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消一招,“嫖幼”现象就可根除掉

民主走狗 收藏 20 6879
导读:只消一招,“嫖幼”现象就可根除掉 当今的中国,俨然已成为世界上最热火朝天、精彩纷呈的大舞台。可谓是,各色人物目不暇接的接二连三涌现,你方还未唱罢,我方就已急不可待的粉墨登场,好戏连连,高潮迭起,足够世人大开眼界、过足戏瘾。只可惜,华夏社会这台面之上,上演的多是些闹剧、丑剧,极少有正剧,非但赢不来多少掌声,倒招致了漫天的板砖与口水。世人虽大饱了眼福,却对中国这戏台顶上的演员,越看越扁,直至把偌大的九州都彻底看扁了。台上的演员,尽管使出了吃奶力气的拼命表演,可台下的观众们,竟日甚一日的嗤之以鼻、不

只消一招,“嫖幼”现象就可根除掉

当今的中国,俨然已成为世界上最热火朝天、精彩纷呈的大舞台。可谓是,各色人物目不暇接的接二连三涌现,你方还未唱罢,我方就已急不可待的粉墨登场,好戏连连,高潮迭起,足够世人大开眼界、过足戏瘾。只可惜,华夏社会这台面之上,上演的多是些闹剧、丑剧,极少有正剧,非但赢不来多少掌声,倒招致了漫天的板砖与口水。世人虽大饱了眼福,却对中国这戏台顶上的演员,越看越扁,直至把偌大的九州都彻底看扁了。台上的演员,尽管使出了吃奶力气的拼命表演,可台下的观众们,竟日甚一日的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最近,在海南万宁这方水土,就演了一出“校长与六幼女开房”的大戏。说的是,六个小学女生,可能觉得生活太乏味了,便主动约来了平日里在学生面前总是道貌岸然、正襟危坐的大校长,随后就到KTV唱起了歌,喝得太晚了,便顺理成章的到宾馆开了房。事件一暴光,就引起轩然大波,再经万宁警方一顿此地无银的解释,在什么女孩处女模大都完整、未被性侵等等妙语如珠的推波助澜之下,舆论的声浪,更呈波涛汹涌、尾大不掉之势。

别看,民意的声讨,对一些能上桌面的大员,起不了多大作用,可对于象陈校长这等尚够不上品级的官员,还是蛮有威力的。几个浪头拍下来,那个当校长的老陈,还有一个姓冯的官吏,便统统被“双开”了,据说下一步还要面临刑事处分。

尽管,“开房门”的当事人,在第一时间就受到了“严肃处理”,可看民间舆论依旧穷追猛打、不依不饶的架式,对官方如此雷厉风行的的“严惩不贷”,显然并不买账。民众们不但不以为然,而且还百般猜疑上了。

倒也不足为怪,或许是他们在生活中,已见多识广的形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印象,那就是,“嫖宿”幼女这类倒行逆施,已成了某些有权有势官员的专利。而无职无权的小民百姓,就算千载难逢的蹦出一个败类,丧心病狂的对幼女下了手,也得叫“强奸”,压根就不配享受“嫖”的特权。强奸幼女,可是要判死刑的,而嫖呢,顶多就15年。

这么多年来,对幼女“嫖宿”的案件,还真发生过不少。仅仅近四五年,影响较大的就有多起,如贵州习水多名官员“嫖幼”案,还有河南永城市委办原副主任李新功强奸10余名幼女案,甭管当时激起多大的民愤,民意又如何气势汹汹,到最终审判时,都是以“嫖宿”定的罪,不过判几年完事。

陈校长虽说是小学的一校之长,可毕竟仅是个连股级都不是的小官,可如此不入流的芝麻官,何以就能肆无忌惮的带着6个小女生去开房呢,并且事后好象得到了警方的某种庇护。警察不是说要以“猥亵儿童罪”提请批捕他吗,那可比“嫖宿”还轻得多啊,顶天也就判个5年。以老陈的身份地位,明显不具备能驱使警方为其保驾护航的神通,再加上他前段时间还差点荣升教育局副局长的背景,久经风浪、深谙国情的国人,当然有充足的理由怀疑,这狗小子莫非是在为什么大人物“拉皮条”吗,否则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至于如此胆大包天啊。

照此思路想下去,还越想越可能,在现实世界中,虽未必亲眼所见,倒经常能耳闻目睹一些官员如何“破处”的风流韵事,听多了,想不信都不能了。处女着实诱人得很,但在中国的成年女性中,早已是地地道道的稀罕之物,稍稍有点姿色,都被“破”得差不多了,就连中学据传都几尽绝迹。憋得实在欲火难耐了,有点权力的官员们,只好被逼无奈得把脏手伸向了小学校园,冲那些按理说还稚气未脱、含葆待放的花骨朵儿动起了邪念。如此一来二去,“嫖宿”幼女的事件,便在神州大地上,争先恐后在人们视野内眼花缭乱的闪现。

其实,要论案件本身,倒不见得手段、后果有多严重,象陈校长表面上,似乎也没对女孩有多大伤害,也就搂搂抱抱而矣,可造成的影响,远比普通强奸案要恶劣得多。实在是这种案子的受害者——“幼女”,不但是家长心中的掌上明珠,也是最能触动民众情肠的一个群体。

所以,一听有人摧残起了天真烂漫、弱不禁风的蓓蕾,就会立时掀起人神共愤的惊涛骇浪,闻者无不切齿痛恨。因而,世人对“嫖幼”案已深恶痛绝之极,不管下手者如何柔情似水,也不论他们怎么你情我愿,只要碰的是“幼女”,就必定是丧尽天良、活该千刀万剐的“禽兽”无疑。

正因如此,虽然国人在世人面前,没少现眼,可以前现的多是“小眼”,这回却现了个不折不扣的“大眼”。象前年佛山两岁的小悦悦,在街上让车碰倒了,可路过的近20个行人竟都熟视无睹、麻木不仁,生生把抢救时机给耽误殆尽,诚可谓骇人听闻。世人虽也现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表情,可也至多说咱国人是“冷血动物”而矣,尚不至于拿“禽兽”给咱加冕。

更要命的是,出现一两个禽兽,倒可以说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却也说得过去,偏偏这近年来,象打开“潘朵拉”盒子一般,这禽兽竟如井喷似的一飞冲天、连绵不绝。跃上世人眼内的,就已有些数不过来了,那眼外的岂不将更多得无法统计。

世人若在心中,对咱国人形成了这等不堪的印象,那无异于给咱在形象上判了死刑。按咱的习惯,丢啥也不能丢面子啊,咱再怎么不济,也不应让老外看成“禽兽”啊。影响如此恶劣,后果如此严重,必须得要刻不容缓的力挽狂澜啊,再耽搁一会儿,洋人们一把咱看死了,那再着急上火,只怕也木已成舟、无济于事了。

可怎么办呢,该如何是好呢。显然,过去那些“嫖幼”案,已成事实,再难挽回,当下所能补救的,只能是如何避免类似案件的再次发生了。

这也难办啊,一些官员们,已养成了时常和“幼女”亲密无间的习性,三天不接触,可能就要全身发痒、生不如死啊。若不许他们“嫖幼”,那岂不会要他们的老命吗。既然,他们已狗改不了吃屎,那何不用严刑竣法施以伤筋动骨般的严厉打击,好吓得他们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那这么容易啊,要晓得,能惯于与幼女“零距离”的官员,都得是在当地位高权重的领导,没点金钢钻,休起揽此等磁器活儿。那意味着,对于这些有势力、有背景的官员,法律的大棒再重如泰山,落下时,他们也有办法擦肩而过,确保自己毫发无损。

那又该如何呢,十万火急,时不我待啊。想破了脑袋,绞尽了脑汁,不由灵光一闪,眼前豁然一亮:对,就这么办。这绝对是当前情势下最能立竿见影、妙手回春的灵丹妙药。既已对嗜好“嫖幼”的官员无路可走,那只能在他所害的“幼女”身上另僻溪径,以图绝处逢生了。

那一个黄毛丫头,又如何用来做文章呢。就从“幼女”的年龄上,来想些辙,谋求个突破口。众所周知,在法律上,幼女是有明确年龄界限的,在咱中国,是指14岁以下的女性。这个规定,已执行几十年了,往年倒未觉得有啥不便,可近年官员“嫖幼”案频发,似都与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仔细一端详,这“14岁”,居然竟是官员屡屡因“嫖幼”而犯事的罪魁祸首。

可不正是吗,这几年,“嫖幼”的案子中,所涉及的幼女,不都在14岁上下吗,有的甚至就差一两天,性质却有天壤之别。这14岁,今日从喜欢“嫖幼”的官员角度一瞧,委实有些不妥。

谁给定的,这年限这太宽泛了吧。谁不知道,现在的女孩,特别是咱中国的闺女,一个个都早熟得很,有的7、8岁就来“月经”了,十岁一过,就常常出落成个要个头有个头、要长相有长相的大姑娘了。若没人告诉,谁会相信她是“幼女”。不仅生理成熟特别早,心理也都熟得令成人刮目相看。就看万宁那几个“幼女”主动约校长的作派,不象个小学生,倒象个走动江湖多年的风尘女子。

本来,把“幼女”的门槛定到14岁,倒也无关紧要,可咱官员愣是在这“槛”上跌了太多的跟头。为了尽快挽救回在世人眼里大跌的形象,就必须要尽可能的消除官员再“嫖幼”的可能性。为今之计,只剩一条道可走,赶紧刻不容缓的提高幼女门槛,也就等于降低其年限。

客观地看,把幼女的年限降下来,确有其合情合理之处。咱古代的女孩,通常十四、五岁就嫁人了,这还是虚岁呢。可以想见,那个时候的社会,是不把这岁数的丫头当“幼女”的。象唐朝、宋朝,通常把13岁以下规定为“幼女”,用周岁来衡量,才不过12岁。而我们当下的女孩,要比她们的老前辈早熟多了,古人尚且十三、四就婚嫁,今人又有何不可以呢。

这么说,把幼女门槛提上去,确实蛮冠冕堂皇、理所应当,可到底该提几岁呢。一两岁,似乎不解痛痒,可提到那里,才合适呢,才能从根上断掉官员“嫖幼”的可能呢。咱不妨分步来,先试着把标准限到十岁,然后再看看。估计能把多数“嫖幼”官员屏蔽在外;若依然有漏网之鱼在兴风作浪,就再提,直到把年龄提至一岁。

到那时,绝对可以断定,咱中国的“嫖幼”现象将从此被彻底根除,咱们又可以创造一个令世人顶礼膜拜的奇迹。尽可以高枕无忧的放心,以咱们官员的道德水准,再如何控制不住难填的“欲壑”,也决不会对一岁下的“幼女”,动一个手指头的。对这一点,咱国人应该有百倍的充分信心!


本文内容于 2013/5/20 10:34:51 被小编a29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没有监督的权力是最可怕的。中国的政改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如何监督自己的手,是右手监督左手,还是请一人手持荆鞭,站立一旁。说多了,就没意义 了。民心流失。

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明确处理方法,什么严肃处理都是屁话,直接点:一、没收作案工具,二、接受向毛主席汇报工作的委托,后者算戴罪立功,二选一,灵活多样。

无论怎样评估禽兽组织官员的操守,到最后都会发现是被高估。对付禽兽们只有一个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民众集体转为暴民,然后自己决定如何处置整个禽兽阶层和它们的家属,把它们加执给国民的淫行千百倍的报复回去,然后再由国民自己确立行之有效的律法。这才能标本兼治!

自古已来大治的前奏都是大乱。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