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赵括之败,根源其实在赵孝成王身上

秦陇复国军将士 收藏 26 3560
导读:长平之战,赵括失败,千年来被史书说成只会纸上谈兵。但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赵括输掉战争的原因很多,但和纸上谈兵没有半点关系。试想,若是只会纸上谈兵的人,别说统率四十多万大军了,就是统率四千人马也会乱成一锅粥。然而赵括统率四十多万大军,在陷入埋伏,粮草断绝之后,还整整坚持了四十六天,其间他带领士卒一次次悍不畏死的向外突围,逼得秦昭王亲自来到河内督战,并把秦国15岁以上的壮丁全部征发到长平助战,用来堵塞赵国的援军及粮道;可以说,强大的秦国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花了近两个月时间

长平之战,赵括失败,千年来被史书说成只会纸上谈兵。但正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赵括输掉战争的原因很多,但和纸上谈兵没有半点关系。试想,若是只会纸上谈兵的人,别说统率四十多万大军了,就是统率四千人马也会乱成一锅粥。然而赵括统率四十多万大军,在陷入埋伏,粮草断绝之后,还整整坚持了四十六天,其间他带领士卒一次次悍不畏死的向外突围,逼得秦昭王亲自来到河内督战,并把秦国15岁以上的壮丁全部征发到长平助战,用来堵塞赵国的援军及粮道;可以说,强大的秦国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花了近两个月时间,仍奈何不了被围在长平的赵括,最后还是赵括亲自率军突围时,被乱箭射死,几十万赵军失去了主帅才崩溃。

由此更可见,赵括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有他在,赵军哪怕是被围困近两个月,粮草断绝,仍能坚持奋战,力图突围;赵括一死,大军即溃,想想,如果赵括真的是只会纸上谈兵,他能做到这一点吗?若赵括真的是只会纸上谈兵的人,面对有杀神之称的白起,怎么能坚持那么久呢?有人说赵括急功近利,求胜心切,以至落入白起的埋伏。其实仔细分析,急功近利,求胜心切的不是赵括,而是赵孝成王。在赵括出任赵军主帅之前,廉颇坚守3年不出战,赵孝成王多次派人责令廉颇出战,廉颇皆抗命不出,后来赵孝成王以赵括换下廉颇,这说明赵王已经不能容忍廉颇那种坚守不出的行为,赵括为帅后,他除了出战,还有别的选择吗?

以上为转载,感觉颇有道理,本人一直认为其实是廉颇把赵国实力消耗大损,导致赵孝成王因为赵国国力不济,消耗不下去,所以才急于决战,长平之战失利的最大原因其实是赵孝成王,或者说赵国实力不济,消耗不起。当然也说明了赵括和廉颇都不如赵括的父亲赵奢,赵奢当年是不断变化,牵着对方的鼻子走,打败了对手,而廉颇和赵括,一个一味死守,一个则是正面出击打阵地战,都不会灵活变通。当然了,也许赵奢时期的情况跟后来情况有所不同。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本人喜欢看足球,有一件事情很疑惑,为什么讲解员不去当教练,不去踢球呢?你看一个个唾沫横飞,讲的头头是道,刘建宏是特例,连讲解都讲解不出道理。

举一反三,历史论坛上其实大家讲的都有道理,事后诸葛亮没有错,有些还是有道理的。不过还是要尊重名将们,这和炒股一个道理,道理都懂,但如果自己去炒,那压力下,信息满天飞,犯浑就成了常态。

孙子兵法讲的好,为将者“智信仁勇严”都要去锻炼学习。作为将领,其实我们所假设的谋略变通所依据的很多资源并不是轻易能拿到的,要不然白起不会死,李牧不会死。

回到长平战,赵括年轻气盛,毕其功于一役的死冲确实鲁莽,当然脑袋充血的赵括一定没有认识到已经中了白起的计,赵孝成王让你指挥作战,目的是胜利,也总不能因为赵王说你打你就拉出去打吧?

如果赵括不知是计,那么证明赵括确实战场经验欠缺,如果赵括明智是计还要冲,那就是sb了!

赵王要负领导责任,赵括则不得不背负纸上谈兵的恶名。这个都是公平的。


长平之战,本来就有很多疑惑,赵括的种种表现,他不但有勇有谋而且临危不乱,当粮草绝粮的情况下既然还组织军队冲锋,虽然失败了,但对赵国来讲他是国家的英雄,不知史书为什么这么评价他,从看中国的历史就会明白了,这不得不说悲哀!难道让他投降才对吗?其实赵国失败,赵王一定会找个替罪糕羊来为这场战争的失败,向民众给个交代。而这两个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差甚远,至于史书记载的中了秦国的反间计,完全扯淡。赵王使用赵括的原因,主要想速战速决,廉颇的战略说真的不是不好,但是赵国耗不起秦国,所以赵王不得不赌一场,赵王的失败原因其实政治外交让一定输了,秦国的远交近攻战略已经把赵国孤立起来了,而赵国对这场这场战争没有完全准备好,首先,应该联合齐,燕这些国家一起对抗秦国,把利害告诉他们唇亡则齿寒,如果赵国亡那秦国必定威胁齐,燕。要找一个能言善变有胆有识之人去出使邻国,接着和韩国订立盟约,适当的给予军事援助不要让他们觉得孤立无援,如果袖手旁观那韩国只好投降秦国,那赵国只能被动按打,这样做的好事,首先能托延秦国的攻势,也能给赵国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来应付这场战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