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对马来西亚情感敏感而脆弱的由来

神圣伊斯兰 收藏 1 4928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两个相互毗邻的东南亚国度,都是由马来人主导的国家,尽管有不同的殖民历史,前者曾经被荷兰王国统治,后者则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但是宗教、文化与民俗都非常接近,按理说应该相互亲近和友善,但两国间却存在着脆弱而敏感的关系,有时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能够引发两国间的对抗和冲突。

* 2001年2月4日,马来西亚海军向一艘侵入马国水域的印尼拖网渔船开枪,打死一名船员及逮捕船上的39名印尼人。有关事件是发生在浮罗交怡水域。马新社引述消息说,印尼渔船是侵入马国水域捕鱼,并被马国海军发现及追逐。马国国防部长纳吉说,海军是在犯境的渔船拒绝停下接受检查,并企图撞海军巡逻艇时开2枪警告,事件引发印尼方面质问马国为何随意杀害渔民,更有印尼议员扬言对马国开战。

* 2009年8月31日,是马来西亚国庆日,趁马来西亚人大搞游行欢庆之际,印度尼西亚的电脑黑客侵入了马来西亚120多个网站。据香港《大公报》9月1日援引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环球报》报道,印尼指责马来西亚盗窃其文化遗产以及虐待印尼劳工,此次黑客行为属于进一步行动。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印尼民众和媒体群起炮轰一项有关马来西亚旅游的商业广告,因为其中出现印尼巴厘岛传统舞蹈“北德舞”的画面,印尼抗议马来西亚把该舞蹈占为己有。这起纠纷使得两国关系陷入紧张。

马来西亚网民则对印尼黑客的行为感到愤怒,有网民甚至说,应该把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印尼劳工都遣返回国,让他们在自己的国家贫困下去。目前两国政府对这次黑客袭击事件没有进行公开评论。

* 2011年6月9日,印度尼西亚议员指责马来西亚海军自月份以来非法进入印尼海域19次,此番言论重新点燃两国之间关于安巴拉特海域的争端。虽然国际法庭2002年裁定,马来西亚享受安巴拉特海域以北两个岛屿的主权,不过它与印尼之间对海上国界问题仍存在分歧,双方各自都宣称完全享有安巴拉特的主权。

印尼议员佐科•苏西洛(Djoko Susilo)9日在与马来西亚国防部长会谈后表示,“我们告诉他们停止在安巴拉特海域的挑衅活动”。他还说:“他们(马来西亚)不能宣称安巴拉特是他们的。不是的,安巴拉特是我们的,这一点在法律上非常清楚。”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艾哈迈德•扎希德•哈米迪则指出,印尼军舰此前多次越过两国海上界限,入侵马拉西亚海域,不过为了避免激化两国关系,马来西亚此前决定保持克制。

据悉,印尼和马来西亚已经就安巴拉特海域主权问题在海上对峙数周。印尼方面表示,马来西亚的一艘巡逻艇5月25日闯入印尼领海11公里处,印尼方面几乎对其开火。艾哈迈德•扎希德认为双方应该和平解决这一分歧,并建议在这一问题解决之前双方停用全部海军巡逻船只。

马来西亚国家新闻社报道称,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将于9日晚些时候前往印尼,与印尼国防部长就此议题举行会谈。印尼国防部长尤沃诺•苏达索诺敦促议员保持克制,不要发布煽动性的评论。

* 2011年10月,印尼媒体引述该国两名国会议员的话,指马来西亚移动公司在西加里曼丹的马印国界标桩,侵入印尼国土约1000公顷。这篇报道引起印尼民众的强烈不满,数百名印尼示威者12日到马国驻雅加达大使馆门前示威并引发骚乱。

马来西亚副首相慕尤丁意有所指地称,此事是有人为了转移印尼内部的政治问题,而把焦点转向马来西亚。“他们的内部问题使马国成了目标,希望他们不要再利用马来西亚。”马国外长阿尼法也谴责说:“马国是印尼政局不安的牺牲者,这些议员利用我们作为博取廉价政治宣传的借口。”

看到上述这些新闻,很多人会顿生疑窦,同种同族、本该和平相处的两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冲突?其实这一切,还要从将近50年前,印尼与马来西亚之间那一段纵横复杂的“多抗”岁月说起。

一场看似无关的暴动

马来西亚由马来半岛上的马来亚和婆罗洲(印尼称之为加里曼丹岛)北部的东马两大部分组成。所谓“东马”,就是指位于婆罗洲北部沙巴和沙捞越两个州的合称。当年,围绕着东马并入马来西亚,印尼针对马来西亚采取了延宕了数年之久的“对抗”政策。

1962年12月8日,在往日宁静的位于婆罗洲北部的文莱,当地执政党人民党及其追随者在其领袖阿扎哈里的领导下突然发生暴动。暴动者意欲绑架文莱苏丹,但是计划受挫。紧接着,应文莱苏丹的请求,宗主国英国紧急向文莱提供军事援助,暴动被很快平息下去……

阿扎哈里发起暴动,是因为其极力反对文莱成为马来亚东扩计划中的一部分。这一立场与印尼及菲律宾在此问题上的态度颇为吻合。虽然最终文莱苏丹鉴于对本地区石油收益分配的担心,以及对未来所可能给予的政治地位不满等原因,拒绝加入马来西亚,但这场暴动却使当时极为微妙而脆弱的印尼、菲律宾和马来亚的关系迅速引爆。

“粉碎马来西亚”

当时的印尼总统苏加诺有着颇为豪迈的政治野心,意欲成为东南亚地区革命发展的旗手和仲裁人。除此以外,苏加诺还是一个十足的民族主义者,这一点从他挂在办公室里的那张几乎涵盖整个马来半岛和马来群岛大部分的满者伯夷帝国全图上就可以看出。

文莱人民党暴动遭英军镇压失败之后,1962年12月23日,印尼新成立了一个团结北加里曼丹全国委员会,并在雅加达举行群众大会,谴责英国军队镇压文莱人民的行动。来年1月,印尼第一副总理苏班德里约宣布,印尼政府“不得不采取对抗马来亚的政策,因为他们现在充当对印度尼西亚实行敌对政策的新殖民主义者和新帝国主义者的帮凶”。“马来西亚”是殖民政策的产物,是个不该存在的国家!其后,苏加诺总统激烈指责帝国主义者企图包围印度尼西亚,以挫败印度尼西亚革命,并公开鼓吹“粉碎马来西亚”。

这一年,在坦桑尼亚举行的亚非人民团结会议上,印尼代表团提出了谴责马来西亚为新殖民主义的提案,但是没有获得通过。同时,在马六甲海峡捕鱼的马来亚渔民经常受到印尼炮艇的袭击……而鉴于菲律宾对沙巴地区的领土要求难以被英国和马来亚所同意,因此菲律宾也对马来亚采取极为敌视的态度。

无法斡旋的对抗

印尼和菲律宾的敌视,给马来西亚的成立带来了巨大威胁。为了从绝境中寻求出路,总理拉赫曼亲王应邀在东京会见了苏加诺,但始终未能说服他放弃其“粉碎马来西亚”政策。1963年6月,印尼、马、菲三国外长就成立马来西亚问题进行磋商。三国外长协商,沙巴和沙捞越并入马来西亚的问题应由当地人民自决,由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调查确定同马来西亚计划有关地区人民的意愿。

1963年9月13日,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向联合国提交调查小组的报告。报告认为,北婆罗洲和沙捞越大多数人民赞同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的计划。这一报告立即遭到印度尼西亚政府的强烈反对,报告公布的第二天,苏班德里约代表印度尼西亚政府发表声明,坚决拒绝承认即将成立的马来西亚。“对抗”政策正式开始了。

1963年9月16日,冒着印尼总统苏加诺和菲律宾总统马卡帕加尔采取敌对行为的危险,沙捞越和沙巴正式宣布成为马来西亚的成员。第二天,时任马来西亚总理东姑•阿卜杜勒•拉赫曼正式宣布从1963年9月16日起马来西亚成立。当天,印尼和菲律宾的大使离开吉隆坡,印尼民族阵线在雅加达街头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示威者向马来西亚大使馆递交了抗议书,并袭击了支持和主导马来西亚成立的英国驻印尼大使馆,焚烧了英国国旗和大使的汽车。第二天,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也爆发了示威游行,对印尼使馆进行报复性袭击。同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同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断绝外交关系。

与此同时,印尼武装力量开始不断袭击马来西亚,冲突愈演愈烈。当美国肯尼迪总统试图进行斡旋时,苏加诺声称,武装行动必须等到出现一项印尼可以接受的政治解决办法时才能停止。鉴于这样根本性的意见分歧,任何调停都无济于事。直到1965年苏哈托上台后,印尼针对马来西亚的“对抗政策”才逐渐偃旗息鼓。

回头来看,苏加诺总统的“粉碎马来西亚”计划和“对抗”政策都彻底失败了。不仅如此,与苏加诺设想的效果相反,这种“对抗”为马来西亚——这一多民族国家的团结和内部整合提供了难得的动力支持。

尽管时过境迁,但这段“对抗”岁月却成了印马两国国民历史记忆中的重要一部分。特别是对于印尼——这个当初意欲粉碎马来西亚的黯然落败者来讲,对于马来西亚的情感更是显得敏感而脆弱。因此,马来西亚才会在其外长阿尼法眼中沦为“印尼政局不安的牺牲者”和“议员博取廉价政治宣传的借口”。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