无干,仗打了一个月,他的营只是听着响,好几次说要和共军交手了,要么共军改了主意,要么国军变了计划,除了挨了些不明不白的冷炮,冤受了国军空军扔下的一串炸弹,连个共军的影子都没见到。老旦开始还觉得运气好,一个月下来竟也烦腻了,这么一场大决战,要是一枪没打便过去了,可怎回去向老婆吹牛呢?前天他们到了阵地对面,一来就是上千人,弄得他两宿不敢睡觉。老旦看着亮起来的地平线,皱眉吸着烟锅,兔崽子们再不来,烟丝都要断档了。

对面似有动静,烟火味儿飘了过来,但没人拉枪栓。老旦磕掉烟锅里的灰,小心揣进腰间。几颗刺眼的星星浮上去,共军的阵地从黑暗里爬出来,飘动的红旗隐隐可见。骑兵跑来跑去,马嘴喷出成串的白汽。老旦活动了下冻僵的四肢,掏出怀里焐得热乎乎的酒喝了两口,手就热起来了。他拿出梳子,摘下硬壳一样的棉帽子,轻轻梳头。一个路过的兄弟咳嗽了几下,他忙把梳子藏起。霜气侵满了工事,战士们脸色蜡黄着钻出来,大多神情麻木,挠头发挖鼻孔,搓着硬邦邦的脸,有瘾大的在抖抖索索地卷烟。值夜的战士们都趴在瞭望镜上,机枪上也没人打盹。一只胖鸟从雪窝里醒来,被机枪手咳嗽的声音惊着,哗啦飞了。老旦看着它飞走,真想变成这只鸟到共军那边瞅瞅,看这帮妖怪到底在干些什么,说的是不是人话,拉的屎是不是臭屎。

士兵们都起来了,胡乱吃了粥饭,开始摆弄各自的枪。大多是刚发的汤姆森,枪很新,像刚到手的好看女人,纵然欢喜,用着依然夹生。这美国货扳机舒服,手感奇怪,一开火就像抱着个兔子似的。开战前领到这枪时,枪机的亮油还粘手。老旦不知该竖着拿还是横着拿,但试着试着就成了歪着拿。他歪着拿,一个营的战士全都歪起来了,唯独副营长郭二子不学他,因为他少了右眼,用右手开枪,就是脖子歪断了那只眼也够不着准星儿。

老旦叫过几个连长,催着大家进入战斗状态。他们照例发着牢骚,天天听别人炕头热闹,自己隔着墙硬了一个月,共军再不来,连球带蛋可就憋炸了。另一个连长就说,对面的共军没准也这么想,两球相逢,硬鸡巴胜,赶紧听营长的去准备吧。

老旦正要说几句故作严厉的话,远方猛然亮了一下,像原野中无声的闪电,他还没扭过头,一个老兵排长已经扯着干哑的喉咙喊起来:“共军重炮!”

14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本书原名《无家》,此为《无家》十周年全新修订版。

“全体隐蔽!”老旦大叫起来,声音都走了调。他颇恐惧地望向共军那边,地平线像是开了锅,隆隆地掀起一串串火光。慢吞吞的弟兄们立刻满壕乱窜,各排长哗啦掀开坑道口的钢板,战士们熟练灵活地钻进去,都是平常练的呢。大地传来浑厚的震动,天空泛起空荡荡的混响,晨曦的雾被密密麻麻的炮弹撕裂,它们带着哨音砸将过来。老旦钻进洞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那只鸟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打炮谁没见过?老旦在洞里并不慌张。口径一般,基数不大,多是鬼子的山炮,还有好多落地不炸的臭弹。国军的炮兵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晚开火,大口径加农炮和榴弹炮照样端了你们的山炮阵地。弟兄们在洞里挤着,还有人说笑着,锣鼓打起来了,新娘子要抬过来喽。

炮火过后,他刚把头探出来,一片共军已经冲到离战壕几十步的地方了。他们不紧不慢,有的跑着跑着还停下来系一下松垮的老棉裤,或是边跑边聊天。这嚣张的冲锋老旦从没见过,兔崽子们是来赶集么?鬼子也没这么不要脸啊?老旦骂了声龟孙儿,瞄着个举旗子的开了火。那人胸前脸上各挨了一颗,打了个转儿倒下去。红得扎眼的旗子带着杆儿飘出老远,像要逃离这战场,可它很快被另一个家伙捉住举起来,在机枪的夹击中变成碎片。

老旦发了命令,战壕里就沸腾了,二子指挥的十六挺重机枪同时开火。每支枪都响起来,烧起来,怒起来,蚂蚁似的共军哗啦躺下一片了,没躺下的也被炸飞了,几个命大的硬是嗷嗷叫着钻过弹雨和地雷阵,神仙样到了眼前,这真是奇怪,这样的火力恐怕连只路过的苍蝇都要被打烂了,那么大的人是咋全活着过来的?

这些妖怪终归是肉做的,他们刚跳过烧红的铁丝网,就被几个角度来的弹雨打碎了,连惨叫都没有,因为脖子打断了,嘴巴打烂了,有的脑袋都打飞了。弟兄们惊喜于新武器的顺手,一个个使劲搂,一搂就到底,反正子弹多得是呢。二子亲自操着重机枪,对着几具死尸还在打,他说要看看这美国大口径机枪到底能把人打成啥球样。老旦见不少战士欣喜地看着手里的枪,他便想到干鬼子的苦日子,不知有多少弟兄因无暇退换子弹而送了命。美国佬要是早点儿给这家伙,小日本能打得下武汉?

可共军并没被这火力吓着……共军怎么会被吓着呢?据说他们都信那个姓毛的,有人说他吐口仙气,共军就刀枪不入了呢;还听说他们有死命令,不到十丈是不开枪的。老旦很快发现用不着这么糟蹋子弹,就满战壕窜着,让兄弟们认真点射,放到三十米再打,先打拿手枪的和举红旗的,还有端着机枪的和站住系棉裤的。他对各连连长下令,每个新兵必须开枪,尿着裤子也得打,拉在裤子里也要打,往天上打往地上打往人身上打都行,打什么不重要,只是必须打。新兵打死一个共军,赏香肠一根,再打死一个,奖烧酒一两。有老旦营长的鼓舞,老兵打得过瘾,新兵打得畅快,有的在这大冬天里竟脱光了膀子干。集团军的炮兵真够意思,打得可卖力了。他们用罕见的频率速射,各式重炮炮弹一团团地落在阵地前方。火光烧着整条战线,塞炮弹的肯定是大城市来的败家子,第一波共军都炸成红烧肉了,他们还扔个不停。好在一大群共军又叫嚷着凑上来,算是没把那些炮弹糟蹋了。共军嚷得再凶,一会儿也都躺下了,还动弹的也被机枪撕碎了。最后一个像是炸昏了头,棉裤炸成了裤衩,红旗碎烂了,他光着两条血糊糊的腿站起来,踮着脚从黑烟里走出,背着烂旗子转了几圈,咳嗽几下,捡起一只鞋穿了;他又捂了捂脑袋,好像仍不明白在干啥,竟一瘸一拐地朝这边儿走过来。老旦有心抓个活的,刚要张嘴,一串子弹已打碎了他的头,打断了他手里的旗杆。他还走了两步才倒,倒也是慢慢的,像是要回一下头那样晃了晃肩膀,才扑缠在铁丝网里冒起青烟。一个十几岁的新兵举着枪跑来,欢呼着向他讨赏。老旦阴着脸让人给香肠,他没法儿骂这小兔崽子,刚才可没说要抓活的。

老旦打了十年仗,和共军拉开架势交手,这还是第一次。


本书原名《无家》,此为《无家》十周年全新修订版。

“全体隐蔽!”老旦大叫起来,声音都走了调。他颇恐惧地望向共军那边,地平线像是开了锅,隆隆地掀起一串串火光。慢吞吞的弟兄们立刻满壕乱窜,各排长哗啦掀开坑道口的钢板,战士们熟练灵活地钻进去,都是平常练的呢。大地传来浑厚的震动,天空泛起空荡荡的混响,晨曦的雾被密密麻麻的炮弹撕裂,它们带着哨音砸将过来。老旦钻进洞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那只鸟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打炮谁没见过?老旦在洞里并不慌张。口径一般,基数不大,多是鬼子的山炮,还有好多落地不炸的臭弹。国军的炮兵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晚开火,大口径加农炮和榴弹炮照样端了你们的山炮阵地。弟兄们在洞里挤着,还有人说笑着,锣鼓打起来了,新娘子要抬过来喽。

炮火过后,他刚把头探出来,一片共军已经冲到离战壕几十步的地方了。他们不紧不慢,有的跑着跑着还停下来系一下松垮的老棉裤,或是边跑边聊天。这嚣张的冲锋老旦从没见过,兔崽子们是来赶集么?鬼子也没这么不要脸啊?老旦骂了声龟孙儿,瞄着个举旗子的开了火。那人胸前脸上各挨了一颗,打了个转儿倒下去。红得扎眼的旗子带着杆儿飘出老远,像要逃离这战场,可它很快被另一个家伙捉住举起来,在机枪的夹击中变成碎片。

老旦发了命令,战壕里就沸腾了,二子指挥的十六挺重机枪同时开火。每支枪都响起来,烧起来,怒起来,蚂蚁似的共军哗啦躺下一片了,没躺下的也被炸飞了,几个命大的硬是嗷嗷叫着钻过弹雨和地雷阵,神仙样到了眼前,这真是奇怪,这样的火力恐怕连只路过的苍蝇都要被打烂了,那么大的人是咋全活着过来的?

这些妖怪终归是肉做的,他们刚跳过烧红的铁丝网,就被几个角度来的弹雨打碎了,连惨叫都没有,因为脖子打断了,嘴巴打烂了,有的脑袋都打飞了。弟兄们惊喜于新武器的顺手,一个个使劲搂,一搂就到底,反正子弹多得是呢。二子亲自操着重机枪,对着几具死尸还在打,他说要看看这美国大口径机枪到底能把人打成啥球样。老旦见不少战士欣喜地看着手里的枪,他便想到干鬼子的苦日子,不知有多少弟兄因无暇退换子弹而送了命。美国佬要是早点儿给这家伙,小日本能打得下武汉?

可共军并没被这火力吓着……共军怎么会被吓着呢?据说他们都信那个姓毛的,有人说他吐口仙气,共军就刀枪不入了呢;还听说他们有死命令,不到十丈是不开枪的。老旦很快发现用不着这么糟蹋子弹,就满战壕窜着,让兄弟们认真点射,放到三十米再打,先打拿手枪的和举红旗的,还有端着机枪的和站住系棉裤的。他对各连连长下令,每个新兵必须开枪,尿着裤子也得打,拉在裤子里也要打,往天上打往地上打往人身上打都行,打什么不重要,只是必须打。新兵打死一个共军,赏香肠一根,再打死一个,奖烧酒一两。有老旦营长的鼓舞,老兵打得过瘾,新兵打得畅快,有的在这大冬天里竟脱光了膀子干。集团军的炮兵真够意思,打得可卖力了。他们用罕见的频率速射,各式重炮炮弹一团团地落在阵地前方。火光烧着整条战线,塞炮弹的肯定是大城市来的败家子,第一波共军都炸成红烧肉了,他们还扔个不停。好在一大群共军又叫嚷着凑上来,算是没把那些炮弹糟蹋了。共军嚷得再凶,一会儿也都躺下了,还动弹的也被机枪撕碎了。最后一个像是炸昏了头,棉裤炸成了裤衩,红旗碎烂了,他光着两条血糊糊的腿站起来,踮着脚从黑烟里走出,背着烂旗子转了几圈,咳嗽几下,捡起一只鞋穿了;他又捂了捂脑袋,好像仍不明白在干啥,竟一瘸一拐地朝这边儿走过来。老旦有心抓个活的,刚要张嘴,一串子弹已打碎了他的头,打断了他手里的旗杆。他还走了两步才倒,倒也是慢慢的,像是要回一下头那样晃了晃肩膀,才扑缠在铁丝网里冒起青烟。一个十几岁的新兵举着枪跑来,欢呼着向他讨赏。老旦阴着脸让人给香肠,他没法儿骂这小兔崽子,刚才可没说要抓活的。

老旦打了十年仗,和共军拉开架势交手,这还是第一次。


3

本书原名《无家》,此为《无家》十周年全新修订版。

十年前老旦二十三,在河南老家和翠儿种地,养着两岁的娃。那地方叫板子村,是个一百多户的村庄。带子河穿村而过,浅不过膝,却已淌了上百年。河西边儿是谢家,东边是郭家,还有些如袁白先生一样的外来人住在村后北边的山丘之下。村前村后种满了枣树和梨树,村头有口不知年月的古井和总也老不死的大槐树。这地方有些古怪,村口明明立着根桩,地图上却找不到——这是村里袁白先生说的,他说找不到就一定找不到,没什么是他能说错的。头年雨雪丰足,收成尚好,老旦家过年还杀了只猪,大块的猪肉放在缸里油腌了,猪头在房梁上风干了,一直能吃到秋后。日子好精神就足,老旦在冬天里鼓捣得勤,想把翠儿肚子再搞大了,凑出一对儿小子满地乱蹦。

老旦的原名他不记得了,板子村也无人记得。他只知道属于谢家一族,爹妈打小都叫他旦儿。旦儿兄弟姐妹三人,5岁那年中原大旱,板子村颗粒无收,村里饿死不少人。先是妹妹饿死了,然后是弟弟,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的旦儿继续和爹妈挨着。老井断了水源,为了和同村郭家人争夺带子河细如腰带的水,他爹带着谢家人与郭家人来了一次火拼。镐头镰刀草耙子,能用上的家伙男人们都用上了。对方被打死一条汉,菜窖里拖出了当年义和团缴获英吉利洋枪队的钢炮,锈哩吧叽的还挺好使。他爹和族人们哪见过这玩意,冲向河对岸,可巧一炮正打在爹的胸前,这汉子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了。谢家人抱着他一条腿跑回来,十年不敢过河。旦儿的妈埋了男人的腿,为了拉大将饿毙的旦儿,走出板子村,去彭家湾给人当了奶妈。旦儿跟着孤苦伶仃的三叔过活,在狼牙狗啃的岁月里野蛮生长。三叔瞎了一只眼,养下个女子还有疯病,旦儿过来没给他添几口累赘,倒趁了心,只依旧管他叫旦儿,不唤他的名字。旦儿的妈回来了几次,拿回来银钱和衣料,然后又走,最后一次回来是马车送来的,再走了就杳无音讯。全族人都知道他娘改了嫁,看这孩子命苦,就时不时地接济一下。兵荒马乱还遭天灾的,老人们命都不长,记得旦儿大名的,一不留神都入了土。

老旦这外号是袁白先生在他12岁时给起下的。袁白先生说他没事儿就喜欢拿出自己的鸡巴玩耍,小小年纪球女人没搞过鸡巴就又黑又粗像根驴货。袁白先生是个陕西老怪,来的时候就是白胡子,据说以前在外村大户当先生。那大户留不住财,前些年先是内讧,自己弄死几个,又遭了匪盗,一场大火后,主子奴才死伤过半,家就败了,人就逃了。袁白先生骑驴来到板子村,在村里写字算命维持生计,再闲了就教教大家认字,挣几个书钱和饭钱。一日他与一众邻里闲坐村口,见旦儿和一伙后生子在大晾场上胡追烂打,小子们玩疯了,脏猴似的站成一排,齐刷刷地掏出鸡鸡来,比划着长短粗细。轮到旦儿扯下腰带,满树的麻雀就吓飞了,树下拴的母驴就吓叫了,村口抱着娃的女人们就吓得跳起来了。袁白先生就嘿嘿笑了,他拈着白胡子叫过旦儿,用根树枝拨弄几下,确认是真货后,便指着它编排起来:此物通天地灵气,天生就是球中吕布,蛋中赵云,堪比如意君,直追未央生,硬起来能打鼓,软下去可缠腰,甩起来呼呼带风,进退间翻江倒海,实非凡品,乃百年一出之神根。

经袁白先生一说,旦儿命根硕大的传闻变成现实,有了讲究,就飞快地散布开来,热辣的传言翻山越岭,县城里都有人听见了。小小年纪的旦儿哪知道如意君和未央生是何来历,只知道自己的胯下之物的确已经大过村里许多拉大车的后生,挺在茅厕只见其长,掖进裤筒峰峦叠嶂,坐下之前往往先要拧巴一下才行。跟他娘去村口买东西,小贩一口咬定他偷了根山药,他娘便和小贩打赌,真的赌回了一根山药;女人们的嘴更不牢靠,说着说着他那玩意就又长大一号,甚至瘤头龙身都编出来了。传言泛起不出半年,来往的麦客就有人问,你们村有个小老旦?听说可以用球擀面?


3

本书原名《无家》,此为《无家》十周年全新修订版。

十年前老旦二十三,在河南老家和翠儿种地,养着两岁的娃。那地方叫板子村,是个一百多户的村庄。带子河穿村而过,浅不过膝,却已淌了上百年。河西边儿是谢家,东边是郭家,还有些如袁白先生一样的外来人住在村后北边的山丘之下。村前村后种满了枣树和梨树,村头有口不知年月的古井和总也老不死的大槐树。这地方有些古怪,村口明明立着根桩,地图上却找不到——这是村里袁白先生说的,他说找不到就一定找不到,没什么是他能说错的。头年雨雪丰足,收成尚好,老旦家过年还杀了只猪,大块的猪肉放在缸里油腌了,猪头在房梁上风干了,一直能吃到秋后。日子好精神就足,老旦在冬天里鼓捣得勤,想把翠儿肚子再搞大了,凑出一对儿小子满地乱蹦。

老旦的原名他不记得了,板子村也无人记得。他只知道属于谢家一族,爹妈打小都叫他旦儿。旦儿兄弟姐妹三人,5岁那年中原大旱,板子村颗粒无收,村里饿死不少人。先是妹妹饿死了,然后是弟弟,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的旦儿继续和爹妈挨着。老井断了水源,为了和同村郭家人争夺带子河细如腰带的水,他爹带着谢家人与郭家人来了一次火拼。镐头镰刀草耙子,能用上的家伙男人们都用上了。对方被打死一条汉,菜窖里拖出了当年义和团缴获英吉利洋枪队的钢炮,锈哩吧叽的还挺好使。他爹和族人们哪见过这玩意,冲向河对岸,可巧一炮正打在爹的胸前,这汉子就被炸得四分五裂了。谢家人抱着他一条腿跑回来,十年不敢过河。旦儿的妈埋了男人的腿,为了拉大将饿毙的旦儿,走出板子村,去彭家湾给人当了奶妈。旦儿跟着孤苦伶仃的三叔过活,在狼牙狗啃的岁月里野蛮生长。三叔瞎了一只眼,养下个女子还有疯病,旦儿过来没给他添几口累赘,倒趁了心,只依旧管他叫旦儿,不唤他的名字。旦儿的妈回来了几次,拿回来银钱和衣料,然后又走,最后一次回来是马车送来的,再走了就杳无音讯。全族人都知道他娘改了嫁,看这孩子命苦,就时不时地接济一下。兵荒马乱还遭天灾的,老人们命都不长,记得旦儿大名的,一不留神都入了土。

老旦这外号是袁白先生在他12岁时给起下的。袁白先生说他没事儿就喜欢拿出自己的鸡巴玩耍,小小年纪球女人没搞过鸡巴就又黑又粗像根驴货。袁白先生是个陕西老怪,来的时候就是白胡子,据说以前在外村大户当先生。那大户留不住财,前些年先是内讧,自己弄死几个,又遭了匪盗,一场大火后,主子奴才死伤过半,家就败了,人就逃了。袁白先生骑驴来到板子村,在村里写字算命维持生计,再闲了就教教大家认字,挣几个书钱和饭钱。一日他与一众邻里闲坐村口,见旦儿和一伙后生子在大晾场上胡追烂打,小子们玩疯了,脏猴似的站成一排,齐刷刷地掏出鸡鸡来,比划着长短粗细。轮到旦儿扯下腰带,满树的麻雀就吓飞了,树下拴的母驴就吓叫了,村口抱着娃的女人们就吓得跳起来了。袁白先生就嘿嘿笑了,他拈着白胡子叫过旦儿,用根树枝拨弄几下,确认是真货后,便指着它编排起来:此物通天地灵气,天生就是球中吕布,蛋中赵云,堪比如意君,直追未央生,硬起来能打鼓,软下去可缠腰,甩起来呼呼带风,进退间翻江倒海,实非凡品,乃百年一出之神根。

经袁白先生一说,旦儿命根硕大的传闻变成现实,有了讲究,就飞快地散布开来,热辣的传言翻山越岭,县城里都有人听见了。小小年纪的旦儿哪知道如意君和未央生是何来历,只知道自己的胯下之物的确已经大过村里许多拉大车的后生,挺在茅厕只见其长,掖进裤筒峰峦叠嶂,坐下之前往往先要拧巴一下才行。跟他娘去村口买东西,小贩一口咬定他偷了根山药,他娘便和小贩打赌,真的赌回了一根山药;女人们的嘴更不牢靠,说着说着他那玩意就又长大一号,甚至瘤头龙身都编出来了。传言泛起不出半年,来往的麦客就有人问,你们村有个小老旦?听说可以用球擀面?


我已经看完书了 感觉挺好的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