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建立禽传人病毒传播的常态化防范体系很有必要

空气流动、鸟类迁徙和四处飞翔、鸟类与家禽间传染病毒是无法控制的,所以阴谋势力借鸟类传播人的呼吸系统感染病毒较容易,因此其威胁很大且会长期存在。尤其是传播那些用基因工程重组培养的、针对某个民族基因特性的高危害病毒的潜在威胁更大。此外,鸟禽携带但不发病而可至人发病的病毒,难以追踪,威胁更甚。

病毒是经由侵入人的一个又一个健康细胞,复制病毒,破坏健康细胞,致人病或亡。病毒寄生在人的细胞(宿主细胞)内,因而很难被识别和杀灭,所以病人治疗困难,杀病毒时对人体伤害也大。应对病毒传染疾病最有效的方法是注射疫苗。但对于第一次出现的新型病毒,培养疫苗需要好几个月,在这期间,病毒可能导致很多人生病或死亡,并可能产生很大的社会恐慌。

以上特殊原因,决定了活禽转运、交易和宰杀这三个环节的特殊性。活禽携带呼吸系统病毒向人的生活空间传播,以及人禽最密切的接触,主要在这三个环节。活禽交易市场一般都兼作宰杀场所。宰杀活禽时,人最容易感染禽携带呼吸系统病毒。所以解除上述恐怖威胁的关键在于上述三个环节。宜制订相应严格的卫生规范,比如转运车辆和装卸人员防护的标准,又如将活禽交易市场与其他市场隔离,制定活禽交易市场建设和运作的严格卫生标准,包括宰杀活禽人员口鼻防护标准,严格执行。这是需要启动并长期实行的政策。有关标准宜分为平时标准和发生疫情时的标准。

补充几句——宜作准备,防范H7N9变异为人传人的,或毒性更大的病毒。南方科技大学的研究组经过研究后发现他们取自华东疫区的H7N9病毒株中,有一株的表面血凝素haemagglutinin蛋白基因与另外三株相比的有8个变异,因而认为这次“新H7N9甲型禽流感有很强的变异能力。由于表面血凝素haemagglutinin蛋白是病毒用来吸附感染动物细胞的,它的高变异能力可能导致它传播感染能力和致病能力的变化,这需要引起我们的特别注意。”[注1]

附,关于H7N9和SARS的疑点:

(仅供提高警惕、加强防范作参考。下结论尚需进一步的确凿证据。防人之心不可无。)

H7N9的疑点——

1、从1988年美国明尼苏达州发现的H7N9病毒,到2012年韩国发现的H7N9病毒,基因都没有变化,有关国家会有研究、会有相应的疫苗和对感染者的有效治疗方法,如果在世上发难,不会造成很大的危害。而现在中国流行的H7N9病毒与之前的H7N9很不一样,南方科技大学研究组指出:“这个病毒是一个全新的病毒,是由三个病毒重组后产生的(H9N2, H11N9,和H7家族)。” [注1]。所以疫苗要等好几个月才能上市,所以不知道要用多长时间才能探索出成熟的治疗方法,所以会有好几个月造成很多人染病或死亡局面,所以可能引起恐慌,可能妨碍人员国际交往和国际贸易从而损害经济——为什么又和SARS一样,全新的、危害很大的病毒又是首先在中国发难?

2、南方科技大学研究组“将2013新H7N9以及经典H7N9等做了系统生成树研究,发现新的H7N9和经典H7N9的相似性远不及H9N2, H11N9和H7N3. 这说明2013新H7N9不是从经典H7N9进化而来。”[注1]——是另外由H9N2, H11N9,和H7家族重组产生的——自然界很难使H7N9短期内发生这么复杂的演化,而在实验室里面就较容易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实现这种变化。

3、与朝鲜第三次核爆后的战争危机时间重合。

[注1]:参见《新H7N9甲型禽流感的起源和基因组进化(初步发现)》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14529-678002.html

SARS的疑点——

1、至今病毒来源不明(在自然界的宿主生物体系不明)。原来怀疑是果子狸,后证明不是,SARS很可能(在中国发难时)是一种全新的病毒,而且其基因组成很特别,自然界演化产生的可能性较小,人为基因工程组合产生的可能性较大。

2、SARS病例在中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都有很高的死亡率,治疗难度很高,后遗症严重,可是在美国的约50个病例的治疗都很顺利,无一死亡,都由美国疾控中心主导应对,治疗详情都对外保密,其他国家都不知道美国用了什么绝招。

3、SARS在我国发难,与美国攻打伊拉克同时发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