沛县魏庙镇计生站对面,鱼馆

导出环境 收藏 0 6738
导读:[color=#000000]2013年05月17日04:30   原标题 [计生站吃垮“超生”小鱼馆]   140   小鱼馆截屏图 计生站的欠条   来源:西部网   饭店开在镇计生站对面,本想招来个大客户,没想到大客户镇计生站吃饭打白条,要钱还不给,直到饭店无力经营关门。昨天,徐州沛县魏庙镇微山湖野鱼馆老板张先生称,他接到计生站的电话,让他去做超生登记。   现代快报记者 刘清香 文/摄   “超生”小鱼馆   沛县魏庙镇政府:这是个人行为   与计生站无关,正催相关

2013年05月17日04:30

原标题 [计生站吃垮“超生”小鱼馆]

140

小鱼馆截屏图 计生站的欠条

来源:西部网

饭店开在镇计生站对面,本想招来个大客户,没想到大客户镇计生站吃饭打白条,要钱还不给,直到饭店无力经营关门。昨天,徐州沛县魏庙镇微山湖野鱼馆老板张先生称,他接到计生站的电话,让他去做超生登记。

现代快报记者 刘清香 文/摄

“超生”小鱼馆

沛县魏庙镇政府:这是个人行为

与计生站无关,正催相关人员还债

“如鱼得水”

小鱼馆开张,计生站成大客户

2009年6月,张先生和妻子借钱开了家野鱼馆,饭馆开在沛县魏庙镇计生站对面,鱼馆不大,只有6张桌子,添置厨具、装修,花了近4万元钱。“之前我父亲生病,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光了,父亲去世之后,我就想借钱开店。”张先生常年在外打工,饭店主要由妻子经营,“只要能够生活就行,我也不指望能赚大钱。”

鱼馆开张没多久,由于价格实惠,菜味可口,生意逐渐红火起来。这个时候,镇计生站的人过来了,“一开始他们觉得味道不错,距离办公地点又近,就经常来,后来整个计生站都来吃饭。”张先生说,他和爱人很开心,因为计生站是个大客户,“每桌饭起码六七百元,有的时候一次要开两桌,这就要上千元。”

“吃鱼太吼”

计生站狂打白条,小鱼馆关门了

镇计生站有20多人,他们的频繁光顾,却又让张先生和爱人愁了起来,因为打白条的越来越多了,“有时候一个计生站的人,带好几个人吃饭,吃了就在白条上签字。有时候,计生站的领导会打电话过来,就让我置办一桌饭,用来招呼客人,吃饭的人里没有计生站的,吃了饭我只好写个白条,把签名处空着。”张先生说,也有不少其他乡镇部门过来吃饭,“但是他们都是按月结账,没有像计生站这样的,吃了饭还不给钱。”

张先生和爱人多次找到计生站要钱,对方不是说钱还没批下来,就说领导不在。一直到2012年初,因为资金跟不上,野鱼馆关门,还有4万多元没有要回。“从开张到关门,计生站一共在我店里消费了15万元左右,后来陆陆续续要回一部分,现在还有42350元没有结清。”

“鱼死网破”

老板催债,被要求去做超生登记

这4万多元一共有100多张白条,2012年2月23日,鱼馆关门不久,张先生找到计生站的会计,双方对了对账,会计把白条收了回去,给他开了一张欠款42350元的欠条。

拿着白条,张先生多次要钱均无功而返,“我给沛县政府热线打电话求助,对方答应协调此事,不久和我联系说钱还没有批下来。”张先生说,他无奈之下只好找到镇政府,却被告知“谁吃你找谁要”。昨天下午,张先生说他觉得能要回钱的希望不大了,原因是“上午有自称计生站的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做超生登记。”张先生说自己有两个孩子,老二只有一岁,“生之前,计生站的人说没事,他们不查我,现在我找他们要钱,他们立马要我做超生登记。”张先生说,他愿意按照规定接受超生处罚,但饭店的钱,还是要还给他。

“浑水摸鱼”

镇政府:打白条是个人行为

沛县魏庙镇政府分管计划生育的副镇长燕凌飞称,针对微山湖饭店反映魏庙镇计生站在2009年到2011年欠吃饭款一事,该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组织相关人员,对所有的吃饭凭据进行逐一审核,镇纪委也介入调查。

“审核结果发现这些凭据上有的有计生站人员个人签字,没有事由,有的是饭店代签或者是补签,有的没有签字,更没有计生站主要负责人的签字、审批。”燕凌飞说,根据审核结果,所有的吃饭行为,属于个人行为,与党委政府,与计生站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饭钱,是个人行为,由个人承担。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