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军入朝100天的战果,我的所见所闻

102102春生 收藏 21 7547
导读:我军入朝100天的战果,我的所见所闻 1950年10月25至51年2月15,我军与‘联军’近战一百天朝鲜局势的变化。 1,消灭英澳旅,土耳其旅,六个团。 东北第四野战军38、39、40、42军,10月25日在离丹东60-70公里左右的安州、龟城一带与‘联军’接上火,我军本想若打不过联军就立即后撤与联军打游击战。结果枪声一响,我军发现‘联军’怕死不敢抵抗抬腿就跑,我军趁机就追,准备打近战肉搏战。他们立即像绵羊一样,往一起集中。我军打游击战的计划消除,借此机会把联军包围起来了。后来50军,10

我军入朝100天的战果,我的所见所闻

1950年10月25至51年2月15,我军与‘联军’近战一百天朝鲜局势的变化。

1,消灭英澳旅,土耳其旅,六个团。

东北第四野战军38、39、40、42军,10月25日在离丹东60-70公里左右的安州、龟城一带与‘联军’接上火,我军本想若打不过联军就立即后撤与联军打游击战。结果枪声一响,我军发现‘联军’怕死不敢抵抗抬腿就跑,我军趁机就追,准备打近战肉搏战。他们立即像绵羊一样,往一起集中。我军打游击战的计划消除,借此机会把联军包围起来了。后来50军,10月26日也赶到朝鲜安州参战。我军用5个军,开始围攻,攻打了4天后捷报传来,消灭英澳旅,土耳其旅,六个团。但是敌人仍然顽强抵抗,我军继续打围攻战。

2,我们 27军入朝支援

10月30日急忙由山东泰安乘坐瓦罐火车起身入朝前去支援。战士们穿着夏装、戴着大檐帽到了沈阳站,发下棉衣、棉大衣、羊皮里大头鞋每人一份,就是没有棉帽子,火车继续向前跑路过中国的丹东到了鸭绿江。11月2日夜间12点,秘密的进入朝鲜准备去增援,过了新义州,又坐了20多分钟的火车停下,下车我们进了山沟,气温零下5度戴着大檐帽有点冷了。在这里能看到前线炮弹爆炸閃闪的火光,能听到炮弹轰隆轰隆的响声。我知道要立即投于战斗了。天刚亮两架F-51飞机飞过来了,在我们周围狂轰滥炸,把路边的两间民房被炸塌起火,敌机刚飞走。10点左右两架F-80‘油挑子’飞机又飞过来了,顺着山沟低空飞行,见目标就用机枪打,所有民房都不放过,甩上几个汽油弹把它烧光;我军怕暴露目标,上级又命令不准打飞机,我们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挖的掩体里隐蔽。不知不觉的我回想起一个战士在路上跳火车的经过。他为什么这么死,家中连烈属都不算。我们快到沈阳,一个战士对连长说,我要尿水,连长让他尿在竹筒里,然后再从小窗户里倒出去。战士说我尿不出来,要求打开车门向外尿,当时被连长拒绝,经过他再次哀求,连长同意打开个门缝让他尿。结果尿水是假,跳火车逃跑是真,他突然把车门一推,两腿一蹲就往下跳,连长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被连长抓住了衣服,衣服抓住了战士的身体跳下去了,衣服担不住身体的重量,被撕破坠下车去,停车查看,人已经被压成两截,还不算烈士,死的太无价值了。一阵嗡嗡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一看铺天盖地的200多架轰炸机飞过来了,是要轰炸我们吗?我赶快进掩体隐蔽,结果飞机从我们头顶上飞过。

3,朝鲜新义州20分钟变成废墟。

50年11月3日,当天下午四点我在掩体里向上仰着看到,并且我数了一下,美国派了16批双头轻型轰炸机,每批13-16架,共200多架,排着人字队形,从我们上空直奔新义州。飞到新义州后立即在上空围成一个圆圈,每架飞机肚子底下拉出一道道的白烟,用了20多分钟从外向里转着圈连炸带烧。炸完后 又排着人字队形稳稳当当的飞回去了。我想若咱们有飞机、有高射炮,它的飞机飞得那么慢,轻型轰炸机又没有自卫能力,满天都是。假设我们有高射炮闭着眼打也能打下他几架,可惜中国没有。

我回想起昨天晚上我们过鸭绿江,到新义州的那个过程。连长听到火车过桥的声音,小声对指导员说,这就是鸭绿江。他这一说,我从火车门缝里往外看,看到傍边的另座鸭绿江大铁桥已经被美国飞机炸断,听说,我们通过的这座桥也是刚修好的。过了桥就是新义州,我看到新义州路灯底下有骑自行车的;平房、楼房有的窗户夜静12点还射出灯光,也可能是工人下夜班,或是给孩子换尿布的;他们决不会想到今天的厄运。使我太难过了,现在想起那个惨景我还流泪。新义州成为废墟那些老百姓都哪去了?战争太残酷了,最倒霉的是老百姓,增加了我对美帝国主义的仇恨心。

战士们呆在防空洞里,等候接受战斗命令;突然听说要回国。

4,我们刚到朝鲜为什么回国

我们27军11月3日当天下午5点,接受到命令让我们晚7点乘坐火车从原路返回中国,战士们在火车上都莫名其妙在想。我军前方部队是把敌人全部消灭了吗?还是我军失败向后撤退?开始猜疑,我对战友们说管他了,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叫到哪里就到哪里。

我们快到新义州,就闻到了烧焦的死人味。到了新义州我从瓦罐货车箱门缝里看到,与我们昨天夜间来到这里的那个景象不见了,电灯没有了,楼房、平房变成一片废墟,那么大的城市,除了烟、火之外什么也看不到,静悄悄的参加抢救的人都没有。火车不停地向前开着,我想,新义州那么多的人都那去了?都死了嘛?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火车继续往前,天亮了才停下来,停下后地面敲门连长拉开门一看,是车站服务员把饭送来了(这时我看到站台牌是沈阳)我边吃饭边想,我们部队到底要到哪里去?到了临江才知道。

原来朝鲜战场发生了变化,11月3日,美国陆战第一师在朝鲜38钱东岸元山咸兴登陆。准备到西线安州、龟城增援。企图翻包围我军(这时美军还不知道中国军队进入朝鲜)情况紧急。50年11月7日,把我们九兵团立即调入朝鲜东线,20、26军由吉林省辑安入朝,在零下20多度的气温下,顺着辑安至新兴里到元山铁路、公路线,直奔新兴里,截住了美军去安州、龟城增援的去路。与美国陆战第一师在新兴里地区接上火打起来了。

同时我们路过沈阳、通化,11月7日到了吉林省的最北端与朝鲜长白山接壤的临江下火车准备入朝。这里零下40度人烟稀薄,一尺厚的大雪铺盖着大地。要求我们不准带进朝鲜一个中国字。把我们士兵的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纪念章,全部收回,统一由留守处保存,毛巾,一边是五星八一,另一面是军用品,两头全撕掉。我们单位连军用地图都没有,由一个朝鲜姓朴的人给我们当向导,从一条干河滩,(鸭绿江),进入了朝鲜。准备抄美国陆战第一师的后路,切断它的供给线消灭他们。

5,我们连队要打仗为什么没兵了

(1)天寒冷路滑造成战斗减员。

首先要爬过朝鲜最高,最寒冷,零下40度的‘长白山’。我们进了朝鲜的第一天,一尺多厚的大雪把中朝边界的大山、大树、房子、道路全部盖住,经过大雪的反射,天、地全是白色的,战士们的眼睛成了雪盲,分不清哪是大山,那是道路,天连地、地连天白茫茫无边无际。前面的军队走过后,被脚踩的大雪变成起伏不平的冰川,天冷地滑。只听到这个战士,啪,叫一声妈,摔到地下。我看到这个战士还没有爬起来,那个战士,啪,又摔倒在地叫一声妈。我也不列外,有时,我连环摔5-6个跤,摔得我痛得一个劲的叫妈,刚爬起来又是一跤把我摔得不敢再爬起来走,只能用膝盖跪着向前走几步缓一缓,再慢慢的爬起来走;摔的屁股痛,胳膊腿被摔得一块青一块紫。由于部队受到要按时到达作战位置时间的限制,不准等人否则就要耽误作战的战机。

我把脸向上仰起,嘴里吐出的热汽,立即结成冰霜,再落到脸上,像晴天下小雪。战士们的胡子、眉毛全是厚厚的一层白霜,像个圣诞老人。一夜走路不足2 0公里。天亮了,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沟里停下,这里除了野兽的脚印外什么也看不到。每个战士选择好自己休息的地方,用铁锹把雪赶走,再把身上携带的武器装备卸下。有的坐在行李上闭眼休息会,因为一夜没有睡觉,闭眼睡着了。有的去找枯干树枝拿回来烤手、烤脚,烤湿透的鞋子。有些南方人见到火特别亲,划根火材烤烤手。我不烤火,一个劲的跺脚来回走动。我戴的大檐帽,耳朵漏在外面,虽然我用棉大衣领子保护着耳朵,但是仍然被冻得像猫咬得一样痛不断地搓揉。他们烤火,我把大衣领子撕下,又从中间撕成两半,缝到大盖帽的两侧,保护耳朵。我这样做了,当时有几个士兵也跟我学了,戴在头上像个猪八戒引起了一片笑声。

在火车上发给战士的羊皮里子大头鞋,穿着走了一夜,鞋底带到脚面上的雪因为脚热全化了,鞋湿后又用火烤,鞋烤干了理面的羊皮烤坏变硬,战士们勉强穿着第二天又磨坏了脚。有的士兵不烤火睡着啦,几十分钟过去了,我和车喜言连长把睡觉的战士唤醒。他们的脚被冻麻站立不起来,有的鞋湿后冻在脚上脱不下来,又去用火烤,鞋上的冰烤化了,脚失去知觉,等到他的脚被火烤得有知觉了,开始抱着他的两只脚,痛得叫妈、叫爹的大哭。这时开始他的两个脚后跟慢慢由红变紫,以后再由紫色变成黑色,坏死了。还有的战士睡醒后,鞋冻在脚上,用刀把鞋拉开取出两只脚,他的十个脚趾头冻成冰棍,用手从脚趾头侧面一敲,叭啦、叭啦的响。这些人都不能走了。由于天冷冻伤了很多战士,各单位队伍的后面设有收容队,能走得战士搀扶着慢慢往前走,实在不能走的战士送回国。这些人没参战,可能现在还活着。

第二天晚上又继续赶路,战士们的脚被鞋磨坏了,有的脚起了大泡走不动了、有的被冰滑倒摔坏了,南方出生的战士不适应北方的寒冷冻坏的人越来愈多,路上到处是掉队的战士。在长白山原始森林荒无人烟的大雪里,我突然发现左前方百米处一片烟雾非常新鲜。我过去看,是一间有门无窗的草房子,房顶厚厚的一层雪发出蒸汽,像房子发生火灾一样,从里面向外冒烟,很远就听到房子里的叫声和哭声,我在门外向里看,约有15平方米的地方中间一堆火,可能是我军前面部队掉队的士兵,里一层外一层在火堆的周围,有的烤手有的烤脚,有的抱着脚大哭,也有的你压着我,我压着你在睡觉。屋里没有地方。七八个掉队的战士,在没有雪的房檐底下盖上被,盖上棉大衣,用手巾盖着鼻子和嘴一点不动睡着了,我想可能他们是怕凉空气吸到嘴里起到防寒作用。我们连队继续前进,我来不及细看立即追赶部队。我边走边想边分析,房檐底下躺的那些士兵可能被冻死了,若没有死,零下40度的天气他得嘴、鼻子周围应该有呼出的热气,有热气应该盖在嘴上的手巾就有冰霜,这些都没有;一定被冻死了。那间草房是打猎人用的,附近没有村庄,他们渴了可以吃雪,饿了吃什么,他们肚子没有饭,不就等着活活的冻死吗。

第三天,走出长白山的山谷,掉队的战士有一半多,战士们随身携带的粮食吃光了,第四天部队到达目的地,没有吃的,怎么办。通过领导研究,先派遣三个人,带着盖好公章的空白借条,由朝鲜人当向导领着提前到达目的地,向农户借粮。

借粮的人到达目的地后,零散的5-6间民房,房前房后堆积的玉米秸,全被白茫茫的一尺厚的大雪盖住,老百姓跑光,房子空空的,除了雪上的野兔子爪印外,什么也看不着。借粮的人犯愁了,部队来了吃什么。于是,他们开始到处翻找粮食,在被雪盖的玉米秸里,找出壹个草袋子里面是玉米,估计不足壹佰斤,在借条上写,中国军队在你处拿走壹佰斤玉米,用此借条可以到人民政府去领粮食。在另一个玉米秸堆里,又扒出估计约有四十多斤黄豆,也给他们写上五十斤黄豆的借条,放到里面了。部队到达后,用行军锅把老玉米、黄豆煮熟,战士们早、晚吃了两餐,剩余的让战士们装进‘干粮袋’里带走。有的单位找不着粮食找些冻土豆煮着吃。第四天、第五天战士们饿了就吃老玉米、黄豆,渴了就吃雪。有人说,志愿军战士在朝鲜一把炒面一把雪,说实话,后方能供给上炒面,谁吃带冰碴的黄豆和冻土豆呢。结果战士们吃过后肚子痛拉稀,在路上看到这个战士蹲下来,怕掉队没有人管,提着裤子就跑,那个战士又蹲下来,不多时间提着裤子又跑。路边到处都是结大便追赶部队的战士。为了不耽误战机部队继续赶路。

有的单位,找不着粮食,吃冻土豆。有的单位冻土豆也找不着,饿极了把老百姓跑到山上的牛也用抢打死煮着吃了。兄弟单位在防空洞里吃饭,我看他们在吃什么,一看他们在吃肉,我新奇问,你们吃的肉从那里弄的,他说在山上打得牛,哪给你一块。我放到嘴里没有盐味,根本咽不进去。我说有点盐味就好了,他反问说,到哪里去找?

27军,因为天冷、地滑,在山沟里走了五个昼夜,忍饥挨饿,冻伤、摔伤、生病,非战斗减员达到80%,我们全连只剩下20多人。夜间10点到了作战位置。(也就是美军前进、后退、运输要害之处)。山上一尺厚的大雪,地被冻得像石头那么硬,无法挖掩体,只能在雪里挖个坑作为藏身之地,等待命令准备打仗。因为我们兵力不足,还需要等后面掉队的人上来,连、营又失去联系,电话员急忙拉上电线,可惜,我们的电话线是七根铁丝组成的单股电线,需要用一根地线插地,才能通话,地,被冻得比石头还硬,螺丝刀都砸不进去,只好把螺丝刀钉在树上,通话效果很差指挥困难。只能把进攻时间向后拖,到第二天晚上再进攻。

6,美帝国主义纸老虎现出原形

美国为首的‘联军’在朝鲜打了半月,因为我国四野战军穿着朝鲜人民军的衣服,他们不知道是在与中国军队打仗。他们认为,中国军队穷得连汽车都没有,不会到朝鲜参战,结果出乎他们的意料。我国三野战军20、26、27军在(二次战役)新兴里战役中,没有穿朝鲜人民军的衣服被美国军队发现是中国军队,而且都占领了它们周围的山头,给他们以错手不及,可把他们吓坏了。他们立即改变战术,慌忙下令向回撤;(我估计这里面有两个可能,一是怕伤亡,不正面硬顶,二是想把我军的运输线拉长,而后用飞机切断我军的运输线,然后再用海军在我军后方登陆、空军空降,消灭我军的有生力量)。

7,二次战役我的所见所闻:

1950年11月13日晚八点按我军计划总攻击,上级让各单位清查人数上报,结果每连只有10多人到了作战位置,其他人全掉队,只能等等掉队的人赶上来,拖到12点再总攻击,到12点赶上来几个人,每连也不足20个人,上级又把总攻击的命令推到第二天晚八点。我们27军下了长白山,气温降至零下30度左右,但是山上仍然无法挖掩体,只能在山上的雪里挖个坑隐蔽,我们带着大盖帽在雪坑里待了多半夜,饥饿寒冷难以忍受,腿脚被冻得失去了知觉,不用说冲锋打仗,连站起来走路都很困难。

天刚亮200多架飞机,超低空飞来,有的贴着树梢从山沟里飞行,我们看飞机在山上向下看,飞机驾驶员的眼睛鼻子都看得很清楚,上级有命令不准打飞机。战后有的战士说,我们可以用手榴弹打飞机,表示飞机飞得低离我们近。飞机从我们头顶飞过时,我们先看到飞机飞过去,然后,才听到飞机的声音,胳膊粗的树枝被飞机带来的风拉断,战士们头上戴的大檐帽被飞机的风带走。战后有的战士说,飞机驾驶员在飞机上伸出手抓俘虏,想抓我的脑袋没有抓住,把我用绳拴在脖子上的大檐帽抓走了。地面的雪被飞机的风带出一条沟,雪和树叶追着飞机跑。飞机与空气的磨擦声、怪叫声、机枪扫射声混杂在一起,我们互相之间对着耳朵说话都听不着,可以说那时已经丧失了战斗力。这时,假设敌人冲上山搜索一下,我们会都成了美国的俘虏。就在这个时间,山底下出现一辆吉普车,上面盖着一块大红布‘是联络飞机的信号’慢速向南开,后面的大卡车跟着开过来,二百多架飞机在空中旋转进行掩护,美国大兵急忙从汽车两侧的轱辘往上爬,有的从后面往上拉,汽车开动了,有的美国大兵还没有上去车,在后面跟着跑。我军兄弟部队边追边打,那些没有上去汽车的美国大兵,或被打死或被俘虏。

因为天气寒冷,他们把发动不起来的汽车、坦克,拉不走的大炮,和各种军用物资,被我军全部缴获。等到我们被冻得缓过来能赶路时,看到路边两侧,穿着驼绒衣服的美国大兵的尸体,被老百姓扒得光光的,连裤衩都被扒走了。

我们夜间继续追,左侧5公里处有一片一平方公里的红、蓝、白灯光,象个城市,空中还有飞机声。我问连长咱们夜间怕暴露目标不敢抽烟,那是什么城市?飞机为什么不去炸?,连长说那就是美国在元山的航空母舰队,美军就跑到那里去了。我又喘口粗气说:‘可惜咱们没有大炮,若有大炮它们不敢在那里’。以后我们驻在元山以西30公里的瓦余里休整看守元山海港。

再说,在安州、龟城被我四野38、39、40、42、66、50军包围的联军,知道美国来增援的陆战第一师,在新兴里逃跑回去了,失去增援的希望,它们用飞机炸开个突破口,甩掉武器装备乘坐汽车,从盘山路往南逃跑了,我四野战军从小路追。跑不动的被我军俘虏。我军继续追击,直追到南朝鲜的汉城附近打了一仗(三次战役),敌人又逃跑,我军又追,追到37线原州、水源一带,又打一仗(四次战役)我军从51年2月14日下令不准再追。为什么不再追?四野战军把‘联军’赶到37线离中国500多公里,公路桥、铁路桥被美国飞机全炸毁,火车、汽车不通,兵源,粮食、武器、弹药供给不上;后方空虚,万一敌人缓过气来,组织兵力对我后方空降我军就会招架不了。所以不追了,开始构筑公事守备防御;第一段进攻战到此结束。准备力量再战。

8,小结:我军进入朝鲜用近战打了一百天,取得了辉煌的战果,确定了朝鲜胜负的局势。美国瞧不起中国的看法消失了,大涨了中国人民得志气。朝鲜战争有90%联军被俘虏,有百分之百的汽车、大炮、坦克都是在这一百天里缴获的。

38军走了运,战后出名了。‘联军’是多国组成的部队,不了解我军的战略战术指挥不灵,士兵怕死没有战斗经验处处被动。我38、39、40、42军入朝打了100天一帆风顺,原因:一,官兵觉悟高,穿朝鲜式冬装没有挨冻,二,指挥战术好,能躲开敌人的飞机、大炮打近战,三,经过解放战争的老兵多战斗经验丰富,四,敌跑我追节节得胜,官兵士气高。我四野战军在一百天之内,步行300多公里由39线,连打帯追,把‘联军’赶到37线。战后国防部提名,38军为英雄样板军,军长受到毛泽东信任;把38军调到北京保卫党中央,成为8341部队。

27军就不走运了,它是华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战斗力最强的部队,他是原来许世友领导的华东九纵27师扩军编成27军。打过山东孟良崮,山东胶东口袋战,潍坊、济南、淮海、渡江、上海战役,组织严格纪律严明,是一支战无不胜的部队;50年11月7日再次进入朝鲜,因为执行的任务不同,入朝的地方与其它的友军不同,在一个星期之内因为天气寒冷就把27军拖垮了,以后虽然补充了一批又一批新兵,但是,战斗力打了折扣,所以它在朝鲜战场上伤亡不少,没有显示出它的本事。

有人会问,我为什么没冻坏?当年我18岁是北方人耐寒,性格不愿烤火、好动,又是连长车喜言的通信员,自由活动范围大,所以没有冻伤。又问你们为什么要从最寒冷的 长白山的大山沟里走。其主要目的是,让敌人想不到发现不了,偷偷的迂回到敌人后面,切断美国陆战队的后方运输线,把敌人消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0,26军在长津湖死的惨啊!阵亡,冻死几万人都没能伤到陆战一师的筋骨。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