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照搬”的“逻辑”(假如有的话)是:中国有自己的内生的民主,或者说,“中国特色”不需要民主这种普世价值。因为现代政治的核心是民主,所以,“绝不照搬”的实质就是不要真正的民主,尽管它表面上也在宣誓“中国是一个民主国家”。


在中国,“绝不照搬”已经成为实质上的“硬道理”。“绝不照搬(西方那一套)”,必然意味着绝不可能、也绝不会“全盘西化”。但是,在若干年以前,“全盘西化”却是与中国传统社会告别的一个合理的起点。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之后,为了中国走上真正的民主之路,胡适提出了“全盘西化”的口号。遗憾的是,快100年过去了,中国没有走上真正的民主之路,“全盘西化”也就成了众矢之的。


那么,“全盘西化”在道理上真的错了吗?当然没错!否则,中国早就实现了民主。然而,某些组织和势力为什么锱铢必较地声讨“全盘西化”?我认为,坚持“绝不照搬”与否定“全盘西化”,其用意和结果都是一样的:傻逼了;差别是:坚持“绝不照搬”,是无耻;否定“全盘西化”,是无知。


我们坚决反对无耻,我们尽量拯救无知。那些无知的人们从来没有认真理解过什么是“全盘西化”。看起来,他们反对的是“全盘”,实际上他们害怕的不过是“西化”。他们认为“西化”就是否定、推翻中国传统文化,所以如丧考妣地呼叫救命。这是将“西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假想敌,而没有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敌人是“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


我要对那些无知的人们说的是:“全盘西化”根本就不可怕!李零曾经说过:“全盘西化是个不争的事实”!用胡适的话说,它的真实含义不过是“充分世界化”。世界文化融合是当今时代的潮流,加以抵制就是愚蠢。实际上,我们今天的日常交流(例如说话、写作等等社会化的表达)方式,早已就是接近“全盘西化”的了。我们还能够用古文交流吗?


然而,应该看到的是,之所以只是“接近”“全盘西化”,乃因为我们还舍不得真正的“全盘西化”,以致我们的话语还不能充分地表达人们对于民主的日常诉求。语言是一种社会建制,这就像实质“自由”必然需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支撑那样。汉语的问题在于无法准确表达人们的民主诉求。所以,在没有充分文明的情况下,有人霸占了他人的话语权(例如,坚持“绝不照搬”),有人曲解了他人话语中的真实含意(例如,否定“全盘西化”的手法就是围着“全盘”而不是“西化”做文章)。


结果,100%的真正的民主遭到否决,一个人的不民主却决定着整个中国的前途和命运。不亦悲乎!所以,我在上一篇文章《全盘西化:仍然是中国的惟一出路》中写道:中国应该理直气壮地百分之一百的“全盘西化”。而当务之急是,我们要百分之一百的、真正的“民主”,而不要打折了的、哪怕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假“民主”。


一句话:“全盘西化”就是民主。假如中国创造了非常好的社会制度,其他国家的人民呐喊着要求实现“全盘中国化”也是可以理解的。遗憾的是,“中国民主”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借助一个子虚乌有的东西大发议论,就只能将“全盘西化”作为假想敌了。而真正的敌人,却在一边狞笑,观望着那些将“全盘西化”作为假想敌、并且为此义愤填膺的人们。

Read more: “绝不照搬”与“全盘西化”哪个是硬道理? - 时事述评 - 贝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