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舰鸣笛向海盗冲去 海盗丢弃火箭筒仓皇逃离

集结军号 收藏 0 11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常州舰鸣笛向海盗冲去 海盗丢弃火箭筒仓皇逃离2013年05月20日 10:3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侯瑞 方立华 黄红

做一名无愧于舰艇之魂的舰长

——记海军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常州舰舰长梁阳

他曾受命巡查在欧洲、非洲、北美洲及拉丁美洲31个国家的维和部队的人员、装备、训练、战备勤务等情况,“俄式”、“美式”、“北约制式”武器,他如数家珍。

任职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期间,他曾手无寸铁深入利比里亚战区与荷枪实弹的当地叛军谈判,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心理交战;他曾在塞内加尔一座没有淡水的军营里,靠着一瓶矿泉水生活7天;他还系统接受过北约常规武器使用、空中领航、侦察、野外生存等16门课程的训练;他用圆珠笔排除过地雷、以40公里的时速完成过S路驾驶;他能在5米、7米内快速拔枪射击,打完7发子弹仅需6秒……

他就是曾获联合国维和荣誉勋章、中国2012年度海洋人物、海军东海舰队常州舰舰长梁阳。

如果说“海军舰长是舰艇之魂,是一个国家海军战斗力的重要标志”,那么,梁阳就是“一个无愧于舰艇之魂的舰长”。

“既然当海军,就要当舰长”

1990年,高考落榜的梁阳背着复习资料,登上当时中国海军最大的补给舰当电工兵。面朝大海,他抱定信念:“既然当海军,我就要当舰长”。参加军校考试时,梁阳只填了培养海军军事指挥干部的两个志愿,可因为分数高,他被海军工程学院舰船工程专业优先录取了。

虽然未能如愿,大学4年,梁阳从未放弃自己的“舰长梦”。他勤学苦练航海技术,还找到大连舰艇学院航海专业的教材自学。1996年,梁阳毕业后分配到某导弹护卫艇大队担任副机电长。

一心想当舰长的梁阳,每次艇长指挥操船、停靠码头,他都偷偷跟着学舰艇操纵。可没想到,做了3年机电长后,因为素质全面,他反被调到上级机关当秘书,2004年,他又被选派到联合国任观察员。

如今已当上舰长的梁阳最终明白,并非是命运怠慢他。他迈出的每一步,无不是在为他后来跻身新型舰长的行列打牢基础。担任秘书,梁阳学会了作战指挥等6项参谋业务,而跟随首长登舰指挥演习演练,让他得以接触首脑机关的运作模式。

那年,梁阳出国归来就面临提升的机遇,可他却提出要上舰工作。就这样,梁阳放弃了虚位以待的正团职职位,平级调动到重庆舰担任副舰长。

梁阳担任副舰长的第一天,他所在的驱逐舰要调码头,舰长姚春雷给他保驾:“大胆操纵,有我在,不要怕!”整个操纵过程,舰长未更改过一个口令,梁阳安全地完成了他的处女首航。

支队长严正明说:“梁阳很有天赋。”

要成为真正的舰长,最关键的一步是要通过全训副舰长考试。这年冬天,东海某海域,梁阳将和一位从未谋面的潜艇副艇长进行对抗,如果全训考核失败,年龄已不占优势的他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名舰长。

最终,梁阳在这场对抗中胜出,当年那个一脸自信来到基层的联合国观察员,“舰长梦”成真了!

“实力才是大国海军的名片”

2010年3月,梁阳走马上任成为新型导弹护卫舰常州舰首任舰长,带领舰员进厂接舰。2012年7月,在庄严的军乐声中,常州舰缓缓驶离欢送人群的视野,赴亚丁湾护航。

四级军士长邹中刚第一次走出国门,就用英语指挥调度保障车辆。在常州舰,像邹中刚这样掌握英语的士兵达到了80%以上。“军人不是观光客,文明的素养只能获得人民的认同,只有真正的实力,才是大国海军的名片。”曾和31个国家军队有过直接接触的梁阳时常这样提醒自己。

拓展区域护航,是海军护航编队履行维护亚丁湾附近海域安全这一国际义务的实际举措。

2012年10月19日16时30分,常州舰甚高频传来了巴拿马籍商船“德航”轮的紧急呼救,有两艘武装小艇高速接近该船。

“中国海军常州舰已全速向你接近,请高速机动摆脱海盗,并作好停车撤到安全舱的准备!”梁阳指挥常州舰长鸣汽笛向海盗船高速冲去。

打爆震弹、信号弹,常州舰穿插至“德航”轮和海盗船之间,构筑安全屏障。16时47分,海盗仓惶将火箭筒和枪支等武器丢入海中,狼狈逃离,“德航”轮获救。

历时120多天的护航行动中,常州舰先后护送31批139艘中外船舶安全通过亚丁湾海域。但梁阳留给外军的,远不止这些枯燥的数字。

2012年12月18日,第十二批护航编队举办的甲板招待会在常州舰上举行。梁阳流利的英语和幽默风趣的回答成为招待会上的焦点,澳大利亚海军准将梅德向梁阳详细了解了常州舰护航期间的兵力部署和处置突发情况的应急手段。听后,梅德握着梁阳的手说:“你是我见过的军事素质最高的舰长之一,贵国军队的装备先进,训练理念超前,希望我们永远都以朋友的身份见面。”

“会驾舰打仗的人才配称舰长”

“会操舵航行的人只能叫船长,会驾舰打仗的人才配称舰长。”上任之初,梁阳就给自己定下目标。3年过去了,他不仅在在钢铁加‘芯片’的新型战舰中锤炼了自己,还带出了一批虎贲。

常州舰入列不到两年,先后有12名方面作战长被选调到兄弟舰艇工作,这些人无一例外地被这样评说:他们的视野开阔,战术素养非常高。

李明图是常州舰第一批作战长之一。当初,梁阳让他们互相学习方面作战知识时,他们还曾有过“岗位”危机。后来他们才发现,梁阳是把方面作战长当成“作战官”来培养。

“就算我是最后一个方面作战长,我也能根据舰长的要求完成全舰的作战任务。”李明图面对笔者自信地说。

这是一场实战能力考核评估。盛夏的某海域,电磁密布。考官们频频点出出人意料的考题:“受敌导弹攻击,对空显控台出现故障、反潜长牺牲。”梁阳立即发布指令:“对海长负责指挥”, 李明图频繁切换操作界面。一时间,全舰武器系统悉数听从李明图的调遣。导弹呼啸、舰炮轰鸣、鱼雷出鞘,一场立体攻防在对海方面作战长的操纵下完成。

2013年早春,东海某海域。刚刚经历201天远洋护航任务洗礼的梁阳,再次率领战舰出征,和兄弟部队展开实兵对抗。

动员会上,梁阳掷地有声地说:“我们刚刚完成任务,是应该休息,但我们的对手不让我们休息。怎么办?那我们就得练,练出一身过硬本领,让对手胆寒,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睡得踏实,我们的家人才能睡得踏实。”

由此,梁阳得到了对手的敬畏。一次演练中,以常州舰担任指挥舰的红军,让对手蓝军铩羽而归,蓝军指挥员唏嘘不已,“真没想到常州舰的战斗力这么强。”(侯瑞 方立华 黄红飞)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