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雪·乾隆的诗

扫雪必行赏,仆台早候之。

未成分寸际,那可饰装为。

今日素真积,培林泽倍滋。

天思诚赐我,分惠亦其宜。

[在网络搜索的古诗,基本上每一篇都有评论。偏偏到了乾隆,竟没有一个人敢评论,怪哉!]

后来一位好友说:乾隆是皇帝,谁敢评论皇帝当时的想法!

我回敬:那评论的古诗里面的诗人,我们就能敢评论他们当时的想法?!呜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