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见到的各国警察(开篇)

呵呵,快跑啊。一听见“河马”的舱门合上的声音,根据经验几秒内这个黄土的小平地就会飞沙走石了。这种岁数估计跟回家种地有的一拼的老爷机加上白发苍苍的俄罗斯/乌克兰大叔就是联合国在世界各地的任务区的一个亮点了。

没啥说的,飞奔出十几米去,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在喊:“Mr.重提?”虽然还没从发动机的长时间噪音中恢复过来,兄弟我的脑子还是立即转过来筋,呵呵,这是来接我的未来同事了,在这个热带丛林中的小镇上应该不会有人认识我了。

于是停住脚步,转眼一看,好家伙,一个高高大大的金发碧眼美女在河马发威的风沙里面绰约而立。嗯,很是绰约的身影,只是一米八七的身高把只有一米七六的回家种地对比的有点……

高大美女从眯缝的眼中挤出一点笑意,左手按着几乎被那狂风搞得金发冲冠的蓝色贝雷帽,右手向回家种地伸出。唉,姐姐哦,你背着风还得眯缝眼,兄弟我迎风呢。可是不能失礼啊,只有把我这本来也挺大的眼睛眯缝起来迎上去握了握。走近了仔细一瞧,呵呵,叫姐姐倒是真的不会错,这位高美女怎么着也有快五十了吧,身上一身深蓝色的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警服。眯缝眼间看见老高美女胸前的名牌,可是没法定睛细瞧……

好在“河马”瞬时就载着俄罗斯大叔和一群巴铁哥们远去了,风平沙静下来了。种地的认真一看,哦,是个瑞典的警察呀。手就是轻轻一晃,老高美女自我介绍“我是梅林,你在JSO的UNPOL同事。”这里容种地的啰嗦几句,联合国这个恐龙机器叠床架屋的里面,最令人抓狂的就是各种缩写,开始种地的还以为就是我这个中国人对此头痛不已,后来发现其实老美也备受折磨,心里不免报复性的痛快了一下。这里说的“JSO”就是“Joint Security Office”,而“UNPOL”则是联合国警察的缩略,不过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固定的新词了。

话说种地的这次拿到的工作合同是联合国在科特迪瓦行动团(UNOCI,嘿嘿,更多的缩写即将来袭……)安全部门的安全官。联合国的各种常设机构和临时机构都设立安全部门,用来确保联合国机构和人员的安全。常设机构好说,可是这些个临时机构里么安全部门日子时常就不那么好过喽,各个维和行动的任务团(还得罗嗦一下,联合国的维和也分三六九等,什么特派团,支援团,行动团,根据所在国家任务和形势不同而不同,但是多数都是鬼地方,只有少数地方是天堂……)所在地区一般安全形势都不咋地,所以本衙门的各位公差老爷就得比较辛苦的认真巡查各自责任区(AOR,area of responsible)里面联合国衙门的安全防卫(总体警卫一般是维和部队,比如站岗楼的巴铁哥们,隔壁军营里待命支援的菲佣……可是指挥他们的就是本衙门了,另外检查进出人员车辆啥的也是本衙门人员直接办理。),巡查各条主要道路安全状况,各个地区冲突威胁状况,联合国人员可以安全活动居住的地区,调查涉及联合国人员安全和财产损失的各种事故和案件等等。种地的以后要提到的很多故事就是在这个工作中间遇见的。这个衙门是纯民事文职部门,不过也是唯一可以在联合国各个建筑物内持枪的机构。诡异吧?这个衙门也会跟其他联合国部门构建联合工作部门(什么联合信息中心JMIC,联合安全办JSO,联合支援办JDMS……),这样子种地的就会被作为这个部门的代表被派出到上述联合工作部门跟来自各国的UNPOL,UNMO(维和军事部队),UNV,UNCV一起工作了。

先说这位老高美女跟种地的互相自我介绍之后转身就把从河马大叔肚子里卸出来的两个大箱子一手一个提了起来,哦,卖糕的,这一个箱子怎么也有20kg啊。太热情了,太热情了……虽然种地的背上背着一个07背囊足有30kg,也得去抢一下啊,不然中国男人的颜面何堪?嘿嘿,接过来一个,还有一个就只有麻烦老高美女了。

“刷拉”旁边滑过来一辆白皮黑字的尼桑大越野,车一停,开车的大汉跳出来越过种地的直奔老高美女接过箱子,然后才转身对种地的笑笑,“我也得绅士吧,对了顺便说一下,我叫盖瑞,啊哈,你听得出来我是哪国的吧?”嗯嗯,你胳膊上有星条旗呢……

两个大箱子外加背囊进了后厢,大汉盖瑞转过来跟种地的握手,此公的握手倒是很别致,先是正常一握,种地的正想缩回来呢,他又手进一伸跟种地的手虎口相握一晃,然后一笑“啊哈,咱们军人握手嘛……”种地先是一愣,转过念头想起来,他一定是看过我的CV(简历)了。

上车直奔地区大院(其实就是沙袋掩体和铁丝网围起来的一堆集装箱,有的集装箱是办公室,有的是餐厅,有的是厕所,有的是发电机,有的是……),路上我们三个聊了聊,互相熟悉起来,这个瑞典的老高美女梅林是这个地区的JSO的副主任(deputy director,缩写DD)来自瑞典,做了将近三十年警察;盖瑞是UNPOL的LO(联络官),当过海军陆战队,打过海湾战争,退伍后做了五年sheriff,又在阿拉斯加州警和后来的ATF混迹多年,辞职后签约这个雇佣警察公司,又去了一次伊拉克,一次阿富汗还有什么玻利维亚,这两年开始出来混联合国了,其他还有两个跟种地的一样是两个民事文职,一个维和部队联络官(MLO)和三个当地雇员。

略过报到的扯淡事不提,转眼两个小时过去了。梅林和盖瑞又带着种地的去找住处。因为本地区目前被评估为相对安全,所以联合国允许所属人员在大院外自行租住民房,如果提升安全戒备等级,就都要老实的搬回来那个集装箱村……

因为从阿比让出发前四天总部就通知了本地区种地的即将到来,这二位热心人开着车在城里转了一圈。(呵呵,确实是城里,不过很多非洲国家除了首都,其余的城市能比得上中国偏远县城就不错,更多的还不如一些发达地区的村子呢。)他们选定了四个备选的出租的房子给种地的做参考。

第一个,距离大院很近,安全没问题。可是房后不院有个杂草丛生的河沟,这个可不好玩,蚊子一定不少。热带地区的疟疾不是开玩笑的事情。算了~!

第二个,在主街上,一座小楼高大明亮宽敞,周围干净卫生,算是富人区了。一问价钱,好家伙,800邪恶的美元……算了,我就是来种地收粮的,不能吃的比种出来的还多吧?

第三个……

第四个……

各种考虑之下,都不合适。无奈间,盖瑞突然说起来,以前有个UNPOL住的一个小楼现在可能也没有人占着,不妨去看看。这个房子比较偏一点,在城边上离开公路大约有不到一公里。

到城边上没多大问题,可是离开公路一公里就不是闹着玩的喽,那段土路的状况可以请大家参考月球表面……

我们三人一行历尽千辛万苦走完了这最后一公里,到了地点一看,各方面都很不错,就这里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房子好是好,一派欧洲殖民地风范,可是内里绝对的徒有四壁……

梅林一看就说“种地啊,今天你就去大院里菲佣的军营挤挤客房吧……”,盖瑞也连连点头,一边就要转身去发动车。种地的可是不想那么折腾,摇摇头就告诉他们,今晚我就入住了。

盖瑞瞪着眼睛惊讶的问我“种地啊,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床,没有桌椅,没有厨具……”

种地的我微微一笑,从车里拖出了大背囊,祭起第一件法宝——单兵帐篷,慢慢地种地操弄着这个帐篷,梅林一看就是没见过这个阵势,盖瑞则是显得颇为老江湖时不时地搭把手。随着帐篷一点点出来型了,盖瑞的神色越来越惊讶了。最后,他可能是忍不住了提问道“种地的啊,你这个帐篷哪里买的?是山寨的哪个品牌呢?我怎么没见过?”

“哎,什么山寨哪个品牌啊?这是我军标准装备呢……”种地的在国外这些年见到的欧洲人总是喜欢说我们天朝善于“copy”。种地的特别无奈又厌烦,但凡只要有机会就想法子反驳反驳~!多数时候,种地的确实没话可说,单也有反问他们“我们的北斗正在用呢,你们欧洲的伽利略还在实验室里呢,谁copy谁啊??”可惜给种地的这么教育他们的良机(弹药?)实在是不多……

盖瑞闻言又仔细的观察起来,梅林老高美女也俯身细看,可惜天色已然暗了,没啥窥得风光的机会……

嘿嘿,这个多用帐篷底部是一个活动的自充气垫子,上面插入支撑杆时候成为帐篷,但是也可以把上部取下来调整拉链变成睡袋和斗篷两种模式;在帐篷形态时候只要揭开外层用粘扣挂好,就可以露出来里面的纱网,让帐篷变成蚊帐。所以目前是不需要什么床之类的喽……

二位惊讶完毕后转过身来问种地的,“你这晚饭?”嘿嘿,种地的早就料到了,背囊里还有几盒单兵自热食品呢……种地的我当年在我军那阵子,也曾有段时间被发到特战部队去“看看猪是如何跑的”,眼前这点小困难算啥?

这两位也不由得笑了,盖瑞挤挤眼摇摇头“中国人啊……”

时间过去的很快,种地的在混世界这些年里接触了几十个国家的警察,期间有愉快的事情,也有不快的事情,感想是很多的。

看着这个坛子里很多警察犹如井底之蛙一样臆想外国警察都如何,所以不由得动了念头,现在就选点印象深刻的写写这个连载。不过本地网络条件很破,而且电力供应始终没谱,加上工作不确定太大,因此更新可能不见得多么连贯。但是本人力争不让此文太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建议楼主发往原创小说版面

更多精彩内容