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渔民:现在出海挂五星红旗 菲律宾不敢骚扰

mens1 收藏 0 311
导读:原题:台渔业代表:“7年了,还在原地踏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陈君 发自小琉球、台北 围绕台湾“广大兴28号”渔民遭菲律宾公务船射杀事件,岛内舆论这样的呼声此起彼伏。如果还原“广大兴28号”被菲律宾武装公务船疯狂扫射、穷追猛打的经过,就可以理解台湾舆论为何如此愤慨。 “广大兴28号”的海上喋血,是从一次如往常般的出海开始的。 5月4日凌晨3时42分,编号CT2-6519的台湾屏东县小琉球渔船“广大兴28号”缓缓驶出母港大福渔港。65岁的洪石成与儿子洪育智、女婿洪介尚以及一名

原题:台渔业代表:“7年了,还在原地踏步”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陈君 发自小琉球、台北

围绕台湾“广大兴28号”渔民遭菲律宾公务船射杀事件,岛内舆论这样的呼声此起彼伏。如果还原“广大兴28号”被菲律宾武装公务船疯狂扫射、穷追猛打的经过,就可以理解台湾舆论为何如此愤慨。

被菲律宾船只追杀近80分钟

“广大兴28号”的海上喋血,是从一次如往常般的出海开始的。

5月4日凌晨3时42分,编号CT2-6519的台湾屏东县小琉球渔船“广大兴28号”缓缓驶出母港大福渔港。65岁的洪石成与儿子洪育智、女婿洪介尚以及一名印尼籍船员,驾驶这艘排水量只有15吨的小船,计划前往鹅銮鼻东南方海域以延绳钓捕捉黑鲔鱼。

9日清晨5时许,出海已经5天的“广大兴28号”,向南越过台湾自定的北纬20度“暂定执法线”,进入靠近菲律宾的海域捕鱼。而在“暂定执法线”以北,会有台湾护渔船巡逻。

上午9时45分,“广大兴28号”布好延绳钓组后,除了在驾驶舱掌舵的船长洪育智,其他3人都在睡觉。此时,船行至鹅銮鼻东南方约166海里处,向南略微超出台方“暂定执法线”。

正在驾船的洪育智发现远方出现一艘上灰下黑的大船。越行越近,身穿橘色制服的船上人员令洪育智心中起疑,便用无线电提醒在附近作业的友船注意。两船相距三四十米时,没有任何警告,就突然传来一阵枪声。洪育智赶忙将渔船设定为自动驾驶,全速往东北方向逃跑,同时大喊“大家小心,有人开枪了”,叫醒父亲等人跑到甲板下的船舱“躲子弹”。

“子弹像下雨一样,躲不及啊!”洪育智说,当时船身不断传来中弹声,以及玻璃被击碎的爆裂声。不久,船身不断摇晃并向左绕圈。检查发现,渔船自动舵液压油管被子弹打破,液压油四溢。就在这时,他听到老父亲洪石成一声惨叫,脖颈、肩胛位置血如泉涌。

在海上讨生活已经快20年的洪育智深知此时船只如果失去控制,无疑将成为对方的待宰羔羊。身为船长的他面临艰难的抉择:是先救受伤的父亲,还是先救即将失控的渔船?短暂的思考后,他决定先救船。这个决定或许将让他痛苦余生,但却挽救了其他人的命。

5月9日中午11时05分,受损渔船逃亡至台方“暂定执法线”内,抵达鹅銮鼻东南方约164海里处。眼见进入台方控制区,追杀了近80分钟的大船才悻悻离开,掉头驶向菲律宾方向。

“海巡署”救援缓慢引不满

5月9日中午12时许,走出船舱查看的洪育智发现船身密布弹孔,驾驶舱内是一片狼藉,多处仪表被击毁,“对方明显是要致我们于死地”。他通过无线电与附近友船联系,并打卫星电话回家报噩耗:“阿爸中枪,走了。”

数百公里外的家人惊闻噩耗后,赶忙致电东港渔业电台寻求援助。

5月9日中午12时59分,洪石成家人向台湾“海巡署”报案,明确指出洪石成中枪急需紧急救援。等了12分钟,担心亲人安危的洪家人又打电话到“海巡署”,告知“伤患的状况很严重,要赶快”。

出乎家属意外的是,“海巡署”工作人员竟问“伤者能否再坚持一天”等待救援,洪家人忍不住怒骂道:“你脖子上中一枪,你能再等一天吗?”

时间一秒一秒流逝。到下午1时39分,此时距家属第一次报案已过去40分钟,家属再度询问救援直升机是否出动,才知道“海巡署”船、机均未派出,还有工作人员称“直升机飞过去救援,油料不够返航”。5分钟后才派“台南舰”驰援,直升机则因获知洪石成已死亡就再没有派出。

令洪家愤怒的是,渔船返航途中,当地官方一再要求“广大兴28号”先驶往东港码头验尸,再返回家乡小琉球。洪家人则认为应该让死者尽早回家,几经交涉才最终获准直航小琉球母港。

5月9日晚6时,“台南舰”与“广大兴28号”会合,丧失动力的渔船在先行赶到的友船拖带下,携带往生者遗体缓缓向故乡返航。

海上喋血惊魂数小时后,3名幸存者又在海上再煎熬30多个小时,才得以返回港口。

挂五星红旗菲方不敢骚扰

台湾因渔业资源枯竭,特别是每年4至6月是黑鲔鱼季节,一尾拍卖价动辄数十万新台币,东港、台东渔民每年这个时节,只好冒险进入菲律宾管控区域猎捕黑鲔鱼。小琉球李姓渔民表示,10年前,菲方就开始派出武装小艇巡逻,取缔台湾渔船越界捕鱼。10年来,小琉球渔船总共有27艘涉外被扣押,其中近半数与菲律宾有关。

琉球区渔会总干事蔡宝兴表示,今年屏东县约有400多艘出海延绳钓黑鲔鱼,琉球籍有194艘,这么多艘渔船在海上作业,一不小心,就和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发生纠纷,每件都涉外,处理起来都相当麻烦。例如这次出事的“广大兴28号”,在台、菲重叠海域作业出事,后续的事实认定、赔偿谈判等都相当棘手。

洪石成被菲律宾枪杀后,包括死者家属在内的台湾各界除抗议以外,最多的呼声就是不要让此事“不了了之”。而台湾民众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2006年造成台湾渔民1死1伤的‘满春亿”号事件就是前车之鉴。

2006年1月,台东新港籍渔船“满春亿”号在台、菲重叠海域捕鱼时,也曾经遭到菲律宾水警开枪,船员陈安老中枪不治,大副陈明德受伤,当时菲律宾水警还想把陈安老的遗体丢进大海灭尸,因陈明德和两名船员下跪哀求才保住陈安老全尸回台。事发后,台湾方面向菲律宾提出交涉,要求法办肇事水警,但最后不了了之。

“7年了,这个问题还在原地踏步!”台东县新港区渔会总干事蔡富荣说,前往台菲重叠海域作业的台湾渔民“仍在恐惧中搏命”。30年来,菲国军警扣押台湾渔船近百艘,除没收渔获,还要渔民拿数十万到上百万元新台币赎人、赎船。

[/B]有渔民偷偷告诉本报记者,为了安全,他们现在出海捕鱼会挂上五星红旗,这样菲方就不敢过来骚扰,等到返航再换上自己的旗帜。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