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后中国寻求中美接触的被动历史已经过去 --- 奥巴马急晤习近平 应美强烈要求 准备G2对话

作战参谋019 收藏 2 1481
导读:白宫5月20日宣布,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将于6月7日至8日在加州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会晤,这将是习近平当选中国国家主席后首次与奥巴马会晤。习奥的上一次会面在2012年2月。 奥巴马急见习近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北京时间5月21日也同时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5月31日至6月6日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三国进行国事访问,并于6月7日至8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奥巴马总统举行会晤。 习近平访问南美三国是国事访问,访美会晤奥巴马则是工作访

白宫5月20日宣布,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将于6月7日至8日在加州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会晤,这将是习近平当选中国国家主席后首次与奥巴马会晤。习奥的上一次会面在2012年2月。

奥巴马急见习近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北京时间5月21日也同时宣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5月31日至6月6日对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三国进行国事访问,并于6月7日至8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奥巴马总统举行会晤。

习近平访问南美三国是国事访问,访美会晤奥巴马则是工作访问。按原先安排,习近平与奥巴马本来可以在9月份的G20峰会上见面,10月份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会面。现将习奥的见面提前到6月,可见其急迫性。美国方面称,奥巴马当时正好在西岸,安排在安纳伯格庄园,这样非正式的环境也是让两人更好认识对方的环境。但在观察人士看来,美方给出的说法略显牵强。

据消息人士向多维新闻透露,习近平此次会晤奥巴马是应美国强烈要求。美国各个政治团体都强烈要求奥巴马要尽快见到习近平。此外,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多尼隆(Thomas Donilon)将于5月26日至28日访华,为将于6月初举行的中美元首会晤做准备工作。而多尼隆早在4月就曾放风,他5月会访华。由此可见,美方已争取很久。加之,奥巴马6月的外交行程原本安排就很紧张。他将参加G-8峰会,届时跟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随后,6月26日访问非洲塞内加尔、南非、坦桑尼亚,后两国都是习近平3月才访问过的非洲国家。由此亦可见,奥巴马要会晤习近平的急迫性。

习奥会此次会晤地点在安纳伯格庄园“阳光之乡”(Sunnylands),这里离洛杉矶100英里,接待过7位美国总统、英国女王等。公开资料显示,“阳光之乡”由已故美国出版巨头、慈善家兼外交家沃尔特·安纳伯格(Walter Annenberg)和他的夫人丽诺尔·安纳伯格(Lenore Annenberg)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建造。这座面积达200英亩的沙漠度假地后又几经扩建,现已成为美国一座著名的建筑与文化遗产的公共空间。其官方网站上自称为美国“西海岸的戴维营(Camp David)”。

习奥会朝鲜问题最核心

分析人士指出,纵然白宫在当日的声明中表示,奥巴马和习近平将就广泛的双边、地区和全球问题进行深入讨论。两国元首将回顾过去4年美中关系取得的进展和面临的挑战,并讨论未来如何加强合作,同时建设性地管控两国的分歧。但细数发现,自习近平上任后,美国也已经派国务卿克里(JohnForbesKerry)、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Gen. Martin Dempsey)、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William Burns)、美国朝鲜半岛事务代表戴维斯(Glyn Davies)先后访问中国调停半岛局势、沟通钓鱼岛问题。

金正恩上台以来一直保持挑衅姿态,发射卫星、进行核试验,一样不少自朝鲜2月12日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后,局势就愈发紧绷,原本在美韩军演结束后略见转圜,但近日来朝鲜又连续3天连发6枚短程导弹。而外交层面,朝鲜拒绝美韩的对话提议,也不与中国进行外交接触。纵然韩国新任总统朴槿惠一再克制,但是朝鲜仍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紧张。加之,半岛僵持之下,朝鲜外援全部切断,在青黄不接时发生了饥荒,朝媒称军队也开仓放粮。有分析称,朝鲜在走到绝路时随时有可能发生不测事件。

另一方面,自中日雷达照射事件后,钓鱼岛局势已超越擦枪走火。从中日战机大规模交锋钓鱼岛,到中国核动力潜艇现身冲绳附近海域,中日开展一场军事较量的危险并非没有。美国随时有可能被拖进战争。习近平上台后,中国将钓鱼岛上升为核心利益,凸显中国不惜采取军事手段维护主权的决心。在敦促日本保持克制,在历史问题上反省的同时奥巴马也希望尽快见到习近平沟通钓鱼岛局势,摸摸习近平的底牌。

中美接触被动历史已翻页

观察人士还认为,美国在一系列国际事务上主动与中国合作与沟通的态势,展现出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渐渐掌握中美关系主导权。这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Alfred Kissinger)在《论中国》一书中称“六四”之后江泽民寻求主动与美国接触,积极运筹访美完全不同。

彼时,1989年,中国发生“六四风波”。美国政府,特别是美国国会指责中国政府的政策。美国驻华使馆允许并接受方励之夫妇寻求“避难”;当年6月5日,美国时任总统布什(George Bush)宣布暂停政府间的武器销售出口、暂停军事领导人互访、考虑延长中国留学生逗留时间等五项制裁措施;6月20日,布什指示停止中美高层接触;6月29日和7月14日,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又分别通过制裁中国的修正案。受美国对华制裁的影响,其后20多个国家跟随对中国进行制裁。中美关系因此陷入1972年以来的最低点。

为打破外交困局,1989年7月中国时任外长钱其琛在参加关于柬埔寨问题的巴黎会议期间寻求同美国时任国务卿贝克(James Baker)举行了会晤。1990年11月30日,钱其琛还对对美国进行正式访问。在访问期间,钱其琛会见了美国时任总统布什、国务卿贝克等美国政府和国会领导人。从1990年和1991年,钱其琛还在巴黎、开罗、纽约等地寻求同贝克多次举行会谈。江泽民1993年上台后,积极寻求改善中美关系。从1993年起在历年的APEC峰会上,江泽民都与美国总统会晤,1997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时隔12年后首次访美,江寻求访美成功,并建立两国元首定期会晤制度。

如果说江泽民在寻求中美关系改善上的积极主动凸显中国的被动地位,那么在习近平上任伊始,奥巴马见缝插针地寻求会晤表明美国越来越不能独掌国际事务,中国角色的必不可少为习近平赢得了发展双边关系的主动权。


本文内容于 2013/5/21 16:41:54 被作战参谋019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