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遭嫔妃戴绿帽 规定后宫不足7月生子处极刑

陈继承 收藏 2 3158
导读:机会之一:元至正十四年(1354),27岁的朱元璋智取定远的“驴牌寨”,“得其精兵三千。六月,取横涧山,得军二万。又袭元将营,既遁,得其民兵男女七万。又逐元兵,驻师滁州。”([明]无名氏:《天潢玉牒》) 朱元璋袭击元朝军营“得其民兵男女七万”,这里明确讲了俘获元朝的“民”、“兵”和男女70000人,如此多的人当中就没有一个漂亮的蒙古女人使得正值“奔腾”年龄的义军首领朱元璋活动活动心眼?但有人说,这似乎不大可能,因为当时朱元璋还是郭子兴手下的一个部将,他即使有这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好,我们不做无谓

机会之一:元至正十四年(1354),27岁的朱元璋智取定远的“驴牌寨”,“得其精兵三千。六月,取横涧山,得军二万。又袭元将营,既遁,得其民兵男女七万。又逐元兵,驻师滁州。”([明]无名氏:《天潢玉牒》)

朱元璋袭击元朝军营“得其民兵男女七万”,这里明确讲了俘获元朝的“民”、“兵”和男女70000人,如此多的人当中就没有一个漂亮的蒙古女人使得正值“奔腾”年龄的义军首领朱元璋活动活动心眼?但有人说,这似乎不大可能,因为当时朱元璋还是郭子兴手下的一个部将,他即使有这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好,我们不做无谓的假定与推论,再看史料:

机会之二:元至正十五年(1355)三月,郭子兴、朱元璋的起义军占领和州(今安徽和县)后,引起了元军的围攻,时“元兵十万来攻和阳,上(指朱元璋)以万人拒守,连兵三月,间出奇兵击之,元兵数败多死。及夏,乃解去。城中复乏粮,时元太子秃坚及枢密副使绊住马、民兵元帅陈埜先,各遣兵分屯新塘、高望及青山、鸡笼山,道梗不通,上帅师往攻之,拔其傍寨。”(《明太祖实录》卷2上)

坦率而言,在大明崛起史上和州之战算不上什么,因而也就常常被人所忽视。但在笔者看来有以下两点值得注意:第一,这次对和州围追堵截的元军统帅是太子秃坚。大家知道,元朝末年的腐败是在历史上出了名的,元太子来南方是一人来还是带了一帮子蒙古女人来的?史料没有直接记载,以元末全方位的腐败情势来看,元太子带了本族的极品美女来南方军营,边作战边娱乐,也未尝不可能。那么战败以后呢?这些极品蒙古美女很有可能被朱元璋俘获并“笑纳”了。由此笔者想起,前面已述的明清时期流传之说:朱棣生母那个神秘的蒙古美女碽妃为元顺帝之妃,毋宁说是元顺帝太子妃子的讹传,或言上述七种说法中的第三种最有可能。第二,和州之战时朱元璋的上级领导、岳丈郭子兴死了,从凤阳出来的游方僧人顿时就成为事实上的农民军最高领导,他大权在握,不仅拥有了原本为郭子兴的家当,而且还将一切可能占有的全弄到手,包括郭子兴与小张夫人所生的宝贝女儿。“明年乙未,太祖转战和阳,会王卒,遂并其兵,纳其次室之女。”([明]无名氏:《天潢玉牒》;《明太祖实录》卷2上)

既然连收留他的恩人之宝贝女儿都要占有,那么对于战败者元太子或元军将领的女人为什么就不想占有呢?!说到这里,有人可能要问了:既然情理如此,那又为什么正史不载?

在笔者看来,郭子兴曾经是朱元璋的恩人和上级领导,他的宝贝女儿毕竟是大家闺秀,又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占有这样的女人是件体面的事情,更何况这个郭子兴的宝贝女儿后来还真不赖,一口气为朱皇帝生了好几条小“龙”,即朱元璋的十一子蜀王朱椿,十三子代王朱桂和十九子谷王朱橞,故而官书上予以大书特书;相比之下,占有蒙古战败者的女人而且这样的女人又非黄花闺女,只是朱元璋一时把控不住稍稍洒了点雨露,没什么可多说的,说了反而给“开国圣主”脸上抹黑。

当然可能有人认为,这样认定朱元璋得到那个神秘的蒙古女人似乎太过于武断了,我们不妨再看:

机会之三,至正十六年(1356)二月,江南元军见到朱元璋已成功渡江在太平(今安徽当涂)建立农民政权,且有北向攻打虎踞龙蟠之地集庆城之动向后,“(大将)蛮子海牙复以兵屯采石,南北不通。(朱元璋)令开平王(常遇春)急攻破之,悉俘其众,遂克建康。(元)守南台大夫福寿为乱兵所杀……(朱元璋随即)发号施令,禁无剽掠,众咸欣悦,遂都焉。有胜兵十万,寻克镇江、广德。”([明]无名氏:《天潢玉牒》)

问题再一次出现了,朱元璋占领南京地区后,俘获了10万元兵,难道这10万元军中就没有令朱元璋动心的蒙古美女?答案似乎是不难回答的。

说到这里,有人可能要怪笔者丑化昔日农民军的领袖,人家朱元璋可是“天生圣人”,既然是“圣人”,那就能做到“坐怀不乱”,真的吗?不妨我们来看看史书是怎么记载朱元璋的情感世界与*生活的。○朱元璋好色成性与极度糜烂的*生活

按照正史的记载,朱元璋的第一个女人应该是马皇后,但据户部尚书黄景昉的《国史惟疑》所载“沐英为高皇帝与外妇所生”,结合《明史》等史料通盘来看,沐英8岁时被当时已开始发迹的朱元璋夫妇所收养,由此可知朱元璋的第一个女人极可能是沐英他妈。他俩没有结婚就有了骨肉,当然现代人可以理解,这是青春期少年把控不住的一次身体“走私”。

但就此来看待“圣人”朱元璋*生活的话,确实是将他看扁了,人家不愧为当皇帝的料,他随时随地要将自己的“爱之雨露”播洒出去。我们不妨来看看朱元璋如何占有女人的?

胡寡妇原本是濠州一带人,因为丈夫短命,使得她年纪轻轻就开始守寡。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这不,当时濠州有好多人就听说了胡寡妇的美艳,动足了脑筋想抱得美人归,可胡寡妇的母亲不同意啊。也不知怎么搞的,这事被已经远走他乡在南京城里做着日益膨胀皇帝梦的朱元璋知道了,他可是人世间顶级“采花人”,现在又是一方枭雄,要个把女人那是小菜一碟。于是朱元璋就托人去说媒,没想到胡寡妇母亲一口拒绝。不久胡寡妇及其母亲因避战乱逃离了老家濠州,随军到了淮安,成了寄寓那里的“流民”。朱元璋听说以后二度派出媒妁说客上了淮安,这淮安地盘上的“父母官”平章赵君用可听朱元璋的话了,当说媒使者来到淮安向赵君用说明来意时,赵大人二话没说,也不管胡寡妇母亲同意不同意,就动用官差将流寓淮安的美艳胡寡妇及其母亲一同“送”到了南京朱元璋处,随即胡寡妇就被朱元璋占有,据说后来被立为妃。([明]刘辰:《国初事迹》)

除了“明媒正娶”和“强娶”外,只要看上眼,朱元璋还会强占女人和嫖娼。

可能出于政治统治之需要,有一次朱元璋在《大诰》中对自己强占女人的事情作了坦白:“朕当未定之时,攻城略地,与群雄并驱十有四年余,军中未尝妄将一妇人女子。惟亲下武昌,怒陈友谅擅以兵入境,既破武昌,故有伊妾而归。朕忽然自疑,于斯之为,果色乎?豪乎?知者监之。”(《大诰·论官无作非为》卷43)

这是朱元璋向全国臣民颁发的《大诰》中的自我检讨,他承认自己因为愤怒当年陈友谅冒犯他而强占了陈的女人阇氏,但“朱圣人”毕竟当过和尚,“女人是祸水”的警语还是想得起的,尤其是亡国亡夫的女人那简直就是妖魔,朱皇帝突然间来了个拷问自己的内心:干出这种事情是贪图美色呢?还是天下豪杰男儿应有所为?最终他没忘给全国臣民一个提醒,要大家以他的“唯独一次”犯规为戒啊!

朱元璋的这次“感情走私”尽管在明代正史上没有记载,但在官书上有。有人认为他诚实得可爱,将“唯独一次”犯规也说出来,还有什么不可信的。

要说朱元璋在*问题就那么一次“感情走私”?我看也未必。相传早年还是农民军领袖时朱元璋就乘着老兄弟邵荣外出作战之际奸污了含苞待放的少女——邵荣的女儿,迫使邵荣最终走上谋反之路;还有民间一直流传着朱元璋个人嗜好——嫖娼,(详见笔者:《大明帝国:从南京到北京》之《奇特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卷》,以下简称《朱元璋卷》)想必这些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爱好强占女人与嫖娼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相反令人不齿,朱元璋当然也清楚,于是凡文人笔记或诗歌一类的只要有所隐射“天生圣人”的话,就要被处以重典,据说苏州文人高启就是因为写诗隐射朱皇帝嫖娼而被腰斩的。

○朱棣生母碽妃神秘来到朱元璋身边——攻占南京前后

朱皇帝不喜欢,朱皇帝之子孙当然也不喜欢给他们祖宗脸上抹黑,于是大明朝官书上就没留下什么记载,官书上没有记载,并不代表历史上就没有的。当然推论替代不了历史,而历史是朱元璋的第四子朱棣带着无数的疑问甚至是混乱来到了这个世上。

据《明实录》记载:元顺帝至正二十年“夏四月丁巳朔癸酉,皇第四子生,即今上皇帝(朱棣),孝慈皇后出也”。(《明太祖实录》卷8上)

我们已经在前面说过,朱棣不是马皇后所生的,因此,上述这段史料剩下的价值是朱棣的出生时间为至正二十年即龙凤六年(1360)四月癸酉日,这或许是真的。以此推算,如果朱棣这颗种子确实是朱元璋播下的,那么朱棣的生母碽妃也就是那个神秘的蒙古美女最迟也应该在元至正十九年(1359)六月时(十月怀胎嘛)已经来到了朱元璋的身边,那时朱元璋正好是31周岁,正值“日立”年龄,碽妃的绝代美色全然勾去了朱元璋的魂魄,蒙古美女迅速地被“临幸”了……

我们花了很大的笔墨将朱棣生母神秘的蒙古美女碽妃来到朱元璋身边作了一番推理与考证,而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的最关键之处,人们的疑问依然存在:碽妃后来怎么啦?

超级蒙古美女碽妃为什么而“去”?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