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痛失了解放台湾的良机

王贵成/文

台湾问题已经成为当今中国人的一块心病。蒋家父子统治台湾时期,起码认同“一个中国”的原则,从李登辉到陈水扁再到今天,台独分子的叫嚣之声就一直不绝于耳。虽然马英九不主张台独,但“不统不独不武”的政策,使两岸统一暂时还看不到光明与希望。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禁不住感慨起来:如果在建国初期我们解放了台湾,那该多好啊!事实上,当年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政权是有实力与能力解放台湾的,可惜最后还是功败垂成了。那么,是什么让毛泽东痛失了解放台湾的良机呢?

毛泽东为何痛失了解放台湾的良机

对于这个问题,历史学家似乎早有了共识。1949年10月、11月解放军第三野战军进攻金门、定海的失利,使国民党政权暂时得以控制沿海各岛,也使毛泽东丧失了趁国民党政权立足未稳解放台湾的有利时机;8个月后的1950年6月,美国利用朝鲜战争爆发的时机,派出第七舰队进驻台湾,制造了长期分裂局面。这个答案表面上没有问题,但由于顾忌到以前我们和苏联的老大哥关系,与朝鲜的兄弟情谊,没有再往实质上去深挖。其实,正是老大哥苏联的一味偏袒和朝鲜小兄弟自不量力的一意孤行,才使毛泽东痛失了解放台湾的最后良机。

据有人回忆,多年后毛泽东在谈话中,曾经对1949年没有立即进攻台湾自责说:这是我党七大后所犯的第一个大的历史错误。当时,蒋介石在台湾立足未稳,美国人也从台湾撤走了第七舰队,本来是解放台湾的最好时机,但是我们丧失了时机,我们只看到胡宗南在西南还有大军,于是二野分兵去了西南,三野又要守备大城市和扫清残敌,所以没有把二野三野集中起来解放台湾,而是以劣势兵力在金门打了败仗。这样蒋介石在台湾的棋下活了。在大陆,蒋介石输了,我们赢了;在台湾,我们输了,蒋介石赢了。这是一个大的历史错误,是不能挽回的错误。

这确实让人遗憾,但实事求是地说起来,也不能全怪毛泽东的战略决策失误,毕竟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和巩固解放了的地区,当时也是非常重要的。况且,这一个失误,在随后是还有机会弥补。

1950和1951这两年,在毛泽东看来是解放台湾的最好时机。这时候,外部环境对台湾的蒋介石政权越来越不利,而对毛泽东的中共政权却越来越有利。

1949年12月,国民党中央党部由大陆迁往台湾,1950年4月1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解放海南岛战役,驻守海南的国民党军队于4月奉命退往台湾。虽然已经溃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军队号称有60万,但已经是毫无斗志的残兵败将,在他们的作战方案中,最纤细的内容就是当解放大军到来的时候如何逃命;虽然蒋介石早就任命陈仪为台湾省行政长官,但由于台湾在日军统治下50年,二次大战后期曾遭美军大规模轰炸,陈仪接手的台湾千疮百孔,工厂倒闭、港口毁坏、物资奇缺,在毛泽东计划攻台的时间前,台湾防务不可能形成规模和系统,更不可能建立健全。尽管老蒋在众人面前不忘打气:“台湾一定能守得住!”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一个军事上的简单事实:150海里的台湾海峡在300年前尚且阻挡不了郑成功的木船船队和手持冷兵器的士兵,现在又如何能抵挡得住排山倒海的人民解放军?在福建沿海,解放军二野、三野的几十万精锐部队,以及各种型号的船只都在准备之中。更让老蒋意想不到的是,装备很差的解放军竟然有了飞机!当时,老蒋惟一渴望抓到的救命稻草就剩下了美国一如既往的援助,甚至是军事上的直接干预。

偏偏这次蒋介石等到的却是失望和害怕。由于国民党在大陆腐败无能,连年失利,新中国建立初期,美国政府发表“白皮书”,对国民党政府采取袖手旁观政策。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过去四年来,美国及其他盟国亦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现在美国无意在台湾获得特别权利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亦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的局势。美国政府不打算采取任何足以把美国卷入中国内争的措施”;“不拟对台湾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或咨询”。仅仅过了7天,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发表讲话,宣称美国的安全线既不包括台湾,也不包括南朝鲜,美国不会为了保护这些地方采取直接的军事行动,这就向全世界表明了美国吗“弃台”的决心。

毛泽东为何痛失了解放台湾的良机

回头再说毛泽东。1949年4月和11月,人民解放军的海军、空军先后成立,只是尚未形成作战能力,还须得到苏联的支持与帮助。而当毛泽东就此请求苏联的军事支持时,斯大林一开始采取了回避和暧昧的态度,担心这样做,将意味着苏联与美国海空军发生直接冲突,为其发动新的世界大战提供借口。但在听了美国总统和国务卿的声明和讲话后,斯大林的胆子壮了许多。既然美国自己放弃了《雅尔塔协定》划定的势力范围,把中国和朝鲜划在自己的防御圈之外,这就等于把它们交给了苏联。因此,斯大林同意毛泽东就适当时机“解放”台湾进行必要的准备,同意将苏联给中国的3亿美元贷款,一半用于购买进攻台湾最需要的海军装备。不过,直到最后,斯大林还是小心翼翼地没有同意利用苏联的飞机和军舰来进攻台湾。

苏联人能够提供必要的军事装备和军事顾问(包括军事技术人员),这在毛泽东看来已经足够了。所以,“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作为1950年中共军事工作的首要任务,紧锣密鼓地进行了起来。苏联人也加紧协助中国军队进行各种装备的和技术的改进工作,中共的空军和海军迅速开始初具雏形。即使在朝鲜战争爆发的情况下,最迟到1951年,解放台湾的条件也应该基本具备了。

可是,此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一个名叫金日成的朝鲜青年人在毛泽东访苏的时候也来到了苏联,他要向斯大林表达渴望统一朝鲜的伟大理想。虽然,斯大林不愿意为金日成的设想冒险,苏共中央明确答复说:“美国在中国失败之后,可能会比在中国更直接地干预朝鲜事务”,更何况北方的军队也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对南方发动一场成功的速决战的程度。战争一旦形成相持局面,“就给美国提供了在各方面干涉朝鲜事务的理由”。然而,金日成不会放弃统一朝鲜的设想。他一直认为,要根本消除战争阴云就必须铲除南朝鲜反共政权。作为朝鲜共产党人,自然要以解放全民族为己任,眼看着毛泽东一举统一了中国,而朝鲜还有半壁江山和一多半人民没有解放,金日成就焦心如焚。因此,艾奇逊声明刚刚发表了5天,金日成就不失时机地重新向苏联外交官提出了加速统一南北朝鲜的问题。

斯大林最担心的是美国干涉。但是,他始终无法解释,为什么美国没有干涉毛泽东统一中国?如果连中国大陆都不愿干涉的话,美国又怎么会去干涉一个小小的朝鲜呢?如今,杜鲁门和艾奇逊又公开声明朝鲜和台湾不在美国的防御圈内,自然就更加没有必要为美国的干涉忧心忡忡了。既然如此,斯大林第一想到的也是朝鲜问题。这是因为,日本从来都是俄国人的心腹之患。与对苏联安全无关轻重的台湾比较起来,朝鲜的统一会极大地巩固苏联远东的边防,并使日本直接处于苏联的威慑之下,斯大林对此可谓梦寐以求。

毛泽东为何痛失了解放台湾的良机

在比较了金日成和毛泽东的要求之后,斯大林明确认为支持北朝鲜要比支持中国人划算得多,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更看重朝鲜的战略地位,而且也是因为帮助金日成几乎不需要一个苏联士兵。毕竟,美国对远东保持不干涉政策很可能是有限度的,那就是苏联也必须严格地采取守势。一旦美国政府发现有苏联人秘密加入到远东地区的战争中去,杜鲁门和艾奇逊未必还会遵守他们的声明。

经过了将近两周时间的考虑之后,斯大林终于在1950年1月底开始倾向于接受金日成的援助要求了。毕竟,与长期同莫斯科存在隔阂的毛泽东比较起来,金日成和相当一批北朝鲜领导人在苏联远东的军营中度过了相当多的日子,因此,对中朝两国领导人,斯大林显然更加相信北朝鲜人。他在1月30日给苏联驻朝鲜大使的电报中,明确表示:“我理解金日成同志的不满情绪,但他必须懂得,诸如他想要着手解决的关于南朝鲜这样一件大事,需要有周密的准备。事情必须要组织得没有太大的风险。如果他想要与我讨论这件事,那么我将随时准备接见他,并与他进行讨论。把这些转告金日成,并告诉他我准备在这件事上帮助他”。

这封电报清楚地表明,斯大林已经决心要帮助金日成,而且把这件事放到了毛泽东的解放台湾之前。这时离毛泽东离开莫斯科至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但斯大林没有向毛透露半个字。他们之间只是偶尔提到过朝鲜问题。当双方谈到中共中央1950年1月关于按照1949年4月毛泽东对金日成所做的承诺,把人民解放军中的其余12000名朝鲜族官兵,连同配备的武器,全部移交给北朝鲜人民军的决定时,他们才提到了朝鲜问题。而毛仍然在说,现在还不是北方如何进攻南方的问题,而是北方如何防御南方的问题。在他看来,更现实的还是中国解放台湾的战斗。

当然了,斯大林不会忘了让朝鲜表达一下对中国的“尊重”。在批准金日成访问苏联的同时,特别要求他的大使提醒金日成,在朝鲜统一问题上,金日成应当听听毛泽东的意见。金日成确信毛泽东不会反对他的计划,因为毛泽东就是以武力方式统一中国的。在他出访莫斯科之前,他经过北朝鲜驻中国大使通知毛泽东说,他希望就统一朝鲜问题对中国进行一次访问,与毛泽东交换意见。对此,毛泽东欣然表示同意。由于这时北京在平壤既没有大使,也没有军事观察人员,因此,毛泽东丝毫也不了解北朝鲜统一工作的进程,更不知道金日成为了统一朝鲜几乎可以说是自不量力和不计后果。他一面肯定以武力统一南方的必要性,一面仍旧提醒北朝鲜应当加强警惕,说北朝鲜目前应当首先做好一切军事上的准备工作,加强自身的力量,以应付可能的战争。

斯大林一直向毛泽东封锁金日成统一朝鲜的消息,直到最后才要求金日成去征求毛泽东的同意。这虽然不能说是一种精心策划的阴谋,但也可看出当年老大哥的刚愎自用与蛮不讲理。要知道,中共中央早就提出了请苏联帮助解放台湾的要求,毛泽东又亲自向斯大林本人提出请求;可是,斯大林根本不想去摆平毛泽东与金日成的关系,也不向向毛泽东去解释他那样选择的必要性,更不想与毛泽东争论孰轻孰重,而是霸道地造成一个既成事实,使毛泽东无话好说。当然,表面上他还会给给毛泽东一个形式上的“公平”,尽管这种“公平”并不是毛泽东所希望的,但至少,在斯大林看来,让金日成去请求毛泽东的“批准”,在心理上可以或多或少地给毛泽东以安慰。何况,朝鲜半岛的动荡对中国的影响最为直接,一旦出现任何意外,中国的态度都是最为重要的。如果毛泽东反对,那么,采取进攻行动无论如何都是冒险的。

如果我们的伟大领袖当年能明确反对金日成的一厢情愿就好了,那样的话,朝鲜战争就会推迟爆发,就给我们解放台湾赢得了宝贵的时机。

可惜的是,1950年5月13日,在拒朝鲜战争爆发只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候,金日成到达北京。毛泽东没想到斯大林支持了后来居上的北朝鲜,没想到金日成的作战计划已经如此地“完备”。基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同盟关系,更主要的是迫于老大哥的压力,毛泽东只能苦涩地承认这一既成事实。他告诉金日成,原来他考虑的是应当首先解放台湾,在此之后再解决朝鲜问题,那样中国将会更充分地援助北朝鲜。但既然统一朝鲜的问题已经在莫斯科得到批准,他同意首先统一朝鲜。此时,野心勃勃的金日成向毛泽东侃侃而谈他的三阶段统一计划:第一步进一步加强兵力;第二步公开向南方提出和平统一方案;第三步,在和平统一方案遭到南朝鲜拒绝后则斥诸武力。当毛泽东对美国驱使日本军队或直接干预的可能性有所担心时,大公无私地告诉金日成,如果美国军队参加战争,他相信中国会派出军队支援北朝鲜,因为到那时,苏联出兵是不方便的,它受到与美国签订的协定的限制,而中国则不受这样的条约约束。金日成乐观地相信,日本军队参战的可能性不大,即使美国人派个两、三万日本军队来,也不能改变战局,人民军的士兵将战斗得更加坚决。至于美国参战的可能性,他断言:“那几乎不可能”,斯大林已经告诉过他们,帝国主义不会干涉,因而不必加以考虑。

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已经箭在弦上,金日成的兴奋心情可想而知。相比之下,鉴于台湾问题的解决将受到严重影响,毛泽东的沮丧也不言而喻。几乎就在金日成访苏之前不久,中共还特别就武力统一台湾的问题与苏联军事当局就一些具体的作战设想进行过深入的讨论。而由于中共这时空军和海军的装备正在陆续到达,进攻台湾的技术条件问题正在通过各方面的努力而逐渐得到解决,因此,中共中共中央已经重新开始有了依靠自己的力量夺取台湾的决心,并初步考虑在1951年条件基本具备后,选择适当时机实施作战行动。毛泽东无论如何没有想到朝鲜战争会排在他夺取台湾行动的前面。与斯大林的刚愎自用和金日成的盲目乐观相反,他最担心的是,一旦朝鲜战争爆发,无论胜负,美国政府都必然会改变对台湾的政策,从而使他解放台湾的计划面临巨大的困难。

按照既定方案,北朝鲜提出的和平统一主张在6月11日遭到南朝鲜当局的拒绝,金日成的军事进攻阶段开始进入了倒计时。根据苏联瓦西里耶夫中将和苏军顾问组协助制定的“先发制人的进攻作战计划”,人民军应当在22到27天内分三个阶段实现解放南朝鲜的作战。6月18日,作战计划下达到人民军部署在三八线的各个部队。25日,受命参加进攻的7个师随着反击南朝鲜军挑衅的一声枪响,大举越过了三八线——朝鲜战争爆发了。

毛泽东为何痛失了解放台湾的良机

一个最让毛泽东担心的局面随之出现了。

1950年6月15日,美国中央情报局远东情报处对台湾局势作了公开评估:“台湾在7月15日以前可能遭到中共全面攻击。由于国民党军队军纪荡然,民心浮动,中共将于发动攻击数周内顺利占领台湾。”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发觉形势不妙。如果美国在北部失去南朝鲜,在南部失去台湾,则日本将被南北夹击,菲律宾和东南亚各反共国家将受到威胁,美国的西太平洋防线将被斩成几截,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利益将因此受到重大损失,美国决心改变战略,做出了强烈反应。

美国总统杜鲁门于6月27日宣布台湾未来地位尚未确定,因此他已命令第七舰队阻止任何对台湾的进攻,确保台湾及台湾海峡的中立化,防止战争蔓延。对于美国的行动,毛泽东立即做出强烈反应,号召“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但在内部指示中,中共中共中央则不能不承认:自己没有与美国现代化的海军进行海上较量的可能,“形势的变化给我们打台湾添了麻烦,因为有美国在台湾海峡挡着”,结果只好把“打台湾的时间往后推延”。与此同时,由于6月27日美国总统也同时宣布美国将出兵南朝鲜,中国东北边防以及可能的增援朝鲜问题日益紧迫,中共的战略重点也被迫转向东北地区。至此,进攻台湾的准备工作逐渐停顿下来,以至最终不得不在事实上放弃了这一作战计划。

这是一件让毛泽东感到极其不满的事情。7月2日,周恩来约见苏联大使,在讨论如何应付联合国卷入朝鲜战争的外交问题后,就清楚地表明了中国人的这种心态。他极为反感地告诉大使说:早在5月与金日成的会谈中,中共领导人就已经提醒他,美国可能干涉的问题,而金日成当时不相信。事实证明我们当时的估计是对的。与此同时,通过他们给苏联方面的一份综合反映外国人对朝鲜战争的看法的情报,中共领导人也曲折地表达了他们对苏联选择这个时候支持统一朝鲜行动的疑惑。在报告中,他们写道,一位英国代表对中国领导人说,苏联鼓励朝鲜内战的目的,就是要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夺取台湾。

毛泽东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进行朝鲜战争,是再明显不过的了。他本来想首先解决台湾问题,然后再寻找适当时机协助金日成解决朝鲜统一问题,但究竟什么时候可以武装进攻南朝鲜,既需要通盘考虑,也需要合适的机会。而且,他始终认为,在苏联红军帮助下建立起来的朝鲜人民军,实际上还很少经受真正的全过程的战争考验,因而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熟起来,卓有成效地进行这场统一朝鲜的速决战,更不可能对付可能直接参战的优势的美国军队。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对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有所怀疑。只是,斯大林的支持使他失去了反对的可能。等到9月中旬美国军队在仁川登陆,轻而易举地围歼了人民军进攻部队的时候,毛泽东更加相信自己的估计是正确的了。但越如此也就越遗憾。所以,当斯大林逝世后,毛泽东不止一次地在这个问题上埋怨斯大林:斯大林关于朝鲜战争的决定,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是百分之百的错了”。但毛泽东心里想的多半是,如果当初斯大林不是轻率地支持在朝鲜采取行动,那么不仅不会犯这样大的错误,而且也不会使中国的台湾问题陷入如此困难的局面。当然,在他看来,中国共产党人或许用不了付出在朝鲜战争中那么大的代价,就有可能解放台湾了。

8月1日,杜鲁门又提出“台湾中立化”的方针并派遣美国空军第十三航空队进驻台湾岛。一美国战略分析家分析说:“共产党显然计划在1950年夏季进入台湾,杜鲁门总统于6月27日发出的行政命令挫败了共产党的那次准备工作。杜鲁门总统当时下令派遣美国第七舰队,以使‘台湾海峡中立化’。那次干涉的借口是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政府散布“台湾地位未定”论后,决定协防台湾。1951年2月,美国与台湾达成协定,由美国向台湾派遣军事代表团并运送武器。4月,美国在台湾成立以蔡斯为团长的“美国军事援华顾问团”,公开协助蒋介石训练军队。8月,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发表《9000万美元援台方案》。1954年12月,美国与台湾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美台关系进入蜜月时期。次年,美国国会通过紧急决议案,授予总统在台湾海峡有使用美国武装力量的权力。美国为了实现对中国大陆的封锁与遏制,给予台湾国民党当局大批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从1950年到1965年,美国给予台湾的军事援助累计达45亿美元。

由于朝鲜战争的意外爆发,美国政府对台湾的蒋介石政权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对台湾防务开始了深层的干涉和介入,使台湾海峡的局势日益复杂化,美军入驻台湾,也大大增加了解放军武力解放台湾的难度。从此以后,以武力解放台湾的问题暂时被搁置了,或许是永远搁置了!

历史就是如此的诡异,对中华民族也太不公平了。在我们即将武力解放台湾的关键时刻,老大哥斯大林出于一己私利,利令智昏地支持狂妄自大的金日成统一朝鲜,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但没统一了朝鲜,如果没有中国的及时出兵支持,金日成早玩儿完了。在这场残酷的政治游戏中,斯大林空手套白狼,金日成背靠大树好乘凉,唯独我们成了最大的输家,几十万中国人民的生命和鲜血白白浪费掉不说,宝岛台湾从此成了中华民族几十年的一块心病。


参考资料——

1、《远东朝鲜战争》,王树增著,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3年5月第一版;

2、《红墙大事——共和国历史事件的来龙去脉》,张树德著,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6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