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jiwuy 收藏 9 1971
导读: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本报19日讯 今天,哈市百名大学生志愿者利用周末休息时间走上街头,在乐松广场、服装城等繁华商业圈附近劝阻“中国式过马路”。这已是本报第三批志愿者走上街头,“红灯记”志愿者队伍逐渐壮大。 本报招募“红灯记”志愿者目前已有3天时间,志愿者人数已达到数百人,一些打电话报名的市民更是急切地问记者什么时候能够上街劝阻“中国式过马路”。[我来说说中国式过马路]   18日7时,哈市夕阳红志愿者服务队李坤才队长给记者打来电话说,一大早看到本报在招募“红

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百名大学生志愿者上街劝导违规行人

本报19日讯 今天,哈市百名大学生志愿者利用周末休息时间走上街头,在乐松广场、服装城等繁华商业圈附近劝阻“中国式过马路”。这已是本报第三批志愿者走上街头,“红灯记”志愿者队伍逐渐壮大。 本报招募“红灯记”志愿者目前已有3天时间,志愿者人数已达到数百人,一些打电话报名的市民更是急切地问记者什么时候能够上街劝阻“中国式过马路”。[我来说说中国式过马路]

18日7时,哈市夕阳红志愿者服务队李坤才队长给记者打来电话说,一大早看到本报在招募“红灯记”志愿者的新闻后,就打算带领服务队500多名志愿者参加到“红灯记”志愿行动中来。 如果您也拒绝“中国式过马路”,您也希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带动、影响身边的人,那就赶快打电话报名参加本报的“红灯记”志愿行动。

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红灯先别过马路

时间:10时30分 地点:南岗区学府三道街路口 “按啥喇叭,你还敢撞我咋地?”

19日10时30分,记者与哈尔滨理工大学大学生志愿者在哈市南岗区学府三道街路口对闯红灯的行人进行劝阻,12名志愿者分散在十字路口。 10时45分,一名男子肩膀上扛着女儿闯红灯。记者问该男子为什么要闯红灯,不给年幼的孩子做个榜样,该男子说:“真对不起。姑娘,你可别学爸爸闯红灯啊。” 10时50分,一对老年夫妇不顾两名志愿者的劝阻硬过马路。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按啥喇叭,你还敢撞我咋地?”老太太一边说一边过马路。“大爷、大娘你俩咋闯红灯过马路,多危险呀。”记者提醒,老太太匆忙白了记者一眼:“我年轻时就这么走,都走几十年了,也没咋地呀,怕啥。”

时间:10时 地点:学府路与学府四道街交叉口信号岗 “没工夫搭理你”

19日10时许,黑龙江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志愿者来到哈市学府路与学府四道街交叉口信号岗,劝阻“中国式过马路”的行人。戴上晨报印有“拒绝中国式过马路”的绶带,大学生迅速投入到劝阻行动中。 “你是哪儿来的啊?瞎吹什么口哨,差点被你吓死。”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女士,她正准备横穿马路,就被志愿者吴岩的口哨声制止了。找到哨声来源,这位女士发现吹哨的既不是协管员也不是交警,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火气,上去就冲吴岩嚷嚷起来。“我吹哨是为了提醒您不要闯红灯,马路上这么多车,万一发生交通意外怎么办?”吴岩解释道。中年女子本来还不肯罢休,见绿灯亮了,便丢下一句“没工夫搭理你”后就顺着人流走到了马路对面。吴岩告诉记者:“来之前我早做好了心理准备。”说完,吴岩又走到路边去劝阻行人了

时间:10时 地点:学府路与学府四道街交叉口信号岗 “我抱着孩子, 哪个车也不敢撞我”

19日10时许,哈市南岗区学府路与学府四道街交叉口处,过马路的行人特别多,这里“中国式过马路”的现象也比较集中。 “等绿灯亮了再过马路吧,再着急也不差那一分钟。”10时40分,一对夫妻打算闯红灯过马路被记者拦下。丈夫听到记者的话,有些不好意思,想拉着妻子退回去,没想到妻子却执意要闯过去,拽着丈夫往马路中间走。丈夫则坚持等到绿灯亮了才带妻子过了马路。 10时50分,一位老人抱个3岁大的孩子横穿马路。“这位女士,你抱着孩子闯红灯多危险。”听到记者的话,老人说:“我天天这么过马路,也没见出事,我抱着孩子,哪个车也不敢撞我。”记者见状赶忙向她说明了这样过马路的危险,希望她以后要遵守交通规则,也给孩子做个好榜样。“那我以后注意吧。”说完她抱着孩子走了


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好的,我走斑马线。”

时间:10时30分 地点:乐松广场 “啥是斑马线?”

19日10时30分,东北林业大学志愿者身穿红色马夹,佩戴印有“拒绝中国式过马路”、“黑龙江晨报”字样的绶带在乐松广场集合。10名志愿者分两组分别站在行人不走斑马线较多的和兴路与哈平路(家乐福一侧)、和兴路与哈平路(松雷一侧)劝阻“中国式过马路”。 碰见有不走斑马线过街的行人,志愿者们会说“这样太危险了,请走斑马线过街”;已经横穿马路成功的行人,志愿者会提醒一句“下次请不要再横穿马路了,太危险了,一定要记得走斑马线”。志愿者们得到的很多答复都是“谢谢!知道了!”。 东北林业大学12级机电学院高伟栋说,一位70多岁的老人想横穿马路过街,他上去劝阻:“老爷爷,过街请走斑马线,横穿过去太危险了。”“啥是斑马线?”老人的回答让高伟栋一愣,他指着地上的斑马线告诉老人,这就是斑马线,并叮嘱这位老人下次过街一定要走斑马线。

时间:10时30分 地点:乐松广场 “我走不走斑马线, 都得豁出命过街”

19日11时左右,一位中年男子手里拎着东西站在人行道下想要斜穿到马路对面,东北林业大学志愿者仲光启上前劝阻。这名男子说:“我走不走斑马线,都得豁出这条命过街。” 志愿者陈景宜说,在劝阻一位女士走斑马线时,对方说能不能帮她把车拦一下。一个多小时的劝阻过程中,大多数行人想要不走斑马线过街时,在志愿者的劝阻下也都走斑马线过街。有的行人在看见醒目的“拒绝中国式过马路”的绶带后,都自觉走斑马线过街。志愿者李亚说,以后一定拒绝“中国式过马路”。

妇女闯红灯被拦放猛话:我抱孩子没人敢撞

近日,密山市交警部门交通民警和协警纷纷走上街头,通过教育、劝阻等方式,引导人们逐步改掉“中国式过马路”陋习。

先劝后罚体现人性化管理理念

关于是否处罚、如何处罚违规过马路的行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十九条中早有规定。 目前,哈市交警部门开始集中整治“中国式过马路”,与各地不同的是,哈尔滨的前期整治以劝导为主。笔者以为这是一个善政。 首先,先劝导后罚款很人性化。政府要治理这种行为,无论多大的宣传力度都可能有死角,所以,先劝导一段时间,给了市民一个熟悉和缓冲的时间段,以后进行处罚时,自然有理有据。 其二,先劝导后处罚也给了城市管理者改善规划和改进设置的时间。市民闯红灯,在一些地方也是通行规划不科学、绿灯时间过短、人车关系处理失衡所致。这个给市民的缓冲期,也是相关部门的缓冲期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