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的管窥蠡测

我们始终深信,恕我直言;如果某一个人或组织一昧的轻信于所谓的学术权威,只能是更加体现出其在学术问题上的非常不成熟,甚至幼稚,我们应该清楚,任何所谓的学术权威,都无权随意凌驾于社会实践之上,因为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一条千古不易的真理,任何个人和组织只有无条件服从,凡事以所谓的学术权威自居,且妄图凌驾于社会实践之上,事实必将证明,是不得人心,是要摔跟斗的,只能是陷入死泥潭、步入死胡同,他们所走的路是注定走不通用的。 那些只知孤芳自赏、自欺欺人、叶公好龙、夜郎自大、一昧的削足适履、郑人买履其实是狗屁不懂的所谓学术权威,置深入调查研究的的作风、置诸多的科学依据客观事实、置社会实践于不顾,一再妄图凌驾或逾越于深入调查研究的作风、诸多的科学依据、客观事实、社会实践之上,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同志们;大家应该明白,只有充分的尊重深入调查研究、充分尊重科学依据、客观事实、充分的尊重社会实践,才是真正的贯彻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科学精神,任何个人或组织如果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无异于与充分的尊重深入调查研究、充分的尊重科学依据、客观事实、充分的尊重社会实践,才是真正的贯彻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科学精神公然对抗、与自然规律为敌、与人民为敌,此非天灾、实乃人祸也,同志们;人祸是大于天灾,敢不慎乎?

众所周知,在一九九六年人民日报发表了新华社驻西安记者孟西安的报导指出;手抄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真伪得到了近年考古的验证,如整理小组所认为的[孙膑兵法]‘五度九夺’经对比当归属[孙武兵法]第三十九篇‘九夺’银山汉简残缺严重,而抄本保留完整,更为难得的是,抄本[孙武兵法]第三十九篇‘九夺’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山汉简的大量残缺,我们应该明白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谬误被抄本校正的科学得当,这在当今历史条件下是不可能的,如果整整如吴九龙所说的‘银雀山汉墓竹简的残缺谁都能够填补,那么敢问’我们的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的那些自命清高、孤芳自赏的官方学者穷积数十年之力为何至今仍然是抱残守缺、科学的说并不是这些所谓的学者你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因为缺乏特定的历史条件,他们只能是望残简而兴叹!

面对着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某些物质而心胸狭隘的伪官方学者,妄图一再百般狡辩,做最后的困兽犹斗式的垂死挣扎 ,只能体现出黔驴技穷,对科学严谨的学术研究而言,这无异于饮鸩止渴,等同釜底之鱼,不可救药,他们这些魑魅魍魉之徒非法的无耻行径早已注定,被永远的钉在历史的耻辱之上,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在诸多的事实面前,这些魑魅魍魉的无耻之徒,只能是永远的忏悔和发抖吧!随时应该接受法律和历史严厉而公正的审判;任何个人和组织也休想试图冒天大的政治风险,肆意纵容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作为一个敢于为历史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是不能容忍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的非法行径,决不允许随意地凌驾于法律、组织、社会实践之上的历史跳梁小丑,如果某些不甘心失败的政治流氓群体,试图冒天下之大不讳,肆意包庇一再妄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心胸狭隘的民族败类的非法行径,这种法西斯式的非法行径已经完全丧失了执政的基础,动辄将所谓的伪专家的言论妄图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如果一个执政党面对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 一昧的迷信于所谓的某些个人组织主观意识上的判断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置社会实践于不顾,一再纵容民族败类,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个执政党已经荒唐透顶,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如此顽腐不化,只能表明这个执政党的机体已腐朽至极,已完全失去了作为执政党的基础,因为这个执政党的言行本质已经表明,对于社会实践才是检验这里的唯一标准的悍然挑衅行为,是对马克思主义这一普遍真理的公然背叛,是赤裸裸的法西斯行径,是对于对于历史发展的倒行逆施,即便他暂时在强大,如果不及时改弦更张,也势必会土崩瓦解,以及其不光彩的历史跳梁小丑的角色退出历史舞台,已成大势所趋,这也是所有走向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说句不客气的话,十多年来诸多事件的所谓专家解读,敢问何曾正确过?几乎无一正确,他们几乎成为了某些流氓政治群体、资本家的忠实代言人,且不说他们的解读是否正确,他们的言论为何就能随意的凌驾于社会实践之上,敢问某些毫不负责任的执政党,作何解释,必须解释。敢问,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我们应该清楚,无论是某些不学无术的将军、还是某些利欲熏心、丧心病狂、心胸狭隘一昧的指鹿为马、颠倒是非的伪学者,它们的言行早已超越了学术争鸣的范畴,他们的言行已经充分表明是赤裸裸的践踏法律的违法犯罪行径,他们所犯的一系列严重违纪违法犯罪行径,已经再一次表明完全站在了反人类、反科学、反历史的一面,他们所犯的一系列严重违法犯罪行径,是任何一个执政党、尤其是作为一个敢于为历史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所决不能允许的,作为一个敢于为历史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更不允许任何个人组织成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之人,也就不允许任何个人组织将自己的主观意识肆意的逾越于社会实践之上,无数发展的历史已经充分表明只有继续坚持只有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无视是客观科学依据、指鹿为马颠倒是非是要亡党亡国的。如果一个执政党面对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 一昧的迷信于所谓的某些个人组织主观意识上的判断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致社会实践于不顾,一再纵容民族败类,仅此一点,就足以证明这个执政党已经荒唐透顶,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如此顽腐不化,只能表明这个执政党的机体已腐朽至极,已完全失去了作为执政党的基础,因为这个执政党的言行本质已经表明,对于社会实践才是检验这里的唯一标准的悍然挑衅行为,是对马克思主义这一普遍真理的公然背叛,是赤裸裸的法西斯行径,是对于对于历史发展的倒行逆施,即便他暂时在强大,如果不及时改弦更张,也势必会土崩瓦解,以及其不光彩的历史跳梁小丑的角色退出历史舞台,已成大势所趋,这也是所有走向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你我面对着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没有选择余地,望诸位察之。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这是任何一个不想退出历史舞台执政党不需遵循的标准,任何个人和组织的言论只能作为一种建议参考,而不能作为直接的科学依据,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才是真正的学术权威,发展的历史一再表明,只有坚持社会实践才是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是作为一个具有勃勃生机执政党的最基本要求,如果一个执政党置社会实践与不顾,一昧的迷信于所谓的某些个人组织主观意识上的判断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将尊重科学依据、尊科学社会实践 尊重科学规律诉诸高阁全盘否决,这就意味着一个执政党已经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其生命活力已趋枯竭。

相比较之下,清水可鉴、优劣自出矣。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的一些问题,我想简要的阐释一下,比如传世本[孙子]‘九变’实际上传世本之扼要的列了其中五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并没有做任何进一步的论述。这是北辰屏障两人未删节次序错乱的科学依据之一,既然篇名为‘九变’其所论述的内容就应该与篇题相符,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关于‘九变’我们不妨先看一看十一家注的解说;曹操曰:变其正,得其所用九也。王皙曰:皙谓九者数之极;用兵之法,当极其变耳。《逸诗》云:“九变复贯。”不知曹公谓何为九。或曰:九地之变也。张预曰:变者,不拘常法,临事适变,从宜而行之之谓也。凡与人争利,必知九地之变,故次《军争》。张预曰:走无所往,当殊死战,淮阴背水阵是也。从圯地无舍至此为九变,止陈五事者,举其大略也。《九地篇》中说九地之变,唯言六事,亦陈其大略也,凡地有势有变,《九地篇》上所陈者是其势也,下所叙者是其变也。何以知九变为九地之变?下文云:将不通九变,虽知地形,不能得地利。又《九地篇》云:九地之变,屈伸之利,不可不察。以此观之,义可见也。下既说九地,此复言九变者,孙子欲叙五利,故先陈九变。盖九变五剩,相须而用,故兼言之。关于传世本[孙子]‘九变’‘泛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这一段文字实际上是[孙武兵法]第五十三篇‘九变三’的部分内容,九变二篇韩信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孙武》之《六胜》曰:“兵出以道,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因是而定,九变分三:曰数道,曰称道,曰胜道。数道者,兵容之变 也。称道者,利害之变也。胜道者,势地之变也。 (故将通于九变之地利者,知用兵矣;)

李筌曰:谓上之九事也。杜佑曰:九事之变,皆临时制宜,不由常道,故言变也。贾林曰:九变,上九事将帅之任机权,遇势则变,因利则制,不拘常道,然后得其通变之利。变之则九,数之则十,故君命不在常变例也。梅尧臣曰:达九地之势,变而为利也。王皙曰:非贤智不能尽事理之变也。何氏曰:孙子以《九变》名篇,解者十有余家,皆不条其九变之目者,何也?何氏一语,可谓一语中的,发人深省,盖自记地无舍而下,至君命有所不受,其数十矣,使人不得不惑。愚熟观文意上下,止述其地之利害尔;且十事之中,君命有所不受且非地事,昭然不类矣。盖孙子之意,言凡受命之将,合聚军众,如经此九地,有害而无利,则当变之,虽君命使之舍留攻争,亦不受也。况下文言将不通于九变之利者,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其君命岂得与地形而同算也?况下之《地形篇》云:“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厥旨尽在此矣。张预曰:更变常道,而得其利者,知用兵之道矣。 (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 曹操曰:谓下五事也。九变,一云五变。可见这个伪曹操并没有真正拜读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贾林曰:五利五变,亦在九变之中。贾林,不懂装懂,真正的‘四知五利’听我老人家一一道来;“四治”指的是“治气、治心、治力、治变”’其中的五利,传世本[孙子兵法]没有交代清楚,留下了有一个谜团,历代注家也竟无一人破解,[孙武兵法]却非常清楚的告诉我们,五利”具体内容是“道义之利”“形势之利”“天时之利”“人和之利 ”“地利之利”。! 遇势能变,则利不变,则害在人,故无常体,能尽此理,乃得人之用也。五变谓:途虽近,知有险阻、奇伏之变而不由;军虽可击,知有穷蹙、死斗之变而不击;城虽势孤可攻,知有粮充、兵锐、将智、臣忠不测之变而不攻;地虽可争,知得之难守、得之无利、有反夺伤人之变而不争;君命虽宜从之,知有内御不利之害而不受。此五变者,临时制宜,不可预定。贪五利者,途近则由,军势孤则击,城势危则攻,地可取则争,军可用则受命。贪此五利,不知其变,岂惟不得人用,抑亦败军伤士也。梅尧臣曰:知利不知变,安得人而用?王皙曰:虽知五地之利,不通其变,如胶柱鼓瑟耳。张预曰:凡兵有利有变,知利而不识变,岂能得人之用?曹公言下五事为五利者,谓九变之下五事也地,非谓杂于利害已下五事也。在[孙武兵法]第三十二篇 《九天》; 天之经者,阴阳之合也,大以九称,而变以九称。一曰阴,二曰阳,三曰中,四曰雾,五曰火,六曰水,七曰风,八曰雷,九曰杀天。阴天也;这里的‘九’就是论述九种自然天象;

再看一看他们对于‘九地’的解说曹操曰:欲战之地有九。李筌曰:胜敌之地有九,故次《地形》之下。王皙曰:用兵之地,利害有九也。张预曰:用兵之地,其势有九。此论地势,故次《地形》。

(孙子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围地,有死地。)

曹操曰:此九地之名也。张预曰:此九地之名。这里的伪曹操、张预特别之处‘九地’就是轮式具体的就中地形;我们在来看一看传世本十一家注[孙子]‘形篇’关于(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的解说;

曹操曰:因山川丘陵之固者,藏于九地之下;因天时之变者,动于九天之上。李筌曰:《天一遁甲经》云:“九天之上,可以陈兵;九地之下,可以伏藏。”常以直符加时干,后一所临宫为九天。后二所临宫为九地。地者静而利藏,天者运而利动,故魏武不明二遁,以九地为山川,九天为天时也。夫以天一太一之遁幽微,知而用之,故全也。《经》云知(之)三避五魁,然独处能知三五,横行天下。以此法出,不拘诸咎,则其义也,杜牧曰:守者,韬声灭迹,幽比鬼神,在于地下,不可得而见之。攻者,势迅声烈,疾若雷电,如来天上,不可得而备也。九者,高深数之极。陈皞曰:春三月寅功曹为九天之上,申传送为九地之下;夏三月午胜先为九天之上,于神后为九地之下;秋三月申传送为几天之上,寅功曹为九地之下;冬三月子神后为九天之上,午胜先为九地之下也,杜佑曰:善守备者,务因其山川之阻,丘陵之固,使不知所攻;言其深密,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务因天时地利水火之变,使敌不知所备。言其雷震发动,若干九天之上也。梅尧臣曰:九地,言深不可知;九天,言高不可测。盖守备密而攻取迅也。王皙曰:守者,为未见可攻之利,当潜藏其形,沉静幽默、不使敌人窥测之也。攻者,为见可攻之利,当高远神速,乘其不意,惧敌人觉我而为之备也。九者,极言之耳。何氏曰:九地九天,言其深微。尉缭子曰:“治兵者,若秘于地,若邃于天。”言其秘密邃远之甚也。后汉凉州贼王国围陈仓,左将军皇甫嵩督前军董卓救之。卓欲速进赴陈仓,嵩不听。卓曰:“智者不后时,勇者不留决。速救则城全,不救则城灭。全灭之势,在于此卑。”嵩曰:“不然。百战百胜,不如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以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我,可胜在彼。彼守不足,我攻有余;有余者动于九天之上,不足者陷于九地之下。今陈仓虽小,城守固备,非九地之陷也;王国虽强,而攻我之所不救,非九天之势也。夫势非九天,攻者受害;陷非九地,守者不拔。国今已陷受害之地,而陈仓保不拔之城,我可不烦兵动众,而取全胜之功,将何救焉!”遂不听。王由围陈仓,自冬迄春,八十余日,城坚守固,竟不能拔。贼众疲弊,果自解去。张预曰:藏于九地之下,喻幽而不可知也;动于九天之上,喻来而不可备也。尉缭子曰,“若秘于地,若邃于天”是也。守则固,是自保也;攻则取,是全胜也。通观十一家注关于‘九天’之‘九’的解释,几乎无一正确。

银雀山汉墓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子下编]佚文‘四变’毫无科学依据,经我们对比研究发现,‘四变’实际上是[孙武兵法]第五是一篇‘九变二’的一部分,银雀山汉墓银雀山汉墓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子下编]佚文‘四变’汉墓竹简[孙子]‘四变’残缺异常严重,整理小组几乎没有任何填补,其前后次序更被整理小组因依据本身次序错乱的传世本[孙子]严重的颠置,谬误百出,当然银雀山汉墓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子下编]佚文‘四变’虽然残缺严重,但是从今残存的部分文字,看得出是对于传世本‘九变’的进一步论述,现我仅将 银雀山汉墓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子下编]佚文‘四变’十一家注[孙子]关于其中‘五变’解释对比一下,其中 银雀山汉墓汉墓竹简整理小组错误归入的[孙子下编]佚文‘四变’的残缺我用张藏本[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二’予以填补, 四變

[用变之法,以权为道,以道设谋,以谋达变,以变取胜。故,兵称有五变,途变者,涂有所不由也,军变者,军有所不击也,城变者,城有所不攻也,地变者,地有所不争也]《1>此处补缺六十一字

徐(途)之所不由者,曰:淺入則前事不信,深入則後利不椄(接)。動則不利,立則囚。如此者,弗由也。

曹操曰:隘难之地,所不当从;不得已从之,故为变。李筌曰:道有险狭,惧其邀伏,不可由也。杜牧曰:后汉光武遣将军马援、耿舒讨武陵五谿蛮,军次下隽,今辰州也。有两道可入,从壶头则路近而水险,从充道则路夷而运远。帝初以为疑。及军至,耿舒欲从充道,援以为弃日费粮,不如进壶头,搤其咽喉,则贼自破。以事上之帝,从援策,乃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水疾,船不得上。会暑湿,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卒。耿舒与兄好畸侯书曰:“舒前上言,当先击充道(粮),虽难运而兵马得用;军人数万,争欲先奋。今壶头竟不得进,大众佛郁行死,诚可痛惜!”贾林曰:由,从也。途且不利,虽近不从。杜佑曰:厄难之地,所不当从也。不得已从之,故为变也。梅尧臣曰:避其险厄也。王皙曰:途虽可从,而有所不从,虑奇伏也。若赵涉说周亚夫,避骰邑厄陋之间,虑置伏兵;请走蓝田,出武关,抵洛阳,间不过差一二日是也。张预曰:险厄之地,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故不可由也。不得已而行之,必为权变。韩信知陈余不用李左车计,乃敢入井烃口是也。

●軍之所不(擊)者,曰:兩軍交和而舍,計吾力足以破其軍,獾<2>‘获其将’字顺意正,遠計之,有奇執(勢)巧權於它,而軍[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3>將。如此者,軍唯(雖)可(擊),弗(擊)也。

曹操曰:军虽可击,以地险难久,留之失前利,若得之则利薄,困穷之兵,必死战也。杜牧曰:盖以锐卒勿攻,归师勿遏,穷寇勿迫,死地不可攻。或我强敌弱,敌前军先至,亦不可击,恐惊之退走也。言有如此之军,皆不可击。斯统言为将须知有此不可击之军,即须不击,益为知变也。故列于《九变篇》中。陈皞曰:见小利不能倾敌,则勿击之,恐重劳人也。贾林曰:军可威怀,势将降伏,则不击。寇穷据险,击则死战,可自固守,待其心情取之。杜佑曰:军虽可击,以地险难久,留之失前利,若得之利薄也。穷困之卒,隘陷之军,不可攻,为死战也;当固守之,以待隙也。梅尧臣曰:往无利也。王皙曰:曹公曰:“军虽可击,以地险难久,留之失前利,若得之则利薄。”皙谓饵兵锐卒,正正之旗,堂堂之阵,亦是也。张预曰:纵之而无所损,克之而无所利,则不须击也。又若我弱彼强,我曲彼直,亦不可击。如晋楚相持,士会曰:“楚人德刑政事典礼不易,不可敌也。不为是征。”义相近也。

● 城之所不攻者,曰:計吾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於前,得之而後弗能守。若力不足,城必不取。及於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為害於後。若此者,城唯(雖)可攻,弗攻也。

曹操曰:城小而固,粮饶,不可攻也。操所以置华费而深入徐州,得十四县也。杜牧曰:操舍华费不攻,故能兵力完全,深入徐州,得十四县也。盖言敌于要害之地,深峻城隍,多积粮食,欲留我师;若攻拔之,未足为利,不拔则挫我兵势,故不可攻也。宋顺帝时,荆州守沈攸之反。素蓄士马,资用丰积,战士十万呷马二千。军至郢诚,功曹臧寅以为:攻守异势,非旬日所拔;若不时举,挫锐损威。今顺流长驱,计日可捷,既倾根本,则郢城岂能自固?故兵法曰:城有所不攻是也。攸之不从。郢郡守柳世隆拒攸之。攸之尽锐攻之,不克。众溃走。入林自缢。后周武帝欲出兵于河阳以伐齐,吏部字文弼进曰:“今用兵须择地。河阳要冲,精兵所聚,尽力攻之,恐难得志。如臣所见,彼汾之曲,戍小山平,攻之易拔;用武之地,莫过于此。”帝不纳。师竟无功。复大举伐齐,卒用弼计以灭齐。国家自元和三年至于今三十年间,凡四攻寇。魏薄攻寇之南宫县,上党攻寇之临城县,太原攻寇之河星镇。是寇三城池浚壁坚,* 粟米石金炭麻膏,凡城守之资,常为不可胜之计以备。官军击虏,攻既不拔,兵顿力疲,寇以劲兵来救,故百战百败。故三十年间,困天下之功力,攻数万之寇,四围其境,通计十岁,竟无尺寸之功者,盖常坠寇计中,不能知变也。贾林曰:臣忠义重禀命坚守者,亦不可攻也。梅尧臣曰:有所害也。王皙曰:城非控要,虽可攻,然惧于钝兵挫锐;或非坚实,而得士死力;又克虽有期,而救兵至,吾虽得之,利不胜其所害也。张预曰:拔之而不能守,委之而不为患,则不须攻也。又若深沟高垒,卒不能下,亦不可攻。如士句请伐逼阳,苟* 曰:“城小而固,胜之不武,弗服为笑”是也。:

●地之所不爭者,曰:山谷水[泽,野、林、也,]<4>,[无能生者,虽得之]<5>,而[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6>此处补缺九字虛。如此者,弗爭也。

曹操曰:小利之地,方争得而失之,则不争也。杜牧曰:言得之难守,失之无害。伍子肯谏夫差曰:“今我伐齐,获其地,犹石田也。”东晋陶侃镇武昌,议者以武昌北岸有邾城,宜分兵镇之,侃每不答,而言者不已。侃乃渡水猎,引诸将佐语之曰:“我所以设险而御寇,正以长江耳。邾城隔在江北,内无所倚,外接群夷;夷中利深,晋人贪利,夷不堪命,必引寇虏。乃致祸之由,非御寇也。且今纵有兵守之,亦无益于江南;若羯虏有可乘之会,此又非所资也。”后质亮戍之,果大败也。梅尧臣曰:得之无益者。,王皙曰:谓地虽要害,敌已据之;或得之无所用,若难守者。张预曰:得之不便于战,失之无害于己,则不须争也。又若辽远之地,虽得之,终非己有,亦不可争,如吴子伐齐,伍员谏曰:“得地于齐,犹获石田也;不如早从事于越。”不听,为越所灭是也。

●君令有所不行者,君令有反此四變者,則弗行也,

曹操曰:苟便于事,不拘于君命也。李筌曰:苟便于事,不拘君命。穰苴斩庄贾,魏绛戮杨干是也。杜牧曰:尉缭子曰:“兵者,凶器也。争者,逆德也。将者,死官也。无天于上,无地于下,无敌于前,无主于后。”贾林曰:决必胜之机,不可推于君命;苟利社稷,专之可也。孟氏曰:无敌于前,无君于后,闽外之事,将军制之。梅尧臣曰:从宜而行也。此而上五利也。张预曰:苟便于事,不从君命。夫概王曰,“见义而行不待命”是也。自涂有所不由至此为五利。或曰:自圮地无舍至地有所不争为九变。谓此九事,皆不从中覆,但临时制宜,故统之以君命有所不受。

[此九变之道也。

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7>,則智(知)用兵矣。

《1>此处补缺六十一字;<2>此处残缺二十二字;<3>此处补缺五字;<4>此处补缺四字;<5>,此处不确六字;]<6>此处补缺九字虛。如此者,弗爭也;《7>此处补缺六十一字

目前于汝波我儿等为官方学者,在诸多的事实面前信口开河、信口雌黄,就认为为《四变》对《孙子兵法·九地篇》“君命有所不受”做了解释,提出:“君令有反此四变者(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则弗行也。”说明“君命有所不受”与其他之“四不”并非并列关系,而是一个条件复句,即君令在违反以上四种情况时才可以拒不接受。《黄帝伐赤帝》解释《行军篇》中“黄帝胜四帝”这一典故,认为帝王之胜都须得天道、地理、民情。《地形二》似是解释《孙子兵法·地形篇》的文字。《见吴王》内容与《史记·孙子列传》所记孙武见吴王阖庐、以兵法试诸妇人之事大致相同。这当是司马迁写《孙子列传》依据材料之一。这说明,司马迁确实见过这些托名“孙子”而写的杂篇。 我老人家可以肯定地说无论是司马迁还是伪曹操均没有读到[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其中银雀山汉墓出土的‘四变’也绝对不是你们蠢猪似的认为托名“孙子”而写的杂篇,你们连是解释还是论述都没有搞清楚,就在这丢人现眼,真不知道世间尚有廉耻二字,你们首先的回答你叔一个现实问题,谁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你们这些心胸狭隘的人渣严重颠置的次序、校正其谬误,你孙思敬、刘成军、吴如嵩 姚有志、[于汝波]、李零、吴如嵩、吴九龙、黄朴民、霍印章、李学勤、肖贵洞、裘锡圭、刘春志、刘庆、任力 钟少异、赵成凤等你们这些人头嘴脸的伪专家有这个能力吗?不懂装懂,这才是目前我共和国军事战略研究领域最的的奇耻大辱,是最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莫大悲哀,敢问当局,这么多年,军事科学院究竟是用什么向人民、历史交代,难道就是用长时期非法打压和臆想非法掠夺[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珍贵文献来解释,他们这是在向人民、向历史犯罪,作为一个敢于为历史负责任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似乎应该向历史做一些解释,我看还是很有必要的。

。[孙武兵法]‘九变二’

用变之法,以权为道,以道设谋,以谋达变,以变取胜。故,兵称有九变:一曰天变,二曰地变,三曰人变,四曰国变,五曰城变,六曰军变,七曰途变,八曰卒变,九曰君令变。

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地变者,地有所不争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城变者,城有所不攻也。军变者,军有所不击 也。涂变者,涂有所不由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君令变者,君令有所不行也。

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

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也,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

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贼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

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重城不 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

军有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合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获其将,降其卒。远计之,有奇势巧权与之,而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

涂有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讯,深入则后事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

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

君令有所不行者,曰:君令有反是变之胜道者,弗行也。此九变之道也。

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害者,虽知形势,不能得形势之用也。用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四治五利,不能得天地人之用矣。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故务可 信;杂于害,故患可解。

是故屈诸侯者之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之也。故覆军杀将,必以九变之利害而计之。此称之九变,不可察也。相比之下,无论是传世本还是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四变’都说明删节了天变,,人变,国变,卒变,了四变,不过银雀山汉墓竹简‘四变’实际上是对‘五变’的进一步论述,其学术价值要比传世本要高得多,很显然传世本和银雀山汉墓竹简‘四变’都删节了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地变者,地有所不争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城变者,城有所不攻也。军变者,军有所不击 也。涂变者,涂有所不由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君令变者,君令有所不行也。

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

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贼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

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重城不 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重要战略要素。

还有传世本[孙子兵法]‘作战’从篇名上看应该是从战术上论述,可事实上通篇论述的却是战略问题,是不是很矛盾,恕我直言传世本[孙子]‘作战’的内容全部散落在‘充家、国实’等篇里,关于‘作战’孙武在[兵法]八十一篇,虽然没有专篇论述,却在许多篇里作料深入的阐述,比如;阵战、野战、游战、伏战、突战、孔战、水战、火战、胜战分九种详细论述具体的战术,我老人家想请教孙思敬、刘成军、吴如嵩 姚有志、[于汝波]、李零、吴如嵩、吴九龙、黄朴民、霍印章、李学勤、肖贵洞、裘锡圭、刘春志、刘庆、任力 钟少异、赵成凤等,在你大叔我老人家没有公布之前,你们有这个能力吗?说你们是狗屁不懂,都已经是高抬你们了,不服的话,咱打个赌,在银雀山汉墓竹简里你们自己挑,然后我们共同填补、校正,然后同时向社会公布,你们敢吗?我老人家非常自信,你们就没这能力,更不要说是韩信张梁所序次的三十五家古兵书了。

 癸巳年、季春月、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


全球军事网、军事思想版版主、鬼谷神圣、


西安小子戴文拙笔于西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