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光谦:中国搞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

彭光谦:中国搞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

南海很多岛礁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越南曾认同西沙南沙都是中国领土

诗毕曼(瑞士联邦理工大学荣誉教授):我们如何让太平洋地区重回“太平”。在这里我想提到的就是,目前在中国的南海出现了很多和岛屿有关系的纠纷,比如说南海等等。我们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在国际上听到了两种不同的声音和解释。

首先,在中国方面,中国给世界提供了大量的文献来证明在南海有很多岛,历来均属于中国的固有领土。就像我们刚才谈到的,中国举证来证明在南海很多岛礁就是我们国家的固有领土。

其次,也有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在某种程度也是美国支持的理论,根据1994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国也是此公约的缔约国,根据此公约,关于主权或者是海洋权利方面有一种解释:如果这个岛礁处于这个国家国土面积以外的200海里,那么其他的国家也有资格在这里进行海洋的开发和利用。现在我们听到的是这样两种声音和观点。

其实我们今天在中国谈岛争的问题,如果客观地介绍世界有另外一种声音,可能有些中国的听众会对我们产生不理解,但是还是要把情况说完整。

彭光谦(中国军事战略问题专家):南海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整个岛屿是中国的,这在国际上基本上没有分歧,是共识。从目前查到的大国的世界地图上都标明这是中国的岛屿,南海在英语里是“南中国海”,什么意思?它是中国的南海,不是西菲律宾海。历史上大量的文献和事实都可以证明。

在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就中国领海发表《12海里声明》中谈到是12海里,而且这12海里包括中国的所有岛屿,对于南沙群岛、西沙群岛等等和中国有关的海域都是适用的,以中国正式的法律声明确定中国的海洋权力。

彭光谦:中国搞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

中国的岛屿被占领有诸多的历史原因

对于中国政府的正式声明和主张,全世界当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提出异议。我举一个典型的例子,1958年9月14日,就是中国政府提出声明后第10天,越南政府以范文同总理的名义给周恩来发了正式照会,越南完全赞同、坚决支持中国关于岛屿的声明和主张,认为南沙群岛、西沙群岛都是中国的。这个正式照会在越南的官方主流报纸上都发表了。国际上有一个禁止反言原则。尽管如此,这个照会现在越南已经不记得了。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如何在南海适用

诗毕曼:在我看来,如果中国想更好地解决南海目前出现的岛礁的纠纷,那么中国可以向世界指证,那就是说在1994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时,那么中国已经很明确地指出自己的海洋权利,在缔约的时候就强调过,我们对周边的海洋国土面积是有考量的,在签约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方面的声明或者是约束在先。如果中国针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国际公约发表意见或说出自己声音的时候,就会迫使像联合国、美国等一些这样的国际组织或者西方国家做出回应,他们也得指证。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就能找到彼此达成共识的地方,客观的真相也会变得越来越明朗。

其实我们在解决纠纷的时候,如果强调的是谈不拢就打,坦率来讲,这在历史上最容易做出的决定,但是它不是最好的决定。越是复杂的南海领土纠纷,中国越需要跟世界进行多方面的沟通交流,回应关切,让世界发话,让国际社会和世界都通过交流和争论逐渐明白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

彭光谦:南海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有两个原因。一是南海的石油储量、油气资源的储量很大,过去不知道,现在知道了,过去没有能力开发,现在有能力开发了,因此大家都看中了它的油气资源。二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逐步生效,引起了世界各国对于海洋再次瓜分的浪潮。

当时中国正好在搞文化大革命,内部动荡,对于其他问题没有太过关注,所以周围的国家开始抢占中国的南海岛屿,瓜分殆尽。当时南海大约有40几个岛屿,越南抢得最多,抢了29个。它对于当年正式承认中国领土的照会矢口否认。

彭光谦:中国搞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

黄岩岛事件已经让菲律宾颜面扫地

越南第二个理由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认为只要在200海里之外的区域都是我的,这是对海洋法极大的歪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对领土主权、岛屿归属在确定的情况下对海洋的占有和分割,不涉及到领土或者岛屿的归属本身。领土或者岛屿决定海域,而不是海域决定了领土、岛屿的归属,这是一个根本的原则,不要颠倒。

中国能否让他国在南海油气开发得到好处

诗毕曼:南海之所以出现今天所谓的岛礁纷争,那是因为南海有了丰富的油气资源,而这种油气资源带来的巨大利益造成了亚洲一些其他国家,比如说日本、菲律宾等国开始重新考虑自己在这个区域内能够获得些什么。

毫无疑问的是,几百上千年来,这个区域无疑是属于中国的,而且在过去一直没有在南海和中国主权方面出现任何的纠纷或者是言论。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世界各国都是在油气资源方面存在着尖锐的竞争,这个利益可能不会被放弃。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想怎么去解决问题。

是否有一种可能的办法,即中国在对话途径中可以这样考虑,比如说在油气开发这方面,我们可以有一部分百分之几的油气资源的开发也让其他的国家得到好处。

彭光谦:邓小平提出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我们把争议放在一边,在争议区进行共同开发,利益共享。南海方面,当然我们是希望和平解决,我们长期以来致力于和平解决。我们在《南海各方行为宣言》中提到,大家都希望通过谈判的形式解决争端,不要采取任何激化矛盾的方式。但是有些政治家,有些领导人蓄意把武力提到议事日程。

比如说黄岩岛,本来没有什么事的,本来打算搁置争议,但是这个国家把军舰从美国购买了最大的一艘军舰,叫汉密尔军舰,事实上这艘军舰是美国淘汰的,他用军舰驱赶我们的渔民。当然我们没有用武力,我们是用公务船、渔政船把他赶走的,这个争端不是我们挑起来的,结果菲律宾最后砸了自己的脚。

彭光谦:中国搞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

对南海有效管控取决于国家实力

菲律宾射杀台湾渔民是海盗行为

诗毕曼:在解决中国南海问题的时候,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原则,而这个原则应该能够惠及各方的利益,能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解决问题需要时间,需要沟通,那么在沟通与解决的同时,渔民的生活也要得到保障。有没有一种可能,即在协商的过程中,我们让渔民可以有一些其他的途径帮助他们一下,比如说在过渡期或者是非正常时期不要去有争议的地方进行捕鱼作业,而是用其他的办法来维持他们的生活不受影响。与此同时我们推进这个问题得到解决。有没有可能两件事情同时来做?

彭光谦: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保障渔民的人身权利,他们的人权也是很重要的。他们的生计要保障,人身安全更需要保障。台湾的一艘渔船近日在与菲律宾双方有争议的海域捕鱼,遭到菲律宾不明身份的武装舰艇的机枪扫射,其中打死了台湾船长。这种海盗行径,任何国际法或人权的工作者都是不允许的。即使有分歧,即使认为是自己的海域,可以劝退,可以罚款,可以做其他的事,不能伤及渔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这是非常野蛮的。我非常同意要加强这方面的保护。

渔民的渔期就这么几天,过去就没有了,尤其是传统的渔场,不让渔民打渔,去哪里打渔呢?这样渔民没有办法生存。当然尽量别去有争议的地方,而是在我们传统的渔场打渔,这也是无可非议的。(此文是察哈尔中欧对话2013上嘉宾发言节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