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惕“东方智慧”包装下的无能外交弃守国家利益

xyhrq 收藏 22 1761
导读:[size=16][face=楷体_GB2312]最近,北京外国语大学公共外交研究中心周鑫宇在环球时报发表《中国崛起需要超越领土纠纷》一文,呼吁中国“应用‘东方智慧’解决亚洲领土争端”。 在当前中国和周边国家领土纷争趋于激化的敏感时刻,周鑫宇的文章不能不格外引人关注。但是,当我们仔细阅读了他的文章后就会发现,与其说他是在进行严肃认真的外交思考,不如说是为了投一切争抢中国领土和海洋权益的周边强盗及西方敌对势力之所好而进行的摇尾乞怜与自虐自残。因为他的文章不仅通篇陈腔滥调老掉牙,毫无创新创见可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警惕“东方智慧”包装下的无能外交弃守国家利益

最近,北京外国语大学公共外交研究中心的周鑫宇在环球时报发表《中国崛起需要超越领土纠纷》一文,呼吁中国“应用‘东方智慧’解决亚洲领土争端”。

初看标题,周的文章似乎是在进行严肃认真的外交思考。但当我们读过全文后就会发现,他的文章不仅通篇陈腔滥调,毫无创新创见可言,而且逻辑混乱,自相矛盾,不过是在所谓 “东方智慧”、“中国崛起”等马屁辞藻包装下的弃土求和、偏安苟安的外交无能与外交堕落的新一轮展示,是为了投一切争抢中国领土和海洋权益的周边强盗及西方敌对势力所好而进行的摇尾乞怜与自虐自残。

首先,周在文章中说,“中国一贯以‘神圣领土不容侵犯’、‘坚决捍卫国家主权’作为处理领土纠纷的原则。实际上其他国家也是这样。如果我们看看印度和菲律宾的媒体,就会发现它们在和中国的领土纠纷中,同样显得义正词严、群情激奋,用的是跟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和媒体一样的语言”。我们不明白:既然各国都是“以‘神圣领土不容侵犯’、‘坚决捍卫国家主权’作为处理领土纠纷的原则”,中国坚持这个原则何错之有?何罪之有?身为学者,却写出这样自相矛盾狗屁不通的文章,思维和智商糟糕至此,真不知道此人是如何教书育人、如何“研究”的?更为可笑可耻的是,周的文章除了看不惯并自虐式的指责自己国家坚定捍卫领土主权的做法、要求本国政府单方面放弃原则立场外,没有片言只语对韩、日、菲、越、印等国提出任何对等劝告。我们不知道,这位专门从事外交研究工作的中国学者,到底是何种心肠?又意欲何为?

其次,领土问题涉及深层次的历史文化、民族感情、政治纷争、矛盾冲突等诸多问题,具有长期性、尖锐性、复杂性、艰难性的特点,既不能指望一朝一夕一蹴而就急于求成,也不能因为其难就撒手不管或者随便放弃。古往今来,国家间解决领土纷争不外有四:一是战争,用拳头说话,谁胜利谁拥有;二是谈判,大家协商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三是战争加谈判,文武两手交互运用;四是双方都既不想打仗,又不想让步,那就不触碰,留待将来解决。除了这四种办法,不可能有更多更好的办法。反观周鑫宇武断的提出所谓“中国崛起需要超越领土纠纷”,不仅是对人类历史与外交常识的无知无畏,更是妄图以“崛起”为诱饵,诱使中国政府和人民放弃对固有领土和海疆的坚守。其利令智昏至此,若非卖国贼,至少也是典型的“崽卖爷田不心疼”的败家子。从历史上看,世界各大文明古国、强国乃至近现代欧美、日本、前苏联的崛起,无一不是靠战争立威、以铁血解决领土纠纷的。或者,即便领土问题悬而未决,也并未影响过哪个国家的崛起。为什么偏偏“中国崛起需要超越领土纠纷”?你立论的根据何在?更何况,他的所谓“超越”,其实是要中国政府和人民单方面妥协让步息事宁人,将一切争议领土拱手送人。只是因为不方便直说,所以才绕来绕去想出了“超越”这个词,企图通过玩弄拙劣的文字游戏忽悠、糊弄全中国人民。

再次,周鑫宇的文章包装了一个颇为华丽和诱惑人心的名词:“东方智慧”。但当你满怀清新好奇之心读完他的文章后却发现,他的所谓“东方智慧”,竟然不过是中国四十一年前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八个字。早在1972年,中国为争取尽早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打破欧美的包围封锁,首次在钓鱼岛主权争执问题上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策略性主张。后来,这一外交权宜之计又被简单化地全盘复制到了南海问题上。但众所周知和不容辩驳的事实是,被周鑫宇先生吹捧为“东方智慧”、同时也被中国外交官们奉为“圭臬”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八字圣经”,非但没有帮助中国顺利收回自古就属于中国的海陆领土,反而给世界强盗发出了强烈而清晰的信号:领土主权都能搁置,说明中国不过是三心二意装腔作势做做样子,根本没有原则也不会认真。在这样的信号的刺激和鼓舞下,周边强盗不仅安享已经到手的中国领土和海洋资源,还日思夜想继续进行新的抢夺和瓜分。我们审视历史不难发现:正是在中国为追求中日邦交正常化而单方面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1972年以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印尼等才肆无忌惮地加快了哄抢中国南海岛礁和海洋专属经济区的步伐。

对自己束手缚脚谦谦君子严格要求,对他人放手任博大开方便之门,除了毫无原则、一厢情愿和得过且过外,只剩下不负责任、不计后果,把一切问题难题扔给子孙后代,断绝子孙后代的生路和出路。试问:人类外交史上可有这样惊天地泣鬼神又怪力乱神的“东方智慧”?

一项四十多年前产生的、四十多年来一直被事实持续不断的证明无效和破产了的外交权宜之策,却至今还在被一些人念兹在兹的守护着、捍卫着,这种怪象、乱象和荒腔走板,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高度警觉和深入思考。

不要以为周鑫宇只是一名外国语学院的教师,学的、用的、教的只是外语,好像与中国外交不沾边;也不要以为周的文章是无的放矢,或者只是在平心静气地进行理论探讨,想要为解决长期困扰中国周边外交的热点、焦点、难点问题提供新思路。其实,周与中国外交系统盘根错节藕断丝连的深厚渊源关系,决定了他和他的文章,本质和目的都是在替中国外交施放“高空气球”,借以试探中国人民的反应和可接受程度,反映出的是当今无能外交主导下的群体性、饥渴性、功利性焦虑:外交多年无建树,如何平息国人怒?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凭空抓耳挠腮想出来的平息办法,竟然是胆大妄为的妄图以出卖国家、出卖祖宗、出卖灵魂来邀功请赏,建立自己白日梦般的“盖世奇功”。同时还痴心妄想地以为,只要包装和包裹了个别冠冕堂皇、能让当政者们听得耳顺心畅的华丽辞藻,就能瞒天过海、人神莫知,顺利实现其卖国图谋。

因此,批驳周的文章,深入分析周鑫宇其人其事,足可以直通当今中国外交的堂奥,找到中国外交懦弱、无能、无耻和堕落的症结所在:

第一,内部繁殖,自成体系。去年11月16日,新任外交部女新闻发言人走进公众视线,引发媒体热捧。令人不解的是,媒体追捧其人并非其有何突出外交历练和工作实绩,只是她傲视群雄的外语水平和刻意雕饰的徐娘妆容。拜好事媒体深入挖掘,人们得以了解到这位外语精英的学习工作履历:自幼学外语→外语成绩突出→考入大学外语系→外交部录用→公派出国留学继续专攻外语→外交系统任职,最终成了今天登堂入室的中国外交官。这个新闻发言人的履历,表面上看很辉煌,实际上非常简单和单一:除了外语、外语大学和外交系统循环打转外,从未在其他部门、其他岗位历练成长。这显然不是培养一位高素质、高水平、复合型外交专才的恰当模式。然而不幸的是,这恰恰是当今中国外交官群体共有的履历特征:外语学而优→外交学院或外国语学院或大学外语系就读→外交部招录→驻外使领馆或外交部内设机构轮职→主持中国外交。在这个固定化、公式化的外交官选拔培养模式下,外交部俨然成了由门生故吏或师生故交组成的链式化利益集团长期固化世袭了的权力与利益领地,成了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舍此途径,非经过此集团,中国人要想供职外交系统,与闻中国外交,势如登天。

第二,迷信外语,舍本逐末。按理说,外语不过是从事对外交流的语言工具,是外交官们需要具备的条件和素质之一。但在中国外交系统,由于盲目的、畸形化的“外语崇拜”的长期深重灾难的影响,外语早已演变成了中国外交和外交官群体学习、工作的全部。中国外交官对外语的痴迷和膜拜,使得他们穷尽十数年、数十年甚至一生的光阴浸淫于外语,对于其它学科、其它知识、其它能力要么鄙夷不屑,要么视而不见。他们以外交为外语,视外语为外交,唯以外语相攀比、相夸耀、相吹捧、相奥援。看看这几十年来中国外交部每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发言人所展现出来的千人一面、千面一辞、照本宣科、依葫画瓢、笨拙木讷、呆头呆脑、机械嗫嚅、鹦鹉学舌,其实正是他们母语和母国文化浸染陶冶不够的结果,是他们内涵不足、知识贫乏、综合素质较低的直接反应,是中国外交系统长期重外语、轻母语、慕虚华、轻实能,大搞体制内封闭循环近亲繁殖造成的恶果和必然结果。前文提到的那位女发言人,之所以不到半年内就让国人跌破眼镜大失所望,不能不说是其知识、见识、智慧、能力等严重匮乏的必然结果。这种荒诞离奇、亘古未闻的“中国外交特色”和“中国特色外交”,不仅让古往今来的外交官们匪夷所思瞠目结舌,也使中国国家和中国外交官们自己沦为国际上轻慢嘲讽的对象。这无疑是中国外交的悲哀,也是中国悲哀外交的深重灾难的根源之一。

第三,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今天的中国外交,有许许多多荒诞可笑又匪夷所思的现象。比如,中国以其国土之广,人口之众,经济实力、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号称改革开放以来成倍增长,而且是全世界仅有的联合国五常之一,却至今还在忍受着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完全受制于人看人脸色、人民被外国肆意抓捕射杀抢掠、国土被肆意瓜分抢夺的奇耻大辱;中国人自己节衣缩食忍饥挨饿,省下钱财在全世界充大款装富有到处减免奉送,却非但未能换取国际乞丐们丝毫感恩和感激,反而激起了他们变本加厉勒索中国的欲望;中国不但在面对西方强国肆意挤压欺凌时忍气吞声噤若寒蝉,甚至连被周边宵小侵夺凌辱时也不敢批驳和抗争。这种人类历史上仅见的外交无能、外交耻辱和外交笑柄,固然是中国实力不济(这又在事实上打破了中国自吹自擂的“强大崛起”的神话)的结果,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力量自信全面垮坝的结果,也是当今中国外交官群体无能与堕落的结果。对于这个群体来说,外交没有神圣和责任,有的只是如警察、教师、司机、工人般的纯粹职业,是外交系统成千上万就业者们赖以安身立命、养家糊口的工作,是他们跻身体制、钻竞仕途、呼朋唤友、升官发财、荫庇子孙、万年富贵的敲门砖。他们没有理想、没有信念、没有目标、没有抱负、没有责任、没有担当,甚至没有底线、没有人品、没有节操,有的只是溜须拍马、阿谀奉迎、蝇营狗苟、浑浑噩噩、得过且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第四,墨守陈规,不思进取。外交关乎国家利益,不仅需要外交官有足够的才能、智慧、练达和机敏,还要有坚毅、顽强、果敢、争胜的性格特质,要有奋发进取、敢于负责、敢于担当、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甘于奉献、不辞忧劳的报国情怀和精神品质。但对于从学校到学院再到外交部的当代中国外语外交官们来说,这些素质、品格和情怀几乎完全不具备。今天的中国外交系统有一大非常奇怪的怪现象,那就是所有的人谈领导人必推崇邓小平,谈外交政策必推崇韬光养晦。诚然,邓小平作为第二代中国领导人中的杰出一员,在外交方面确实建树颇多。但是,如果我们据此就断定中国的外语外交官们打心眼里敬佩邓小平的话,那就大错特错。说穿了,他们时时事事处处抬出所谓邓小平外交思想和外交实践,一是外交系统的马屁文化使然;二反映出他们墨守陈规、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混世哲学;三是一旦外交办砸了,可以把一切错误和责任都推给邓小平。比如在理解和运用“韬光养晦”思想的问题上,中国的外语外交官们就充分展现了他们的阴损:他们先是垄断“韬光养晦”的解释权,肆意歪曲原意,再将已经面目全非的“韬光养晦”扣到邓小平头上,最后还满世界宣称“韬光养晦”要“一百年不变”。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种种怪力乱神的荒诞、无能、无德和无耻包装成“韬光养晦”,把自己的不作为、乱作为、胡作非为等包装成“遵循小平遗志”。就这样,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四个字,很不幸被剔骨去肉偷梁换柱篡改强奸成了今天中国外交没有原则、没有战略、没有思想、没有理想、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不思进取、不负责任、安于现状、蝇营狗苟、胡混度日、妥协苟安的挡箭牌和遮羞布。

第五,贪图私欲,罔顾国利。在一群既无实际水平、又无实际能力、更无德行操守的外语外交官的把持下,外交部只是纯粹的职场,是解决就业、维持生计、一人得道、鸡犬飞升的“梦工场”。他们从踏进外交部的第一天起,就在盘算着如何跟领导和同事搞好关系,如何谋个有油水、好处多的部门和职位,再慢慢熬主任科员、副处、正处、副司、正司、副部、正部。他们争面子,轻实利,舍本逐末,去实取虚,谋官甚于谋事,谋私利甚于谋国利。为了一己之私,什么国家利益、人民利益、民族尊严等等,统统可以交换、可以割让、可以弃守。他们和众多的官员、公务员一样,利用手头掌握的资源和便利条件,成天谋划的是如何拉皮条跑龙套助力公款出国旅游,自己居中牟利;是自己的子女亲属、领导的子女亲属、关系户的子女亲属什么时候移民国外,是自己的财产、领导的财产、关系户的财产如何安全便捷地转移国外。在他们一手遮天的把持下,中国改革开放后成倍增长的经济军事实力和综合国力非但没能换来外交实力和外交地位的相应增长,反而不断地侵蚀败耗着新中国前三十年辛苦打拼积累的外交家底;他们学人家搞“金元外交”,却除了到处白撒钱充大款、免债务、送援助外,非但没有交来一个新朋友,连老朋友都一个个众叛亲离,只剩下中国自己在国际间形单影吊、喁喁独行、孤家寡人;他们一次又一次弃守国家利益、辜负人民期待、背离外交宗旨和使命,使中国沦为当今国际舞台上绝无仅有的人尽可讥、人尽可欺的泱泱大国。

与周恩来、陈毅、乔冠华时代外交官普遍多部门历练、多岗位锻炼、多经历风雨、多方面才干、多机锋睿智、多人格魅力、多斗争经验和多外交建树相比,今天在花园和保温箱里呵护培养起来的中国外语外交官群体,除了外语堪堪夸耀外,可以说一无是处。他们外不敢争国权、护尊严,不敢坚持原则、坚持斗争,逢敌必怕、逢洋必软,内则巧言令色、欺上瞒下、自欺欺人、自相夸耀、自鸣得意、自我粉饰、自我陶醉、自我麻痹。人们要想从这些“鹦鹉外交官”的嘴里听到或感觉到正常外交官所应该具有的内涵、机锋、博才、睿智、果敢、坚毅,要想指望这些外交官真心忠心维护和捍卫国家利益,基本上决无可能。

需要指出的是,满清被列强以刺刀架颈,尚不至于任人占土割地。可恨今天的中国外语外交官们,一边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强大,一边却未经战阵即举旗投降,弃祖宗之地如敝履,丧心病狂一至如此,可谓人人得而诛之。本来,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否不容分割,是否不容侵犯,千千万万非“肉食者”的中国百姓既管不着,也没有太多闲情逸致关心关注,都是这些所谓的外交官员和专家学者们灌输宣传的结果。可等到人民认可了、接受了、信以为真了他们几十年的宣传说教之后,他们今天又突然来了个180大转变,告诉人民说“中国崛起需要超越领土纠纷”,让人民满腹狐疑、心怀忐忑、惴惴不安,不知道外交专家们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他们的真正意图到底是什么?他们到底想要我们做什么?怎么做?但时至今日,无数事实清楚地告诉我们:中国崛起需要超越的,不是什么领土纷争,而是近三十年来荒腔走板的外语外交、书呆子外交、石敬瑭外交以及包藏私心、贪恋权位、罔顾国利的堕落外交。否则,中国外交将永远寄人篱下、看人脸色,永远饱食终日、碌碌无为,永远妥协退让、偏安苟安,永远弃守国家利益、辜负人民期待,永远把自己钉在人类外交的耻辱柱上。


本文内容于 2013/5/25 23:02:19 被xyhrq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这是看过的最全面透彻准确分析中国外交为什么几十年都是软趴趴的文章,读来让人荡气回肠,大舒胸臆!

如果这样那就复杂了,但愿他是一家之言。不过中国文人迂腐气,妥协气息的确太重。

 以下是引用xyhrq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汉之风 在第10楼的发言:
那个垃圾文人,还有一句话也是让人震惊‘领土问题是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我们应该超越历史’这是什么混账逻辑,这是变相的卖国言论,哪个国家的领土问题不是在历史中形成的呢,大清朝弱弱无能,丧权辱国,签订了一系列割让领土的条约,这些条约也是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按照他的反动逻辑,中国应该坦然接受历史上的所有不平等条约,比如【南京条约】【北京条约】【马关条约】【西姆拉协议】,,,因为这是所谓的‘我们应该超越历史’。

此人莫名奇妙地提出所谓的‘国’和‘天下’的概念,他指出‘中国古代没有领土观念,只有天下观,领......

呵呵,多谢老兄支持!不过,老兄认为周鑫宇此时抱残守缺于“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和国家动向,明显相违背的”的说法,我不大认同。我还是坚持我在文章中的观点:即,此人与中国外交和外交部绝对是很深厚关系的。而他此时发表这样的混蛋文章,明显是官方授意他以“民间学者”“研究探讨”的面目出现,实际是想借助周为腐败无能的中国外交探路放风,看看社会上的反应如何。一旦民愤太大,可以推脱为个人观点。最重要的是,周鑫宇和那些外语外交官群体,本质上是同气连枝、臭味相投、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所以,周文的危害性不仅仅是文章本身是毒瘤,更在于他所代表的,实质上就是中国外交部的想法——这才是最危险的!


文釆飞扬,文笔樨利!直述胸意,人快人心!直指问题症结,揭示深层次原因。……痛快!

早该痛斥了。如果国家搞最不满意评比,外交部将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兄台反驳的好,那个周鑫宇写的是一篇没有原则,没有气节,迂腐不堪的狗屁文章,我当时看后想写文批驳,呵呵,但没有落笔,今天看到你的大作。欣慰。

那个垃圾文人,还有一句话也是让人震惊‘领土问题是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我们应该超越历史’这是什么混账逻辑,这是变相的卖国言论,哪个国家的领土问题不是在历史中形成的呢,大清朝弱弱无能,丧权辱国,签订了一系列割让领土的条约,这些条约也是在历史发展中形成的,按照他的反动逻辑,中国应该坦然接受历史上的所有不平等条约,比如[南京条约][北京条约][马关条约][西姆拉协议],,,因为这是所谓的‘我们应该超越历史’。

此人莫名奇妙地提出所谓的‘国’和‘天下’的概念,他指出‘中国古代没有领土观念,只有天下观,领土观念是从西方引进的’,按照他的逻辑,中国古代历史上爆发的一次次战争,也并不是为了争夺土地和人口的战争,而是争夺虚无飘渺的‘天下’而实质上‘天下观’就是土地和人口,财富。作者一味强调空洞的和平,按照这种‘和平观’中国的领土只有恢复到周朝前的河南,陕西或山东的一小块,才是最符合历史和和平的。

所谓的‘东方智慧’,也是作者拾人牙慧,对邓小平思想精华的弯曲和片面看法。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有一个大前提的,那就是‘主权在我’只有‘主权在我的基础上,才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个政策作为国家韬光养晦时期的权宜之计,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随着国力的发展,军力的增强,周边领土矛盾的激化,如果还在一味提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那就是毫无原则的退让和投降了,从政府近来对待领土的态度上看,已经不再随意倡导这个政策,而这个迂腐,懦弱的文人依旧不合时宜的提出,这是和国家动向,明显相违背的,他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自诩为‘东方智慧’。这个人‘东方智慧’的本质,就是‘绥靖思想’的体现,主权和领土的伸张不重要,以懦弱,退缩,迁就去迎合霸占中国领土的国家,求的所谓的空洞苍白的‘和平’。这种人扰乱国家政策,影响民间舆论,可说是贻害无穷。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