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伯伯走进微博时代

满楼都是偶的人 收藏 17 23
导读:这几年,农民们富裕起来了,不少人家都买了电脑,学着城里人的模样,贴吧了,QQ空间了,博客了,微博了,一切的一切都整上了。 农民于德水家有头配种的公牛,前几天,被人偷走了。于德水火急火燎地找了几天都没找着,他想到了网络。为了寻找那头被偷走的公牛,他专门申请了一个博客,四处发消息,还用上了微博,他在微博中声称:我家的配种公牛,白脖领白尾梢,是从科尔沁草原引进的纯种蒙古牦牛,于12月12日,在东大山吃草时,被梁上君子顺走。提供线索者有奖,帮助找回来者重谢,详情请见本人的寻牛博客。 有人登录于德水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几年,农民们富裕起来了,不少人家都买了电脑,学着城里人的模样,贴吧了,QQ空间了,博客了,微博了,一切的一切都整上了。

农民于德水家有头配种的公牛,前几天,被人偷走了。于德水火急火燎地找了几天都没找着,他想到了网络。为了寻找那头被偷走的公牛,他专门申请了一个博客,四处发消息,还用上了微博,他在微博中声称:我家的配种公牛,白脖领白尾梢,是从科尔沁草原引进的纯种蒙古牦牛,于12月12日,在东大山吃草时,被梁上君子顺走。提供线索者有奖,帮助找回来者重谢,详情请见本人的寻牛博客。

有人登录于德水的寻牛博客一看,嗨,你别说,于德水还整得挺专业。博客分几大板块:牛的写真照,牛的简历,牛的特征,牛的市场价格评估等等。看完后,有人忍不住发帖子感叹:“真是一头好公牛,可惜啊,我家的母牛痛失了一位如意郎君!”

于德水折腾了一阵子后,见没人来还牛,只好在微博中,再次声明:各位,我家那头牛是闲得无聊,自己溜达走的。如果有人把我家的公牛送回来,不算偷,我再奖励三千!

这下子,偷牛的成了爷,被偷的却成了孙子,这一反常举动,引来更多人的围观。于德水寻牛博客的访问量一天比一天多,牛微博也引起更多人的关注。

不想这事就闯出祸来,消息捅到乡长那里,乡长“腾”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连声说:“胡闹,胡闹!”为啥?原来今年乡里有望评上文明乡,文明乡很重要一条,就是“路不拾遗”,于德水这样大张旗鼓地找牛,不是明摆着“晒黑暗”吗?

乡长急匆匆地来到于德水家,阴沉着脸说:“老于啊,为了一头牛,也不至于这么折腾吧。这样整,不是让全世界的人都晓得咱们乡偷牛的丑事了吗?你赶快把它给我删了!”

还没等于德水说话,于德水媳妇蹦了出来,踮着脚说:“影响好不好的,我管不着。我就是想把丢的那头牛,给找回来!现在公安局不也流行网上追逃吗,我这是跟公家人学的。”乡长气得直翻白眼,刚要来硬的。于德水媳妇可不是好惹的,抄起铁镐,用身子护住电脑,然后,扯开嗓门儿,杀猪似的嚎叫起来:“没法活了,这是什么世道啊,无法无天了!”

叫喊声很快就引来了很多村民围观,议论纷纷。于德水媳妇一见这阵势,更来了劲:“我家的孩子正在上大学,急等着钱用,我们就指望这头公牛配种,供我儿子上大学呢。没了这头牛,我儿子的大学也上不成了。我的天啊,我可咋办啊!”

面对着这样的泼妇,乡长只好耐着性子劝道:“大嫂,你别着急,我这就通知派出所,让他们尽快把你家那头公牛找回来。”于德水媳妇止住嚎叫,“哼”了一声,说:“指望派出所,那黄花菜都凉了。”

乡长一时也没有了法子,只好灰溜溜地走了。没过几天,县长的小轿车,嘎吱一下子,停在于德水的家门前。于德水两口子赶紧跳下炕护住电脑。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县长既不指责于德水影响不好,也不让于德水删除寻牛博客和微博,而是摆出一副笑脸,拍着于德水的肩膀,详细地询问了丢牛的过程。

于德水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悄声问县长秘书,那些寻牛的玩意儿还删不删。秘书正色道:“删不得!”要说这县长就是有水平,原来这事传到县长那里后,县长沉吟了片刻后,批了四个字:挖掘亮点。很快一篇《新农民新意识,寻牛点子就是奇》的稿子就发到市报。市报也觉得这是个新闻卖点,在头版登了出来,还发了编者按。

这一来,于德水的寻牛博客一时间成了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访问量更是大增。人们在谴责偷牛人的同时,还不断地有人为于德水支招和提供线索……

经过这么一折腾,那个偷牛的人,再也坐不住了,他在于德水的寻牛微博后面跟帖道:“老东西,你就别瞎折腾了。你再怎么折腾,我也不会把到嘴里的肥肉吐出来的!”于德水也不含糊,在网上说:“这位老兄你想错了,我那头牛是花了六千多元买来的,你偷去之后,肯定要急于出手,至少也得打八折吧?”

偷牛的人又跟帖:“八折也有五千来块,比你给的赏金多!”于德水狡黠地一笑,写道:“如果在我没有建立牛博客之前,就出手了,这算你捡着了。不过,从你说话的语气来看,你肯定还没有出手。我这个牛博客一公布,你还得再打两折,卖偷来的牛是要冒风险的,那两折算是风险补偿费。”偷牛的人有些生气了,说:“狂啥狂,六折也是三千六呢,也比你那三千多。你就死了这份心吧,这头牛我是不会还给你的!”

于德水不屑一顾地说:“如今,我的那头牛已经上市报了,成了知名牛,你想出手,又有谁还敢买呢?杀了卖肉吧,时下牛肉行情并不好,最多你也只能卖两千多块,还不如我那个悬赏钱,何苦呢?老兄,把牛还给我吧,你还算是赚了。”

偷牛人无言了。

于德水看到有门,继续给他施压:“老兄,你可要想好了啊,说不定过几天,那篇稿子被省报转载了,这事可就真的闹大发了。现在人家记者都在关注此事的后续进展呢。我这头牛虽然不值几个钱,可人家为了报道,说不定还会请上级的公安部门来破案呢。那些警察可不是吃干饭的,到时候,弄不好,你会鸡飞蛋打,说不定,还有可能蹲局子。”

偷牛人跟帖道:“老东西,你真是2010年的大蒜。”于德水问:“怎么讲?”偷牛人回了三个字:“算你狠!”

几天后的一个早上,于德水媳妇一开门,惊讶地大叫起来:“牛真的回来了。”于德水出来,见那头公牛果然丝毫未损地站在门外。

这次丢牛事件,让于德水家的大公牛名扬百里,来于德水家配牛的人络绎不绝,着实让他赚了不少钱。

到了暑假,儿子从城里回来,悄悄问:“爸,咱家配牛的生意好起来了吗?”于德水“嘿嘿”一笑,说:“好起来了,好起来了。儿子,你是怎么想到这么绝妙的鬼点子的?”

儿子不以为然地说:“这算啥?跟那些影视明星比起来,咱这点炒作那真是小儿科了。”

于德水满足地感叹道:“懂了,懂了,牛跟人一样,得炒作,不炒没有人知道,不炒身价不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