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老”的中国{16P}

2013年中国老年人口数量2.02亿,老龄化水平达到14.8%,且每年以近800万的速度增加,到2030年,中国每四个人中就会有一个超过60岁。长期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的非均衡生育问题促使中国快速老龄化。而对老年人的生活、医疗、精神等照料明显落后,养老问题日趋严峻。

“变老”的中国{16P}

1950年中国妇女总和生育率为5.81,而2010年已经降低到1.44,而这一数据在2.4~2.1才正常。目前,中国社会已经呈现出严重少子化现象。图为2009年6月18日,山东省潍坊诸城市石桥子镇范家岭村,中国104岁的双胞胎曹小乔(右)和她的姐姐曹大乔互相看着对方。她们出生于1905年,当年已经104岁了。

“变老”的中国{16P}

20世纪后期,为控制人口的急剧增长,国家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人口出生率迅速下降,加快了中国人口老龄化的进程。由于下世纪前半叶人口压力仍然沉重,政府还要继续坚持计划生育的国策,其结果将不可避免地使中国提早达到人口老龄化高峰。图为2010年11月7日,湖北武汉,一次给爸妈过洋婚礼的活动上,一位老爷爷在亲吻他的老伴。

“变老”的中国{16P}

据报道,1979年中国有607万个家庭领取了独生子女证。如今,30多年过去了,中国正全面迎来“421家庭”时代。图为2008年7月11日,湖北襄樊,两位老人在照顾他们的孙子。

“变老”的中国{16P}

先期进入老龄化社会的一些发达国家,目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20000美元以上,呈现出"先富后老",这为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奠定了经济基础。而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约为3000美元,呈现出"未富先老",由于经济实力还不强,无疑增加了解决老龄化问题的难度。图为2013年2月6日,吉林省吉林市松花江旁,77岁的高银榆(音)老人在做冬泳前的热身活动。REUTERS/China Daily

“变老”的中国{16P}

2012年,新农保和城居保实现全国覆盖,比预定计划提前8年,但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还存在一些难题亟待破解。图为2012年4月27日,江苏南京,已经60岁的老人孙凤琴在跳钢管舞。被网友亲切的称呼为“钢管舞奶奶”的她曾参加过全国钢管舞锦标赛。

“变老”的中国{16P}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最近公布的《2010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数据显示,城镇月均退休金1527元,农村月均养老金74元。养老金明显赶不上多数养老院的标价。图为2009年10月10日,北京天坛公园,62岁的王奶奶在公园内用跳舞的方式来锻炼身体。

“变老”的中国{16P}

由于新农保、城居保制度标准水平还比较低,再面临通货膨胀的侵蚀,基础养老金对生活的保障力度很小,对一些中青年人吸引力明显不足。图为2008年7月17日,上海,一位80岁高龄的理发师在为一位农民工客户洗头发。

“变老”的中国{16P}

新农保、城居保等制度虽然实现了全覆盖,但便携性还很差,转移接续还比较难,对流动人口来说还很不方便。图为2011年4月9日,安徽省合肥市,一位老奶奶背着回收来的废旧纸板沿着铁路走着。

“变老”的中国{16P}

另外,在城市化的大潮中,年轻村民都进城去打工了,而留在村里的留守老人的养老问题也成为一大难题。图为2005年5月24日,贵州省清镇市蜂糖寨村,已经102岁的老人朱瀛洲(左)和他的妻子熊发珍(音)在家里吃午餐。

“变老”的中国{16P}

鉴于农村养老难的问题,中国政府在农村推行“互助养老”应对老龄化,所谓的互助指的就是让年纪稍小的老年人照顾比自己年纪更大的老人。目前,中央政府已经拨款30亿元用于推广“互助养老”,但具体的实用效应以及其中涉及的种种矛盾问题却难以考量。图为2012年3月13日,重庆,一位老人走过一处即将建成的居民楼。

“变老”的中国{16P}

养老中的医疗问题也日益严峻。中国老年人口是高患病、高伤残、高医疗费用的群体,他们消耗着近80%的医疗资源,医疗费用占整个GDP的8~9%。据卫生部统计,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近半数患有高血压等慢性病。然而,我国老年医疗服务的制度、理念、体系均明显滞后。图为2011年3月29日,黑龙江省双城市双城镇建华村,两位老人在当地的乡村诊所打点滴。

“变老”的中国{16P}

尽管机构养老在中国老年福利服务体系中处于补充地位,但其作用却是相当大的。图为2013年3月1日,北京,在一家社会福利机构附属的疗养院内,几位老人在打台球。

“变老”的中国{16P}

民政部的数据显示,养老机构“一床难求”。截至目前,我国城乡养老机构发展到4.18万个,养老床位365万张。但平均下来,每50个老人拥有不到一张床。图为2012年9月14日,上海的一家保健中心,几位老人通过打麻将来打发时间

“变老”的中国{16P}

此外,养老除了保障老年人的基本生活之外,还需要大量的适合老年人心理、医学等诸多方面的专业护理服务。未来养老的发展应该是老年人的生活保障逐渐走向社会化,变家庭养老为社会养老,由政府承担是大趋势。图为2013年1月4日,上海,一位年老的投资者认真地看着屏幕中显示股票信息。

“变老”的中国{16P}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特别是人口老龄化、家庭小型化、农村城市化,人民群众对于养老服务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现有的养老设施总量很难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图为2013年3月1日,北京,在一家社会福利机构附属的疗养院内,老人们在使用电脑上网。

“变老”的中国{16P}

民政部的数据表明,目前我国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0%,部分大中城市达到70%,其中近一成的老人单身。这些空巢老人得不到应有的生活照料,生病也无人照顾,情感慰藉更是无从谈起。面对人口老龄化、社保制度滞后等现实状况,正在考验着政府规划养老的能力。图为2013年4月4日清明节,上海郊区松鹤墓园,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前往墓地看望已故的亲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