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战争时期日军暴行简记(2)中日之间,不可能存在所谓友好!

唐天行 收藏 5 7948
导读:11 月3 日(农历九月十二),日军围袭山西省五台县高洪口村,屠杀未能突 围的群众和军政人员400 亲人。 11 月15 日(农历九月二十四),日军围袭山东威海葫芦山下的李家疃,指 挥官下令杀死了全村男人,房屋全部被烧毁,幸存者流落他乡,这个村子在地图上 消失。 11 月19 日(农历九月二十八),驻河北省临清城日军,在临西县尖庄村进 行血腥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九二八尖庄惨案”。一个上午,日军杀害群众 367 人,其中邻村3 人,4 户被杀绝,7 人受重伤,烧毁房屋210

11 月3 日(农历九月十二),日军围袭山西省五台县高洪口村,屠杀未能突

围的群众和军政人员400 亲人。

11 月15 日(农历九月二十四),日军围袭山东威海葫芦山下的李家疃,指

挥官下令杀死了全村男人,房屋全部被烧毁,幸存者流落他乡,这个村子在地图上

消失。

11 月19 日(农历九月二十八),驻河北省临清城日军,在临西县尖庄村进

行血腥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九二八尖庄惨案”。一个上午,日军杀害群众

367 人,其中邻村3 人,4 户被杀绝,7 人受重伤,烧毁房屋2100间。

11 月21 日(农历九月三十),日军侵入山西省霍县柏东、杨家庄一带,一

天杀害群众100 余人。

11 月23 日(农历十月初二),日军在河北省故城县郑家口屠杀居民170 人,

烧毁民房2000 间。

1939 年

1 月1 日(农历十一月十一),日军500 余人偷袭河北省灵寿县慈峪镇,灭绝

人性地屠杀居民74 人,打伤群众30 余人,烧毁房屋千余间。

1 月16 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伪军千余在日酋张宗援(本姓大岛)

率领下,侵占山东省掖县城,十多天分批惨杀城内居民和少数军政人员440 余

人。

1 月中旬,日军包围山西省乡宁县柏木村,这个仅有7 户51 人的小村,被毒

气熏死、刺刀挑死者达44 人,四户绝门。

2 月4 日(农历腊月十六),日机18 架空袭贵阳,投弹124 枚,炸死炸伤市

民2000 余人,毁房1326 间。

2 月间,日军在江西省德安县,使用毒剂红15000 个,并发射3000 发毒气炮

弹,染毒面积近30 万平方米,我当地军民伤害很大。

3 月初,日本宪兵在河南省信阳县师河南岸,抓捕群众600 多人,全部被惨杀

于具城柳林堤“万人坑”。

3 月15 日(农历正月二十五),日军围袭山西省运城上段村,烧杀抢掠,一

天屠杀群众108 人,其中抗日战士14 名,一个只有103 户的小村,就被杀94 人。

3 月22 日(农历二月初二),日军110 师团第8 混成旅团出动2000 多人,

围剿河北省冀、衡、深、束四县交界的路家庄,屠杀民兵和百姓237 人,烧毁民房

700 多间,制造了“路家庄惨案”。

3 月25 日(农历二月初五),日军在河北省安新县关城村屠杀村民30O 人,

烧毁民房2000 间。

4 月15 日(农历二月二十六),日军联队长藤田茂命令部下围袭山西省安邑

县上段村,屠杀农民108 人,其中本村人被杀94 名,占全村人口的四分之一。

4 月25 日(农历三月初六),日军包围河南省永城县龙岗集,不论男女老少,

见人就杀,全村被杀100 余人,受伤100 余人,5 户被杀绝,还有外村赶集者14

人被杀。日军血洗龙岗集时,我抗日官兵500 人,除四五十人突围外,其余全部壮

烈牺牲。

5 月3 —4 日,日机63 架大肆轰炸重庆,炸死炸伤市民6000 余人(死2648

余人,伤3668 人)。

5 月29 日(农历四月十一),日伪军在山东省沾化县城(今古城镇)一带发

动大规模“扫荡”,将义和庄、蒲台、小河三村200 余名无辜群众残酷杀害。

5 月30 日(农历四月十二),日军在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各乡,屠杀有名可查

者达700 余人。

6 月6 日(农历四月十九),驻山西省运城日军“扫荡”中条山区,在黄河沿

岸村镇屠杀群众300 余人。

6 月7 —10 日,日机狂轰滥炸山东省沂水县东里店村一带,炸死炸伤群众约

300 人。其中东里店村死亡84 人。

6 月11 日(农历四月二十四),日军侵占广东省汕头市,实行“三光政策”,

在庵埠屠杀群众100 多人。

6 月11 日(农历四月二十四),日机空袭四川省成都市,投弹85 枚,炸死

居民200 多人,炸伤600 余人,毁房1215 间。

6 月15 日(农历四月二十八),日军一个中队围袭山西省夏县文德村,屠杀

群众128 人,7 户被灭门杀绝,烧毁民房600 余间,牲畜被洗劫一空。

6 月17 日(农历五月初一),驻河北省冀县日伪军围袭东兴村,一天屠杀村

民148 人,53 人重伤残废,13 户被杀绝,烧毁民房500 间。

6 月25 日(农历五月初九),日军侵犯广东省潮安县梅溪一带,一天内将洪

盾乡民170 人残酷屠杀。

6 月30 日(农历五月十四),日军占领广东省汕头市,在赐茶附近,抓获乘

船逃难居民300 多人,除几十人幸存逃生外,全部被集体屠杀,一日军官一连杀死

50 多人。

7 月14 日(农历五月二十八),日军占领广东省潮州城,沿途烧杀,据调查

被杀平民达数百人。

7 —9 月,日军对太行区实施九路围攻,仅武乡一县就有1500 人被杀害。

8 月21 日(农历七月初七),日军“扫荡”山西省大同县大王村,八天残杀

居民156 人。八旬老人和婴儿也未幸免。

9 月13 日(农历八月初一)日军围袭山西省闻喜县裴社村,四、五个小时就

野蛮屠杀无辜群众93 入,多人受伤,300 余间房屋被烧毁。

10 月31 日(农历九月十九)河北省望都日军高田警备队,血洗薛庄村,屠

杀群众299 人,烧房100 间。先后两个月又捕杀望都各村居民三、四百人。

11 月28 日(农历十月十八),日机轰炸广东省揭阳城,投弹数十枚,炸死

平民48 人,伤80 余人。

11 月间,日军混成第8 旅团一部袭击晋察冀边区一所医院,几十名伤员被铁

钉钉在墙上活活钉死。

12 月间,日军“扫荡”河北省曲阳县各村,这次烧杀死伤群众101 人,其中

多数是被敌用谷草捆起来扔进火里烧死的。

12 月26 日(农历十一月十六),日机轰炸兰州,炸死120 人。

1940

2 月5 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军偷袭河北省隆尧县北阎庄,6 小时烧杀砍

死村民123 人(赶集、住店、外地卖货者不计在内),有10 余户被杀绝。

3 月25 日(农历二月十七),河北省井陉煤矿红庄矿井因年久失修起火,日

军怕烧坏煤并不毒手封井,井下数百矿工全部烧死。见《井陉煤矿封井惨案》。

4 月6 日(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军围袭河北省望都县柳陀村,抓捕群众、干

部66 人投入牢狱,其中59 名男女壮士慷慨就义。不久,日军又屠杀柳陀附近村

民40 余人。

4 月10 日(农历三月初三),日军侵入山西省沁县城,10 天内抓走和屠杀

居民数百人,烧毁商号210 多家。

4 月13 日(农历三月初七),日军对河北省易县进行春季“扫荡”,该县常

峪沟一带群众800 余人遭敌屠杀,其中北棋村40 多村民被扔进井里,推一层人,

砸一层石头,残酷至极。

4 月24 日(农历三月十七),日伪军围袭河北省博野县白塔村,屠杀群众650

人。

4 月30 日(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伪军偷袭河北省晋县南田村,屠杀群众35

人,250 多人被打伤。

5 月2 日(农历三月二十五),驻山西省昔阳县日军以“清政”为名,抓捕了

大批知识分子和伪机关人员,捕回县城一次活埋100 多人。这样“清共”运动进行

三次,先后屠杀和活埋群众达300 人。

5 月间,日军千余“扫荡”山西省灵邱县南山,因被八路军痛击而进行报复烧

杀,打死打伤群众100 余人,其中惨死者66 人,奸死妇女数名。

5 月间,日军独立混成第10 旅团在山东省泰安县红山战斗中使用毒气弹,300

多抗日军民大部分中毒身亡。

5 月22 日(农历四月十六),盘踞山西省阳城之日军,以“开会”为名,把

四乡逃难群众220 余人集中城内,进行集体屠杀,被杀者近200 人。

5 月31 日(农历四月二十五),日军千余进犯山西省五台县石明、耿镇,国

被我军消灭200 余人,而在高洪口、尾腔、照吞口一带屠杀百姓100 余人。

5 —6 月,日本关东军细菌部队远征队在石井四郎中将率领下赴华中宁波进行

细菌战,将70 公斤伤寒菌、50 公斤霍乱菌和5 公斤鼠疫菌跳蚤散布在宁波地区,

造成瘟疫流行。

6 月24 日(农历五月十九),日军在江苏省丹阳县访仙桥镇近月轩茶馆,进

行了一次骇人听闻的屠杀,前后不到一小时,即屠杀了108 名喝茶者,残忍至极。

6 月间,日军在冀东安次县,把挖封锁沟的成百劳工活埋。

7 月9 日(农历六月初五),日军41 师团“扫荡”山西省沁水县西山村,毒

死、刺死、烧死西山群众80 余人。大部分为毒气熏杀。

7 月间,日本华南派遣军司令部在广州市内建筑军事工程,日军将所雇用的900

余人秘密枪杀。

7 月间,日军在江苏省崇明岛大肆烧杀,数百无辜平民惨遭杀害,其中一次用

机枪集体屠杀男子100 余名,未死者再用刺刀挑死。

8 月20 日(农历七月十七),日军围袭山西省寿阳县王村,杀害群众143 人,

绝户19 家。

8 月22 日(农历七月十九)日军对山西省盂县活川口进行大扫荡,一天两夜

在该村杀害群众108 人,其中本村居民50 多人,有三户22 人被杀绝,还有在押

犯人47 人。

8 月间,日军在山东省东峰县朱沟战斗中,使用了“窒息性”和“刺激性”的

毒气弹,我350 余名官兵及村民中毒身亡。

9 月8 日(农历八月初七),日军围袭山西省寿阳具韩赠村,进行灭绝人性的

大屠杀,一天惨杀群众364 人,其中有外村群众36 人,本村39 户被杀绝。

9 月13 日(农历八月十二),日军800 余人血洗山西省平定县马家庄,一天

一夜,屠杀村民334 人,其中小南庄48 人,大南庄49 人。一个只有76户的马家

庄,就被杀237 人,占全村人口一半以上。

9 月19 日,(农历八月十八),日伪军偷袭山西省寿阳县羊头崖,集体屠杀

村民216 人,20 户被杀绝,制造了“羊头崖八一八惨案”。

9 月21—25 日,日军对山西省盂县长池以北的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所

到20 多个村庄,被杀群众达200 多人,3500 余间房屋被烧毁。

9 月间,日寇在冀中安国城内虏去男女儿童一千余人,因为不给饮食,有的饿

死,有的惨遭酷刑而死。

10 月中旬,驻山西省五台日军千余人进行“报复扫荡”,在化塔、河西等村

杀害村民130 余人,2000 余石粮食被烧。

10 月17 日(农历九月十七),日军“扫荡”太岳区根据地,历时13 天,

沿途屠杀平民百姓达1000 余人,其中南仁村群众被杀最多。

10 月21 日(农历九月二十一),日伪军“扫荡”山西省和顺县榆树坪,屠

杀我驻村伤病员和村民150 余人,烧毁房屋300 间。

10 月22 日(农历九月二十二),日本第731 部队在石井四郎指挥下,在宁

波上空投下鼠疫菌,引起鼠疫流行,99 人染病,除两人外全部死亡。见《侵华日

军在宁波的细菌战》。

10 月24 日(农历九月二十四),冀中日军“扫荡”蠡、安、博地区,屠杀

民众800 余人和政府工作人员200 余人。

10 月26 日(农历九月二十六),闯进山西省定襄县芳兰村的千余日军,疯

狂烧杀抢掠,屠杀村民200 余人,烧毁民房2000 余间。芳兰村先后被烧杀13 次,

遇害村民540 人。

10 月26 日(农历九月二十六),日伪军三千多人围袭河北省涉县东寨村,

进行“报复扫荡”,全村男女老幼106 人被杀,伤30 余人,绝户12 家。

10 月27 日(农历九月二十七),日军在冀中赵县郭家庄屠杀村民200 余人。

10 月27 日(农历九月二十七),日军“扫荡”河北省涉县井店村,大烧大

杀,屠杀村民316 人,738 间民房被烧毁。

10 月间,山西省寿阳之敌,实行“并村政策”,位于霍家庄附近的王村,突

被敌军围袭烧杀,全村300 余人,竟被杀害200 人以上,整个村庄化为灰烬。

10 月2 日—11 月30 日,日军扫荡太行区,杀死群众二、三千人,沿途房

子烧光,抢掠财物无数。

11 月间,驻山西省汾阳城日军宪兵队,邀请仁岩区伪村长、村副、书记、小

学教员等192 人,名为请客吃油炸糕,实为屠杀,当天70 余人分批彼刺死,其他

123 人运往太原也大部被杀,被称为惨绝人寰的“汾阳仁岩吃油糕事件”。

11 月18 日(农历十月十九),驻山西省昔阳县日军,围袭西峪村,半天屠

杀无辜百姓386 人,绝户者25 家。

11 月24 日(农历十月二十五),日伪军“扫荡”山西省沁源县韩洪村,把

被搜捕群众129 人赶至龙王庙内,除一人逃生外,全部被烧杀枪击而死。

11 月29 日(农历十一月初一〕,日伪军围袭山西省和顺县平松村,屠杀无

辜百姓108 人。

12 月17 日(农历十一月十九),日军千余围攻海南岛美合抗日根据地,琼

崖抗日公学内100 多名伤员和华侨被惨杀。一个只有33 户的琼山县长泰村,在日

军“扫荡”中又有95 人被杀害,13 户被杀绝。

12 月19 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一),山西省昔阳县日伪宪兵队抓捕群众140

余人,其中94 人在这天被杀而死。

12 月23 日(农历十一月二十五),驻山西省静乐、宁武、岚县一带日军,

大举“扫荡”兴县老根据地,屠杀城乡群众1300 余人。见《日军血洗山西兴县》。

12 月24 日(农历十一月二十六),山西省寿阳县黄丹沟之敌,包围阳摩寺

村,假言召开村民大会,当村民集中会场后,日军即实行集体屠杀,211 人被杀惨

死,43 家灭门绝户,幸兔逃生者仅有男5 人女3 人,制造了震动全县的“阳摩寺

大惨案”。

12 月31 日(农历腊月初三),侵占山西省岚县日军,血洗岚县草子寨,屠

杀群众170 人,重伤48 人,烧毁房屋800 余间。日军在撤退途中,又在上寺墕村

杀死群众80 人,绝门20 户,全村仅逃生32 人。

12 月间,日军在哈尔滨设立的“治安工作指导部”,大搞法西斯恐怖,在三

肇地区肆意大逮捕,前后有数以千计的中国人被杀害,是为“三肇惨案”。

1941 年

1 月2 日(农历腊月初五),日军在河北省获鹿县南龙贵村,屠杀农民177 人。

1 月16 日(农历腊月十九),日军在河北省安新县关城,再次屠杀群众100

人。

1 月17 日(农历腊月二十),驻山西省鳖峙县日军向五台县铺上沟一带袭扰

烧杀,小柏沟被杀村民157 名,其中外村串亲避难含30 人,20 家绝户。

同一天,日军又屠杀五台大柏山居民84 名。整个铺上沟共有272 人死于日军

屠刀下。

1 月25 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日军“剔抉扫荡”山西省沁源县曹家沟,以

开会为名集体屠杀村民120 多人,其中70 多人为城关群众。

1 月25 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日伪军在佐佐木高桑率领下,偷袭河北省丰

润县潘家峪,残酷屠杀村民1230 人,全村几乎被杀绝。见《潘家峪大惨案》。

2 月4 日(农历正月初九),日伪军残酷“扫荡”热河宽城碾子峪,屠杀无辜

群众187 人,烧毁民房535 间。

2 月5 日(农历正月初十),日伪军包围山西省原平镇附近姚咀子村,把村民

驱赶至窑洞内,然后向窑洞施放毒气,我130 多同胞全部中毒死亡。

2 月8 日(农历正月十三),日军包围了山西省定襄具上零山村,把百余群众

赶进两间教室,然后向教室施放毒气,其中45 人死亡。

2 月9 日(农历正月十四),侵占包头的日军小岛部队,在宗教和文化中心王

爱召,疯狂烧杀劫掠,将前额嵌有宝珠的释迦牟尼银制佛像、珍贵的成套经卷、坟

庙里的银制镀金马鞍、弓箭、成捆的壁毯地毯,被洗劫运走,然后浇上汽油放火烧

庙,王爱召变成一片废墟。

2 月11 日(农历正月十六),日伪军围袭热河宽城大屯村,大肆杀人放火,

屠杀大屯人民187 人,14 中被杀绝,这个140 户的村庄,被杀者占总人口的三分

之一。

2 月18 日(农历正月二十三),日军围袭山西省应县的下社和小石口村,屠

杀下社、小石口群众和被俘阎军达1700 余人。见《应县下社惨案》。

2 月21 日(农历正月二十六),日伪军“扫荡”河北省徐水县兴隆庄,屠杀

群众152 人。

3 月12 日(农历二月十五),日军重兵侵入山西省绦县里册峪,十余天屠杀

群众500 余人,仅百人以上的屠杀场就有4 处,全家被杀绝的40 多户。

4 月3 日(农历三月初七),驻山西省辽县的日伪军,奔袭和顺具羊蹄洼村,

惨杀我干部、学生、群众100 多人,其中30 多名学生是当场刀砍的,7 户被杀绝。

4 月3 日(农历三月初七),日军以“共产党地下组织”罪名逮捕了山西省大

同爱国知识分子150 余人、惨杀70 余人。

4 月12 日(农历三月十六),日军发动冀鲁豫区大“扫荡”,持续八天,在

土镇等15 个村庄,屠杀居民4000 余人,重伤1029 人,失踪者258 人,被杀绝

48 户。见《灭绝人性的“四·一二”大扫荡》。

城县霍庄村,杀害我干部、战士群众500 余人,制造了“四二九”霍庄惨案。

4 月间,日军在晋绥边区“扫荡”失败,借撤退之机,在河曲县巡镇一带散布

鼠疫菌,许多群众吐血、便血后死亡。

6 月5 日(农历五月十一),日机空袭重庆,酿成骇人听闻的“大隧道惨案”,

死亡人数达9000 余人。见《重庆大隧道窒息惨案亲历记》。

6 月7 日(农历五月十三),从石家庄开往保定的日军列车内载着被抓青年600

余人,四五天车门紧闭,后来发现,被抓壮丁全部闷饿而死。

6 月19 日(农历五月二十五),日军清剿广东省沙溪孙厝洋村,三次屠杀村

民130 余人,幸存者流落他乡。

6 月30 日(农历六月初六),太原日军将所抓壮丁2000 余人运往石家庄,

由于车门紧闭,被窒息而死者达千余人。

6 月间,日军对东江根据地大鹏半岛进行“扫荡”,一次烧毁岭澳、东山等十

多个村庄。

7 月间,日本华北方面军直属长辛店军犬养成所,驱使军犬残食50 名被俘人

员。

7 月间,日军对江苏省常太地区全面“清乡”,抓捕军民近2000 人,有300

多人遭严刑拷打,许多人被杀害,仅支塘观音桥一地,就先后被杀近百人。

7 月27 日,日机108 架次大肆轰炸成都,投弹近千枚,炸死炸伤市民1600余

人,炸毁街巷120 条,毁房3000 多间。

8 月6 日(衣历闰六月十四),驻河北省曲阳具灵山之敌,包围西野北村,以

开会为名强迫群众集合,屠杀干部、村民147 人,其中少年、婴幼65名,妇女78

名。

8 月间,日军将山西省五台山上社至耿镇一带划为“无人区”。把在崔家庄抓

捕的140 多人抛进滹沱河淹死。在孟口被抛河淹死者达60 多人。

8 月某夜,日军梅津所辖部队袭击热河的西土地村,屠杀居民300 人以上,村

庄全部烧毁。

夏,日本细菌专家石井四郎调派远征队赴湖南省常德地区,投掷染有鼠疫菌的

跳蚤50 公斤,使常德市及附近村庄鼠疫蔓延,死于鼠疫的群众达400 余人。

9 月2 日(农历七月十一),日军对山西省平定县路北三区东部发动大“扫荡”,

在14 个村庄屠杀群众320 人,烧毁房窑4000 余间,抢走粮食193 万斤、牲畜442

头、羊1200 只,制造了路北“无人区”。

9 月12 日(农历七月二十一),日军在河北省平山县发动大规模“扫荡”,

制造了震惊边区的“驴山惨案”,驴山脚下十多个村庄一天破日军屠杀700 多人。

见《血洗平山的两次大“扫荡”》。

9 月12 日—17 日,日军第41 师团对河北省枣强东南地区发动“扫荡”,

将董庄、前后陈庄等10 个村庄的男女青壮年驱赶到王均村,分设四处进行集体屠

杀,6 天中杀害群众达310 人。

9 月14 日(农历七月二十三),日军残酷“扫荡”河北省平山县东黄泥一带

村庄,屠杀711 人。见《血洗平山的两次大“扫荡”》。

9 月20 日(衣历七月二十九),日伪军围袭河北省曲阳县沟里村,把被捕群

众驱赶到两个房子里,放火烧、机枪射,当场死伤群众达110 人。

9 月24 日(农历八月初四),日机轰炸河北省渤海之滨的海兴县小山村,三

次作死村民130 人,炸伤140 多人。

9 月间,日军137 师团在河北省宛平县杜家庄施放毒气,伤害学生和居民400

多人。

秋,日军大举“扫荡”北岳区,两月残杀人民群众4500 余人,烧房15万余间。

秋,日军“扫荡”热河兴隆县,在栅子沟屠杀居民140 多人。在大黄崖冬水湖

一山沟烧杀儿童48 名。

秋,日军在井陉县正太路南划定八村为“无人区”,抓捕4000 余人,屠杀350

余人,放火烧村,使八村变为废墟。

秋,日军对山西省灵丘县南山地区“扫荡”,杀死、刺死、活埋、砸死、摔死、

烧死我无辜同胞98 名,700 余妇女被强奸,被抢走银元达52913 元。

秋,日军“扫荡”山西省灵邱县下关村,捕杀群众308 人。

10 月7 日(农历八月十七),日军又在山西省沁源县韩洪村制造另一惨案,

在韩洪西三里处的煤窑沟,用毒气惨杀我干部、群众186 人,全村53家被害绝户。

10 月9 日(农历八月十九),日军对山西省平定县路北14 个村庄发动“扫

荡”,屠杀群众320 人,毁房数千间,制造“无人区”。

10 月12 日(农历八月二十二),日军在河北省徐水县陈庄屠杀居民110 人。

10 月中旬,日军在湖北省宜昌战斗中使用毒气炮弹和毒剂炸弹,造成1600

人中毒的惨案,其中600 人死亡。

10 月25 日(农历九月初六),日军“扫荡”山西省榆社县圪坨村时,屠杀

群众162 人,大部分是在寨沟口、三家庙、火神庙西禅房三处被集体杀害。

10 月31 日(农历九月十二),日军奔袭冀东丰滦密联合县的天桥沟(今属

滦平县),把32 人全部赶到马架窝棚烧杀,其中有三名战士及四名外村群众。使

只有27 人的天桥沟毁灭。

11 月4 日,(农历九月十六),日军又在常德市区投下鼠疫杆菌,鼠疫由市

区蔓延到市郊,仅石桥镇就有80 多人染鼠疫致死。

11 月间,日军在河北省定县南部抓捕青年千余人,由火车运往天津后,在上

轮船时发生逃跑,日军用机枪扫射,有300 余青年被枪杀而死。

12 月22 日(农历十一月初五),日伪军500 余人围袭山东省广饶县小码头

村,屠杀村民74 人。

12 月间,日军侵入广东省惠阳城,对市民大肆屠杀,不到一月,就杀害平民

600 余人。

冬,日军5 万兵力“扫荡”山东抗日根据地临沂、留田地区,屠杀群众3000

余人,烧毁房屋5000 余间。

1942 年

1 月下旬,日军在热河兴隆县发动全县规模的“大检举”,几天逮捕群众2000

多人,杀害400 多人,其中在兴隆街南土门山沟就集体屠杀200 多人。

2 月4 日(农历腊月十九),日军第二次侵陷广东省惠州城(惠阳),在城内

大烧大杀,头三天集体屠杀、刺死、活埋居民达3000 人。见《日军侵陷惠州暴行

记》。

2 月4 日(农历腊月十九),驻山西省辽县(今左权县)日军,在桐峪镇一天

杀害群众120 余人,其中百余人在村东河滩被集体屠杀,10 余家绝户。

2 月11 日(农历腊月二十六),日军在山西省榆次城东城根屠杀活埋群众108

人。

2 月15 日(农历正月初一),驻山西省大同市日军,以请客为名,捕捉397

名知识分子入狱,大部被杀或被活埋在郊外五条深沟里。

3 月11 日(农历正月二十五),日寇制造了河北省灵寿县城南村惨案,男女

老幼800 多人被惨杀在封锁沟里。

3 月26 日(农历二月初十),日伪军数百人围袭山东省文登县营南村,反复

烧杀,被杀群众达130 余人,其中外村20 余人,房屋几乎全部烧毁。

春,日军在河南省内黄县枣林村,用机枪集体屠杀男女老幼1300 余人,把尸

体填入七八口水井,全村居民几乎被杀绝。

4 月9 日(农历二月二十四),日伪军两千余人围剿冀东王官营以南10个村庄,

将抓捕的各村群众两千余人押解到黑山沟,正当屠杀群众之际,我丰润县党政领导

率部队前来营救,群众乘机逃散,而县长、县委负责同志和几十名战士牺牲,60

多名群众被屠杀。

4 月16 日—5 月1 日,日军4000 余发动对河北遵化县鲁家峪的清剿,半个

月杀害我干部、伤员、群众350 余人,日寇对鲁家峪在两年内发动7 次“围剿”,

杀害我抗日军民830 人,其中当地群众被杀547 人。

4 月20 日(农历三月初六),山西省朔县城内日军再次进行大屠杀,惨杀我

同胞160 余人。

4 月29 日(农历三月十五),日伪军在河北省故城县霍庄一带发动“报复扫

荡”,团团围住霍庄,杀害我干部、战士、群众510 人,其中集体烧杀而死者130

余人,向外突围牺牲者300 多人,造成“四·二九”霍庄惨案。

5 月1 日(农历三月十七),冈村宁茨调集5 万大军,开始对冀中地区进行最

狠毒的大“扫荡”,历时数月,共捕杀冀中群众5 万余人。

5 月16 日(农历四月初二),驻剿冀中深县中菉村之日军,抓捕群众1000余

人,有47 人惨遭杀害,400 名群众被毒打致残,300 多青壮年押往东北当劳工,

有的惨死外乡。

5 月24 日(农历四月初十),日伪军“扫荡”河北省涉县偏城区,屠杀群众

155 人,烧毁房屋2000 间。

5 月27 日(农历四月十三),日伪军2000 余人合击冀中定南县(现河北省

定县)北疃村,日军对逃入地洞的群众大肆施放毒气,我800 同胞死于非命。见《

震惊华北的北疃毒杀惨案》。6 —7 月,日军铁壁合围冀中深南县六区,一个月屠

杀群众150 多人。

6 月4 日(农历四月二十一),日军在河北省永年县柳村屠杀居民93 人,烧

毁民房300 间。

6 月29 日(农历五月十六),驻山西省长治城日伪军围袭壶关县神郊村,残

酷屠杀村民137 人,烧毁民房360 余间。

7 月26 日(农历六月十四),驻太原日军奉冈村宁茨命令,在小东门外集体

屠杀俘虏220 余人,几天后,又有120 余名俘虏被杀。两次共屠杀340 多人,其中

有50 名妇女。

8 月上旬,冀中滹沱河、沙河、唐河、潴龙河、子牙河同时暴涨,日军密令决

堤180 处,千里平原尽成泽国,受灾村庄6752 个,灾民200 万人。

8 月31 日(农田七月二十),日本细菌部队又在浙江省衢县、金华地区进行

细菌战,仅义乌县崇山村因传染鼠疫而死者达320 多人,30 家绝户。

8 月间,驻山西省大同日军,以减少粮食消费为由,野蛮活埋城内乞丐500 余

人。

秋,冀东日军在卢尤县武各庄屠杀群众100 多人,在迁安县沙河驿屠杀群众数

百人,在上营庄残杀群众50 多人。

9 月间,日军在宁波附近投下鼠疫细菌弹,使一小镇300 居民丧生。

9 月10 日(农历八月初一),日伪军在冀东迁安县实行“集家并村”,唐山

守备队长佐佐木把捕获的男女老幼319 人挟持到大杨官营西北的老牛圈,全部屠杀,

制造了“大杨官营惨案”。

10 月25 日(农历九月十六),日军36 师团“扫荡”太行区时,山西省榆

社县圪坨、岩良、偏良三地被杀群众162 人,大部分为集体屠杀。

10 月26 日(农历九月十七),日军围袭河北省三河县泗河村,三天屠杀村

民48 人,打伤致残者120 余人。

10 月间,海南岛日军调集第15 第18 两个警备队,对琼山、文昌接壤的许

多村庄发动大“扫荡”,屠杀群众万余人。

11 月23 日(农历十月十六),日伪军“扫荡”山东省浮山县马石山地区,

我军民被惨杀503 人,其中大多数为马石山农民群众。见《胶东马石山惨案》。

11 月间,驻冀东丰润县日伪军,在大官屯、马家峪、黄土岭、小河村、娘娘

庄和小营等6 村,五天内屠杀群众144 人。

12 月5 日(农历十月二十八),日军无端屠杀冀东滦县(今滦南县)潘家戴

庄村民1280 人,见《潘家戴庄大惨案》。

12 月6 日(农历十月二十九),日本疯狂“扫荡”山东省荣城县崂山地区,

屠杀无辜群众和被俘官兵300 余人,掳走青壮年300 余人,制造了残酷的“崂山惨

案”。

12 月间,日军在热河承德监狱所“治安庭”肆意屠杀,在水泉沟砍了700 多

人,另一次砍了300 多人。

冬,日本第731 部队,在吉林省农安县把鼠疫菌跳蚤散布田间、水源和居民区,

造成四五千人死亡。

冬,冀东遵化县东南的马家岭、上下岭一带,被日军惨杀200 余人,其中有被

扔进冰水活活冻死者。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中日友好”,这个名词源自何时?出自何人之口?可考?不可考?愿不愿意去考?已经不重要。在那个内焦外困的年代,不失为应急之举。闭关锁国400年,围追堵截20余年,稚嫩的新中国的确需要一个面向西方的窗口,于是,日本这个不共戴天的血仇成了我们当时几乎唯一的选择。

40年过去了,赔款我们放弃了,罪犯依然在享受供奉的香火。。。。。。只希望“40年前的无奈之举”不要成为“今天的理所当然”。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